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广东省 汕头市

 发消息  写留言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QQ23167531
E-Mail cyacz@163.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交换链接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LinK To LoGo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自媒体开通,欢迎订阅

2011-9-15 18:45:34 阅读7025 评论20 152011/09 Sept15

我的相关链接

我的新闻自媒体开通的二维码,用二维码软件扫一扫可直接订阅。影评,剧评,乐评

,书评,偶尔也会发些小感想小随感,但不会影响其专业性。欢迎订阅。

http://fires.lofter.com/ 影剧评博客

http://aress.lofter.com/ 私生活博客

http://stockdiary.lofter.com/ 股票作业本

http://weibo.com/chrsys 微博一言堂

作者  | 2011-9-15 18:45:34 | 阅读(7025) |评论(20) | 阅读全文>>

盂兰盆殇:鬼节说鬼话

2014-8-13 2:36:40 阅读3469 评论6 132014/08 Aug13

盂兰盆殇:鬼节说鬼话

(文:Αρηδ)

  七月十五;中元节。俗称鬼节。今天的老黄历上说,冲羊,煞东;桑拓木行;癸不词讼,丑不冠带;天德,曲星,四相,天恩,技德宜趋;白虎中,归忌,受死,五鬼,小耗宜忌。

  七月半,佛教又称之为盂兰盆节。传说中该日地府放出全部鬼魂,民间普遍进行祭祀鬼魂的活动,道教在这一天强调孝道,而佛家则着重于为那些从阴间放出来的无主孤魂做普渡。这一天,整个儿是以祀鬼为中心的节日,为中国民间最大的鬼节。

  传说地宫掌管地狱之门,中元节这一天地宫打开地狱之门,是为地狱开门之日。已故的先人可回家团圆,因为是为鬼节。所以民间普设道场,放馒头给孤魂野鬼吃,点荷灯为亡者照明归家之路;而道观则举行盛大法会祈福吉祥道场,为死者的亡魂超渡。中元法事是为亡魂赦罪,但是绝对不能完全解除罪孽,只是减轻了一些,希望他们早日安息。在法事中他们不只超度亡魂,更为无主孤魂和那些为国捐躯战死沙场的死难者给予救济。

  按佛教典故,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在世时,收了十位徒儿,其中一位名叫目连的修行者,在得道前父母已死,由于目连委挂念死去的母亲,就用了天眼通去察看母亲在地府生活的情况,发现他们原来已经变成饿鬼,吃喝皆无境况堪怜。目连看了之后很心痛,于是运用法力,将一些饭菜拿给母亲吃,可惜饭菜一送到口边即化为火焰,目连看了后更加心痛,于是将这个情况告诉了佛祖,佛祖教训他说,他的母亲在世时种下了不少罪孽,所以死后堕入饿鬼道中万劫不复,这孽障不是他一人能够化解,必须集合众人之力,于是目连联同一众高僧,举行大型的祭拜仪式,以超渡一众亡魂。

作者  | 2014-8-13 2:36:40 | 阅读(3469) |评论(6) | 阅读全文>>

闽行印象:兴衰

2014-8-5 3:21:45 阅读3289 评论4 52014/08 Aug5

    日渐寂静的茶都安溪

    (文/摄影:Αρηδ)

  茶都安溪似乎是近年来所有业界人们都无法回避的一个话题。我见过它最全盛的年代,而今看着这个日渐寂静的茶都安溪,实在没办法不嘘唏几句。

  是不是因为太久没到茶都来了,所以一到茶都,我突然受不了这种寂静。也许是因为上次到茶都来的时候,刚好是茶都最红火的时代,加上那时候又是茶季,所以茶都的酒店几乎都是住满了的;记得那时候找一家酒店睡上一觉都要跑好几个地方,并且房价都是平时的几倍。

  印象最深的是满山遍野里都是从全国各地开过来的车,一上路都是一次车牌归属地的大复习。

  这次到茶都的时间是下午的三四点左右,路上几乎都没有什么人在走,货车客车骄车都很少;是因为我到这里的时候茶季已经过去,还是真的因为,茶都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我只是一匆匆过客,只是因为一个莫须有的原因走过了茶都;假如不是因为这个可有可无的因由,也许我怎么也不会想再次到这地方来。因为茶都所盛产的铁观音,在我的产品链里几乎已经无人问津了;然而就算只是过客,我现在所看到的茶都,都如此让我感概,不知道作为茶都人的那些茶农们,他们又在作何感想。

  我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在说,茶都风光不再,茶都的老茶树都已经差不多被砍完了,因为当年安溪铁观音曾经一时风光,而所有的茶农都为了追逐眼前的利益而把老枞砍光然后种上新枞,并且因为铁观音的一时无两无出其右,当地人把其它的品种也几乎赶尽杀绝了。

  不管是什么品种,他们都用同样的制茶工艺去做同样的产品,良莠不分

作者  | 2014-8-5 3:21:45 | 阅读(3289) |评论(4) | 阅读全文>>

闽行印象:公路

2014-7-25 11:34:29 阅读3433 评论6 252014/07 July25

闽行印象:公路

(摄影/文:Αρηδ)

  公路电影一直带给我的美好的幻想。

  以前一直觉得,开车也许并不会很累,就算是之前一天跑个三四百公里,我也一直觉得还可以。

  或许是因为我曾经一直迷恋过的那些公路电影,或许是因为我追看了十年的《邪恶力量》里那种浓烈的公路电影味道,我一直觉得,等到有一天我终究会选择过一阵子这样的生活——驱车,四处奔忙,除了在简易旅馆里睡觉的时间,其它的时间我会一直在车上,然后一路前行。

  没有终点,只有前方。一直走,一直走,在任何一个加油站里加油,在任何一个路边的食肆里果腹,在任何一家旅馆前面停下稍做休息,然后继续上路。

  路无止境。总有人说,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然后我就开始想,这些人说的这些话,是因为他们是坐飞机出门的,还是他们真的把公路当成了一种愉悦的享受呢。

  我不知道,那种想走就走说走就走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或者走到了哪里,累了就停下,歇息到不累了就继续上路;看到一处美好的风景则停下,或者在某个古城墙角停下,只是为了抚摸一下那些先人们留下的那些青砖;甚至在某个地方觉得适合自己了,则住上个十天半个月,等到厌倦了的时候则继续前行。

  我想,我会喜欢这样的生活。至少过上个一年半载应该还是相当快乐的。

  只是当我们面前的路还很长,然后我们又和某个称得上朋友的人约好了见面的地方,然后不管我们多累都要赶去与朋友相会,于是我们一天跑了近千公里,一路上时时注意那些一路走低的限速牌子,然后心急如焚地慢悠悠地开车,其实真能把人给累死。

作者  | 2014-7-25 11:34:29 | 阅读(3433) |评论(6) | 阅读全文>>

江湖相忘

2014-6-25 2:40:02 阅读3449 评论5 252014/06 June25

江湖相忘

(文:Αρηδ)

与其相濡与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

点一根烟,饮一杯酒。

完成了一个华丽的转身。

我看着你渐渐远去的背影;没有任何挽留。

我是被定格在记忆里那道美丽的风景。

我是被褪色了的艳丽。

豪门无盛宴。

冷酒残羹满桌。

残杯断盏终散去。

饮一杯,满腔悲壮。

再一杯,满心悲凉。

无力相濡与沫。

只得相忘于江湖。

2014-06-25;记2014世界杯意大利告别赛

作者  | 2014-6-25 2:40:02 | 阅读(3449) |评论(5) | 阅读全文>>

《当你熟睡》(Sleep Tight):当彻底的阴秽撕毁了美好的一切  

2014-6-19 4:36:03 阅读13476 评论14 192014/06 June19

《当你熟睡》(Sleep Tight):最熟悉的陌生人

(文:火神纪)

  当你熟睡,我会抱着你,轻抚着你的躯体。

  当你熟睡,我的指尖会抚过你的每一寸肌肤,犹如演奏一曲忧伤的小夜曲。

  我爱你。所以我会躲在暗处看着你一颦一笑。犹如痴迷一首瑰丽的史诗。

  我爱你。所以我会在你熟睡了之后,躺在你的身边,在你的耳边轻轻地呢喃。

  当你熟睡,我爱你。我在喃喃自语着爱情。如夜曲忧伤。如史诗瑰丽。

    ——Αρηδ·《熟睡的爱人》

  我们其实很难见到一部电影,如同这部。因为我们在路伊斯·托沙(Luis Tosar)演绎的凯撒(César)的身上,我们完全见不到半点美好的情感。而且凯撒似乎天生就如此,表面上练达、彬彬有礼、性格开朗且为人热心;而实际上他冷漠、无情、残酷、性格孤僻且阴暗恶毒。正如他对母亲的独白,正如他在楼顶上准备纵身跳下前的独白:我是见不得他人欢乐的;我生无可恋,可悲的生活如此乏味地不停继续,每天起床,我都找不到今天可能有的乐趣;于是,看着他人痛苦,我至少还能继续生活。

  在看完这部电影的时候,我觉得,这部片子多少让我有些毛骨悚然了。喜欢看我影评的人们都知道我对于恐怖片以及惊悚片的狂热,而正是我的这种狂热让我看该类型片子的时候越来越没有感觉了,因为所有的惯有手法我都如数家珍的时候,下一个镜头里的灯光、音效、布景以及角度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的时候,看恐怖片惊悚片的乐趣就渐渐地消减了。而这部电影,却让我多少有些喜出望外的意外惊喜。

作者  | 2014-6-19 4:36:03 | 阅读(13476) |评论(14) | 阅读全文>>

不眠夜里的怀旧哀思

2014-5-31 11:26:01 阅读4157 评论6 312014/05 May31

不眠夜里的怀旧哀思

(文:Αρηδ)

  力所而不能及,是为不自量;而一个看似也许可触及却依旧遥不可及的渴望,或许可称为是妄念。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当我终究沦陷进某种妄念里无力自拔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我不过也是那“自扰之”的芸芸“庸人”之一。

  说好的超凡脱俗呢,说好的卓而不群呢。

  徒生许多无名愁;空思量,华发满头。

  少年逝。

      ——火神纪·《少年逝》

  写字一直写到今天,我终于明白,我一直所信奉的所谓“事无不可对人言”其实不过只是我一路一厢情愿的念想。当这所谓的“事”还仅限于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也许还能有种“君子坦荡荡”的快意恩仇;而当这种“坦荡荡”去牵涉到他人的时候,藏着掖着似乎也就成了一种必须。

  今天很巧遇到了十多年前认识的歪酷博友,然后就聊到了许多年前的那个博客,大家都一样从青年过渡到了中年了吗,彼此都不再写字,彼此都在回忆。

  末了,博友了了说要“保持一种倾吐的习惯”,我倒是颇为赞同的。因为我突然想起来,我的这种好习惯似乎已经在很多年前,就被我遗落在了那个早已经荒废了的博客里了,抑或是被我遗弃在我那已经满地尘土的心里了。

  至少在当下,我总感觉,其实藏着掖着才是我生活里的一种常态。曾经我所追逐的那种倾吐的快感,那种表达欲望的澎湃激情早已经消逝殆尽;所谓坦诚相对,似乎更像是多年前就遗落在了哪儿的一场妄梦。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其实我们一直都会诵念的古诗词,也

作者  | 2014-5-31 11:26:01 | 阅读(4157) |评论(6) | 阅读全文>>

早茶

2014-5-22 2:23:14 阅读3461 评论2 222014/05 May22

早茶

(文:Αρηδ)

陌客将至。

仅一托溺水。

仅一钵春秋。

壶里有乾坤。杯中有弓剑。

茶自醉人,醉意起。

自见千军万马掩杀来。

杯弓剑影醉缠绵。

我自杯壶中寻醉意。

罢酒弄清茶。

茶醉人客归。无酒亦欢。

小盏大碗皆入腹。气吞山河。

浓妆淡抹不相宜。醉卧高床。

茶家无人来掌酒。

轻颦浅笑,梨涡展。

红袖断,妆容散。

云雨欲来邪,玉体无力。

涤尽三千烦恼。

茶淡去,客不归。

相对虽无言,相见欢。

解甲不归田,廉颇虽老,饭否不问。

罢。罢罢罢。

罢了罢了。噫。

早茶尽,风雨去。

奈何奈何奈若何。

无将无功成,万骨皆枯。

2014-05-21

如果您觉得本文值得收藏,请点此通过SkyDrive下载本文,保存一个PDF文件到您的电脑中。

作者  | 2014-5-22 2:23:14 | 阅读(3461) |评论(2) | 阅读全文>>

梦邂徽州

2014-5-19 1:48:39 阅读3433 评论5 192014/05 May19

梦邂徽州

(文:Αρηδ)

【窥】

房门 紧锁

门外如是杂乱 毫无章法

是谁 在半夜里敲响了房门

惊起 梦中二人

暗角有微光 有暗影轻伏

又是谁人在窥 那夜半春光

【旧时光】

不残垣 无断壁

是谁 忘却了时光斑驳

是谁 在墙上

刻画了回忆里暗陌笑颜

留在了墙上的暗影

只是被定格了的伤感

无力突围

【祭】

是谁把你藏在了这里

我抱着你 守着你一缕芳魂

未散

送你去彼岸

别怕 我美好的青春年华

我还记得 那年夏天半夜里的邂逅

我还记得 那长发飞舞的旧梦

虽说 如今已是四散飘零

我记得

所有如繁花绽放的悲情

所有如盛夜妖娆的幽叹

【春梦】

一夜无眠

半晌 春光无限

是谁 惊悚了我的残夜

难得一朝烈日当空

晒不去 一夜风流趣

妾不怨君晨不起

君自坦荡画妆眉

【怀揣】

半壁 江山如画

高门大院 紧锁

关不住

寂寞情萦

墙外有没有自由

墙外 至少有初夏的阳光

【空空如也】

空也不空

不空也空

如一夜清梦 初醒

无有泪 不愧对孤影

仅一纸哀怨

谁解 悲愁中滋味

甲午马年己巳四月戊子十九壬子时;2014-05-18;00:13初稿。

如果您觉得本文值得收藏,请点此通过SkyDrive下载本文,保存一个PDF文件到您的电脑中。

作者  | 2014-5-19 1:48:39 | 阅读(3433) |评论(5) | 阅读全文>>

手写日记·第伍捌章:写给女儿小羲的信

2014-5-9 1:27:44 阅读3669 评论8 92014/05 May9

写给小羲的信:爸爸年少轻狂的那些事

(文:Αρηδ)

夜。风雨飘零。

在你身边轻躺下。

听着你轻柔而绵密的呼吸。

枕着你甜蜜沁人气息。

抱着你娇小身躯。

安然入睡。

风雨虽飘零。

无关你;无关我;无关你我。

半夜风雨骤;树影皆婆娑。

我室虽陋,眠一宵静谧安详。

窗外鸟鸣惊了春梦,竟是夜无眠。

夜深。夜醉人。

只是春梦碎,夜已逝。

诉无尽衷肠。

 诉不尽。衷肠断了残梦。

斜风细雨腻缠绵,一夜无殇。

春宵梦醒何处,半晌偷无欢。

半盏残酒讨君笑。

玉体模陈羞无裳,梨花带泪诉衷肠。

轻嗟慢叹哀声怨。

郎心似铁薄幸情。

——火神纪·《雨夜长叹》

My Dear Baby:

  我说我要给你写信,只是我依旧纠结了许久,我该如何写给你呢?

  用钢笔写在日记本上,等你出嫁的时候把整本日记本送给你当嫁妆可好?

  或者直接用电脑键盘写,然后直接发到我的博客里去,等你长大了的某一天上网,突然发现也许已经变得沉默寡言的父亲原来曾在许多年前对你说过如此多的话……

  其实我觉得,不管你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发现这些写在许多年前的信,在某一个瞬间,至少你会有感动,然后对我这个已经日渐衰老的父亲多少会生出一种别样的情感来。

作者  | 2014-5-9 1:27:44 | 阅读(3669) |评论(8) | 阅读全文>>

Phoebe日记·小羲唱起伤红豆

2014-3-14 13:28:04 阅读4039 评论7 142014/03 Mar14

Phoebe日记·小羲唱起伤红豆

(文:Αρηδ)

唱一曲红豆,吟一曲红豆。

都说此物最相思。

伤有尽殇,情无尽。

吟唱无力诉衷肠,红豆釜中泣。

都说此物最相思。

唱不响红豆,吟无声红豆。

红豆釜中泣,吟诗无力,衷肠何处诉哀鸣。

雏鸟夜半轻啼血,云寒雨冷,景色凄清。

窗前无明月,何处共婵娟。

都诉相思。

轻唱浅吟皆红豆。

伤红豆。哀红豆。泣红豆。殇红豆。伤无殇。

红豆釜中泣,我在釜前泣。

——火神纪·《煮豆者说》

  最近一直以来,关于小羲的种种,我总觉得用微博或者朋友圈的更新就足以记录下来了;以至于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什么文字了。昨天晚上,我终于觉得——原来微博或者朋友圈那么短小的篇幅已经不足以记录下小羲的这种变化了;于是,我才终于想起了我这荒废已久的一亩三分地。

  不知不觉,小羲已经四周岁了。在我印象里的小羲,似乎还是那个不识愁滋味天真活泼无限烂漫的小屁孩。当然,我知道,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小羲渐渐成长时千万种的变化;只是,我不曾想过,小羲的情感世界原来也已经渐渐地成长起来了,并且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我所能想像到的那个模样了。

  昨天晚上,小羲和奶奶打视频电话,她在电话里问奶奶说:奶奶,你什么时候回家呀。我不知道在广州的奶奶和在小羲身边的爷爷是如何把小羲忽悠过去的,只是我们似乎已经非常习惯小羲偶尔的这些奇奇怪怪的小问题,我们不会觉得

作者  | 2014-3-14 13:28:04 | 阅读(4039) |评论(7) | 阅读全文>>

晚安,2013;早安,2014

2014-1-1 3:41:57 阅读4845 评论7 12014/01 Jan1

晚安,2013;早安,2014

(文:Αρηδ)

  我曾亲手造了一座高峰;然后,我在顶峰处又建了一座城邦。

  我是城邦之主,我占山为王;我筑了坚固的城墙,然后,我站在城墙之上,淡漠地俯瞰着我统治下的所有子民。

  后来,我出了城;八面楚歌响。

  乌骓逝;虞姬哭。虽说无颜再见江东父老,自刎寻无天子剑。

  撽械。出城。怆惶如丧家之犬。

  我走过我亲手筑造的那个城邦;抚着城墙哭。

  我的王冠,却戴在了谁人的荣耀之上。

  我只是亡了国邦的落魄王侯;听着商女唱,轻叹着,

乐不思蜀地。

  ——火神纪·《楚王归》

  夜夜思君不见君。生为帝王奴;拼尽血骨,博无君一笑。

  晚安,2013;早安,2014。

  如此,又一年。都曾说什么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而今,舍不下身,立无命,大惑而无解。点一根烟,倒一杯酒,我独自一人坐在电脑前,就这样又波澜不惊地度过了一个夜晚。

  晚安,2013;早安,2014。

  是不是已将老去了呢,我常常会突生一种窒息的感觉,然后我就经常在想——也许在哪一次突然窒息,我的这个满目疮痍的人生,是不是就从此被定格在了那一个瞬间。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不再那么虔诚地笃信我的任何一个信仰;或者说,我完全丧失了我所有的信仰。于是,我开始怀疑一切质疑一切,我不再那么相信少年时代曾经信以为

作者  | 2014-1-1 3:41:57 | 阅读(4845) |评论(7) | 阅读全文>>

寒半夜,独坐堂中望

2013-12-15 14:41:48 阅读4481 评论4 152013/12 Dec15

寒半夜,独坐堂中望

(摄影/图文:Αρηδ)

寒夜。围炉。烹三杯清茶。半盏下咽。

残风。牙月。树影婆娑剪思愁。

问知音。何处有琴抚。

独坐堂中央。

望断天井外。不见良人来。

黯暗暗黯夜。

寒而又有风吹。吹不醒春梦一场。

寒半夜。烹三杯清茶。

围火炉。无半盏下咽。

听窗外有声低泣。哭尽哀肠断。

问何处。清瑟高扬。谁人抚琴和。

独坐堂中。

望不断天涯路遥遥。苦候。

良人不来。

君笑痴狂。春梦缠绵。

笑君。非知痴狂,怎懂缠绵。

慕君自有凌云志。慕君自有剑屐蓑。

独走天涯路。

风残了月牙。

树影婆娑。剪不断怨怨情思。

2013-12-14;癸巳蛇年甲子冬月甲寅十二凌晨完稿。

如果您觉得本文值得收藏,请点此通过SkyDrive下载本文,保存一个PDF文件到您的电脑中。

作者  | 2013-12-15 14:41:48 | 阅读(4481) |评论(4) | 阅读全文>>

IOS7之后……

2013-11-12 18:10:58 阅读4788 评论4 122013/11 Nov12

IOS7之后……

(文:Αρηδ) 

  为何手贱呀,Ipad3升了IOS7,本来想着上了IOS7可以得到IWORK免费套件,结果终究还是杯具了。传说中的免费午餐竟然只是新机器才有的特权,而原来我用得挺顺手的两个五笔输入法也从此永别了。试过了用修改字库的方法来实现五笔输入,结果机器永远不停地卡顿,而那个传说中的完美字库出来的那些字看起来也十分的吊诡。于是重刷了固件,但是依旧只能是新固件,现在打字非要开个FIT的写字板,写完之后再复制粘贴。杯具杯具呀。还没上IOS7的同志们,手机可以玩玩,Ipad还是要慎重呀。

  总是想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一次误还以为天上掉馅饼的天真活泼果然又一次证实了这个不二的法则。越狱的大神们迟迟没有动静,而平刷或者降固件自从苹果官方关闭了原有的认证机制之后也被定格成了无法复制的回忆。现在开始有点后悔当初接触电脑的时候为何去选了这么一个输入法,假如当年不那么特立独行非要放弃本来已经相当熟悉的拼音输入而从头开始学习五笔,也许今天也就不会如此郁闷了。现如今,想改回去也不大可能了。而苹果的IOS系统。系统的封闭可以让系统更加稳定地长时间运行,这让苹果的手机以及平板在稳定性方面一直远远地高于安卓系统的机器,而这样的系统对于我这样习惯于五笔输入的人们而言,几乎是一块嚼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华丽鸡肋。当我选择了IOS系统的稳定,也就意味着我必须放弃我所习惯的输入法;网络上很多人都在说,假如IOS系统内置了一个强大的五笔输入法,也许越狱与否,对于像我这样的将平板当成是书写工具的人们而言,或许就不那么重要了。

作者  | 2013-11-12 18:10:58 | 阅读(4788) |评论(4) | 阅读全文>>

《小爸爸》:屌丝逆袭完胜高富帅

2013-9-30 18:19:51 阅读5136 评论10 302013/09 Sept30

《小爸爸》:主旋律下的惯性矫情

文:火神纪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

  在路上;我们一路嚎叫。

  我们都是暗夜行者,游走在城镇与城市之间。

  远离愤怒的陌生人,躲在阶梯中,像一个次要角色。

  参加一个裸体午餐,我们不是瘾君子,

  我们都是愤怒的青年。

      —— Αρηδ·《垮掉的一代》

  记得很多年前看过一本书,说的是美国那《垮掉的一代》;只是,我们何尝不是垮掉的一代人。我们不如我们的祖辈有虔诚的信仰,我们也不如我们的父辈生活的当代里有强悍的造神运动;于是我们怀疑一切否定一切,我们没有任何坚定不移的信仰。然后我们在怀疑与否定中渐渐长大,长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如今,当我们已经接过了从祖辈父辈手中传递给我们的责任与义务时,我们才发现,我们其实无法像他们一样那般单纯而无畏地生活下去。因为信仰的缺失,我们看似光鲜的外表下面,我们的灵魂找不到任何支点以支撑我们可以如同他们一般,没有怀疑也没有疑虑地一路往前。

  没有神在指导我们前行,也没有信仰来规范我们的行为,我们很多时候总在不停地为所欲为。然后等到安静下来时,我们却也无法像我们的后辈那般洒脱得无忧无虑——我们所受过的那些传统的教育依旧会在某一些自省的深夜里突然将我们唤醒,然后带给我们许多负面的情绪。

  我们就被夹在似有似无的缝隙里忽上忽下并忐忑不安。我总说,我们是多么尴尬的一代人——我们不够他们那般坚定,也不如他们那般洒脱。

作者  | 2013-9-30 18:19:51 | 阅读(5136)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