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05-06-10 03:42:25。报案以后。  

2007-06-24 14:12:16|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18。2005-06-10 03:42:25。报案以后。 
亲爱的阿一。

  我已经回到厂里了。发信息问你是不是已经睡着了,你没有回应,所以我想你应该是已经睡着了吧。所以我不吵你了,发邮件给你吧。等我睡觉之前再发个信息给你就好了。
  刚刚其实已经把邮件写了将近一半,谁知道发邮件的这个软件居然中途出错,于是重新开始,汗。
  
  好可怜的十一吧。居然做了半个小时的无用功。呜呜。
  我试着能不能把刚刚丢失的内容给想起来。

  思考的时候点烟。
  对了,刚刚说到我近来的邮件写得越来越花哨了。是的。我想,因为你喜欢。我记得我说起我家里的系统装完了之后占用资源很大,但是很漂亮,所有的一切都花里花哨的,你说,漂亮但没有用的东西,你喜欢。
  没有记错吧。
  然后我又想起了你以前曾经跟我说过,你说你以前在广州和朋友写信用word编辑出来的信件也都画得花花绿绿,因为你们都喜欢。。嘿嘿,又记得了。
  所以我想,我自己写给你的邮件是不是也应该写得更花哨一点呢,反正现在厂里的电脑已经没有办法上网了,也就是说所有的邮件只能带回家里用宽带发送给你了,于是我想,宽带,只发送一些文字而已的东西是不是太浪费了些呢?而且你也比较喜欢花哨的东西……替你打我一巴居然这样说你,然而我还是顿悟了。既然是写给你的,只是写给你看的,为什么不编辑得更花哨一些呢,也许你真的会喜欢也说不定,原谅我妄自猜测你的心思了。
  那么怎么样的一封邮件才能称之为花哨呢。我要背景音乐。我要背景图片。我还要很BT的表情加进我的文字中。呼呼,以后再想到些别的也都给加进去,嘿嘿。
  只要你喜欢,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喜欢这样揣测你的心思,一直揣测。
  

  话归正题吧。说说今天晚上报的案。在这之前先祈求一下那么遇难者的平安吧。虽说已经凶多吉少了。
  说说以前的一个故事吧,很久很久以前的了。也许我已经跟你讲过了,不知道有没有,然而因为今天晚上的事让我想到那件事,所以我还是说一说再说今天晚上的事吧。
  我记得那时候还很小吧,也不算小,初中的时候吧。
  在我家门口有人抢车,被抢的人也算是奔力逃跑了,一边逃跑的时候一边喊着抢劫……于是被抢劫的人插了一刀,抢车的人可能是因为见了血害怕了,于是逃走了,那个被抢的人呢,推着没有被抢走的车一路跑一路喊着救命……终于在我家门口正中因为气竭而倒下了。那时候我家阿扬在楼下,也就读小学光景,吓得基本上动弹不了了。我和我家阿柱在楼上听到声响,很好奇地下楼观望,于是发生了以下那一幕。

  我说报案吧;阿扬在我的搀扶下回到了楼上;然后我回到楼下,左邻右舍也都过来观望。阿柱想过去看看那个人,用他那少得可怜的急救知识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我已经报完案了,看阿柱的模样,很吓了一跳,楼上老父母亲急着喊我过去阻止他,于是我也真的过去把他给拉住,他挣扎了一下,左邻右舍也都在旁边劝,父亲下楼来让我把他拉回楼上,我也照着做了……
  大概半个钟头后110的人终于来了,翻看了那个倒在地上的人几下,抬上车问了周围的那些人几句就走了。我想也是凶多吉少了。因为那个人倒的地方就在我家门口,我看得很清楚,肠子都流出来了,放在那里半个小时,怎么可能救得活呢……

  回到楼上我发现找不到阿柱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于是我又往天台上去找,最后发现他在天台的一个黑黑暗的角落里一个人哭。他看到我的时候问了我一句,兄,那个人还有得救么……
  
  我如实说了。结果那天晚上我和他两个人在天台上抱头痛哭。他说:兄,那是一条生命呀,如果那时候我们过去帮忙止一下血,也许就……是呀,我说,也许……只是也许。
  我们哭斥的是那些大人们全都自扫门前雪的那种让人郁闷的样子,残忍的自保,于是那样的一条性命就呜呼哀哉了。
  嘿嘿。那时候是热血青年。
  

  当然后来还是让大人们训了一顿,说了很多的大道理。我已经不记得他们说什么了,不过现在的话我也许也能说出和他们一样麻木不仁的话了。我们活着,是的,我们也如他们一样可悲地活着,是不是得先学会自保呢,而后再想其它。
  汗,暴汗。

  但是明显的,那件事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
  首先是世态炎凉;其次我开始怀疑母亲小时候一直教导我的话,不是说别人有事得去帮忙么?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汗。怎么事到临头了却是另外一种样子呢?
  而且我居然很听话地一再地阻止阿柱,我想,那时候我是不是真的出于一种听话的状态,还是我也已经和那些大人们一样开始考虑到自保了。
  其次是我开始反思上面的那个问题。最后我发现我真的是这样了,我的给遇难者的帮忙似乎只是限于报案,而后祈盼。
  华丽地鞭打我吧。呜呜。

  说回今天晚上吧。
  我开车到溪南的那块铁牌子附近,应该是溪南和莲上交界的地方,前面有一辆车突然打得很快的方向,而我跟在他后面,出于一个职业司机的习惯也跟着打方向,于是我看到了遍地的有机玻璃,一辆已经成了两半的摩托车倒在地上,旁边躺了一个人,呼呼。
  前面的车加速,飞奔而去,我也跟着加速,那时候我已经掏出手机了,按了110却始终没有拨出去,一边看着路边有没有电话亭可以打,于是我开始减速思考了。
  后来我还是决定先打给你吧,问一下你怎么说。那时候我想起了猫爸,如果是他他会不会报案呢,我猜应该会,那么如果我不报案会不会让他看不起呢,不行,我不能让未来的岳父看不起,于是我本来还犹豫是不是跟你说,也许只是说想你,然后乖乖地回来睡觉,当什么也不知道也就过去了……
  接着更华丽地鞭打我吧。呜呜。我居然在那一瞬间犹豫了那么久。

  最终是猫爸的形象和以前的往事鞭策了我。我想。
  既然上一次已经错过了而且也已经看着一条人命在我面前就那样子随着身上流淌着的血一起流逝了,那么这次呢,也许打一个电话报案也许真的能救那个人一命吧,也许……
  于是我接通你的电话的时候在路边的电话亭边停下来了,说服你的过程也说服了自己,我想。
  你说也走吧,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怕我受到牵连,如果是你遇到这样的事也许我也跟你一样方寸大乱让你也快点离开吧,然而遇到这事的却是我自己,我反而冷静得很了。
  我已经想到用电话亭了,也就是匿名的报案电话了,一般也不会找到我这边,而且已经找到电话亭了,打一个电话又何其难。为了我的冷静是不是也得吻我一下呢……
  汗……

  电话不用几分钟就打完了。那个接电话的男声颇迷人,轻柔而冷静,我发现我现在在这里说的时候很冷静,其实那时候在电话里我几乎是很口齿不清了,不过那把男声颇有耐性,问得很详细,路段,具体情况……我把我所知道的都说给他听之后,他说,好的,我们现在派人过去看看。。于是我如答应你那样一般做,我马上开车离开了。

  一直走到三桥收费站,才看到由澄海派去的交警车开过,而且没有带救伤车,所以我在上面说,那个人凶多吉少了。等到他们赶到那里的时候,应该还有二十分钟最少,而且我发现那个人的时候,其实我并不知道他之前被撞车已经多久了,到我报案差不多十分钟,加二十分钟赶过去,再加没有救伤车,那个人真是凶多吉少了。
  本来我打完电话已经感觉自己多少也做了点善事,至少我报了案,看那个人造化了,然后看到那些交警的那时候我多少有点绝望了。原来我什么都没有做,原来我对整件事起不到半点作用……呜呜。

  交警的办事效率也真值得怀疑。我本来以为会从最近的派出所派人去的,也许吧……算了,这些也并不是我能左右的。
  反正我感觉我自己无愧于心。

  我去睡觉了。说说这个邮件的背景音乐吧。
  依旧是我挚爱超载。《如果我现在死去》。
  我总在想,如果我看到什么危急的事帮帮忙,哪一天如果我有什么事了,会不会有路过的行人也出来相帮呢……呼呼,当是积德也好。附上歌词。
  如果我现在死去,明天世界是否会在意?
  我不知道,只是我知道你一定会在意。

  当然,我会好好的,我一定会好好的。为了我自己,为了阿一。我会好好的。
  因为我要照顾好自己,我更要照顾好我的宝贝阿一。好好呵护。

  晚安宝贝。我又罗嗦了。祈求你的平安。

  末了。你也得好好的知道么。为了我。为了我们的爱。我现在身上还带着你的香味,今天下午你说要洗得香喷喷的,今天晚上好几次总是想赞一下,却老是被别的什么给岔开了,汗。
  带着你的香味,我想我会睡得很甜。

  我爱你老婆。祈求你的平安。晚安老婆。外面下起了大雨,你睡得好么?
  想你想你。好想你。

                            十一。2005-06-10 04:53:24。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