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澄海札记  

2007-06-24 12:03:31|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卷首·生于斯长于斯

  一直很想说说澄海的人澄海的事,嘿嘿,无他,因为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澄海人。我记忆中大大小小的事几乎都发生在这个小小的城镇,出生,成长,求学,工作,生活,甚至爱情。 

  仅是纪录。  

一个小地方小人物的自恋情结

  开篇说自恋。我一向自恋,那么自然以这点为要,于是提起键盘,猛敲。

  一如一个小人物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在这个小小的城镇里发生。我幸福,因为我是如果深爱着生我养我的家乡;我幸福,因为我依旧在这个小小的城镇压里开着我小小的车兜来兜去;我幸福,因为我依旧幸福地活着。
  我很满足于这种现状,并不是我没有出过远门。
  我去过别的城市,我也曾在别的城市里生活,然而我始终喜欢澄海,始终喜欢住在这边。

  澄海的夜是很晚才结束的,我去过的地方也许人们已经睡了很久的时间,我们还能在街上游荡,开着很快的车撕吼着我们喜爱的歌曲。
  我也喜欢澄海的小吃,比如牛肉果条,或者牛肉丸。而且我发现了一个吃牛肉丸的秘决,就是一次同时吃两个,嘴的左右两边各一个,然后同时嚼下,那种被牛肉丸塞满嘴的感觉真是太过瘾了。

  我幸福,我快活。

  开篇一说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来我要好好地改一改了这种一说话就不着边际地天花乱坠的习惯了。
  嘿嘿,言而无物还要求置顶,靠。澄海人就是这样,一个小人物的自恋。

  我爱澄海,我也爱我;因为我是澄海人,因为我自恋。
  所有的现实都因为现实而变得不现实了,自恋只是一种倾向。
  澄海在广东的地图上小得几乎是看不见的,于是澄海人只能自恋了。我依旧记得我第一次在深圳介绍自己的时候,我很用力地强调,我是澄海人,一个潮阳的说,噢,是汕头的,我用力地咬着牙根说,再用力地强调说:我是澄海人。

  座上无言,我笑。

                  2004-10-14

小议围观

  作为一个澄海人,无疑我是很自豪的。 
  然而有些东西也让我很是无奈,比如围观。 

  澄海人作为中国人中的一小撮,当然也是很有中国人的所有典范,比如围观。 
  昨天路过我们澄海的边界外砂大桥,从澄海往汕头方向有一辆现在澄海很流行的车,好像是柳洲的那种小货车,一般我们都叫它为柳洲仔,撞到了一辆白色的摩托车,双方都没有受伤,然而围观的人却很多。 
  而刚好那个时候从汕头往澄海的方向也是在外砂大桥上有一辆大货车拉了一满车的不知道是原装塑料或是大米,可能是因为超重而爆胎。 
  于是乎附近的澄海人一下子忙乎起来了,围完这边围那边,整个人好像比当事人还忙了许多…… 
  我刚好也开车路过,于是感叹,唉,又得塞车了…… 

  有时候我也真的想不通,为什么我们那么喜欢围观呢。其实允子并不是那种超脱,允子也喜欢。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在好像信宁还是哪里,有一辆军用飞机在那里坠毁,允子听说了,因为从来不曾见过飞机的形状,也想知道坠毁了的飞机是什么样子,于是放学的时候纠集了一大群同学一起去看那堆废铁。 
  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只是记得人很多,好像是在一块田地里,都是泥巴,真的只是一堆废铁,其它的什么都没有了。 
  那次应该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围观。后来看了柏杨写的《丑陋的中国人》那本书之后我就再也不曾围观了。 

  有时候真想不通澄海人为什么那么喜欢围观。也许澄海人真的很闲,闲得很,地方又是这么巴掌大,于是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立马一大群人围上去,不得不让人想到丑陋二字。 
  车祸,打架,抓人,着火,甚至买菜的妇人因为价钱争吵,也能立马围上许多人。 

  是不是有点幸乐祸,或是一个庆幸。我不知晓。 
  有时候感叹,其实围观并没有什么好处可以捞到,徒劳地枉贵了许多精神和精力,站着,观望着,听着,议论着,如果遇到不讲理的人说不定还会惹祸上身。 
  然而澄海人有的是精力,有的是时间,于是内三圈不够,外面就再围三圈;只是澄海街道并不宽广,于是稍微一围,马上就车水马龙了。唉。 

  晚上回家的时候路过外砂桥,又是一宗车祸,于是不出所料,又塞车了。 

  可叹的是允子的那辆车,每天都是不情愿地在一大队围观的人群中残喘着前行。有人说围观和经济是挂上勾的,于是允子有时候想,当这一大群围观着路边两个人对骂的时候,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想到过,有些人会想到澄海的经济呢? 
  还记得以前澄海还很闭塞的时候,很少见到外国人,最少见的是黑色种族的人,有一次在文祠西路见到一个黑色种族的人,好像是在那边买衣服的,不知道为什么和店主吵了起来,于是整个文祠路和中山路都塞住了,允子兜了几十分钟才突出重围……可叹呀。 

  那时候真不知道那位外国朋友对我们澄海的印象会不会好呢,会不会记得我们澄海人是那么的和善,没有种族歧视,没有一拥而上,只是围观。 

  唉,唉,唉! 

                   2004-10-18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