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叨叨念·突然又想起那首老歌  

2007-06-24 16:54:43|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叨叨念·突然又想起那首老歌
——子曰《你也来了》


  子曰乐队的《你也来了》。很久以前朋友推荐给我的。偶尔听听。
  我迷恋其歌词:汝是争论过,出污泥不染乎,品格高尚。却原来是挂羊头卖狗肉,你也男盗女娼。
  带点唠叨,带点男人自恋式的呢喃。有点庸俗,但又带点佛家的禅味。

  听歌,我永远没有办法逃离出歌词,歌词迷恋,然后才真正地开始听歌。
  多多少少带着一点早年写诗时对文字的迷恋,所以,我听任何歌,我喜欢任何一首歌,首先吸引我的,必定是其歌词,而后才有其它。

  很多年前有人告诉我,摇滚是一个否定所有,否定一切,甚至否定自我的过程。然后我开始听摇滚音乐。
  似乎有些东西是因为不谋而合。
  灰色,甚至黑色,赤裸的呼喝和撕心裂肺的嘶吼。郁闷的时候把音箱的音量开到最大,然后沉醉,跟着节奏不由自主地咆哮,身体扭动。终于喉咙嘶哑,就有点漠然的安分了。
  似乎很郁闷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挚爱的摇滚。

  这是一首带着强烈的宿命味道的歌。纵然里面不停地表现着一种反抗和悲愤,可是终究也无可奈何悲凉地叹道:我不下地狼谁下地狱。
  旋律缓慢,叨叨念,不停地叨叨念。

  而这首歌让我怀念很多年前的韶关。韶关南华寺,还有慧能大师。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原来,慧能大师当年说不定也是像子曰他们一样这样唱出来的那四句真言。
  这样说起来有点对慧能大师不敬。不过听我是一个迷恋歌词的听摇滚音乐的家伙,慧能大师又是有道高僧,自是不会同我一般计较。

  宿命论,前世今生,因果报应。道破了也不过一样,“泥巴莲花本同路都在桥下”。殊途同归,说的是不是人活一世终究逃不出的一个死字。
  悲怆的佛理和悲愤的“本同路”。本同路想说的是什么呢?最后的同归却为何有“泥巴”和“莲花”的殊途呢。在我听来,这一句有点哀怨,只是男人的哀怨也许只能用悲愤来表达出来。

  一个尘劳,一个业障;一块丰碑,一面牌坊。尘劳造就的是丰碑;业障终于会树成牌坊。
  我说,你说,他说,佛说。都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所有的一切湮灭了之后都将抢着向地狱去,天堂何在。

  也许,地狱是人世;而死了的时候,度往的地狱,才是真正的天堂。
  也或者,灰飞烟灭了之后,地狱和天堂又有什么不同呢。所有人离开了之后,又在另一个世界里重逢,只要是相聚了,地狱也许就是天堂了。
  而地狱是天堂,天堂又该司何职去。

  你也来了,大睁着恐惧的眼抖如筛糠。把所有的虚幻的一切拆除了之后,已经无所谓恐惧了。
  可是我们依旧恐慌地活着,因为我们那些无穷无尽的欲望永远不会熄灭。

  无休止的欲望总会让我在某些夜里想起,我先走了,你终究也会来的,所以,我永远不会寂寞。我们终究会在某个地方重逢,相互依偎。今天晚上听了这首歌数次之后,我终于心平气和地听起潮剧《张春郎削发》,我平静而安然。
  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然后死去。

     2006-01-14 乙酉年十二月十五 21:51:04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