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致阿一·我知道其实我没有任何悲伤的理由  

2007-06-24 17:21:12|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阿一。
  
  我好像已经好久不曾这样安安静静地坐着,皱着眉头写一些哀怨的文字,也许,并不是我的懒惰,而仅仅只是因为,我找不到任何哀怨的理由。
  我似乎不曾如此落寞过。也或许说,我已经忘却了落寞那种熟悉而淡咸的味道了。
  找一个悲伤的理由,这很重要。
  因为我只信奉所有哀怨的文字都需要忧伤。而我不再书写忧伤,因为我找不到任何悲伤的理由了。
  
  一切都在这个安寂的夜里开始泛滥。窗外,是车水马龙不知夜深的过节的人们。而我,坐在我小小的房间里。
  我找不到任何可以让我解脱的方式。朋友们在喝酒,打牌,家人在别人家里给别人拜年。爱人,已经安睡。
  郁闷。总在郁闷。我发现,当一个人悲伤的时候,找不到悲伤的理由,那是很可悲的事。因为我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如何来。于是,谈如何去,谈如何解脱,根本就找不到出路。
  
  今天晚上我彻底疯狂了。喝酒,泡一整晚的茶,陪最无聊的人聊天。然后谢客书写。可是我不知道我要写什么。
  我又去了你的博客。然后接着郁闷。
  
  乙酉年的春节写读你的日记的读后感的时候,开始了我一整年不识愁的日子。我从来不懂得珍惜这些东西的,所以,你赋予我的任何只给予我的特权我都理所当然面无表情地接过手来。一切,在丙戌年的春节都突然停止了。
  我在想,我们到底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有,也许没有。
  我记得小时候的春节总是不知所谓地欣喜,也许,仅仅是因为有压岁钱拿,而那些压岁钱,足足够我一整年买书的钱。长大后,我的春节似乎不曾开心过。
  没有原因,也许有,也许没有。总会很郁闷。
  
  只是这两年我不曾再喝酒了,所以春节,在我看来和平常日子没什么区别。
  也或者因为我本身没有什么开心的东西,所以,也看不得别人开心。于是,没事找事,自个郁闷。
  往年我总会喝上几杯,醉熏熏地不知所谓地睡去。然后第二天头疼欲裂地醒来。可是这两年我没有喝酒。我讨厌那种醉眼迷蒙的不清醒。
  可是今天晚上我喝了酒了。因为我郁闷。却无处发泄。
  
  今年,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安静地过一个年了。
  可是,一切依旧。一切如此熟悉。不论是言语,或者语气,声调,一切如此熟悉。
  也许因为过了整整一年的安生日子,我已经不再习惯这样的所谓忧伤了。所以,纵然一切依旧,可是我感觉比往年疲惫了许多。
  因为往年的整整一年我都在不停地怒吼,不停地郁闷。而去年,我没有经历过这些。我甚至以为这些东西也许永远也不会再在我身上出现了。可是,一切依旧。
  
  我突然想,我是不是真的该反思了呢。
  为什么我总是让对方不开心,总是让对方忧伤。然后,我自己又跟着郁闷。也许,我真的有什么问题。
  我不是一个世故的家伙;所以,我不明事理。我不是一个圆滑的家伙;所以,我总在挑起事端。我不是一个浪漫的家伙;所以,我总是不解风情。
  所有的这一切让我看起来如此可笑。嘿嘿,不可理喻。我记得你是这样说的,我记得她也曾经这样说过的。于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证实,我的确什么都不是,我的确只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家伙。
  
  很多年前我曾经在日记本里写道。我是一个无一是处一事无成的家伙。很多年后的今天,我居然还可以在这里这样接着写。嘿嘿,我突然有些质疑,这些年,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
  这些年,我除了抽了可以堆起一座山香烟和米饭,写了一堆自误的文稿。我到底,还干过什么呢。
  一事无成。嘿嘿。多可笑的一张苍白的脸孔。
  我托庇于一对宽容的父母然后整天无所事事地为赋新辞强说愁。我托庇于你的包容而不停地泛滥我那放纵的个性和懒惰的心性。
  
  终于,这一切似乎突然停止了。
  父母终究会老去。你也终究会厌倦这一切。
  
  而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逝去。两手空空,而且无能为力。或者,我根本不曾为此做过任何努力。
  我终于明嘹,我是一个可耻而自私的家伙。
  
  我是一个贱人。一个华丽的贱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说自己。可是我真的感觉我是。毕竟,我只会在有危机感的时候才会突然想起,这些已经快要逝去的东西原来对我来说竟是如此珍贵的。
  而我更自私更可耻的是,我总以为我只要承认了我是一个贱人,一个华丽的贱人之后,我就可以接着享用你们所给予我的一切。不需要再做什么了。
  
  我从来不曾想过,原来,我们之间会说到分手这样的字眼。可是,你毕竟还是说了。
  我总以为,我们地天长地久。我总以为,你会一直包容我一直纵然我直至我们在一起双双老去。在我看来,这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都是不需要再怀疑的。
  这也是长久以来我一直安心地享用的原因。可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原来在某种可能性下面,我随时会被收回我已经享用了如此之久的东西的时候,我开始担忧,然后害怕。
  
  我始终没有能力让我所爱的人幸福,并且永远开心地活着。
  我只会在你不开心的时候陪着你不开心,从来不懂得如何去逗你开心。你说,我不可理喻,也许,我真的很不可理喻。
  
  我在想,我为什么会悲伤呢。
  而我知道。我其实没有任何悲伤的理由。
  你爱我怜我。你疼我惜我。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到幸福和满足。你总在迁就我。你说,我还是我,你已经不再是你了。
  的确,我其实知道,你为了我已经改变了很多很多东西了。可是在于我这个接受的方面来说,这不够。永远不够。我总会要求更多,索取更多。
  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悲伤呢。你总是宽容地包容我的无止境的贪欲。
  
  翻看你的博客。我发现,我已经很久不曾让你真真正正开心过了。
  我总在你醒来的时候睡去。我总在你睡去的时候醒来。我总在白天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睡觉。你总在白天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玩。
  然而,在我们偶尔遇到一起的时候,你还要包容我。替我做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我记得,我已经很久不曾好好地陪着你一起了,很久不曾好好地抱着你听你说一些平常最平常的事,很久不曾陪你一边逛街一边牵着你的左手一边说着玩笑,很久不曾送给你一朵最微不足道的小花,很久不曾给你倒满一个洗脸盆的水让你梳洗,很久不曾给你泡一杯热气腾腾的淡茶了,很久不曾在深夜的时候给你写一封不长不短的信件了……而这一切,曾几何时曾经是我们最幸福最开心的记忆。
  当爱你成了一种习惯,当爱你成了一种日常生活。我依旧享用你赋予我的一切,我却不曾再想起过你的感受了。
  
  我记得过年的时候我给你发短信息。我说过,明年我一定会好好爱你好好地呵护你。可是,我依旧让你不开心了。
  你的博客里记录了很多泪水。你说过,泪湿的枕头,只要明天还有太阳晒干了就好了。可是,第二天依旧阴天呢。
  我就总在给你制造这样的矛盾。阴天,不停地阴天。
  像我这样的男朋友,很不称职。我从来不曾在你耳边轻轻地唱着你喜欢的歌,我从来不曾陪你去看星星,从来不曾陪你去看海,从来不曾陪着你去哪里玩……你却依旧无怨无悔地跟着我。
  
  我突然想起。我的幸福时光是不是会结束了呢。你说累了,你说厌倦了,你说不知道怎么办。其实,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我的错。我明白。
  我总在不停地惹你伤心。不停地让你难过。不停地让你为我忙碌。不停地自私地要求和索取。当我明白了这一切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晚了呢。
  我知道,其实我没有任何悲伤的理由。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只要你还爱着我的时候。我的世界应该是充满着光亮和温暖,以及幸福。
  可是我突然悲伤起来了。
  我居然还能在这时候眼睛带泪地自私地跟你说,我爱你。我居然还能在这时候无限凄凉地坐在这个小房间里跟你说,我爱你。
  可是我什么也做不到。
  
  当然,我是不是不该有悲伤的理由呢。我想是的。
  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可靠了。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虚无飘渺了。所有的一切也许很快都会消失的。我从来不曾想过,原来,我们之间会说到分手这样的字眼。可是,你毕竟还是说了。而我,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
  我一直总是以为,有些东西永远不会改变。因为,你是如此爱我。可是,原来,爱情永远是很脆弱的东西。我忘却了你的承受能力。
  我不知道现在想起来这些会不会晚了呢。一切会不会迟了呢。
  
  我想说,你依旧很爱我,你依旧永远不会离开我。
  春节前的时候,我说这些话也许会不假思索会理所当然会斩钉截铁。可是现在,我说得如此苍白无力,像是祈求,或者是渴望。可是,我感觉我已经没有任保渴望的资本了。
  
  今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抽了很多烟,泡了很多茶,说了很多话,写了很多东西。临屏狂书。
  也许一觉醒来,我会不记得我到底干过了什么。可是我会记得,的确,我已经没有任何悲伤的理由了。
  我怀念那种一觉醒来很安心的感觉。因为我知道你在挂念我,纵然我睡去。
  我怀念那种不管做什么事都很安心的感觉。因为我知道我在为什么而做,纵然小有苦累。
  
  可是我从来不懂得甜言蜜语,从来不懂得哄你开心,纵然我知道你很容易就开心起来。
  今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抽了很多烟,泡了很多茶,说了很多话,写了很多东西。临屏狂书。
  也许一觉醒来,我会不记得我到底干过了什么。可是我会记得,的确,我已经没有任何悲伤的理由了。

  晚安。或者早安。现在已经天亮了。你应该醒了。我也应该去睡了。
  可耻。永远可耻。也许,就接着再可耻一天。两天。三天……
  
  我爱你。我依旧如此可耻而自私地说。我爱你。
  轻叹。我居然又在接着索取了。
  再多嘴一句,我真TMD是一个贱人,一个华丽的贱人。
  
  祈求你的平安。我唯一庆幸的是,你最后给我写的那封信上最后的署名依旧是“爱你的一”四个大字。也许,这是我仅有的平安了。
  
             2006-2-2 丙戌年正月初五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