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笔记:澄海文化是否该反思呢?  

2007-06-24 17:02:15|  分类: 书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笔记:澄海文化是否该反思呢?
     ——从《秦牧自传》到澄海文化的奴性和自卑感


首先,我读的是秦牧载于陈衡,袁广达主编的《广东当代作家传略》的《秦牧自传》,而不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寻梦者的足印》。此说明。
而我知道,写这样的一篇文字是一定是招人骂的,只是,我思故我在,如是思索,如是记录。
我想,我没有必要为了要讨好某些人,而违背自我的思索。当然,把以下的文字当成一种不成熟的思考足迹也就够了,不必深究。
               ——写在前面。

这是一篇自传。其中提到潮汕的似乎只有几句。摘录。
原名林觉夫,1919年生于香港,原籍广东澄海。
随父母回到广东澄海乡下。
曾经以“林派光”的学名在乡间读完小学,后来又升入汕头市立一中。学习两年后,以“林觉夫”的名字跳到香港念华南中学高中二和华侨中学高中三。在汕头和香港的时候,我阅读了大量的文学和社会科学书籍。
在汕头念书的时候,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刑场,几乎每隔几天国民党军阀就要在那里杀人。
曾一度被下放到揭阳农村当农民。

仅此而已。我对秦牧的生平并不了解,所知的只是道听途说的以及在这篇自传里所看到的。
无疑,在近代来说,澄海,这个小城镇里在文学方面可称之为大家的也许只有秦牧了,没有听说过有其他人超过了他的成就。
于是,秦牧在我们澄海,一下子成了名人,牌坊,甚至有点像城市标志的味道了。当然,斯人已逝,说已故者是非显然是不道德的,还好,这篇文字只是说澄海文化,而不是说秦牧。只是由秦牧这个名字和这篇自传所引发的思索。

这本书在扉页上有弟弟的题字:澄海中学有秦牧文学社,本人也曾看过秦所写的《詠澳门》一首,想此人为我同乡,于是购之。购于澄海新华书店。庚辰年正月。
澄海到底有多少人真正认真地读过秦牧的文字,我不知道。不过很多人都是出于类似我弟弟一样的情绪去买秦牧的书。此人为我同乡。
于是推而广之。澄海中学的秦牧文学社,苏北中学说其是秦牧母校,樟林的秦牧故居。等等。

据我所知,澄海中学的秦牧文学社似乎和秦牧没什么关系,只是秦牧给澄海中学写过校歌,给澄海中学的秦牧文学社题过书。其它的我一无所知。
然而澄海中学的秦牧文学社出版的学生文集命名的却是《采贝集》,有点像是在叨秦牧的《艺海拾贝》的光。
澄海中学是澄海的第一学府,尚且如此。何况其它。

当然,这些只是我一知半解的臆测。作为澄海中学的学生,我是不应该妄谈母校的。
那么,我也曾经在苏北中学求学过,我是不是也不应该说苏北中学的是非呢。
在这篇自传里没有提到的苏北中学却成了秦牧的母校,或者,是秦牧自己记错了,把苏北中学写成了汕头市立一中。我不清楚。

秦牧故居倒是没有什么可争议的,秦牧至少一定在那里住过。现在好像成了文物或者旅游观光点了。
我记得我在苏北求学的时代,我曾经问在樟林的同学关于秦牧故居的事,同学说,就一老屋子,没什么特别。于是我至今没有去那里看一下。懒惰,我想。

当一个人成了大家,那么,在故乡被宣扬并没有错。可是当这样的宣扬被当成一个品牌并不停地以此自我标榜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违背了原有的那个方圆呢。
我曾经追捧过乡人出版过的书籍。可是所有的文字里都透着一种卑微的语调,说着旧乡的人和事,总离不开的是慈簧老爷的旧居,樟林的古港,红头船,莲花山,塔山古刹,当然,更离不开秦牧。
在某个时代,我曾经怀疑过澄海那些已经成名了的人们,其实是不是只是一个人在写,换不同的笔名。不然为什么写出来的东西如出一辙。
同样的景物,同样的人和事,同样的卑微的调调。

在我看来,这已经远远走出了一种对于大家的崇敬,已经接近一种盲目的膜拜了。秦牧的文字背后轻松、风趣、活泼、生动,处处有种祥和的大家之气和一种随和的底蕴。我想,作为秦牧本人,作为一个文风如此的秦牧本人,也不会希望被如此膜拜的。
说到底,都是澄海文化那种根本上的奴性和自卑感在作怪。
我不知道我这样说会不会显得有些苛刻了。然而不管看到这篇文字的人如何想,我始终对澄海,对我们的潮汕大地充满着一种感激之情的。毕竟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可是,爱之深,责之切。当某种情绪积蓄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想,不是爆发,就是灭亡了。

澄海的人们似乎是很随和的一群,很宽容的一群,很容易满足的一群。
所以,前有慈簧老爷,前有红头船,前有秦牧,澄海的人们就都安然地享用这一切,似乎有点不思进取的悲凉了。
可是,慈簧老爷意味着澄海的商人的一种极致的人文底蕴,那是一种落叶归根的渴望;红头船意味着澄海飘洋过海的人们不停进取不畏艰辛的奋斗精神,那是一种永不停休的前进的脚步;秦牧意味着澄海文人的某种思索的高度,那更是一种精神远行开拓的境界。
但是,现在的人们是不是就该不停地膜拜这些,不停地停留在已经逝去的这些东西带给我们辉煌的光圈里,沉溺,一味沉溺呢。

我们在沉溺的同时不思进取,这意味着我们将永远走不出前人的路途。
澄海中学的秦牧文学社,苏北中学的母校之说,这些,似乎是有确确凿凿的背景,我对这些背景并不明了,所以,我不应该说什么。
可是,这些东西的背后有些是值得我们去反思的。

同乡们。我亲爱的同乡们。不要再沉溺在往日的辉煌里吧。我们除了张扬的这些往事,我们到底还剩下什么呢。我们盲目地膜拜的时候,我们还剩下什么呢。
为什么在慈簧旧居之后没有别的更精致更光彩夺目的簧慈旧居呢,为什么我们在红头船之后没有跑得更远的红尾船呢,为什么我们在秦牧之后没有牧秦呢?
我们总在盲目地膜拜这些已经逝去的东西,可是,我们是不是也该想想我们自己的脚下,我们自己的前路该如何去走呢。

当然,这些都是我们的先辈留给我们的伟大遗产,我们没有理由去抛弃。我们应该珍爱这些东西。可是我们,作为这些伟大先辈的后人们,是不是应该去创造一种更辉煌的事业,走更远的路,思索更多的东西呢。

我永远在仰着头望着我的母校澄海中学,苏北中学,还有我们的家乡澄海,以及秦牧。然而,这并不代表我就必须去膜拜它们,用卑微的语调去述说它们。
留恋,但是不能迷恋。崇敬,但是不能崇拜。
在《秦牧自传》里,秦牧其实在澄海的时间很短很短,除了原籍广东澄海,以及在乡间读完小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抬起胸膛吧,别再躬着背弯着腰了。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路途要走。
盲目膜拜,是奴性;卑微的语调,是自卑感。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把某些东西藏在心里而不再顶在头上,走我们自己的道路呢。

            2006-1-23 乙酉年十二月廿四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