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童话  

2007-06-24 10:24:37|  分类: 虚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顾城
⒈关于他

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从来就不曾真正明白过来
他只是以为总有些可以称为是信念的东西可以让他活下去
于是他以为他可以是无所畏惧的活着
无论是发生什么事 无所畏惧地活着
活下去 直到永远

他以为 总有些什么是可以永远不变的
比如爱情
所以他以为他的一生
可以是为了一些别人都认为是很可笑的东西而不停歇地努力着
在他看来那些并不是可笑的
他说那是他的追求
没有人可以说服他的
于是许多人眼里他是一个最最可笑的人了
于是又许多人眼里他却是一个最最可敬的不肯向这个世俗妥协的人
然而就是因为那些人说完了又说
于是他开始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天真的吗 或是一个如那许多人所说的可笑

然而他也如所有的人一样在成长着
如所有的平凡人一样幻想着自己的不平凡却又如所有的平凡人一样活着
如所有的平凡人一样不满于现状却只能像所有的平凡人一样地妥协
如所有的平凡人一样总想求一个所谓的永远的爱情却如所有的平凡人一样一次
次的失望
然而他总以为自己是不平凡的
因为他没有如所有的平凡人那样一下子就相信了平凡的可以是宿命的
因为他从来也不曾怀疑过自己的那已经一早认定的世界
他从来也不曾让自己对自己失望
纵然失望的时候 他也只是对外边的世界失望
他却从没有对自己失望过的

因为信念 因为还有信念
所以他以为总还有希望
他还相信 小时候他常常听到的那个童话
最后 所有的人总是相亲相爱的
一直到永远
不是吗
所以他也总还在求 那一个会是属于他的童话
他觉得有一天 终究有一天
他会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童话
他会是主角 他会有他的女主角
他和她会一起幸福地活着 一直到永远
每一次他感觉失望的时候人就想了
其实这一次也并不是说已经是最后的结果了
他说 有一天他会遇到一个真正的属于他的她
他们有他们的童话
不变的 永远的 所有那些现在已经在笑着他的人都传颂的童话

他很固执
没有人可以说服得了他
除了他自己
也还或许包括他自己也常常是无法说服自己
但是当他认为他并没有错的时候他如何却还要去说服自己呢
许多人说他的可笑
他也觉得自己的可悲
可是他还在活着
固执地活着
纵然许多时候他也觉得自己不只是可笑 甚至可悲
他会想过那一个结果 逝去的美丽
然而他只能当那一个结果只是一个美丽的梦
因为他固执
他必须活着 活下去
为证明他的固执
为证明这世界还剩下有的童话
他活着
许多时候他感觉自己的麻木和疲累
因为和他站在一起的人很少很少
可是他还是固执地活着 到现在


⒉关于他的这一个她的说法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开始呢
其实他并不知道得很清楚
他只是还记得的
他们如所有的平凡人那样恋爱开始了

他们也很开心很开心过
或许他们也并不曾开心
只是他们自己那样子认为罢了
不过最少他们是经历过了

有一天她对他说 你太小了
他却觉得是奇怪了
为什么会这样子说呢 他常常让人给的评价是很大的
有的人甚至说他是少年老成的
她却为何说他太小了呢

她说他太不懂这一个现实世界了
她说这一个现实世界里并没有他所想要的那一种爱情
她说他因为不懂这一个世界所以他所求着的一切太过于空泛了
她说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和他计较了
她说她也以为他会变的 会变得成熟起来
她说现在她却感觉失望了
她说没有人可以说服得了他的
她说她自己也没有办法说服他的
她说他的世界太远太远 离这个现实世界
她说他们只是活着在这一个现实世界里
她说现实世界里的爱情是很现实的
她说已经没有一种不会变的爱情
她说感情是一种太不稳定太不稳定的东西
她说真正不变的只有是亲情 学到的已经属于自己的东西 甚至是工作

他听到她说这些的时候
他拼了命地仔细听
可是原来不管他怎么听都好
他都是听不到那一些他认为是不变的东西
比如爱情

他最后听到的东西
她说的 她放弃了
她不相信也无法相信他所相信的那些
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看着他已经开始的向她所希望的那一方向变化
最终会得到的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所以她说了 放弃
于是这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关于A和B的故事


⒊她同他讲的A和B的故事

同一个单位里的
有两个人
A和B两个人一起工作
还有另一个人在看着 那就是她了
当然还有些别的人
但是那些人和这个一个童话无关
所以我们把另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略过不说了

那一天她还是在远处看着
A和B也如往日她所看到的那样在远处说着话
说着也许无聊也许并不无聊的话
所有的一切都和往日一样
没有半点不同
也许唯一有点不同的是A和B和她的老板来了
因为这同她并没有关系
所以她还是在远处看着
但是这却同A和B有点关系
所以A和B也如往日一样反应了
A没有动作
也许会有些不自然
但是A没有一下子去工作了
A也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在做什么
也许会悠哉闲哉地走开
也许会不管老板却不自然地还在那里站着
也许 也许A那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但是A却是这样子想的
我何必为了一个老板装模作样呢
何必做一个模样给老板看呢
老板也许也知道他们现在在做的是什么
何必还在做着什么样子呢
老板也许真的很笨
可是老板会知道这一个人是不是值得去雇用的
老板会知道我是不是可以为他赚回来钱比他雇用我的钱更多呢
老板会知道
我何苦 不如还是坦然点好
B呢 B也如往常那样反应
B一下子跑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拉开电脑的键盘乱敲一气
B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打的是什么东西
但是B却是这样想的
我没有做事而聊天
老板也许是知道的
但是我想让老板知道我至少有些悔改之心的
我想让老板知道我至少并没有一味的只知道玩
其实我也知道工作的
老板呢 也还是如往常一样地走过去
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却又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她呢 也如往常一样看着
好像什么都不想
却又好像什么都在想着的样子
不过谁都没有开口
谁都好像平常一样
事情好像就这样过去了
在似水流年中湮没得没有半点痕迹

不过A和B 的故事并没有完
因为他们的故事又出现在了这里
怎么可能这样子就结束了呢
她于是在想 A和B好像都并没有错
只是A和B那样做的时候到底是A好一点呢或还是B呢
问朋友去
朋友说B比较好一点
因为B知道现实
所以B会比较吃香一点
A没有那么做
只是因为A还没有经历过许多而B却经历过的
也许B以前也如A一样的天真可笑
但是B变了 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A也许有一天也会变得同B一样的
她听了 觉得也是
B B是比A好一点的
因为他知道现实而他却不知道
他也是逼出来的
不是吗

她同他讲这个故事的时候
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
不过现在想想他是知道的
她会选择B而不会选择A的
但是她不知道
他却只能是A而不可能是B的
纵然给他什么样的经历他还是不会变成B的
虽然他也知道B比A好一点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做B的话可以比许多人做得更好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做A的时候并不会比A做得更好
但是他注定只能是A了
纵然是一个很失败很失败的A


⒋A所面临的可以的选择之一

走下去
是一条通往什么地方的路途叫

他记得他喜欢的一个人说过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
飞呀飞的
飞得累了就在风中睡觉
一辈子只能生活在风里
有一天这种鸟也会落地的
但是这种鸟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
落地的时候也就是这种鸟死的时候

因为她说过感情的事很容易变的
但是她并没有否认过感情在很短的时间里的真诚
所以他在想 也许这样子可以让她相信的
如那一只鸟
死的时候是真诚的
他的童话也就如他的死一下子成为了永恒了
再没有什么可以否认了
因为他的生命
结束之前的真实会成为永久的真实
因为在还没有变得不真实的时候已经结束了

她说他自私
不顾别人只是为了自己
假如别人会为了他而难受而他却不顾
不是自私是什么呢

⒌A所面临的可以的选择之二

自私吧
他是从不曾否认的
甚至在他的世界里所有的人都是很自私的
他为什么要否认呢
因为别人不敢承认而他敢而已

但是只是他不想让她太过于失望了
也或许只是在自己可以活下去而找什么借口吧
他不知道
但是他并没有选择那一个之一了
有之二吗

有的
如B那样子地活下去
她会喜欢
她会觉得他长大了
她会觉得他不是那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了
她会觉得她和他一起不会再有伤害他的可能性存在了
于是她可以放心地同他在一起了

是吗
做B吗


⒍A所面临的可以的选择之三

但是A只能是A的
他知道他是做不了B的
她也知道
所以还有什么可选择吗
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所以他在等着
他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
只是等着
等她也好
等什么都好
他知道他已经不能对自己做出什么决定了
他只能等着
因为他做什么决定在她看来不是固执便是不成熟的孩子气了
他还可以做什么决定呢

等着
等着
时间也许真的可以证明他所说的一切是正确的或是不下确的
他不知道
他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是一条通往哪里的道路
但他知道那会是一条艰辛而令自己痛苦的路
他会走下去
因为不走下去的话没有人会知道是正确或是错误了
童话
童话 不只是年少时的梦
他的一生只能用来实践他所相信的东西
他的一生只能有一次落地
在他落地之前他可以选择的很少很少
但是也许他只能是注定了的落地
那么可以飞得更远一些
可以飞到一个他自己也觉得是可以落地了的地方落地吗
不知道
他不知道
所以他只能是茫然地飞着
所以他只能茫然地等着
他做不了B 因为也许B一辈子也不曾飞起来过
他却一辈子注定了飞
也注定了落地
所以当他成为B的时候
落地的时候
他会在死去的时候相信 童话
永恒的童话
最后的童话眠灭了


⒎用数学函数解释这些之一·她说的版本

两条平行线
永远也不可能交到一起的
永远也不可能遇到的
只能是各自走各自的路
永远平行

她说 这是她的中学老师告诉她的


⒏用数学函数解释这些之二·听她说完数学他所想到的

中学的同学留言录中有人写给他的
有两条不平行的直线
相交 但是他们一辈子只能相遇一次
再也不会见到了

也许记住了这一次
不用再相遇许多次
那两条直线也会很满足了的

⒐用数学函数用数学函数解释这些之解释这些之三·也许他们都错了

他又想起了高中的时候
数学函数中并不只是有直线
直线只是最最简单的数学函数了
不是还有圆吗
不是还有曲线吗
还有些别的
但是那许多的 有的可以相交无数次的
只有两条都是直线才只是可以相交一次
别的都不只
有浑圆一体的
有无数次相遇的


⒑不是结尾的结尾

一条路走到了现在
他的历程已经终结了吗
或是才刚刚开始
不知道

他如此固执的
她也是
他们都不好好地说的
他们都想彼此说服彼此的
他们走下去不知道会走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知道
他们又是不是会接着走下去呢
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

他依旧还是相信的童话
在他的身上没有结束的
还在延续下去的
他还是相信的童话会很美很美
她也许依旧不会相信
她也许终究不会相信
有一天 他们会走到一起吗
没有谁可以定论

也许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小鸟还在飞
落地的时候他不会留下半点东西

固执 固执
还有什么别的可以说的吗

所有的灵光一闪
只是夜里醒来时 那一点还没有灭去的火光照耀
童话没有在这里结束
也许童话还没有开始
只是做梦的人累了
想偷偷地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睡一觉
正如那一只小鸟 在风中也可以睡去不是吗
没有人知道宿命
没有人知道结局


⒒补遗

她说见面说比较好
他觉得也是
可是上天呢
有时候很难捉摸的

他没有什么信心
他们还会再见面吗

不过现在
他还活着
她也还活着
A和B都活着
她的老板活着
她的那一个朋友都活着
生活还在继续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又好像发生了什么

不过那天当他们在说那些的时候
他忘了告诉她的
他 很爱她
很爱很爱她

他只是说 他不知道他自己想怎样
他只是说 他只是知道他自己不想怎样
怎样呢
到底怎样了呢
又不怎样了呢
他没有说的
她也许不知道
她也许不知道

2003年4月21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