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THE END`S LETTER:祭。  

2007-06-24 15:14:38|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觉得我得写这封信,假如让你感觉更差了,那么也许我会接着内疚下去。
  我看完了你写的日记了,所以我想我有必要写这封信,不是为了辩解什么,只是觉得必须,仅仅是必须。我想让你知道,你的那封信我收到了,而且已经看完了。我想说对不起,也许你已经不想再听到了。

  你所经历过的那些我都已经经历过了,你所承受的苦难我也都经历过了,所以我会残忍如斯。
                                     ——题记

  也许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好好聊一聊的,我想,毕竟我们已经很久不曾心平气和地说话了,打电话或发信息的时候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生气,然后相互嘲讽以至于常常无语,用邮件也许会好一些。
  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么,这些日子以来,我常常记起。的确,我不想否认我是不是做了伤害你的事情,只是因为经历过也曾经承受过,所以我不敢再关心你和安慰你了。知道么,一个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如果有少许的关怀和安慰,会让那个人铭记而不忘却了,所以我选择了承受。这是我不回你的短信息和不主动找你的原因。
  我知道,如果那时候我关心一下你,我知道,你的整个受苦难的过程会延续而漫长,所以我选择了这种猛烈的方式结束了我们两年的爱情路途。说这些的时候我也感觉自己很自私,因为我只是为了一个完全自主的想法就把你丢在了一边,用你的话说是任你自生自灭,然而我只是虔诚地希望你能过得好一些,在每一次收到你的信息的时候我总在希望这次之后你不再落泪,不再为我忧伤。我残忍,很残忍地决定不回你的信息。

  我写这封信不是希望你原谅我,只是希望你能活着,你能更坚强地活着,更好地活着。我还记得你发信息说着死的那个时候,我很担忧。
在你发疯了的那些日子,其实我觉得你很可怜,我也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曾经的你是一个多么纯洁而简单的人,所有的事情都能让你笑得很绚丽,然而是我亲手把这一切给催毁了。我还记得我写过的诗,一个傻傻的你,一个傻得让人怜惜的你。

  我们的爱情结束了,在那些天昏地暗的日子后,我决定结束了我们所有的情感。
  你说我在抱怨你,其实不是,我不曾抱怨过你,即使你把那些当成是抱怨,只是在我的心里我不曾怨过你什么,当别人说你的不是的时候,我总会辩解说,其实怪不得你,只是有些东西不让我们在一起。
  我总是这样子认为,世间本来事事都有瘕疵,于是才会有这许多的不完美和不平静,有太多的声音在喧嚣着,于是我们会思绪混乱而烦杂。正如我们的爱情一样,总是有些什么东西会蒙住我们的双眼,让我们不明所以,虽说最终我们都会明白一些事情,然而我们总是在吵架。
  以前我给小鱼写过一篇《静下心来聊聊》,听说小鱼也给我写了一篇,然而今天我写这堆文字,也许也是为了这个原因,的确,我们太久太久不曾静下心来聊聊了。当用言语无法表达的时候,我诉之于文字。

  我还记得我曾经写给你的所有的诗章,我去过的所有的网站上也都还能找到,我想说,我始终如一,就算你不相信,就算所有的人都不相信,然后我知道。从我跟你认识的那天以后,我就如此,不曾变过。
  当你的母亲跟我说,我们两个人不能结合,那时候我梗咽无语,我还记得我说了一句很勉强的话,说阿姨,我回去了,我还记得我转过身子时候那夺眶而出的泪水,我忍不住。
  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在想这个问题了,我们的路将何去何从,我们将走向何方,我们的前面是否还能像以前一样,吵吵闹闹地走过去,最终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么?
  我曾经以为说服了你,然后再说服你的家里,后来我有朋友说,其实我用错了策略,我应该先说服你的家里,然后再说服你。不过现在说这些好像已经没什么用了,我想。

  你说,你曾经以为至死不变的我为何会做这样的决定,你说,你想不通,其实我也想不通。
  在我的眼里,你一直最听你家里的话了,不管是什么,你都会听,这一点已经足以让我绝望了。我还记得我因为你家里和你吵了无数次的架,我只是希望你偶尔能有些自己的主见,我只是希望你偶尔也会起来反抗一些不应该是你受的苦,也许在你的眼里,那些并不是受苦,那些是理所当然而必须听的。
  我一直想改变这种现状,我也做了无数次的努力和反抗,然而最终我发现我失败了,也许我的出发点已经不是那么正确的了,毕竟正如你所说的,那是你的家,生你养你的家,听长辈的话,不让他们为什么事情而生气,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在你看来,我显得小气而小心眼而且不懂得体谅你的处境了。

  这些似乎都已经事过境迁了,刚分手的那些日子我似乎感觉自己已经死了一样,笑脸,在那个时候似乎已经变成一件让我不胜重负的事情了。你却一直很平静,再来的日子里,你却似乎不甘心了,不停地谴责我,因为在你看来,你还爱着的时候,我选择离开,那便成了抛弃和背叛了,对么?
  我似乎也秉承了你的这种思维方式,于是从一开始我走得心安理得到后来我变得愧疚而不安,你的逻辑无可厚非,我想。

  我突然觉得爱情在这个时候原来可以这样理解,爱,而不可得,于是郁闷。从我开始的离开,到现在你的种种,似乎都是可以这样理解。
  当你家里告诉我说,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于是郁闷;郁闷到了极点,我只能选择离开了。而现在,你还爱着我么,我却爱着别人的时候,我成了最最可耻的人,我背叛了我们所有的承诺,背叛了我们自己。
  我从不曾对任何人说起过你的一句不是,我总是对所有的人说,其实你很好,只是我没有这个福气。

  我最最悲愤的时候,我憎恨过你的家人,棒打鸳鸯,封建迷信……我曾经在心中如此数落过,就凭着所谓的生辰八字就把我一整个人给否决了,轻叹。
  再过一些日子,我似乎开始平静了,我似乎开始能够思考了,然而我不想再回去面对这些了,这些沉重,这些郁闷之极的东西。
  我似乎显得懦弱而可笑,对么?

  我不在乎承担什么,比如说背叛或是抛弃之类。假如我承担了这些你会变得平静的话,然而没有,我发现我又错了。
  我没有否认你的所有的指责的时候,你变本加厉起来了,你开始背离那些正常的轨道,你会从早到晚打我的手机,甚至打到我家里,当然,只有一次,然后你似乎突然清醒了,只是打我的手机,整整打了一天,接听,不说话,然后挂机,接着打……然后是短信息,嘲讽,讥笑,甚至以死相逼……

  本来这篇写到这里我也就不打算写下去了。而且我一直没有把这封信给你寄去。因为一切似乎已经都过去了。我不想再惊扰你。
  也许,一切逝去了都如灰飞烟灭了。
  昨天突然在路上遇到你。以至于我突然有把这一篇写完的念头。

  也许。一切都不再是在我们所能控制的范围里了。我一直总以为如果我和我的女人分手了,至少我们见了面还会打一下招呼笑一笑谈一谈近况的,可是原来不可以。
  我们像所有已经分了手的男女朋友一样彼此都装作看不见。擦肩而过。

  你明显瘦削了。不过我再不会走过去问你说,近来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我想,一个曾经我发誓要一辈子对你好的女人已经不会再在人群中一眼就把我认出来了,一个曾经我发誓要一辈子呵护的女人已经不再需要我的拥抱和安慰了。
  几个月过去了。我们不曾再联系过了。你把我送给你的所有的东西都给我送来;你在我们所认识的朋友中说,我已经移情别恋了;你感觉是我伤害了你,你感觉是我负了你。
  其实我不想再抱怨什么了。这些文字也许你永远也不会再看到了。我也没有想让你看到的渴望。也许真的是我错了,我不该在我们刚分手的时候就去喜欢别人。我不该在你还没有找到一个替代我的男人之前我就先找到一个替代你的女人。

  于是我成了千夫所指。罢了,一切都罢了。
  我不想再为我自己辩解什么。过去了,我想。我的过去和你的过去,都会在岁月中一起消逝而去了。
  不管你把我想像成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不管你现在过得好不好。不管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爱你的人。祝福你。纵然也许我的祝福能不能给你带去点什么。

  我爱你。因为爱你。所以我们不能在一起。
  祈求你的平安。

                   乙酉年八月廿六。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