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说说徐志摩或郭沫若  

2007-06-24 17:01:18|  分类: 书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说徐志摩或郭沫若
——从为诗到为人


  这是修远同学在我的博客上的留言引发的思索。想想,看了徐志摩很多的文字,除了两首诗之外,我还不曾认真点地为其写点什么,有点不安。写吧,就写吧。
                  ——写在前面。

  我是一个恶俗的家伙,所以,我曾在《人间四月天》热播的时候狂热地迷恋过徐志摩的诗。我喜欢他那些华丽的堆砌。就算很多的人都说,别人都在忧国忧民,说什么情情爱爱,可是我想,一个诗人自有其书写的权利。
  忧国忧民不是不好,可是为什么要全世界的人们都去忧国忧民呢。
  所以,在别人看来是缺点并以此来否定他的诗的时候,我却迷恋。我总觉得,一个诗人写诗,随大流也许并不错,可是走自己的路更显得难能可贵了。

  到现在,偶尔的时候,我还会翻开徐的诗集,就算别人说,他的诗已经过时了。我有一朋友可以把所有的诗人分门别类,然后说,这是第一代的,那个是第二代的……诸如此类。我记得我说起徐志摩的时候,他满脸无所谓地说,这是第N代的诗人,已经过时了,我们应该多读一些跟我们的时代相对比较贴近的诗人及其著作……也许他还准备洋洋洒洒地接着说下去,只是我已经没有兴致去听了。
  我总是以为,诗歌是不会因为年月流逝而失去其原有的色彩的。所以,某些人这种根据某些所谓大家的理论就这样很不负责任地把诗人划分为第几代第几代是很没有道理的。
  一首诗,几行字,可以让我们感动的,在我看来,都是好诗了。

  我记得郭沫若写农民的一首诗里写过一种心情,对着一个满脸泥巴的老农民说,我的亲爹,让我给您舔干净您脚上的泥巴吧。
  我想不出来一个他如何可以写出这样的文字来。就算对农动人民充满崇敬,也许,也不用着把其当成自己的亲爹吧,而就算是自己的亲爹,也许,也不用过去把他的脚舔干净吧。
  难道诗人写诗的时候,生活用水紧张得连洗脚水也没有么?我敢打赌,这个所谓的中国新诗第一人,对其亲爹肯定没有在他的诗里对这个老农民好。
  可是这怪不得他。毕竟在某个时代里,农民,工人是最高级的那一群。这是时代造成的诗。如果这样虚伪的东西也可以叫作诗的话。当然,我并不否认他写这诗的时候,也许,打心底想去舔那老农脚上的泥巴。

  我看到这位中国新诗第一人的这样的诗句的时候,我甚至可以震惊来形容我当时的那种心境。轻叹,原来,诗歌是可以这样写的。当然,我们不可以断章取义,不可以因为这两句就否决了诗人其它著作的意义,毕竟,他的《女神》还是很有味道的。
  只是,我总觉得,诗人是不可以掺杂到政治因素的,一个诗人如果想掺和到政治上的话,那么,他必定再写不出真正像样的诗来了。
  郭沫若是中国新诗第一人。只是掺和到了当时敏感的政治因素,为诗,就显得有些做作的嫌疑了。这无疑跟他的为人有些关系。当然,这些不关本文。

  我曾经想过,如果徐志摩多活几年,他写出来的东西会不会也变成某种味道的东西呢。
  所有的人都在走同样的路,徐志摩可不可以幸免呢。当然,这只是幻念,因为徐志摩已经在1931年的飞机上炸得灰飞烟灭了,不可以会跑出来证实我的想法或者否定我的想法。
  只是,当所有人都在忧国忧民的时候,偶尔有一个人走出来,只关风花雪月不问国事,也许,也该值得让我惊艳了。
  也许,徐志摩也曾摸索过,在他的长诗《夜》里,多少表现了一种挣扎和郁闷。只是,诗人最后还是依旧走着自己想走的路。一路走下去。
  其实,写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走着一道自己的路。所以,我不敢都去妄评郭的为诗或为人,也不再说徐,毕竟,他们走着的都是自己选择的路。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去抨击的。

  所以,正如我现在满脸不识趣地说起郭沫若,其实这对郭是不公平的。而那些总说着徐不曾忧国忧民的人们,是不是也显得不公道呢。他们走着的是自己选择的道路,我们总要去尊重他们的选择。
  而郭选择的是所有人都选择的路;徐选的却是一道自我的路。这一点上,显然,我更偏爱徐多一些。毕竟这样的选择是很需要勇气的。在某个时代,自我,是很难能可贵的。

  我迷恋徐的诗。迷恋那些不甚喧嚣的诗。比如那首《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容不得恋爱,容不得恋爱!/披散你的满头发,/赤裸你的一双脚,/跟着我来,我的恋爱,/抛弃这个世界/殉我们的恋爱!”
  这是不是跟那种大潮流相抵触的东西,诗人自我的思索。世界懦怯,诗人终究还是勇敢的。
  我迷恋徐的诗。迷恋那些华丽堆积起来的诗。比如那首《半夜深巷琵琶》。“是谁的悲思,/是谁的手指,/像一阵凄风,像一阵惨雨,像一阵落花,/在这夜深深时,/在这睡昏昏时,/挑动着紧促的弦索,乱弹着宫、商、角、徵,/和着这深夜,荒街,/柳梢头有残月挂……”就这短短的几句,有多少个意像,似简朴,然而放到一首诗里,显得很奢华。

  单单从诗的角度来说,不管是第几代,这样的诗会落伍,会过时么?我不敢苟同。
  其实,为诗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为人。而诗在某种时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为人的外在表现。幸而幸之,在某些时候,我还可以有些被人称为落伍的诗来读。写在这里,我又不得不承认,我只是一个恶俗的家伙。而且是一个顽固不化的恶俗家伙。所以,我也许也会被时代给抛弃了。
  诗人们,你们走你们的阳光大道吧。我躲在我的小房间里,读那些被时代遗弃的诗,以及写一些只有小部分人会来看的长短句。
  或者,某些像我一样顽固不化的老家伙会跟我一样迷恋某些东西。而你们这些所谓的“80后诗人”,“青年诗人”都去写诗吧。我无言。

  有人说,徐志摩所写的诗不过就几首上得了台面,这不过也是见仁见智罢了。我不想去争辩什么,只是,我迷恋我的,某些人迷恋某些人的。
  承认一些东西,否认一些东西。所有的一切总在不停的被承认和被否认之中不停地被留传下来,不停地被传阅开去。

                2006-01-22 乙酉年十二月廿三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