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老桥纪事·关于一些凌乱的回忆  

2007-06-24 11:16:08|  分类: 吟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桥总是很喜欢问每天向前奔忙着的水儿说
水儿水儿 你们总是如此匆匆忙忙的
究竟是奔往一个什么所在呢

水儿说 是回家去

老桥永远也想不明白
因为老桥觉得 自己现在所站着的脚下
那便是家了

回家 那是老桥永远也想不明白的概念
不就是自己所在的脚下吗
         ——题记
1. 疑问篇:关于水儿

当你们的躯体都幻化成了雾
你们所飘荡过的地方 是不是
都会翠绿成了春天

你们有没有无所适从的时候呢

当你们又都化作了泪水
当你们滑过了人们的脸庞
你们是不是想着回到那一片踏实的土地里去呢

你们是不是总在寻找着故乡
或是在向往着流浪呢

总是如此地 奔忙不停的

2. 信念篇

当我发现我的这一辈子就只能如此艰辛地活着
当我发现我的这一辈子就只能如此地伫立在这水一方
我想 我没有忿忿不平
我只是坚定

因为我想
天生的 也许我就是固守着这河的

也许曾经也想过不满的
可是不满过后我还是只能在这里了
所以我想 也许快乐些更好

于是就这样子守着了

3. 记忆篇:关于那一年的春天

我记得那一年春天 暮色迟迟
有两个小孩在这里追逐着嬉戏
他们累了的时候靠着我的肩膀
小女孩抚着我龟裂着的肌肤问我 你也累了么
为何总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呢

我无语 对着那潺潺的水儿轻轻地叹息
小男孩忽然沉重地说 这就是生活了
我惊诧时 他们已经远远地跑开去了

我可以听得到远远传来的嬉闹声
他们已经笑逐颜开了

我记得那一夜只剩下我独自一个人
很冷很冷
那天起我把自己定义为了忧伤

4. 偶遇篇:有关诗人

后来有一个诗人路过 倚在我斑斓的栏栅上悲叹
他说是他倚暖了我身上的青苔 却还是候她不来
那也是一个春天 只是清晨

那天的夜里我听到了夜莺泣血 下雨的时候
我想 洗净去沧桑
下面的水儿依旧 匆忙远走
只是不知道 他们是不是会带着点悲怆
黯然远去

5. 飘落篇:细碎的花瓣

曾经有人在这里纵身跳下
我一直在想 是不是跟着水儿去呢
也去寻一个家乡
或是流浪

他说的是解脱
我不懂 于是我问水儿
水儿也无语

那时候我想 人们
一个奇怪的我永远也想不明白的世界

6. 美人迟暮篇:暮色夕阳

有一对老人常常在这里散步
蹒跚地走着 相互搀扶着很慢慢地走着
偶尔会驻足并肩站着
像两朵璀璨的开在夕阳里的昙花
躅躇着 荡落在这尘世

后来就只有那老妇人自己一个来了
总是端庄得像是一尊观世音像
再过些日子也许老妇人也来不了了

其实我不知道他们来自于何方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小时候在这里嬉闹的那对孩童
只是我总还记得
总还记得

有时候我想 那对老人家是不是还在一起呢
是不是还常常相互搀扶着很慢慢地走
蹒跚地走着 每当这夕阳的余晖渲红了这世界的时候
什么时候是不是还可以见到他们
像两朵璀璨的开在夕阳里的野花
躅躇着 荡落在这尘世

7. 黑夜篇:张岱的纸笔

夜里的时候 偶尔会在水儿的深处泊来一两小航船
船上有人们在说着什么

有一个我是常常见到的 拿着笔和纸
记载着 时而痴狂

后来我听闻说有书传世
夜航船里的故事
世代传颂

8. 梦篇:神女和湘王

每一年总有许多的花朵飘落着
说着长厢斯守
流水过去
从不曾停留

年复一年

9. 友谊篇:关于那些形形色色的脚步声

有许多的脚印这里划过
满是泥巴的赤脚 或是远途跋涉的草鞋
有孩子们的穿着布鞋的小脚 后来又有了崭新的皮鞋

来来往往的 我不知道他们将是走往何处的
有的脚会来来回回地走上许多次
有的却是一去不复返的

偶尔在黄昏我会听到一两个熟悉的脚步声时
我如此欣慰

10. 信徒篇:灵台本无物

很久很久以前有不定期一位老僧人指着我说
这是得道了的神木 只是沾了点尘气
于是历练来到了这里
有一天我可以飞升回去的

他的身旁有人唯唯喏喏跟随着

只是千百年过去了
我却依旧还在这里 所谓历练

老僧人哪儿去了呢
我再不曾见过
有时候我想 或许
我本已经是佛前的那一座灵台
更无需修道

11.归家篇:老桥和水儿的讨论

老桥总是很喜欢问每天奔忙向前的水儿说
水儿水儿 你们总是如此匆匆忙忙的
究竟是奔往一个什么所在呢

水儿说 是回家去

老桥永远也想不明白
因为老桥觉得 自己现在所站着的脚下
那便是家了

回家 那是老桥永远也想不明白的概念
不就是自己所在的脚下吗

水儿水儿
当你们的躯体都幻化成了雾
你们所飘荡过的地方 是不是
都会翠绿成了春天呢

你们有没有无所适从的时候呢

        癸未年十一月廿六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