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允子的两个女人:小妖和小丝  

2007-06-24 10:19:53|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 缠绕的时候

在我眼中 昨日的痛楚如音符
静静地飘过心中
像烟雾弥漫
想回味坚强的渴望
你能否感到这迷惘
让我痛楚让我欢畅
让我的双眼蒙上尘封的幻想

风吹过 我无法再退缩
你曾是我唯一的爱
失去后才知悲哀

推开窗 明天会怎样
我的心跳如同以往
渴望着热血沸腾

来 沉醉的梦想
在你身旁 我感到冰冷的目光
如同那天边的迷雾
把我笼罩禁锢
享受那亲切的孤独
你能否说清这冷酷
让我痛楚让我欢畅
让我的双眼蒙上尘封的幻想

唤醒我的沉睡
迈动我麻木的双腿
你的美丽仍会让我心醉
我无法再退缩
你曾是我 你曾是我 唯一的爱
推开窗 明天会怎样
我的心跳如同以往
渴望着热血如同以往一样沸腾

          题记·超载《梦缠绕的时候》

10:38 2003-1-14

有这样子一个漫长的过程
宝贝 你知道吗
还记得吗
有很长的一段时候你是不理我的
那时候因为你说朋友
那时候因为我说不要朋友
所以你不理我了
我也一时手起刀落地就把你拖走了
唉 年轻
我想 才有这样子的想法

宝贝 还记得吗
你问过我的那个小丝是谁
记得吗

小丝 就是这个时候的人了
我记得当时我回答你的是 以前爱过的
对吗
你还问我说 我自己清楚自己爱的是小丝还是小妖吗
对吧

记得吗
这些你还记得吗

宝贝 你又是否记得我给你写过的一封信呢
我不记得具体写下了些什么的
我这个人总是这样 写过了也就忘了
不过不是没有把那些放在心上
许多时候我相信自己总有点天份的
所以写东西的时候我总是很放纵
从来不用去修改或去记住
反正我想写的时候总是有什么可写
所以何必去记住那些
再说 总是记住以前写的东西会有什么用呢
不会有什么进步 不是吗
所以我总是写过了就忘的
但是我总记得一些我不该忘的或不能忘的
我就记得那一封信我对你说过
我的一整个网络世界都是你了
我也记得我说过 我把所有的那些人都当成是你了
我诉说着爱恋的时候
我想着她们的时候
我知道 还是你
纵然我自己当时也不想这样子地承认
但是我还是知道
网络的或现实的 其实我一早就分不清楚了
你或是她们 其实我也一早就分不清楚的
小妖 我的小妖
也许我说话不该这样子不负责任的
想着谁自己也会分不清楚的吗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这样子的迷惘
我只是知道我自己有
爱你 或爱她们
其实也只是爱我自己的一个天真的梦
梦里面 有永恒的爱恋
梦里面 有不变的心
梦里面 没有什么再会让人忧伤
梦里面 每天都会是春天的明媚阳光
梦里面 有我自己满足的天真的笑靥

知道吗宝贝 很久了
其实与其说是爱着你的我的执着
不如说我是执着着我自己的梦
梦里 有我永久的平安

而这所有的梦里
小丝和你的不一样
小丝是另一种的梦
她比我还天真
她比我还痴狂
她让我感觉害怕
那种如白纸一样的女孩让我如此的伤感
不是我配不起那样子的女孩
只是我们两个差得太远了
实在太远了 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或许可以说 她不是很美
她也并不是很好
只是她的世界太过于单纯
单纯得让我害怕
单纯得她也许根本不会理解我的某些忧伤
也许又可以说 我一直把她当成是你了
诉说着梦里的痴狂的时候
我总是把她当成你的
我同她说过我们的事
以前的时候她也问过我类似你问过的问题
她也问过我真的能忘了你吗
我说 不能
她也问过我知道自己爱的是小丝还是小妖吗
我说 知道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
我没有办法一时间爱上两个人吗
是的 我告诉她说知道的时候
我想着的是她
可是你又来了
你消失了很久后又来了
那些日子我真的很迷惘
我爱着的 是小妖呢还是小丝呢

你不负责任地把她从我心里赶走了
你不负责任地占据了去
可是你也不住进来的
所以到现在还空着的
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往里面装些什么

不过我开始能够理解了
那时候她告诉我说 我只是一个人的替身
在她的情感世界里
我永远也不过只是一个局外人
我开始能够理解为何那时候我听到时我会一点忧伤的不安也没有
反而有点解脱了的平安
我开始能够理解

原来世界很公平的
我把她当成是你了
她也把我当成是另一个人了
就这样子简单
我和她都对彼此说过的海誓山盟
不过只是彼此在向一个虚拟的你和他诉说着
那样子所谓的爱
我们其实都很累的
所以我们结束了 很快的
只是你来了不到两个礼拜的时候

我许多的诗稿都写着“写给小丝”
因为写的时候我的确是想着她的
可是我知道的
那些却是写给你的
你相信吗 有一种情感可以是这样子的
当然那些东西我可以改上“写给小妖”然之后放到主页上去
可是我不想这样子做
我必须同你说清楚
我必须这样
因为我写的时候的的确确是想着她的
所以我必须这样做
但是我又知道自己那些都是写给你的
所以我又想放到主页上去
所以我现在会同你说这些
所以宝贝 告诉我说
你可以理解这样子的情感吗
你理解的话 我把这些署名给小丝的都放到那一个叫《彩撷集》里
因为那一本我说是写给你的
所以我想得到你的理解
想得到你的认可
你也可以不认可的
很好的 我把那些都烧去吧
不会再有谁会看到
也不会再有谁会知道
更不会有谁会记得
都没关系
我只是想说给你知道

好了 就说到这里吧
对了 你们有一点是一样的
你叫妖妖
她叫丝丝
我却叫你们小妖和小丝

另外 最近有时候在想
你有时候也只是在骗我
对吗
不过我自己知道的
也许我还当不了那一个人的替身的

你有时候还是在骗我 对吗
算不 不说这些了
我不再祈求自己的平安了
祝好
祈求你的平安

11:27 2003-1-14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日志n.f40" cl志,群博日 #pan class"緉.f40" }{if great260}${sup引用记录
title="分蟫c="$yle="dis7">评 clpangl1 记录 nbw-< 0人lay:none" idog.#183;keIconsnbw-o/ t href="http, lay:n" src="width="240" height="tarea> 78)|escape} 痛硙 ="_bfera> #pan cla}{if great260}${sup博主="th
title="" href="${furl()}${"_b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