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从小到大总做的同一个梦·让我害怕  

2007-06-24 10:23:37|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到大总在做同一个梦
那是一巨大的球体
球体只有一条窄窄的道 仅可容身更无处躲藏
身后 又是一个巨大滚动的球体
同窄道一样的大小 不停地压过来

于是我只有向前了
奔着 飞奔着

不知道为了什么而逃着
却又能不逃的
只是因为生存吧

我周复一周地在球体上跑着
什么也顾不得
顾不得我做的是只是在跑道上奔跑
顾不得我只能在同一个地方奔跑
顾不得我永远跑不了太远
顾不得前方
顾不得未来

因为我知道我只有向前跑了
我才可以在那一个世界里生存下来

于是我又会感觉到压力
沉重
每一次我都差不多快喘不过气了

于是差不多快被压到了的时候
差不多快是要放弃了的时候
我会一惊而醒
出一身冷汗

也许这就是我最早的对这个成人世界的恐惧了
也许这也就是我最早的对这个成人世界的定义了

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
不知道要走向哪里
不知道又将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停下来

不知道 也或许知道
知道只是在一个球体上跑动
知道只是在一个地方上转着

却没有可以停下
压力吧 却还是必须那样子去承担
也许因此 我总在害怕着
活在了恐慌中
从小到大

已经好久了吧
我再不曾做这一个梦了
我以为我已经忘却了
我以为我真的已经长大了
可以不再害怕那一个成人的世界
或许我已经习惯了那一个样子地活着吧

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
最近我却常常地做起这一个梦来
还有那样的感觉 害怕
以至于恐惧
同小时候做那一个梦的时候如出一辙

我是怎么了呢
真的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吗
真的只有一份赤诚以至于再受不得伤害了吗

开始工作了
开始谈一份真正的爱情了
开始认识人生或其它了

我以为 就这样我可以很快地融进了那一个世界
我以为 就这样我可以真的很快很快地习惯了
我以为 就这样我可以不再害怕了

然而朋友说 只是以为而已
也许真的只是以为而已吗
长不大的 终究是长不大

昨天我在日记上说
我在以一种我讨厌的方式活着
我在以一种我讨厌的方式爱着
我感觉不到我在这个世界上的重量
我感觉不到我在我爱的世界里的重量
我感觉不到自己
于是我也感觉不到其它了

我受不了那种在世界里无足轻重的重要
我也受不了那种在我爱的世界里无足轻重的重要

也许你又要说我的胡思乱想了
也许你又要说这些在别人的恋爱中只是一种很正常的东西
也许我也真的那样子以为了

于是我再不敢同你多说了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我所说的一切
因为我知道我也说服不了你

纵然我可以说服世界
纵然我可以说服了世界再说服我自己
可是我却说服不了你

你有一个你已经完全相信了的世界
你有一套你已经完全依赖了的理论
所以我总是说服不了你

我试过了 我真的试过了
可是没有用 你一点也听不进去
于是我再不敢乱试了
我也再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因为我不想 我再不想因为我的不安再困扰你了
纵然我此刻已然被困扰了

可是我不想让你知道
因为你知道了你也不会相信
因为你知道了你也不会同我一样子的想法

现在我在说这些的时候我在想也许有一天你会看到
也许有一天你会理解

容容 我的容容
知道吗 我想象中的爱情不是这样子的

我的爱情应该是痴狂而忘乎所有的
我的爱情应该是可以包容我所有一切的成人世界认为不合理的

因为我相信 我的爱情几乎已经是我的所有了
那么还有什么不可包容的呢

我爱上的时候我想得很清楚的 既然我决定爱了
我就再不会更改

可是我不知道爱上你的时候我还必须爱上你所爱的一切吗
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做什么让你开心也让我自己开心
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做什么至少让你不难受

假如我真的可以假装不在乎
也许我也不会写这些东西
可是也许我真的受不了 所以我才会在这里不停地打着字

也许你会问我说 后悔了吗
不是的 就是因为不后悔我才会写这些东西

因为我不想悔
我更无从悔

我从来不想因为什么我自己的原因而更改什么
也许你认为我不可理喻
也许你认为人总有许多别的事要去忙
也许你认为人总不能只有爱情吧
而且是一份什么也没有能够许诺给你的爱情

没有一个可观看的前景
没有一个确切的可依靠的所谓安心
只是一味的痴狂

也许你还是要说根本没有什么事
为何你总要想得那样复杂呢
简单点不好吗

唉 假如你这样说的话我真的无话可说
我也知道我总是说服不了你
可是你也说服不了我 从小到大我总是很固执
固执得很

我真的受不了无足轻重的 真的
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平衡

你听家里的话 这并没有错
你朋友有事你陪着出去走走 这也并没有错
你家里反对我们常常见面是为了不要因为所谓的爱情而忽略了太多的别
重要的 这更没有错
你家里反对我们常常一聊电话就一两个小时 这也对

你说我想错了 你说我想得太复杂了
也许还是对的

可是你知道吗
我就是我呀不是吗
我只是我呀不是吗

我从小到大就是这个样子
从小到大 从做那一个梦开始
到现在还在做着的那一个梦的时候
我就是我呀 我就是这个样子呀
让我怎么办呢

放弃我原来所有的一切去接受你所有的一切吗
我说过我会改的 我会改那些你认为不对的
可是这样子的我还是我吗
可是这样子的我还是我吗

还有 那些根深蒂固的东西
真的改得了吗

我不知道我现在同你说这些算不算是负了你了
我真的不知道
我更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改得了吗
你呢 你会为我改变多少呢

我一点把握也没有
你呢 多多少少给我点安心好吗
比如说你家里不让我们太经常见面了
你几乎不再见我了
我记得从你告诉我的那时候起到现在
我们一共见了两次面对吗 其中的一次还是让我给逼出来的

不是吗 你没有让我见到半点改变
我看不到半点的头你知道吗

这样的日子下去何时我们可以大声地说 我们去约会了
我看不到半点有这样可能的希望你知道吗

最近我又在做那一个梦了
一条窄窄的道
只有向前走去了
有东西在后面追着
我逃不了
我也并不是想逃

可是我却依旧只能向前跑去
纵然我不知道我可以跑到哪儿去

近来我感觉到变化了你知道吗
不是说什么情感的东西变化
但是真的有变化你知道吗

也许是我对你的态度有些变了 你真的感觉不到吗
我对着许多的人 几乎是所有的人我都是嘻皮笑脸
因为我不想让他们知道的我的懦弱
可是因为害怕你知道我的不安
因为你不会觉得我这样子是有半点道理
所以我不敢让你知道半点
于是我也是嘻皮笑脸了

可是我在害怕这样子的变化
我害怕我连对着你也要保持着一种对别人也一样的面具
可是我却还敢对你说什么坦然吗

你不相信我
你不理解我
我以前也对你说过我并不在意这些
因为我对你说过

也许你现在听不懂我说的是什么
可是你是在用心听
所以总有一天你会懂得的
可是最近我却不见得你真的是有用心在听我说

是吗 你很在乎别人的看法
很在乎 所有的人说的所有话对你都是有影响
可是你却竟不想听我说了吗
我说的许多你总是不会往心里去的对吗

你常常说我 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好吗
可是我假如反问你一句 事情当真如你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吗
你真的可以很确定地告诉我说 会
你可以如此确定地对我说这些吗

我相信你是没有办法这样子回答的
你总说我说为什么我总不往好处想呢
把别人想得好一点
可是别人真的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好吗

不是的
世界并不是这样子的
世界其实还是很肮脏的
只是有些东西我们没有看到
或者我看到少少的一些就想要覆盖那所有的一切
也或者你从不曾看到就想当然地说那没有
对吗

可是这些都不是问题
这些我们总有一天可以达成共识
总有一天可以

所以这些都不再是什么问题了
也许你又会问我 那我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那么我想让你知道
我害怕的是一种习惯
一种渐渐开始形成的习惯
你知道吗

也许你一直都这样子认为的 相爱的人可以不见面
但是彼此都可以理解彼此都不会觉得难受

但是我从不这样认为
我总觉得也许相爱的人有一天真的可以这样
当两个人都相互理解相互信任时可以这样
可是我们现在真的可以达到这样子的程度吗

没有
真的没有
也许我可以违心地说可以
可是我不想骗我自己
更不想骗你

因为我觉得现在我们还没有到达那样子的程度
所以我开始害怕这样子的习惯了
我开始习惯没有你的电话没有你的信息也可以活着了

可是我不想可以这样活着
我希望我可以一直依赖着你而活着
我希望我可以一没有你的消息就燥动不安
因为我觉得那样子的爱情才是爱情

爱着 不就是两个人相互依赖着相互搀扶着走一条道吗
爱着 不就要总是感觉着对方的存在才安心的吗
爱着 不就总想看见对方的吗

我不希望我可以这样子地活着
我讨厌这样子的方式活着
我讨厌这样子的方式爱着
也许你一早就已经习惯了

可是我不行
我总觉得相爱的人是可以无所畏惧的
总觉得相爱的人应该是最勇敢的人了

可是你呢 知道吗
我从不曾看到你有半点的勇气可以让我安心
你不敢不听你家里的话 朋友说那是你的美德

我想也是 可是我还是受不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重量
受不了
你让我怎么办呢

我又看见了那一个梦
跑着 只能跑着

容容 我的容容
我们不要落进这样的世界里好吗

我总是希望爱
可以是很纯粹很纯粹
我害怕那一个世界
很害怕

我说过你是我的勇气
你还记得吗
可是为何呢 我却感觉不到爱着时的平安呢

什么时候才见见我呢
告诉我你也有那样子的勇气可以让我勇敢
告诉我你也爱着我的不安
告诉我你也会理解我所有的成人世界认为是不合情理的情绪

也许我又想太多了
是吗
也许真的是想太多了
想太多了

那好吧
我什么都不想了
我老老实实地去上班了
刚刚机场同事打电话来催我过去了


也许我说得并不是很对
也许我说的全都错了
假如你真的觉得我说的一点道理也没有
那么你就当我没有给你写过这封信吧

可以吗
假如我说错了什么
你原谅我好吗
不要因此而生气

我去上班了

2003年4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