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遇网鱼君  

2007-06-24 11:48:45|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开始我只相信 伟大的是感情
最后我无力的看清 强悍的是命运
 
你还是选择回去
他刺痛你的心
但你不肯觉醒
  
你说爱本就是梦境
跟你借的幸福
我只能还你
  
想留不能留 才最寂寞
没说完温柔 只剩离歌
  
心碎前一秒
用力的相拥着沉默
用心跳送你 辛酸离歌
 
原来爱是种任性
不该太多考虑爱没有聪不聪明
只有愿不愿意
看不见永久 听见离歌   
         ——信乐团;《离歌》
  
1.
  
  不记得了,已经多久不曾同任何人这样子谈话了。
  也许小鱼的出现有一定的必然性,因为我既然明白已经好久不曾同任何人这样子谈话,那么就一定会找个什么人充当这样子的角色,而小鱼的出现,刚刚好,是应了我的需求。
  所以我想,也许小鱼的出现,是有一定的必然性的。
  
  小鱼比我小一岁,然而小鱼知道吗,我们坐在一起谈着什么的时候,我感觉你是比我年轻了许多。
  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样说呢,小鱼有点像是我年轻时候;那时轻狂。
  这样写的时候有些担心,不知道小鱼会不会因此而生气呢。
  然而我真的是这样子感觉的;于是记录。
  
2.
  
  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现在的我已经不如小鱼那样子单纯地活着了。
  我曾经做着同小鱼差不远的梦。
  当然还是我自己的感觉;所以我怜悯小鱼现在的活着的模样。
  我不知道以后的小鱼会不会成长成另一个我,因此担扰。不过应该不会吧,毕竟小鱼同我是很不相同的两个人,所以希望是我自己多虑了。
  
  我有点喜欢小鱼,因为小鱼有点像我年轻时候;那时轻狂。
  
3.
  
  初见小鱼。
  小鱼发短信说是球衣眼镜,很好认。
  
  记得出门前小鱼本是说去澄海大众前面吃烧烤的,我不同意,说非立可或豪客来我是不去的。
  不想小鱼竟真的同意了;叹,小鱼真的是太老实了。
  不过我也没那么狠的,于是我改口去我家里喝茶好了。小鱼再一次同意;再叹;小鱼真的是太太老实了。
  
  那天晚上八点,我因为家里的摩托车都被家人开出去了,无奈,开了我载重一吨的货车去接小鱼。那时候想,不管小鱼的体重是不是达到了一吨,总能把他给带回来吧。
  于是出门。
  
  去到了约定的益民路友华门口,看到了小鱼。估计小鱼是让我的车子吓到了,看他的表情是严重不相信,居然开了这么一个大家伙去接他。假如他一早知道的话估计不会出来的。
  开车。车子多我也并不熟悉这刚买的车,一路走得很慢。随便聊了几句家常;无语。
  
4.
  
  到了我家。
  小鱼说话语速极快,想来是个性急之人。好几次我打断小鱼的话,我怯生生地说,可以说得慢一点吗……
  于是小鱼再重复一次;我更不好意思了,更怯生生的说,可以……可以再……慢一些吗?
  小鱼性子很好,第三次重复;我第三次不好意思,已经不好意思再开口了,于是放弃小鱼说的那句话,惘然地点了点头讪讪地笑了。
  估计小鱼没有什么印象。
  
  然而我印象颇深,因为这个过程在我同小鱼的交谈中频繁地出现。
  只是后来我总是点头,接着讪笑。
  
  我同小鱼谈话的过程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小鱼的嘴巴和嘴角的痣;嘴巴几乎是不合上地一直动,而嘴角的痣呢,在一边闪着黑色的光芒,闪烁着快感的招摇。
  
  (这一些文字有点夸张,然而不用这种夸张的手法,却不足以写出小鱼说话语速之快。那时候我感叹,小鱼打字真是不能不快的,因为我感觉一个人打字的速度应该同这个人的性子急缓,说话的语速成正比的。后来有一次网鱼在我家回过一个贴,我看了叹为观止,为我的键盘疼痛;当然更为小鱼的键盘疼痛。我在想,那个键盘真是不幸呀,跟着这么一个主人,一生键盘,不知道要受多大的苦难!唉!)
  
5.
  
  接着喝茶。
  
  我的母亲是老茶客,因为母亲小时候的邻居就是做茶叶的,母亲的弟弟也是我的舅父也是做茶叶的,所以母亲从小爱茶,每天起床必是一冲。
  别人喝早茶如果是空腹的话,是会胃痛或难受的,可是母亲几十年如一日总是这样,不喝反而难受,叹,我远没如此功力的。
  
  不过强将手下岂有弱兵呢。我喝茶也算少有渊源的。
  五岁让大人们强灌开始了我喝茶的苦难历程。至今已经差不多二十年。所以我反感飞猫的《话茶》,也反感于羽版主说我的不懂茶,虽说不无根据,但也多少同这十几二十年的茶龄有关。想来多愁没有一个人如我喝茶如此悠久了。从我出世前二十年我已经在喝茶了。只是我也懒,一直不曾同飞猫辩驳;不过算了,茶这一道讲究的是清淡,没有那么多的东西来辩的。假如我同他们当真了,反而有些违背茶道精神了。
  我爱茶,喝之有道。茶告诉我,不须同他们争论,否则真有些小儿辩日的无味了。再说了,茶是很多元化的东西,所以有的人喝着觉着好的,有些人却觉得难以入嘴;各有所爱这是不可强求的。
  或者可以说,茶是很个性化的东西。我爱茶,喝之有道。也秉承了母亲,每天多则十来冲少则亦有二三冲。个性化,我喜欢这个词。
  
  扯远了,说回小鱼。
  我对于小鱼之喝茶是严重地看不起的。小鱼不能算是会喝茶之人,小时候母亲教我喝茶,我说烫,母亲却说潮汕的工夫茶要一口喝下方得其味,于是我学了很久方能做到;然而我的理解,工夫茶应该是这样喝的。一口喝下,我现在已经不感到烫了。多少年来练就了一张铁嘴;这方面我比起母亲倒反而是青出于蓝了。
  然而这种要求于小鱼,那是太苛刻了。小鱼喝茶喝得很痛苦;像是喝酒。用口小泯一下,然则我不知道小鱼是因为手烫还是嘴烫,又放下了。一小茶杯分成几次喝,末了杯底还剩半大杯。
  叹,小鱼之喝茶,于我来说是真对不起我那天晚上以贵客之道待小鱼了,严重对不起我那一斤几百块的好茶。
  
  叹,再叹。
  小鱼第二次到我这里喝茶,还有青夜伯伯也在,我泡的已经是一斤四十的茶叶了,估计小鱼喝起来感觉也差不远多少。
  我印象又一次颇深。
  
6.
  
  后来就送小鱼回去了。
  那一天夜里我们家的容容加夜班,我要去接送,顺理成章地也先送小鱼回去。一路无言,约定下次找一白天的照像。
  到了,道别。
  
  我飞车而去。末了却因为晚了一些时候让我们家容容敲了脑袋瓜子,我说尽好话且搬出小鱼在多愁的版主地位方平息了容容的怒气言归于好。
  叹,小鱼临去居然留了一点大大的手尾给我;严重谴责。

7.
  
  第二次遭遇小鱼。是小鱼离开澄海的前一天晚上。
  
  本来约定再来我家喝茶的,我刚好那天晚上有表姐生日作东豪客来,于是邀上小鱼一起去了。
  小鱼没有交通工具,于是我负责起接送的工作;这一来倒苦了我们家容容,居然同朋友从南门走到了豪客来,只是为了见我每天服侍的正版主。
  叹,小鱼下次回来要有一个交通工具才好呀!
  
8.
  
  接着开饭照相。一行七人倒也不亦乐乎。
  于是多愁的一个精华贴,《爆光》在这里诞生了。
  
  然而说到吃饭,我那天倒是失礼了。说得好听是尽显男儿本色,豪放呀;说得不好听是狼吞虎咽。我那天忙了一天开车跑了几十家客户拉了三四车的货,饿呀。我用十五分钟左右解决了面前的牛排套餐,小鱼吃的还不到五分之一。
  叹,那天晚上我一下子反成了绿叶,衬着小鱼如此绅士地慢吞细嚼着。然而我发现小鱼其实不大会吃牛排的,刀子叉子都是很笨拙地拿着,也许不是慢吞细嚼,而是想吃快一些也没办法会不会呢。
  
  表姐笑我说,像是饿死鬼投胎来的,小鱼在一边研究着如何用叉子叉住那个总也叉不住的牛排,又如何用刀子割开那么大那厚却总也割不开的牛排;全神贯注。居然没有帮腔。我无奈只好自圆一下并笑一下小鱼了;唉呀,饿呀,如果再来一份的话我一定吃得比小鱼还精致并且非常绅士地留下一小半假装吃不下……
  大家笑,小鱼依旧还是“精致”地满头大汗地对着他的牛排;叹。
  
9.
  
  吃完了又是照相,小鱼要去上网,我又有朋友约去喝茶,于是兵分两路;约定把一会两边完事了到我家传照片。
  
  这之间我因为别的事同朋友吵了一小架,心情严重不好。不过不关小鱼,按下不表了。
  
10.
  
  十点左右我从家里出门去接小鱼,接着到小鱼家拿数据线又到我家。
  于是看照片,笑。之间青夜伯伯来了,接着喝茶。就是上面说的喝一斤四十元的茶了,因为我不想再糟蹋我的好茶了。
  
  叹。
  
  之后我只是在旁冲茶喝茶,听着小鱼同青夜伯伯说着一些不认识的人名和一些半点兴趣没有的事了。
  再叹。
  我一旁打着呵欠,小鱼青夜伯伯旁若无人相谈甚欢。
  
11.
  
  十二点过了,我要送我们家容容回去。
  又一次顺理成章地送小鱼离开,小鱼坐青夜伯伯的车我们家容容当仁不让地坐我的车。一起离开了我家。
  
  后来听说小鱼同青夜伯伯两个人独自去FB了果条;而这之前我们同走一道很远的路却竟居然不通知,再叹再叹,严重谴责。
  
12.
  
  总结一下。
  
  我遭遇小鱼一共两次;印象是挺好的。我在想,小鱼说着好文那些人天真幼稚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
  我也许懂,也许不懂。
  
  我也想,(借用小鱼的一句话)假如真的有缘的话,也许我会引小鱼为知已好友。然则匆匆两面,什么话也没说,又离开了。
  这是我今天贴上《离歌》的缘故。
  
  记得上好文只看过一句我欣赏的话,是慧子的签名档,好像是什么风中有情,以知已相许,以一生相携。
  
  叹,再叹。
  
13.
  
  夜了,三点多了,明天还要接着上班开车,就不再接着写下去了。
  留着让小鱼往下写。
  
  想来这几个月今天写得最多,好。
  第一天卸下版主的劳累,我感觉,找到了一点以往的平安了。
  这篇文字用了我三个小时,纪念一下已经逝去的再找不回来的岁月。想来今天晚上可以做一个好梦;只关我自己,不再多愁了。
  
  晚安,如此美好的世界。
  
               甲申年三月廿一凌晨三点十三分

  一直很想为此记录些什么,然而因为懒散而一直没有动笔,今天算起来是这几个月写东西写得最多的一天,因此也就顺手,记录一下。一直想写,却拖着到了今天;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总在用一个理由让自己慵懒成颓散呢。
       ——后记。火神纪。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