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2005-06-02 16:54:30。黑色延续。刚刚对你说记帐,居然记了这些东西。汗……  

2007-06-24 14:04:52|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08。2005-06-02 16:54:30。黑色延续。刚刚对你说记帐,居然记了这些东西。汗……

亲爱的阿一:

  六月二日了。如果说昨天是黑色的六月一日,那么今天应该是黑色延续的六月二号了。

  今天你过得好么?还好么?
  我想应该不是很好,只是为了不让我担心,所以今天感觉你似乎很抗拒跟我谈起你今天的情况。我只是知道的,昨天晚上结果你哭了一个晚上,早上有没有吃早餐我不知道,吃去火的药应该没有,午餐有没有吃我也不知道,晚餐应该是现在吧。
  至于问起你的喉咙,你说不知道,于是我更是无从知道了。

  汗,不过我想我应该多体谅你一些,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我说过。
  我不该在这个时候给你任何的压力,我想,你也许会是一个因为一件事而放弃所有事的人,所以我想,我不该给你任何的压力,如果在这个时候我让你感觉郁闷了,我怕,也许你真的会头也不回地离开我了。

  刚刚你说你在吃大餐,我说我去记帐去。
  其实下午我已经把帐都记完了,记帐,也许这样也算是一种帐目的话,也勉强可以算是在记帐。当然,我记下这些并不是为了以后跟你算帐,你说过你喜欢分析你自己,所以我想,假如我能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记录下这些东西,以后你冷静下来的时候你再来看这些东西,也许对你的自我分析多少会有些帮助。

  拿中午来说吧,排班的事。
  我想你也许是无所谓吧,反正已经这样了,你也不想着去争,所以老姿娘如何排你就如何做。然而我却很在意这个班。像老姿娘那样子排班的话,我要见你一面应该比之前的班难得得多了,所以在意。
  然而最让我在意的却是你的态度,我说要见你很难了,你说那就不见了。
  汗……暴汗。听到的时候颇有些难受。

  等我自己理智地想了一下,也许我不该这样子小孩子气。
  如果我们愿意争取的话,也许见面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我在假想如果你去要求老姿娘把换班的时间换在晚上下班的时候,如果老姿娘是一个理智的领班,如果你说的时候足够理智,那么从情理上说应该没有被否决的可能性,然而仅仅限于假想。
  我想到了理智这个词。于是我突然感觉自己确实不够理智了。

  这个假想基于的基础是,老姿娘是一个理智的领班,你说的进修也足够理智。
  然而这个基础似乎没有办法成立,如果老姿娘真的是一个理和智的领班的话,也许就不会搞出这些个事来了;而现在要求你去理智地同她辩解什么,我想也是很困难的事情,也许你现在连想去面对她都不想了,也许……
  这一切的一切都存在于我的臆想之中,当然,仅仅限于中午在电话里的抱怨和现在在这里抱怨,我不会提出这样子的建议,我知道。

  中午的时候你用祈使句式让我去吃药,每四个钟头吃一次,其实我很喜欢听你对我用那种句式,只是昨天晚上吃了那次药之后,今天起来感觉不错,所以今天我停药了,没有吃。
  然而我却骗你说,我吃了,四点半的时候我又告诉你,我又吃了,而且还告诉你说八点半的时候我会再吃一次……
  我知道骗你是不好的,然而我希望你不用为我担心,只是希望你不为我担心。
  而且我自己的身体其实我自己很明白,我也颇了解自己的身体,我不是因为什么事而糟蹋自己,虽说偶尔我会那样子做,然而近来我似乎颇为理智,不曾想干这样的事,而且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能承受这些了,所以不用再吃药了。
  也许你还是会生气,不是因为我没有吃药,而是因为我没有对你直说,直接告诉你。

  放心吧,中午我在家里吃了母亲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偏方,熬了一大碗的青草水,我感觉那样子就似乎已经够了。
  我不希望这个时候还要你来为我操心,你安心点,做什么事都安心点地去做,我没事的。

  也许真的是事不关已吧,也许阿璇在我这里没有像在你那里那样子重要,所以昨天晚上我陷进和你一样的狂乱中之后,醒来的时候我已经颇冷静了。昨天晚上朋友来这边坐,我突然想起那时候他离开,我至少用了一个星期才平复下心态来,然而某些事你比我还敏感比我还看得更重,而且我那个朋友在我心里也远没有阿璇在你心里的那种高度,所以也许你的平复期会来得更长久一些。
  而且阿璇在我这里的重要性只是限于她对你的重要性……无可否认,她是一个很不错的人,然而我不曾与她深交,那时候仅仅只是同事,现在也许连朋友都还说不上,她于我现在的意义是,她是你,也就是我女朋友的好朋友……
  出于同事的立场,我会有些义愤,不计算我们这些游离态般生存在机场的人们给机场做了什么,机场对我们这些人也实在很不厚道,不过这也是很实际的问题,这个社会其实就这样,所有没有利用价值的都将被淘汰,或者说我们这些人进机场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我们只能游离态地在那里生存,不是我们没有价值,而是我们的价值在那里没有能得到半点可体现的可能性。
  然而阿璇的事给我的感觉也就只有这样了,也许因为我自己也从那里走出来,所以我现在在这里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已经很冷静了,这些事其实从我们进机场没多久我们其实已经看穿了。所以冷静。

  当然我现在不要这样子来要求你,因为你跟我不一样,阿璇对于你,也许已经超越了同事,朋友那一个层面的东西。
  我也不希望我能给你讲清楚什么东西,有些事情只能靠自己去解决靠自己去想通。

  今天我感觉你似乎有点忽略了我的感受,然而我知道的,我也清楚的,这个时候,我不会做任何苛刻的要求。
  我会在你身边,一直在你身边。
  你想找人说话的话,我会倾听;你想找个肩膀靠一下的话,我有气力……

  嘻嘻,也许我把自己看得过于重要的。
  你是一个有问题自己解决的人。比如你在哭的时候,你会没有办法说话,你会躲在被子里……其实这个过程于你就是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你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你也不喜欢让任何人去干扰你的思路,我是这样觉得的,一个人哭的时候的样子其实可以看得出这个人解决问题的方式。
  所以这事你想谈的时候我会陪你谈,你不想谈的时候扯开话题我也会陪你东扯西扯的,汗,似乎一点用也没有,我还记得中午你说起电脑的时候眉飞色舞的,其实我知道,那样子只是你成功地转移了一下你自己的注意力,强迫自己不去想某些事罢了,当你的思索逃脱了那个范畴,你多少会有些轻松。

  当然这一切还只是我的臆想,没有得到你的证实的所有关于我知道的你的思维,我都列入臆想的范围。
  我怕我就这样子认定,然而会变成强加于你的东西。

  轻叹,黑色从昨天开始一直延续,然而我想,这一切终将会过去的,我想。

  现在的天气不是很好,所以我知道,今天晚上也许你又得劳累着去睡觉了,没有办法见我,呼呼,我们已经好些天没有见面了,从我感冒了之后吧,也就是上次送你回家之后,三天前吧……
  汗,很久了。

  宝贝阿一,我想你了。
  祈求你的平安。祈求你早点恢复起来,还我一个灿烂的笑脸,那时候,也许我就很满足了。

  祈求你的平安。我想你了。我爱你。

                    十一。2005-06-02 17:41:17。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