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静下心来聊聊  

2007-06-24 11:49:21|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猫说:我们都太冲动了;飞猫说:我们等静下心来再说吧;说话的语气都太沉重了。飞猫说他当了夹心饼干,两面不是人谁也劝不了。 好吧。小鱼,我们就静下心来好好地聊一聊吧;行不。
  我先来说我为何的辞去;你再接着说我为何要留下。你不是说要我写好辞职信,那么现在这样写下去,就在现在的这一刻,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说得过你;所以,我如果说得过你的话,这一些文字就当是辞职信吧。我先说了。
  我缘于多愁,正如小鱼所说的,缘于一篇我写给容容的的诗吧,或叫散文诗的《致容容之廿五?写在容容生日的第二天夜里》;假如我自己没有记错的话。那时候真的不知道多愁是如此不景气的论坛。只是因为想把原来发在茶座的《廿五》转走,转到好文或是单身,记得不大清楚了,但是一下子就沉到第二页了,于是我想再转一次,那时候想,不管转到哪里再不管它了。
  只是我写东西的时候总是希望自己写的东西多少有些文学性,所以选择了原创文学的论坛。那时候看那些论坛的名字,只有多愁好像同这一篇文字有所牵涉,于是就转到多愁去了。转过去之后我好像也没有去看,下网去了。等到了下一次上网的时候才去看了,一看才吓一跳,原来,多愁是一个这样的论坛。记得那时候小鱼的一个贴子很好说明,写的好像是不管有没有人发贴看贴回贴,小鱼自己不管了,只管自己灌水。真的吓了一跳,原来,原来。
  
  但是我的那一篇给置顶精华了。那一篇在茶座其实也曾经给置顶精华过,所以我并不感觉有什么受庞若惊,很平淡地过去了。那个时候的我,在E京并没有固定在哪里发贴的,到处走到处看到处乱发贴乱跟贴。飞猫在这方面其实算是幸运的,来了的时候直接到了多愁里来,不曾知道飘泊。
  但是来到了多愁,于是每一个贴子都看了一下跟了一些,那时候的多愁其实水份很多的,远不比现在这样,于是我倒也常来。记得有一天上网来到了多愁,突然发现自己的名字也在版主之列。我那时候自己有两三个论坛那时候也还有人去,于是我那时候上网时挺忙的,不想小鱼居然不知会一声就把我给添上去了,小鱼那时候说是要去哪里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办法管理论坛让我帮忙管理一下,于是那时候我虽说忙但终究答应了。
  后来你回来了,我说的第一句话好像是你终于是回来了,那时候其实我已经要求把我撤下来了,但是你终究没有。也许是你厚道吧。我一身懒散,其实不大适合做版主的。但是也终究提了好几次,你总是不肯当真,说我开玩笑。我这一次其实也没有想过要怎么样的,只是想着我这样做小鱼你是不是还是当我在开玩笑呢。
  于是我把自己的文章都转到了测试论坛那边了,因为在那边自己删除文章不用扣除E元,我也一直想把自己的东西好好地整理一下的,于是都转过去了。小鱼你知道吗,我也许曾在多愁说过,以前我曾经自己焚过自己的日记,也许没有说过吧,但是那种感觉一辈子我也不会忘记,那是一种揪心的疼痛。现在说什么也写不出来以前的那种感觉了。像是自己的孩子一下子没了的感觉。
  记得我是从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开始写日记的,而焚日记的时候却是高中了,有十三本吧。那时候出于一个什么理由去烧现在说也没什么用了,但是十三本日记是不大可能一下子烧去子,所以我一页一页地烧,一页一页地撕下来烧。
  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看着十三本写了近十年的心血从自己的手中一页一页地撕下来一页一页地被火舌吞去最后成了一把小小的灰烬,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你说我企图政变,只是你并不知道,我对于政变一点兴趣也没有。你知道吗,昨天夜里我找到了以前的一点感觉。疼痛,是的,是疼痛。
  我昨天晚上说,多愁于我像是自己的孩子,你也许听了并不怎么相信吧,但是你知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我想哭,只是一直没有。疼痛,是的,是疼痛。
  
  多愁有今天这样的景况,我其实做的并不多。但是多愁的成长我是一直在观望的,飞猫常说我们做傻事,比如排名。飞猫其实不懂得多愁的成长像是我们的孩子一样让我们开心,所以每一次上升一名我们都会很欣喜若狂的,飞猫不懂,现在还不懂,也许有一天飞猫有了自己的论坛的时候飞猫会明白一些。我从当上版主已经想走了。到现在也一直这样,我懒散。
  我从不曾想过我的离开会给多愁带来什么伤害,你说,我发的贴子已经不再是我的贴了,而是多愁的贴,你说,我的文字已经不再是单纯只是我的文字了,而是多愁的一部分,你知道我听了这句话是什么感觉吗?假如你那时候在我面前我一定会一拳打过去的。
  或许别人会感谢你的知遇,我不会,我只是想,我自己写的东西已经不再是我的东西了,那是什么。你知道吗你那时候给我一种什么感觉,你是强盗,一个抢别人东西的强盗。
  但是终究那些已经过去了,我把那些转回来了,不是我承认你所说的那些,而是你说的建起一个论坛很难很难,想破坏一个论坛却是很容易的事。这一句话你又知道我听了是什么感觉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在小鱼的眼里居然成了一个破坏者。可笑可笑。狂笑。
  我也有份出力的东西我自己去破坏?假如多愁是我建的也许我有一天真的可以毁去,但是多愁毕竟是你小鱼的心血而不是我的,所以我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比如说我会去焚自己的日记但绝不会去焚你小鱼的日记一样。我说你不懂我,你现在还不相信吗?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把那些转回来了,毕竟你说的破坏论坛的罪名我受不起,于是我还是把自己写的那些转回来了。我以前常常做着一个梦,可是背着一个包裹走天下。但是不是罪名,不是逃亡。所以你给的罪名我不要,我转回来的文章不是因为我想怎么样,只是不想还背负着小鱼的痛骂背负着多愁人们的痛骂走得狼狈。
  小鱼呀小鱼,你真的懂我吗?既然不懂我,为何不能顺着我的意思让我开心一些呢。你是一个好版主,你包容而宽容。我不是。我只是我;我只是做好我自己。
  比如说玩游戏吧,你喜欢玩和是足球经理。那是一个全面协调的游戏,我玩不来的。我喜欢玩的流戏是暗黑破坏神,那是一个假如等级够高的话可以随便砍人的游戏。换句话说我希望我自己可以是一个独行者而不是经营者。

   你还是不懂我吗? 还记得以前我对你说过的吗?我说过,假如有一天我同网鱼的意见相左了,网鱼要撤下我。还记得吗?那时候我已经想到了今天了。只是小鱼你不懂,我记得小鱼那时候好像说过永远这样的话。我笑。
  我从很久以前已经不再相信这样的话了。还记得第一次你来我家喝茶的时候,你说好文的人们天真幼稚的时候,你知道吗,你自己的脸上洋溢着更天真的东西。我那时候无言,因为说了也没有用,你也听不下去。我是那样想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并不讨厌小鱼。假如可以,我希望同小鱼可以做很好很好的朋友。我同小鱼有很大的不同,管理和经营论坛的方针相差更远;比如删贴。但是小鱼,这不正是我以前话的意见相左吗?而我希望的同小鱼可以做很好很好的朋友。而这样,两者不是要选其一吗。
  我不想因为多愁而少一个像小鱼这样的朋友。所以我必须走。 你并不懂我;真不懂。
  
  也许我只有自己知道我。所以我常常说自己自恋;也算是吧。因为常常感觉寂寞。真的。所以我自恋,只是因为不想总是感觉寂寞。我们家容容于我,不只是爱,甚至是迷信了。所以我现在感觉富足。这些小鱼你都懂吗?其实不懂。
  小鱼,我不想再往下说了。你是一个好版主,跟着你于我其实有所裨益的,但是我是我,只是我。所以我想走。 说了这么多也许没有人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自己也感觉有点凌乱了;你也将就着看吧。
  小鱼,你给我一个理由,我可以跟着你干一辈子。但是我现在已经找不到这个理由了;叹,再叹而三叹。
  
  我最后终于是无言了。
  
         甲申年三月廿一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