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书写的欲望,一些不曾说起的念头,或其它。  

2007-06-24 13:53:33|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05-20 04:18:00

  很好,原来我还记得用快捷键F5,在这个软件中用那个快捷键是可以直接留下时间的,于是我试了一下,因为我不确定我自己是不是还记得或者不记得自己记着的是不是正确的,所以试了一下,结果还是记得。
  深夜的这个时候,朋友回家了,意犹未尽地看着《金田一》依依不舍地回家去了,我送他下楼,锁门,关灯,上楼,关房间门,关房间灯,开软件,点烟,思索,然后记录下上面的那个时间。
  亲爱的,这时候我终于可以安静下来给你写点什么了。
                          ——题记

1.写在前面

  寂静,房间里除了那只龟游动的声音,那个养龟缸里打氧机那种机械的转动,闪烁的电脑屏幕,还有那种我熟悉的烟草的味道,似乎什么都没有了。
  四点多了,天应该不久就会亮了起来吧,我想。这个时候总是很适合思索的,于是写信,写一些我们的东西,其实最近我常常有给你写信的念头,只是因为这个那个的事,或者说只是因为我总觉得思想乏力,于是就一直搁置了。
  开始吧。

2.今天,或是今天晚上,回想一下。

  今天我睡了一整天,整整一天。母亲说她有叫过我,只是我却完全不知情。昏睡,彻底地昏睡。
  最近我的所有生活习惯好像回复到以前那种凌乱不堪的时间表里去了,有事没事总是熬夜,上网,看电影,写影评,胡思乱想……有时候我在想,我自己这是怎么了,郁闷了么?
  当找不到答案的时候,生活习惯变本加励地更加凌乱起来。

  我试着回想最近这段时间,应该是那天晚上拔牙之后开始的,我想。
  那天晚上因为什么原因被拔了牙我已经无从想起了,只是记得郁闷,想找些事做,又找不到什么事,于是去了牙医那,因为只有他的生活习惯是夜起昼伏的,于是我想去他那里应该还有人陪我说说话。
  我想不起来我自己是因为郁闷的,可是我还记得的,那是因为你的原因,应该是你说了一些我不愿意听的什么话,所以郁闷,然而我却找不到任何发作的理由,于是更加郁闷。
  于是拔牙。
  之后那个拔掉的牙的那个位置常有发作,是的,疼痛总在折磨我,只是我不曾对什么人说起,忍着,只是忍着。

3.那本《女友》的测试,童年的一些记忆,笑脸璀灿。

  我突然想起你那天对我说起的那本《女友》的测试,其实有些地方真的说到我心里去了,从小到大我在总一种作为大哥的标榜下生存,母亲的教育方式是教好了大儿子然后大儿子帮忙带好头,那样小儿子和小女儿就会很听话很乖了。
  于是从小到在我总在争取让大人们对我满意,只是他们似乎总不满意。不管我做得多好,他们总是觉得这样还不够好;而不管弟妹们做得多不好,他们却总是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们还小,因为他们还不懂……
  只是他们也许并不懂,其实我也跟他们一样小的那些时候,我做的那些至少比他们好的同一种年龄的那些时候,他们一样不满意。
  小时候常常觉得大人们对我很不公平。因为我比他们都大,所以不管什么事我做得多好都不能让他们满意;而他们因为都比我小 ,所以做错了什么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我是大哥,因为我不能行差踏错。他们不一样,他们还很小,总还是很小,而我跟他们一样小的时候,他们更小,我呢,依旧是哥哥。

  某种东西一直跟着我,像是压力,像是枷锁。
  其实有些事情我并没有做得如何不好,只是他们为什么总不对我满意呢。

  记得那天晚上你问我为什么我突然笑成那个样子么?那时候我在想,有些东西被人说出来了,被你说出来了,我说有一两句而已,然而还是被你说出来了,也许你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于我看来,你似乎又是知道的,于是满足,于是笑脸璀灿。
  也许还有一种和你一样的感觉,似乎一时候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同类,于是笑脸璀灿。

  我还记得表弟说过的我母亲说的话,我当成是对我和母亲的挑拨的那句玩笑,然而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其实相信那种丑恶的念头。因为从逻辑上可以说得通的,弟弟很惹人怜惜,从小的时候就那样,弟弟总是不能独立的,什么事总得母亲或我帮着惦记,如果说一个人会离开的话,母亲是绝对不放心弟弟的。
  也许我现在已经不怎么理智了,我才突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起来。不过人总有什么时候会显得脆弱,当我写东西的时候,当我思索的时候,也许就是我最脆弱的时候了。
  很多年过去了,有些事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也许因为我相信,也许因为我在意。

4.2005-05-20 05:20:39

  写完上面的那段话,其实不用很长的时间,只是我又按了一次快捷键,记录了一下时间,回过去看,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一个小时里我做了什么呢?也许你猜不到。
  其实我什么也没干,我在网上找了搜了一下下面这几个字:“挑战主持人 九期擂主”。然后看到一个名字,一个今天晚上让你在我面前疯狂的名字:“尉迟琳嘉”,于是我又搜了这个名字,一共十几个页面,每个页面可以链出去几十个页面。汗。
  然后我又随便点了一个链接出去,有图片,看完图片和文字,我又点了另外一个链接出去,有视频可看,于是一个小时里我看着这个让你疯狂的男人,也算了折磨了我一个晚上的男人,虽说在这之前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发音的模糊形象,然而我还是坚持着把这个已经下载下来的视频看完了。
  刚好是尉迟琳嘉被打下擂的那一场。
  只是挑战的那个人虽说挑战成功了,而擂主的旗却被尉迟琳嘉带回家了,看起来更像是一场尉迟琳嘉的个人表演SHOW而不像那个女孩子挑战成功。

  呼呼。看完了那场SHOW,我在想那个主持人说的话:“为了表示对尉迟琳嘉的尊重,以后擂主的旗不再用红色的底了……”,尉迟琳嘉拿走了2005年第一面挑战主持人的旗子,而且永远地记录在了央视的历史了,只是我在想,对于那个挑战成功的擂主呢,尊重二字彻底没有,更像是一个配角,一个配得不能再配的配角了。

5.说开了吧,反正前面也说了很多。

  其实我对电视节目一向不曾有什么兴趣,除了我挚爱的那些电影或打发无聊时间的连续剧,仅此而已。
  我对那个名字,对那个节目,对央视仅有的兴趣是因为你的兴趣,或者说你的疯狂。

  我想,我说这些的时候多少有点酸酸的东西,只是打电话的那个时候,我不曾表露出来,你也听不出来。也许我应该为我所营造的那个假面感觉到一丝丝的骄傲。因为我能欺骗自己,而后还能跟你说,我帮你吧,去实现那种遥不可达的东西。
  说那些的时候我心里很不是味道,只是我还能装作坚强,像从小到大一样,我从不认为家里人能把我和弟妹他们放在同一个天秤上,然而我可以装作坚强。
  像是一种习惯。

  只是你没有听得出来,呼呼,多可悲的呼呼。

  也像上次你说珊姐的妹妹给你算命,说我会最恨你,说你会嫁给阿行,或阿衔;原谅我对这个名字也只是一个发音上的印象。
  我也像这次一样说得很洒脱很无所谓。只是两种感觉如是相似。

  你说最近感觉我很理性,而你自已却很感性。
  你说,也许是我没有变化,只是你因为在意所以变化了。当然你没有说到在意,你只是说变化了,只是我知道你说的是那个意思。或者我当成是那种意思,你像昨天的我,想发火,却找不到撒火的缘由,于是郁闷。

  也许可以说,最近我们都在郁闷了,只是你不曾说,我也不曾说。而每当我郁闷的时候,当我找不到办法发泄的时候,我会码字,当我连码字都没有办法的时候,我会选择一种很理性的东西去说服自己,以此掩饰。
  你知道么?我在乎你所说的任何一句话任何一个表情,只是有些话有些表情总让我不自在,于是我会郁闷,而郁闷得连码字都不能的时候,我会很理性地去试着说服你,也许不只是说服你,更重要的是为了说服自己。
  你应该还记得的,我说过,我讨厌任何一种不确定的因素。
  理性,只是为了掩饰。

  也如今晚,我很详细地推理你的时间,从下班,到宿舍,一个多小时。也许我只是为了更详尽地知道你的去向,也许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去想那些想了也没有办法去解决的东西。
  的确,我在意你。比如你说那个尉迟琳嘉的那个时候,你说自己疯狂的那个时候,我说得无比洒脱无比完美,那是一种掩饰,从小时候开始就对家里人的那种惯性的掩饰。
  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会去在意这种遥远而飘渺的东西;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会去在意这种所有人看起来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东西。所以掩饰。
  然而我骗不了自己的,其实我在意。

  在意家里人对弟妹和对我不一样的看法;在意你对任何一个男人的看法。
  我郁闷,因为我在意。

  我知道我说得那样不在意的样子激怒了你,也许你觉得我对你不在乎,也许你觉得我对你并不在意。

6.事关容容,如果你想知道的话看下去,如果不想知道的话整段略过吧。

  一些比较真实的想法。
  在容容的那个时代,我远远没有办法做得到这样子洒脱的。不是因为我对她在乎而对你不在乎,我只是不想吵架。我记得那个时候她偶尔也会对我说起她的男同事男同学或是电视上的男明星,那时候我其实不懂自己,我吃醋的时候,我很郁闷,于是完全地表现了出来,结果无不例外地每一次都吵架了。
  后来我也想明白了,算了,那些东西只是说说而已,没什么实际意义的,也没什么可以拉到现实中来的,于是渐渐地我不再为这种事情吵架了,我想,说说而已,只是说说而已,为了这种事吵架其实大可不必,何必为了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吵架而伤了两个人的感情呢。

  如果是以前的话,如果你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的话,无疑,我们应该已经吵过几次架了。
  我只是不想吵架,因为我不想惹你生气。
  我如果发火了的话,你也许会说,那些东西只是说说而已;你心里也许会想,我在吃醋所以跟你吵,我在吃醋所以在乎你。

  然而我不希望我自己这样,以前总在和容容吵的东西到了现在跟你吵,于是我想,表现得洒脱一些吧,否则我还能如何呢?我不希望我自己会背上一个不成熟的名堂,我不希望我会只是因为我女朋友喜欢一个男明星而因此吵架。
  我希望自己会成长,就算我心里依旧不痛快,我不希望让你知道。

  其实昨天晚上,那天珊姐妹妹给你算命的那个晚上,我都很不痛快。
  我在乎你,我在乎你对任何一个男人的看法,我甚至很想霸道地跟你说,不许……
  然而我不希望又因此吵架。

7.拉回现在吧。

  无疑我很完美地扮演了我想扮演的角色。
  你觉得我很理性,也许我真的很理性,只是现在,我不想再掩饰我的那种不痛快了。
  其实我很不痛快你会跟我说,嫁给阿行或阿衔也不错;其实我很不痛快你会跟我说,你喜欢那个尉迟琳嘉,你会随便买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只是为了和他聊天,你会跟在他身边只是为了偶尔看到他,你要给他写情书却从来不曾回过我一封信……

  所有的那一切一切我都觉得不痛快。
  是的,我很霸道对么。我甚至连你对别的男人有好感我都觉得不痛快。
  然而这一切……我知道,其实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会有些异性的存在,而这些异性多少总有些比较出色的,所以我似乎不应该生气也不应该吃那种没用的干醋,但是我还是吃了,所以郁闷,我郁闷自己如斯的霸道。
  还有一个原因让我不说这些给你知道,我更害怕你会觉得我会有那种想法是因为对你的不信任。

  也许不会,然而当吵架的时候这一切都会跑出来,你会说我对你不信任。是的,吵架的时候一定会的。

  我之所以有这种表现,这些天来的种种表现,因为最近你总刺痛我了,我也许已经不记得因为什么样的事情刺痛我了,只是我知道最近你总在刺痛我,似乎只有刺痛我而我表现了出来之后你会觉得我在意你。
  也许是我自己过于敏感了,也许有些东西你也真的只是随便说说。也许还是那句老话,因为过份的在意,所以任何一句话任何一句无关紧要的话都有可能刺痛我了,然而我尽可能地表现得理性,因为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如斯霸道,我如斯脆弱。
  我害怕,是的,我是害怕。
  我怕因为我的霸道会阻碍你的那些本应该会有的思想,我害怕我会成为你的束缚,我害怕我会变成一个让你讨厌的家伙,我害怕我会失去你!这所有所有的害怕我都不敢表现出来,于是那种霸道我会掩饰起来,于是这种害怕我也得掩饰起来,我不能让你知道我的脆弱,我不能让你觉得因为我脆弱所以并不可靠,而后离去。

  理性,只是为了更好地掩饰感性,我想。

8.我所知道的,我的信念和支撑我的东西。

  我爱你。
  你也爱我。

  于是我告诉我自己说,我要信任你,我要相信你,我要支持你。因为我爱你,你也爱我。
  虽说某些东西总在折磨我,虽说你说起我的时候那种满不在乎的样子,虽说你说起那个尉迟琳嘉时那种我就是喜欢的口气,虽说你说嫁给阿行或阿衔也不错的那种无所谓,虽说这些东西总是在折磨我。
  但是我告诉我自己说,我要信任你,我要相信你,我要支持你。因为我爱你,你也爱我。

  因为这种信念,我终于很庆幸的发现,我真的完美的扮演了我想扮演的那种角色了。
  而我一直不对你说这些,因为我害怕我说完了这些之后你会如我上面所说的那样,或是害怕你会因为我这样的想法而压抑自己的一些想法。

  正如你所说的,长相不是障碍,勾引无处不在!的确,如你一样出色的女子,勾引无处不在,不用你去勾引,应该会有很多的人去注意你的。
  也许你又要说其实自己很一般,只是我以一个男人客观的角度告诉你,其实你很出色,其实你很能吸引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的眼球……

  其实我明白这种事情的客观存在,于是我不让自己为这种事情担忧,而且这种事情应该不能破坏到我们的情感,而如果真的能破坏到我们,那只能说明我们自己本身已经不牢固了。
  信念,就这样子出来了。
  我爱你!你也爱我!于是我要信任你!我要相信你!我要支持你!

  我相信这些不是我自欺欺人的想法,我也相信我爱你,我也相信你爱我!
  两个人相恋,其实也就如此简单不是么?何必牵扯到那些个本不相干的东西。我更不想真的因为那些本不相干的事情,反而让我们自己之间有些什么不愉快存在。我爱你,我就要好好爱你,我就要好好呵护你。
  昨天晚上你说起那个尉迟琳嘉,在我的想法里我理解成一种对我的刺激,你应该希望我发怒,至少可以证明我在意你。而且我想那些也是你的真实想法,你是一个纯粹的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你不掩饰而直接说出来,所以我想那些也是你的真实想法。
  我之所以没有发火,我不想因为我发了火反而把你推出去了。不管是不是尉迟琳嘉,或是别人,我不想自己主动地把你推开。

  我用一种霸道的口气让自己信服,只要是我的,终究会是我的,就算我去支持你追尉迟琳嘉,如果你注定是我的,你终究会是我的。会的!会的会的会的!!
  我用一种牢不可破的信念把自己的不理智摧毁了。是的,我必须理智,我必须!必须必须必须!!

  而且如果你真的会选择离开我去追别人,也许我也还是会支持,也许我说出来我就会后悔,但是我还是会说出来。
  因为我爱你,我只是希望你会开心。我是很想拥有你,可是当你想离开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成为一种阻力的。

  你应该还记得我手上的那只戒指吧,那几乎就是我的爱情观了。
  不见了的时候我会尽力去找回来,找不到也就没办法了,是我的终究还会回到我身边来,不是我的找了也没有用。
  所以当你说起那些让我不愉快的时候,转动手上的戒指成了我的安抚,我自我安抚地说,你只是说说,就算不只是说说,如果你是我的,你就会在我的身边,你就会一直都在我身边;如果你不是我的,就算我不痛快了,我挽留了,最终还是会离开。
  爱情,如同戒指。

9.一些还要对你说的想法。

  昨天晚上的信息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删除了呢。
  比如,我如同一个难驯的孩子总在惹大人们生气,我愿意被圈养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人愿意领养了……
  再比如,我祈盼你会用一种更霸道的口气说,你现在去吃饭然后……我会听,我知道我一定会听,然而你却说有心无力了……

  知道么,这些已经代表了我最强烈的控诉和最强烈的渴望了。
  第一个比如,从小时候说到你,都是控诉;第二个比如,我那时候多想你会跟我说,你现在……

  然而你似乎并不知道我说那些是什么。

  你还记不记得,你说你容易就有挫败感的那条信息,呼呼。
  那时候朋友都在场,不然我一定很失态了,一整晚我想得最多也是这个,我感觉我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或是我在走一道会不会离你越来越远的路呢,以至于你感觉挫败,以至于你甚至想过放弃。
  亲爱的,如果我真的做了什么让你不愉快,如果我真的做了什么让你感觉挫败,请一定一定告诉我。
  我很珍惜我们现在的感情,好不容易,真的好不容易,所以我不会轻易放弃,如果你真的觉得我什么做得不对或不够好,告诉我,我会好好改我会让你满意。只要你开心,真的。

10.最后道一下歉。

  我不知道你看完了这封信会抱一种什么样的想法,我不确定。
  是的,会更爱了我呢,或是真的开始讨厌我。

  然而我总算全都说出来了。我无怨无悔,至少我让你知道了我的真实的想法,至少我让你知道我感性时候的脆弱,至少我让你知道了我用理性来掩饰那所有的一切,至少我让你知道了我很乎你,至少我让你知道了我的霸道,至少我让你知道了我很会吃醋,至少我让你知道了我的害怕和担忧……
  全都说出来了。

  也许我这样有些自私,把这一切都推出来了,似乎让你去承担这一切,然而我对你坦诚了,没有任何隐藏。
  我爱你,我便要坦坦荡荡地爱你。

  昨天晚上你嘱咐我说早些睡,结果我在这里写这些东西,又整晚没睡。
  然而宝贝,我知道我说完了这些,如若你还接受我,那么接着去的日子我会睡得很安稳很平静,正如我们常常所说,我祈求一种平安,我的,你的,我们的平安。

  今天厂里就要出货了,没有时间可以睡觉,其实昨天晚上我就知道的,只是我故意一晚不睡,今天晚上早点睡的话整个生活习惯就可以改过来了,我想。

  最后还要说的,亲爱的,我说以上的那所有,只是为你让你知道,我爱你,我很在乎你,我很爱很爱你。我只是基于这个基础说出这些话,没有任何其它的目的,我想让你明白我,知道我的一切真实的想法,仅此而已。
  如果你对我的那些想法不赞同,告诉我;如果赞同,也告诉我好么?
  给我回个邮件吧,好么?空白的,或是告诉我说,你也爱我!

  天彻底大亮了,七点多了,差不多要过去厂里了。
  宝贝,祈求你的平安!我爱的!真的爱你!

                      2005-05-20 07:14:35,乙酉年四月十三。

宝贝宝贝,当我还如此心安理得地喊着这个称谓的时候,你知道么,这给了我多大的一种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