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凌乱记忆杂记  

2007-06-24 10:16:40|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22 2003-1-3

宝贝 今天你说让我去看看我日记本里的留言
我才真的仔细地好好看了你所有留给我的话
本来我是想给你写的信都放到了这里
可是我却总感觉好像同以前不一样了
和以前单纯地同给你写信和你回信之后再回信
好像相差得很远了
想了想 原来少了你的回信
也许真的是我太笨了
你给我的回信不都是在这里了吗
我却总还想着会不会是邮箱
或是会不会在QQ里呢
于是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现在知道了
这是回信了
笨 真是笨

看到了你写的那些
我想 痛的
心痛的 不只是你知道吗
你是在逃着我 对吗
还是在逃着
总是在逃着我
不是吗

你从不正面回答我说的那些的
你说的那些
现在我静下来想想
其实你还没说之前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那样子说的
真的知道
当然我不可能会知道你说的每一句具体的话
然而我真的知道
比如你的态度

我现在说着这些好像是在逼着你给我什么承诺
但是我没有这个意思的
这点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是在逼你什么
没有的
做什么我也不会逼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

也或者可以说
我自己也是这样子想的
明天 真的是太远太不可测了
我现在连自己的明天也无法确定的
所以我想你也一样的
何苦硬是要对一个完全未知的东西下一个定义呢
且也没有办法下得了的

现在我们这样子地保持着联系
至少我还总是很开心很满足的
毕竟你知道我在这里想着的那一个是你
毕竟我想着你的时候我不会再感觉以前那一种不安的哀伤
我想 就这样子下去吧

当然我绝不会想着会永远这样子的
我还在想着那197000如何快点地赚到的
况且 你连我的样子到现在还不知道的
我又能要求你怎样呢

今天我去重新买了一个鼠标
我问了那些卖电脑的
说澄海现在有没有扫描仪呀
他们说有 一台就只有几百块钱而已
那你们帮人家扫描吗
他们却说没有
现在还没有这种业务的

于是到现在我对你
还是一个迷样的人 会吗

说到我们相识
其实还没有一年的
我记得我是二月份配的电脑
到我上网认识你大概还要到三月份吧
快一年了

这些日子来
说真的 我过得并不是很辛苦的
也许我总说很辛苦
但是那也许只是我自己在自欺欺人罢
其实有你在身边我已经过得比一个人过的时候开心很多了

还有 你为什么会对我说谢谢呢
不是说好我们不用说这些的
那太老套了
而我想纵然要说的话也该我对你说吧
知道吗 宝贝
给我感动的是你
给我开心的是你
给我平安的是你
给我不安的也是你
但是也许不安只是我自己给我自己的
所以谢谢不是该由我来说的吗

听到了窗外的风吹过了
我会说是你的问候
见到了那斜穿过林梢的细雨
我会说是你的滋润的
所以 我想
你是在为我劳累的
你是在为我奔波不定的
虽说也许你不会这样子想
但是我却总是这样子以为的
宝贝宝贝
别再对我说什么谢谢了
别再说了
这样子说的时候我会感觉到那一种久违了的不安

还有
你说错了
你说我是毫无怨言地过下去的
其实不是的
你不记得了吗
因为我的不安份的梦
你不知道被我烦了多少次
就在上封信上说的那一个深更半夜的电话

你还记得吧
我不是毫无怨言的
我常常有怨言的
只是你也在包容着

有时候我在想
是不是我太自私了呢
不安的总是让你知道的
我没办法把自己隐藏起来
我不懂得细语温柔的
我也不懂得怜花惜玉的
我更不懂得所谓体贴
我在不安的时候
凌晨三四点的时候
我也会不顾你劳累了一天的疲惫
我还会硬是把你给吵醒的
问一些奇怪的孩子气的话
所以我想 有时候你也许会很生气的对吗
只是因为我不肯安静的争辩
但是你也包容了我的所有的不肯安分的梦不是吗
你也从不曾责备过我半句的不是吗

我记得有一次你说你前几天生病了
你说你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
没有人知道
还说了一句到现在仍令我心疼不已的话
你说 也许有一天死在了那里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我听到的时候差点又哭了
我问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你说 是报喜不报忧的
想想 那时候就算你告诉我了
我也没有什么办法的
徒劳担心和不安
什么也做不
也许因此我会更加责怪自己了
所以那一次听到你那样子说的时候
我除了心疼你
我更多的是责备自己

我每一次生病
于是想你
于是告诉你
于是让你担心
相比之下
我真的是很自私的
你却还来说谢谢
我如何承受得起呢
不是承受不了别的什么
只是我受不了自己如此自私的时候却还让你来说谢谢
所以 不要再说谢谢了
不要再说了 好吗

其实有时候我也学你的
报喜不报忧的
然而我真的却做不到
我想你的时候很想让你知道我想着
而每天想着你
却总是在最不安的时候想得最多
于是每一次我总是忍不住在我最最不安的时候
也是最让你不安的时候找你
诉说着

我学不来的
我只是我而已
所以我也只好如此地承认
我爱着 我却比你自私了许多了
我远没有你说的那么好的一个我
我只是一个很小气很小气的自己
我只是一个很懦弱很懦弱的自己
我只是一个很想你在意我的自己
我只是一个很想有人可以依靠的自己

也许走出去
每一个人都不会说我这些的
不会有人说我小气
不会有人说我懦弱
不会有人说我
但是我知道自己的
小气 懦弱 想有人在意 想可以有依靠
我的外表几乎完全背叛了我自己的
什么坚强的坚定的大方的
真是的 外表外表
活着 我就是在这样的伪装下活着

我又感觉到这样子活着的可悲了
我对许多的人总是狂妄而无礼的
就像对那个编辑
因为我不是怎么了
我只是受不了指责
有点道理或没道理的指责我都受不了
也许又是懦弱吧
对着你的时候我又总是嘻笑着的
纵然是当我又不安的时候
也许还是懦弱吧
但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我却再隐瞒不了的

我记得我在别人还在看连环画的年纪
我就看了巴金的《寒夜》并为里面的悲怆而哭泣过了
我也记得我在别人还在看故事大王的时候
我就看了弗诺依德的心理学了
我到现在还忘不了《寒夜》里那一个男主角死之前的那一幕
那是忍着疼痛和硬是窒息而死去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看的时候几乎和他一样快喘不过气了
我也还记得弗诺依德说过的
他说越是自卑的人表面看起来会越是自大的和坚强的
我想 也许我的自信甚至自大
也许也是一种极度的自卑的

我常常对朋友说
极度的自大源自于极度的自卑
当然我是从不曾承认自已的所谓自卑的
但是我知道也许我自己真的是自卑了
对于你的情感世界
对于别人
我总是想着我可以有什么优越感的
或许又是自欺欺人吧

我在自己给自己营造的世界里存活着
而说真的
许多时候我是看不起现实世界里所有的一切
我只是珍爱着我自己的世界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自私的
但是我知道 我逃不离自己的世界

为此我常常矛盾的
看不起的世界却是我存活着的世界所必须的存在的条件
以前也有人说过我的
说我也许永远也走不出自己的世界
我不知道我自己现在这样过得好不好

我的朋友 许多的看不起我的
我的朋友 更有许多的是很崇拜我的
我都不知道那些是为了什么
我问过一个 你为何会崇拜我呢
他说不知道
我想 也许他们知道的我是不同层面上的我吧
所以到现在我也许还不能真正地知道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

矛盾地活着
矛盾地活在自己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里
我不知道我自己有什么不好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有什么好
总之我只知道的
我活着 还活着
在一个我看不起的却必须在这里面努力的世界里活着

时而高傲
时而不安
时而激昂
时而颓废
时而活着
时而死去

我还记得这次笔试的作文是写自我介绍
我是这样子写的:
我 说得好听的是执着
我 说得不好听的是固执
我记得有一俄国诗人说
我来到这个世界只是为了见一见太阳
他也和我一样
说得好听的是执着
说得不好听的是固执
我们都是如此活着
世界并不会辜负我们
我知道
我如些深信不疑的
说得好听的是执着
说得不好听的依旧还是固执

我想 我就是这样子活着的
纵然如此矛盾地活着的
纵然如此矛盾地爱着的
我还是要这样子活着
执着呢
还是固执呢
我不想去争辩这些
由他们去说去吧
反正纵然没有我
他们也总得有些说的
不然他们活着也太也无聊了

写到了这里
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去收尾了
好像说了许多
又好像什么也没说
好像什么都说完了
又好像什么都还没有告诉你

宝贝宝贝 你知道我在说的是什么吗
我只是回复你的贴子而已
有必要说这么多吗
我还是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让你知道这些的
也许你本来就知道的这些
我想对你说 我要对你说
你知道的
你不知道的
我都还是要说
执着吗
还是固执吗
你说呢

今天倒是找到了以前写信的那种感觉了
原来就是乱写一通的

好了
我去睡了
今天忙了一天
昨晚也没有睡
好累
晚安宝贝
祝好
祈求你的平安

22:11 2003-1-3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