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致呀呀·午后,邮箱的召唤。  

2007-06-24 16:38:02|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想来,我们的这样的关系应该会这样。像现在,每天一封,然后,渐渐地收信和发信的间隔会越来越长。我们的审美会疲劳,视觉会疲惫,手指会慵懒。
  两天;三天;一个星期;一个月。
  毕竟我们没有办法在真正地生存在网络上。我们终究有我们自己的生活,在现实中的生活。而现实生活离不开的是面包。
  所以,精神远行是不是可以一直进行下去呢。

  有一种可能,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文字转化为铅字,然后有稿酬。我们用稿酬换来面包,啃下去,然后躲进一个暗暗的,有台电脑的小屋子里继续书写,如此重复。
  可是到底写字的人们这么多,到底有多少个人可以做到呢。书写永远是一种疲惫的劳作。
  首先必须有人欣赏,而且这个欣赏者又必须是某个可以付给我们稿酬的编辑。

  或许我已经过了做梦的时代了。纵然我曾经收到过稿酬,但是如此重复,我想,我办不到。
  当作一种兴趣和零花钱开支的补助也许还可以发展一下。因为我发现,我的稿酬远远不够我的烟钱。郁闷。
  原谅我突然变得现实起来,当邮差的游戏和我们的面包时间上有差距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去追求面包而把邮差游戏搁置一边。毕竟我们总还是相信,晚一点没有什么关系;我们总还是相信,对方总会知道我们的苦处。
  我们会盲目地相信,彼此会谅解对方。这种盲目的相信最终会变成一种自我的资本。于是,渐渐地我们会出现这封信开头说的那种情况。
  因为我们知道,对方会在某个角落里等我,而我们也知道,面包不会等我们,面包会被别人买去,面包会发霉,然后彻底地烂在垃圾堆里。而垃圾堆里,还有老鼠在守望。

  是不是呢。不过不管这个邮差游戏会进行多久,还将进行多久,至少,我们还能拥有的,是现在。我们还能拥有的,是这个邮箱里的信件,还有电脑里的WORD文档。而且这文档背后,还有某一个人在电脑前为我们自己书写。某种心情,某种感动,或者,某种感概。
  在某种程度上说,也许,这已经足够了。我想。
  我们总会有某种渴望。纵然也许我们彼此走在大街上遇到了也不相识,也许我们就是邻居,可是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原来,我的隔壁是呀呀,而你的隔壁是允先生。当然,这只是我的臆念。
  但是我们总会有某种渴望。某种不为人知的渴望。我们渴望会有人了解我们的思想,渴望会有人渴望我们的文字。
  我在想,这也许就是我们的这个邮差游戏的初始因素了。

  可是我们的审美总有一天会疲劳,我们的视觉有一天会疲惫,我们的手指有一天会懒惰。
  还有,我们的胃会抗议,我们的面包在时时召唤。

  所以,某种时间之后,也许,我们都将变得慵懒。一天之后;两天;三天;一个星期;一个月;甚至更久。
  可是,我们拥有现在。我们也珍惜现在。

  我发现上网越久了,我变得越来越漠然了。从新奇,到疲惫,然后就变成一种习惯了。
  就像你提到的ARM,我记忆里有一个叫风中叮咛,也叫妖妖的女子,如今,也为人妇了。我记得当初是她手把手地带着我上网,从QQ到邮箱,从邮箱到论坛。
  只是,我已经不再相信网恋这回事了,所以,我现在可以问心无愧地说,跟爱情无关。不过在某个时代,我曾经把她当成我精神上的恋人。
  那种感觉可谓不错,我们连对方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可是,我们会喜欢对方,甚至爱上对方,柏拉图,也许,也不过如此。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发现我没有办法承受这种东西,思念,永远系在一个号码,或者一个邮箱后面。
  所以,我反而开始喜欢现在的这种关系了。淡漠,而不淡然;喜悦,而不喜欢;期待,而不期盼;渴望,而不渴求。
  也许,这样的关系在网络上可以持续得更久。

  所以,不管如何,我们继续我们的邮差游戏吧。在我们还有面包的时候;在我们的审美还没有疲劳的时候;在我们的视觉还没有疲惫的时候;在我们的手指还没有慵懒的时候。
  邮差的游戏还将一直持续。毕竟,我们无所求索,无所依恋,没有任何利害关系。

  昨天,我打开邮箱数次,不停刷新,然后想到这些。原谅我,如此疲乏。我开始想象呀呀在干嘛,不过我想,应该是很忙碌吧。
  当然,只是在有闲遐的时候。

  或者如你所说的,沟通的尽头也许真的是漠然或是疏离。所以,也许,就把握好现在。
  我喜欢这种感觉。牵挂,没有负累的牵挂。书写,也没有负累地书写。
  午后,开电脑,邮箱在召唤。我们知道,总有什么东西在邮箱里等待我们去启封,那种感觉,跟打开一个神秘的封印没有什么区别。
  百花深处,难得你还记得。我亲爱的老婆大人说,给我一个自由的空间给呀呀写信,因为她相信我,相信,我们的书写与爱情无关。这就够了。
  我无法向你叙说更多有关于她的事,也许,只是这一句,你也多少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对于ARM,也许,你也不用感触太多。毕竟,总在某个时候,回忆会自己跑出来,然后招摇地翻晒一遍。
  他会记得你,正如你也记得他一样。

PS:
  允先生就允先生吧,我在逐渐习惯这个称呼,习惯一个第一次被人唤起的称呼。
  老了的时候,再去挖宝贝吧,也许,会有些意外的惊叹,原来,我们也曾经年轻。
  多愁是个年代久远的回忆,一声轻叹,原来,小鱼是个好人。嘿嘿。

  末了,我想说,某些邮件想放到博上去,当然,得在你的同意之后。而且原谅我在这之前写的一篇年终总结里已经引用了一些我们的书信,轻叹。
  但是,如果呀呀不同意的话,只些一次下不为例。毕竟,这些是写给呀呀看的。祈求你的平安。

             2006-01-02 16:44:50 乙酉年十二月初三。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