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福建安溪;故地重游  

2007-11-06 12:07:56|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建安溪;故地重游
      ■图文摄影/火神纪
      ■器材/sony T5

【准备工作】

拍下我挚爱的那些随身工具;因为我要很三四天没能见到这些东东了。还有手机及坐骑,呵呵。自驾,其实很累地说。


【在路上】

隧道里。


沈海高速公路;当时下雨了,不过雨并不大。


我想拍的是那些云层;可惜,相机不怎么争气拍出来的效果并不是很好。


跟上面一样,我想拍的是那座裸露着石面的山,可是效果依旧不是很理想。


这是最烂的一条路其中最泥泞的一段。刚下过雨,非常崎岖颠簸。


【在祥华】

其实很多取景都是在去年在这个地方呆着的时候就已经取好了;所以,这一组相片拍起来飞快飞快的。只是,也许是因为对着这些景物的时间很长,所以拍的相片很多,最后所能让自己满意的反而却很少了。

去年我曾经感叹,如果有相机该多好;奈何,这张相片的效果依旧出不来,远没有在我站着的那个点上所看到的那条泥泞小路的那种感觉。


屋顶上的屋子和屋顶上的小树丛。


茶农家后院里的菜园边上的小屋子。因为住在山里,所以不会有可供买菜的市场。每天会有人开着摩托车从门口过卖点肉食;而菜,几乎都是自产的。


菜园里的一角,天知道这是什么东东。


朋友说,这是地瓜的叶子。天知道,对于作物的叶子,我显得非常无知。


【制茶取景】

其实还有几张相片,可是因为看起来连自己都不怎么喜欢所以被我一早删除了。

刚采下来的茶菁,说是用这个机器转动的时候风干又去湿。呵呵。


去梗。没有去过梗的茶叶泡出来的茶汤大都带有点涩。当然现在开始流行泡带梗的茶叶,说是自然风味。可是这是见仁见智的,但是在澄海这种在我看来是扭曲的泡茶景像在安溪基本上是耸人听闻的,没有人是这么喝的。当然,低档茶可以这么试着去喝它的味道,因为价钱便宜,对他们来说仅仅只是次货中的次货,不用试得那么准确。带着小儿的、头发斑白的、也有七八岁的小女孩;基本上都是女子工茶。男人似乎很少见,可能大都在外面或者山上跑。


对于中低档茶还可以这么干。跟澄海这边在和塑料完全是一模一样。先把地上扫干净了,然后倒在地上堆成一堆,再翻动两次就大功告成。不过澄海和料似乎还会在地上铺上一层尼龙布,他们就完全不用了。
我记得以前曾经有人对我说过,为什么泡茶的时候第一冲出来的茶汤没有人喝并且直接倒掉,因为那一道的茶汤就是福建茶农的洗脚水。看来此言甚虚;不是洗脚水,而是洗地板的水。我汗,我记得此家茶农的小孙子就曾在这块地皮上撒了尿。唉唉唉。


【夜宿】

我在这张床上睡了两个夜晚。茶农家的二楼。刚上去的时候,这张床上都是老鼠屎,睡得我全身别扭。我汗呀。



这是房间里除了床之外唯一的家具。不是他家穷,而是他家的儿女都长大出门做茶叶生意。于是所有的无用的家具对他来说就成了多余。估计全国在这间房子里睡过觉的茶商并不少,可是空空荡荡,一瓦遮头一被取暖也就够了。


【又一家】

这里本来是县政府办的茶厂,后来倒闭了。又成了民办茶厂;后来做起了玻璃厂,不过现在的玻璃厂似乎也倒闭了。岁月所留下的似乎只有这两个已经生了锈的五角星还在斑驳的铁门上诉说着那些年前的光辉岁月。


厂门口遍地无人收拾的碎玻璃。看起来破败如斯。


窗外,半丝阳光。


还是窗外。这里只有两面墙,一个马桶,无他。是的,这里是传说中的茅房,我发誓我拍这两张相片的时候被熏得差点晕倒在里面。


半壁,没有江山。这是一个外墙,不高,那边外墙的凌落和这边内墙的齐整看起来有点好玩。


【民宅外】

山里的夜晚很冷,这点温红的光其实不能带给我多少暖意。拍这张相片的时候我正冷得全身颤抖。


屋顶上的饰物。效果很差所以将就着看,因为那时候正临近天黑。


远景。同样的东西,错落交叉的两个屋角。


也是屋顶上的饰物。上面是画,下面写着“东海”二字,开始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往对面看去,原来有一个同样的饰物,写着“福如”,于是开始有点明白了。画很糙,毕竟这个宅子是很多年前建成的,而且只是一般的民宅。


去年写过的那些屋顶上的石头。山风欲来,这是不是就是我所联想到的那些关于未雨酬谋的预防措施呢。


【民宅内】

木楼梯,一上一下。整个二楼都是木质结构的,包括上下的楼梯。


二楼的走廊,还有房间。很破旧的一座房子,可是那些木头看起来似乎还是能经耐很多年。


开始我以为这只是一面啥都没有的木屏后,后来发现居然是用这东东作为墙体来隔开大厅和房间,我汗。


窗户。在外墙的壁上开出来的,木质窗户,古扑得紧。


【宗祠】

X=上下结构字体,上面一个“不”字下面一个“平”字。我打了很久没把这个字打出来,我汗。于是这个宗祠就成了“X儿宗祠”。很晕地说。远景镜头,窄一看没什么特别,不过跟周围的民居比起来可谓华丽丽了。


侧面。


【光线】

在那宗祠外的远山上。那天早起,太阳刚升上来。透过树梢穿越过来的阳光并不很刺眼。


竹林深处。用数码变焦拍出来的,很烂的一幅相片。


屋檐、古壁、绿叶与阳光。我喜欢这张。


朋友说没什么特别,我说,你应该这么看:站在崖下的一个直角仰视视角。


【豪宅】

去年曾经让我着迷的豪宅。建于七八十年代耗资二十多万建起来的占地一亩多的一座老宅子;传说中曾经风靡整个龙涓临近几个乡镇。对我来说,这就是真正的豪宅了。主人说,现在这么多的房子只有他和他夫人两个人住了。

大厅,泡茶所。


屋顶的木雕。


花岗岩窗和琉璃壁砖。


室内,侧角。大理石地板、花岗岩柱基、青花石天井地板、木阁楼和华丽的采光结构。


房前的宽敞的外院和低低的围墙。


侧廊里的阁楼。


【蜇】

戴着老花镜的老妇人在捡茶。这是让我感触颇深的一个画面。我曾经企图跟老妇人谈话,可是她听不懂我说什么我也听不懂她说什么。于是我不知道她姓甚名谁,年庚几何。


露天茶座?我不知道,基本上可以断定的是这块地皮没多少用处了。不过我喜欢这张相,喜欢这个构图。


【补遗】
关于安溪之行的只言片语

1.安溪祥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了;刚下了一场雨,道路泥泞不堪。我发誓我带的长裳远远不够的,山里的人们都已经穿了三件长裳,我仅仅只穿了一件短袖再套一外套,我才知道,其实山里很冷。

2.做生意与做客绝对是两回事。山里人的憨厚好客在对客人的时候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他们对于生意伙伴而言,却跟山外的人们没什么区别。辛辛苦苦了大半年的收成,谁都想把手上的茶叶卖个好价钱。

3.男女进餐看起来绝对的男尊女卑;这一点估计现在在城市里没有多少人能接受得了的。家里来客,不论男女都可上桌进餐,而在他们家里,能上桌进餐的就只有男子了,不论是古来稀的长者或者是抱在手中的幼童。而女子则只能等所有的男子以及客人都吃完了之后再去吃。这一点我看着很难受,我企图说服他们男女同等进餐,可是在他们眼里听起来像是在听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我汗。

4.幼童进茶其实并不是奇闻了,一个刚学会走路十五个月大的小男孩跟着我们有样学样地喝茶,抱着大大的茶碗往嘴里头灌,看起来实在震撼了;种了几千年茶叶的安溪人绝非浪得虚名,我在想,这小孩子长大了不成茶精估计也很难了。

5.老妇工茶;在去年其实就看过这么一回事。只是,我忘记了是否曾经在笔记里记录过。今年去的时候,去年的老妇人依旧还坐在那个地方做着茶叶上的手工活;不见苍老多少。而去年见到还抱在手上的小孩子今年刚拖着一个比他更小的孩子。工茶,似乎都是女子,上至七八十岁下至七八岁,我实在很汗。男人工茶的刚极少见。

6.因为旧地重游所以所有的相片在取景方面基本上都是在去年就已经看过了的。

7.山路依旧很崎岖曲折。所谓望山跑死马,在这看看到的似乎就在前面的一段路,非得转上好几圈才能到达。最惊险的一幕是见到一辆货车把车头开出了山外,而后半截带着货物把车压在了山崖边。司机坐在驾驶室里不敢动弹半下。可怕的。

8.到福建第二个夜;宿客户家。第三天起了个早,我发现全世界的女人都在干活了;男人们居然连影也看不到。

9.奔波山路整天;又宿隆兴。劈酒复又茶;夜23点寝。第二天归来。

【扩展阅读】写于去年的几篇游记;至于今年,我突然不怎么想写字了。

福建安溪印象[其一]
福建安溪印象[其二]
福建安溪印象[其三]
福建安溪印象[其四]
福建安溪印象[其五]

  评论这张
 
阅读(120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