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致艺·摄氏五度时候的思索  

2007-06-24 16:49:00|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老婆大人说,我睡觉了,只是因为不想让她担忧。
朋友债,总是永远也还不清的一笔。
书写,只是为了寄给远方的一封平安。
——题记。

1.

还是跟征文相关。汗,我终于明白,参加征文是一件自讨苦吃的事。
深夜,五六摄氏度左右。悲叹。远在广州的艺打电话来,并带恭贺半带点兴师问罪的味道,说起跟征文相关的事。
不过,兴师问罪总有点无风起浪的嫌疑,于是,他就有点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凉。

其实很久以前就曾想过写写这个可耻的家伙,但是总是因为这个或那个的事情给担搁了。不过,这篇文字是基于一种被胁迫的味道下书写的,所以,既然脱离了我一贯的书写习惯,那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作为对其的报复,我发誓,这辈子对于这个人我只写这一篇文字,不会再为其写任何一个字了。
我讨厌任何带有半点胁迫味道的东西,所以,既然已经被胁迫了,那么,我会写,作为对一个朋友甚至超越了精神上的朋友的责任。可是,我没有办法忍受这样的语气和这样的气氛之下写任何东西。

别怪我。毕竟事情已经出来了。而且,不要怪我对你如此苛刻。这一点我也不想再解释什么了,因为我曾经在给你的绝交信里说得清清楚楚,你应该记得,我为什么会对你如此苛刻。
我会写,而且会写得很长。我想。

2.

不过你现在是惹恼了我,所以,你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因为写这篇东西,我居然对老婆大人说谎了,不过我想,你应该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也许,你会认为,基于这件事情,你是不是会变得比我的老婆大人还重要呢。
你说的,你说不怕我的挖苦和嘲讽。然而你忘了一点,我相对某些人还是比较了解你的,所以,我知道你的软肋,我知道如何可以刺到你的痛脚,而基于某种原因,我并不祈求你的原谅。
但愿你会永远记得一件事,对任何人也许都行得通,但在我身上是绝对行不通的。那就是带有胁迫味道的东西,千万别用在我的身上。

3.

首先,我必须跟你解释一下,在我心里,有关于朋友这两个字的定义。
或许,你觉得我把你当成是朋友,你会远远不够。然而别着急,听我说完朋友的定义不迟。

我记得那封绝交信里把你和懿光相提并论,在我的猜测里,你应该是很愤怒的,因为我知道你看不起他,而我把你跟他列在一起的时候,你肯定会愤愤不平。这也是我把你跟他相提并论的原因,这也是我上面所说的知道你的痛脚的因素。

不过别扯得太远,就说朋友。
在我心里,真正的朋友应该是这样。正如刚刚半开玩笑地跟你说的那样。相对,无语哽咽,唯有泪千行。当然,这只是很片面的一个说法。
可是也相差无几了。如你刚才那种所谓的兴师问罪的行为已经让我没有办法把你列入朋友的 范围了。

我记得我交第一个女朋友的时候,我曾经跟她说过,我对女朋友的要求远远要比朋友低得多。不管你相信与否,在我心里的确是这样认为的。
对于女朋友来说,并不是没有要求,只是因为爱,所以,我可以显得无比包容。而对于朋友,基于一种平等原则,所以,一面倒的包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包容,只有在对方对我包容的情况下,我会对其包容。而包容的程度,就要看这里面相互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境地了。

如果是一个真正的朋友,也许,没有人会要求在这样摄氏五度的夜里,居然要我坐在电脑前,紧缩着身体,写这样的一堆文字。
这个冬天里最冷的一个晚上,我居然是坐在电脑前写着我不甚情愿写的文字。嘿嘿,朋友二字,提也别提。

4.

我记得以前,我把你看得比所有的朋友还要重要。可是,你让我严重地失望了一次。
是不是要翻一下旧帐来提醒你的记忆呢。

那时候我在深圳。一个人。你在广州。
你答应我说,要过来深圳看我。结果,你失约了。我一个人坐在公司里的椅子上发呆,然后想着你到的时候去哪里去饭。
异乡的生活终究是寂单而无所归依的。可是,你竟然在我等了一整天之后失约。

在这里面违反了我的朋友原则的第一条,信。
如果当时你来了,也许,时至今日,我们的关系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然而,你始终失约了。这也是我给你写绝交信的原因。
在我当时看来,你是一个绝不可能对我失约的朋友。然而,你失约了。我没有办法容忍我最纯粹的友谊里居然带有瑕疵。所以,我宁可选择一整块的切除。
不要原谅我吧。我永远在某些问题上没有办法妥协。

所以,在你之后,我没有选择余地地选择了鸡毛。
我记得他生日的时候我给过一首诗给他。我说过我没有一个朋友,他呢,也就算半个。

可是朋友的回答应该像他一样。
他说,纵然只是半个,他也知足了。毕竟,在我所有的朋友里,他居然占到了这么大一个份量。这一句话无疑把他的地位提高了许多。

朋友,至少应该给人一种轻快的感觉。基于平等原则,我会还他轻快。是他先包容了我的半个朋友,于是那天之后,我可以包容他的其它所有。

说真的,我多少算得上一个绝情的家伙。

5.

有些东西也许开始明了了。
如果这篇文字说的是鸡毛,估计他看了也就一笑置之。

可是你办不到,我估计你看到这里多少有些沉重。

绝交信毕竟只是年少轻狂时代的事。所以,很多事情随之日子流逝也就过去了。过去了,一切终究已经过去了。
我依旧把你当成一位不错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至少在绝交信的事件上,你也算多少有些包容了。所以,我也可以包容你的失约。

所以,不要说我对你比任何人苛刻。因为,我把您看得比任何朋友还要朋友。别以为前面这个您字是用来嘲讽的,不信你信或者不信,这个您字我是真心实意地说。
某些方面讲,你还是值得尊重的。

6.

回忆一下往事吧。有利于平复前面的那种让人郁闷的愤慨。
我记得无数个夜晚,我们坐在我家里的露天院里喝茶,和以我母亲亲手泡酿的梅酒。你还记得吧。
对于我来说,那是最珍贵的一部分回忆了。

当然,我们聊的都是很年轻的梦。有点文学沙龙的味道。当然,我们还离文学很远。在某个时候,我们都一样迷恋于文字。
可是我喜欢那种氛围。两个人,把酒,没有点灯,一直坐到深夜,谈些什么现在已经变得灰黄了,可是,我永远记得那种气氛。
几分酒意,然后仗着酒意口出狂言。

我永远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你说:“像我这样的人,走出社会,怎么可能会赚不到钱呢。”至今很多时候都让我津津乐道。

还有坐在我母亲开的店铺里,喝茶,淡淡地聊着某些虚无飘渺的事。
所有的虚无飘渺都是因为年轻,我们在日渐老去,这样的记忆也在逐渐远去了。但愿你还会记得这些。

也许,就在这个时代,在我眼里,你至少是一个热血青年。一个很不错的朋友。也就是这个时代,我开始觉得你像一个真正的可以超越一切意义上朋友的朋友。

7.

说回这次征文吧。
第一句的荣耀让我感觉悲凉。可是我不想在这里跟你解释为什么悲凉。只是你看过我的博客里近来几篇文字,你应该会明白为什么悲凉。
打出的第一个电话是给母亲的。然后是我亲爱的老婆大人。然后是阿柱。

这样的顺序总有其原因。
首先给母亲的电话,想来应该没有任何人有异议。而且,我知道消息的那天下午刚刚跟母亲提过这事,所以知道了结果,我第一个通知母亲。
这个原因也在之前的某篇文字里说过,不再重复,当然,你如果想知道,也可以去查阅。
然后是阿一,如果说打给母亲和阿柱是因为愤愤不平的叫嚣和报复性的回复的话,那么打给阿一是因为我知道她一定会很替我开心的,而且我也想告诉她,我没有让她失望。
打给阿柱只是因为他曾经质疑过我写的那些文字到底有什么意义。嘿嘿,纯属报复和扬眉吐气的张扬。

可是他的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我想,你是和他一起的。所以打你的手机。
也许你没有办法理解,在某个时候做某些事,仅仅只是出于纯粹的一个目的罢了。而且,我会朝着那个目的而越过任何的障碍。

另外,在我看来,那已经不再是报喜之类的事了,不然不可能会漏了通知你。
而且到现在为止,除了海弟是跟着我一起同时看到这个消息之外,我只是通知过母亲,老婆大人和阿柱。没有再通知其他人了。

原因可以从上面推论下来。
在我看来这本来不是什么喜事。此其一。而且我不想把这个东西拿来作为张扬的资本,虽说我在网上很张扬,下了线,我依旧只是一个低调的家伙。此其二。
所以,没有你想象中的某种情况。现在,除了我的家人和阿一以及第一个知道的海弟之外,我还不曾拿这件事去跟任何人招摇。
甚至连阿扬我也没有通知。

不管怎么样,我做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也许不需要原因。
而我说的这些,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会看得懂。而不管看不看得懂都好。这件事,我也就说到这里不再重复任何东西了。因为这几天,光是征文的事,我已经写了太多太多了。

8.

这几天我已经够疲惫不堪了。居然,你还给我添乱。
不过也罢了。

光是你竟是必须喝醉了酒才敢找我兴师问罪的份上,我还是很感动的。纵然你出师未捷身先死。
从某种程度上说,你的存在,已经让我颇为感动的。

但是,感动归感动。胁迫的味道永远叫我无法接受。
所以,我不再说什么了。现在是凌晨四点多。五摄氏度的冰凉并不是很好受的。手指僵硬,脚也快冻麻了。
而你,居然让我在这样一个夜里让我写一些不适时宜的文字。轻叹。

别忘了,记住,我永远不会再给你写半个字了。
我说过。

早些时候我说,你还是别借酒行凶了,早点睡,明天醒来清醒的时候打个电话来跟我道歉,我会接受。
可是你说,你的世界里永远没有道歉。

也罢,明天醒来看完这篇文字的时候,不管你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别跟我道歉。我也曾说过,在某些事情上,我永远没有办法妥协。
所以,就算道歉,某些时候,我永远不会接受。

别忘了,记住,我这辈子永远不会再给你写半个字了。而我文集里那个叫杂碎时代的栏目,那些为你写的文字,之后,再不会增加了。我不曾记得,我曾经居然会如此重视某个人说的每一句话。也罢,两个通宵写的那五篇东西,你说过,你看不懂。
嘿嘿,写给你的你居然看不懂。原谅我,我已经没有任何写下去的欲念。

我说过。我讨厌被胁迫的感觉。我讨厌任何带有半点胁迫味道的东西。
写这篇文字,我抽了四根烟,喝了两大杯水,跑了三次洗手间。说真的,我宁愿我现在躺在暖和的被窝里做着某个梦。不管是恶梦还是美梦。

晚安。所有还未曾睡去的人们。

2006-1-804:20:30 乙酉年十二月初九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