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创作谈·两篇  

2007-06-24 17:24:04|  分类: 书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作谈·两篇
    ——《临盆的朱雀。妖艳地绽放。》以及《我是这样地解读了一本日记本》
 

  这两篇是我自己的文字。今天上ZuoAn的时候雨儿告诉我,这两篇分别得了05左岸十佳之最佳诗歌和最佳书评。让我写点什么。那就来吧。

1.《临盆的朱雀。妖艳地绽放。》

  这首诗是去年九月分写的。其实只是发给阿一的短信,一个晚上发的十几二十条短信,整理了一下就成了诗歌的模样。这首诗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可是我自我感觉良好这就够了。
  断句有些勉强。可是我修改过,之后还是保留了原来的那个模样。我发现,我要的不只是文字上的东西,我要的更是视觉上一眼看过去那种支离破碎的感官刺激。我对朋友说过,这首诗是我把我压抑了二十几年的东西都发泄出来。的确,淋漓尽致,畅快淋漓。
  有太多的阴暗的思想,从来不敢承认,所以写完了之后我依旧不敢承认。我想到了我挚爱的那个游戏《DIABLO》。于是,以暗黑破坏神之名横空出世了。

  网友的某些评论引用在这里:文字中带点厮杀毁灭忧郁又拒人千里之外的色彩。残暴,自私,伟大,高傲,遐想,迷漫。
  我不安地承认。我迷恋其突兀和支离破碎的感觉。
  我记得我在写完这首诗的时候,轻轻地喘了一大口气。因为写这首诗的时候,我感觉胸口有种什么东西重重压着的呼吸艰难。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朋友说过,文字是一个分娩一样的痛苦的过程。

  书写。然后不安地观望。文字就是在这样的过程被书写出来。我写得疲惫不堪。而且因为在写这首诗之前我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基本上没有写什么东西。这是那段时间里最低沉的怒吼。
  写完了。然后开始喘气。这些文字被记录下来。我有种重生的感觉。毕竟,把自己心底那些一直不敢承认的东西都说出来之后,人会轻省许多。

  这首诗也是我所写的《暗黑记撰》系列组诗里的第一首。可以说,这首诗开拓了我的另一个创作方向。把所有不敢承认的那些阴暗的,自大的,可耻的,以及狂妄的思索都灌注到《DIABLO》里,以暗黑破坏神之后横行。
  可以说,这个系列的组诗代表了我最自卑也最自大的人性部分。因为矛盾,所以显得很凄美。

2.《我是这样地解读了一本日记本》

  这大概是去年春节的时候写的文字。很凌乱。顶着屋里每天十来人闹哄哄的声音,赌钱,喝酒和争吵。我硬着头皮看完一本日记本然后写下来的文字。
  现在想起来有点头皮发麻。
  我记得左岸的网友五色罗裤评论过这篇文章,说到了爱的问题。在五色罗裤看来,已经是给爱人写的评论了。我记得她说:很庆幸自己没有爱得这么深刻过。我说,写这篇文字的时候还没有想过爱不爱的问题。她说,也许已经开始了,自己没意识到而已,很多事情都是这样。轻叹。正如她所说,现在这本日记本的主人已经是我亲爱的老婆大人了。
  很多的东西也许就是这样在酝酿里成了安然的忧伤。

  这一篇文字大概写了三天左右。而在此之前我是不曾写过任何评论类型的文字的。所以可以说,这篇文字也是我的第一次真正的评论性文字。
  之后,也写过小说评论和诗歌评论。可是,这一切都是在这篇文字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也基本上没有写任何字,然后日积月累的,之后,所有的灵感需要找一个突破口来突围。到了一定阶段之后,又会接着沉静。
  创作本身就是一个孤独而不停挣扎的过程。我发这篇文章的时候的原来名字叫《祝你永远热泪盈眶》。后来才改成现在这个名字的。相对比较直观,改了几个错别字。其它的基本没有改动过。
  此之后我重新读这篇文字的时候,正如日记本的主人说,前面几篇写得还可以,可是最后那三篇却写得有些敷衍了事了。的确如此,我记得写那篇文字的最后,狭小的房间里有很大的争吵声,头昏欲裂。可是我必须写完,因为我答应过日记本的主人说,我要写一篇完整的评论。
  后来我重新读那本日记,也重新写了最后三篇的评论。可是原来的那些我依旧保存着。因为,那些文字毕竟是在忧患中写出来的。我保存着那些,当是对流年岁月的纪奠吧。

  朋友说过,我是一个心慈手软的家伙。所以,我对待自己的文字总是显得过于宽容。我从来不舍得大刀阔斧地修改自己的文字。所以,这也使得我的文字总是停留在某一个档次,总是没有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提高。
  可是在我看来,所有的文字都是一个时期的纪录。所以,除了想真正地写一些传世之作的人们之外,像我这样一个对待自己文字如此随便的家伙,是永远不会去认真地修整自己的文字的。
  毕竟,我只是一个文字迷恋的符号,而不是一个称职的文人。

              丙戌年正月初八 2006-02-05 14:10:42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