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创作谈·关于某魂同学说到的三首诗  

2007-06-24 17:32:13|  分类: 书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作谈·关于某魂同学说到的三首诗
——《荒冢·颓残的墓碑以及亡魂的祭奠》、《狂躁时期》以及《诗人之死》


某魂同学说,写我的诗的评论是有原因的。一来督促自己写作;二来督促我提高写作能力。果不其然,某魂同学的博客更新率飞升,我却陷入了可怕的涸竭期。
一来,我是开始觉得写东西不可以太随意了,毕竟总是有痛脚被某魂同学抓到的感觉不是很好;二来,前些日子写了很多的东西,现在,似乎真的有些灵感匮乏了。
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当然,某魂同学自然不会计较我来而是否往,毕竟我感觉她是不会计较的,可是我总想写点什么,没有回应的话,至少也得有所辩解的余地,像死囚,总也有个自白的时间不是。
只是近来写不出东西,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                     ——写在前面。

1.《荒冢·颓残的墓碑以及亡魂的祭奠》。

某魂同学说这是一首标准的十四行诗。其实这话是不对的。
十四行诗要求很严格,每一行的最后一个字押的韵也都很有讲究,而这一首,显然不是十四行诗。
我写的东西一般都是很少去数多少行的,这一点无须置疑。也许曾经在最开始写新诗的时候注意过十四行,然后很刻意地追求过其格式,然后我放弃了。
我不喜欢拘束的东西。这一点和我的那些写旧体诗的朋友相悖。他们总是说,有一个固定的框架,然后往里面填充自己的东西,然后就成了一首诗,或者词,相对于彻底没有拘束的新体诗来说,显得更简单也更好写一些。
可是我没有办法接受框架,这是我没有办法写旧体诗的最主要原因。

我受不了明明感情还没有彻底地,淋漓地说出来之前就草草收笔,或者很费心神地想个可以彻底抒发出来的途径往框架里塞,又或者,明明想表达的东西都已经说完了,却还要来个狗尾续貂地加上个充数的几行,那是让人郁闷的过程。
我所有的文字里,诗,或者被当成是诗歌的最多,因为断了行。而其实,很多的都是因为形式而被划到诗歌里去,而实质上根本就称不上是诗歌。
我总是喜欢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从来不喜欢拘泥地写什么,或者拘于某种形式来写什么。

说回这首诗吧。
其实,这首诗还有另外的三首都是在一个夜里写的。包括某魂同学也说到的《诗人之死》。那天晚上写了三首,然后还感觉意犹未尽的却不知道如何表达,于是才有了《诗人之死》。
所以,这首诗和另外两首都是同类的东西。题目很长,某魂同学已经说了。其实这首和另外的两首的题目都是一样,缘自诗里的几个相对比较喜欢的意象。如果一定要说是标题的话,除了《诗人之死》之外,这三首都应该叫无题。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具体表达的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

这首诗写在我的红袖文集重新分类之前。也写在红袖的征文获奖之后。在我自己看来,这首诗其实写的是文集分类。旧文集叫《颓残的断壁》,按内容分类,比如影评,小说之类地分,新的文集改成了《纪年祭》,按写作的时间分类。
这本身是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取向。第一种分类按照自己的喜好,而第二种分类其实更倾向于步伐的记录。我想更好地了解自己的整个写字的历程,所以,选择了第二种分类。

而某魂同学说我罗嗦,的确也是,我写的东西一直没有修改,任何一两个字眼的修改都没有,我倾向于第一感觉的记录,除了错别字之外我不会作任何修改。也许,这是我的诗永远成不了大气候的一个致命的要点,我对自己的文字永远是心慈手软而不会硬得起心肠来客观地修改。
不过有一些我是无法认同的。比如“一切,现在都还存在。/一切,也许都将灰飞烟灭。/而明天,也将在明天的明天变成灰色的回忆。”其实我想说的是,“一切”有所指的,包含了一些东西,这也是我前面说了文集分类这件事的原因。第一个“一切”指的是还没有改动的《颓残的断壁》这本文集,包括里面所有的文字,分类方法等,而第二个“一切”指的是原来的那些东西,加上《纪年祭》里新的文字和新的分类方法。“明天的明天”,某魂同学说罗嗦,为什么不用“后天”呢,我想说明的是,这诗里想说的是,“明天”也许不会成为“灰色的回忆”,那么“后天”呢,也许,这样看起来是不是“明天的明天”更简洁一些呢,或者真的改成了“明天,一切还没有成为灰色的回忆。/后天……”

其实这首诗说的不是某魂同学说的那些。而仅仅只是一本红袖文集的变迁史罢了。某魂同学的眼光很敏锐,可是她也许没有注意到我的红袖文集上的个人说明和文集说明分别就是这首诗的组成部分。
也许,这首诗可以当成是我对某段时间里自我的诠释和自我文字观的诠释罢了。“我终会化作白骨一堆。”指的是我,也是我的文字。“新坟。旧墓。荒冢。”并不仅仅只是意象玩弄,而更在这意象里包含了一种变迁,从“新坟”开始变成“旧墓”再变成“荒冢”,这里面包含了一种最终覆灭并被遗忘的悲悯,自我悲悯或者文字上的自我悲悯。然而,“我的亡魂飞舞在幽暗的夜空。”是死而不僵的意象,这里面可以诠释出来的有自恋,对文字的自信以及不愿被遗忘的渴望。

我还想说的是某魂同学没有说到的最后:“当这一切只能无可奈何地成为了过去的时候。”这一句是对前面所有情感的总结,或者提升。这至少是我想达到的效果。
“无可奈何”多少带点无能为力的无奈。也许,我希望写出来的东西,或者,我写出来的东西想要得到的荣耀,最终也只是泡影。纵然我自己也不会愿意,可是很多时候,左右我们的并不只是我们自己的双手。

我记得以前呀呀读了这首诗的时候说,这才是红袖征文获奖之后真正的最后。其实,这话也不无道理。
其实这首诗最终的主旨是推倒,灭亡,怀念,死而不僵的渴望以及一切重建的祈盼。仅此而已。所以最终我选了几个意象来作为这首诗的题目,《荒冢·颓残的墓碑以及亡魂的祭奠》。“荒冢”是灭亡;“颓残的墓碑”里带着前文集的半个名字,其实是怀念;“亡魂的祭奠”带着半个新文集的名字,是渴望和祈盼。

某魂同学的评论用的是“歪评”,其实有些地方说得很好。比如隐忍,说了无数次的隐忍。其实这一点是我最致命的地方。我的东西永远很直白,直白得让人连回味的渴望没有。
所以,被某魂同学评论或者“歪评”对我来说,是很有裨益的。

2.《狂躁时期》。

某魂同学说,这首深得她心,至少在看到题目的时候,毕竟,这个题目很简洁而且一点也不罗嗦。
这一首相对来说是非常纪实的。完全是生活的流水账单。“狂躁。易怒。郁闷。疲惫。口不择言甚至不知所谓。”这一行说的是我当其时的心境,像一头受了惊的小兽一样,一触即发。所以我会说“来点音乐”吧,而且当这样的心态下,我只会想起超载的《荒原困兽》。
困兽。光是这个意象,何其相似。在这样的心态下,这样的一个意象叫我迷恋。而这首诗所想表达的东西,在超载的歌里已经淋漓尽致了。假如知道这首歌的话也许其它的话都显得多余了。所以,我没有再重复跟这首歌里相同或者相似的东西。
“忧思”,“蛱蝶”,“不胜冰凉”,“运命的悲愁”这些都是徐志摩的诗里常用的意象。那段时间刚好在看徐志摩。所以,也就用来表达我自己的感受了。
而其实这一首跟春节无关,狂躁时期的温存,缘于对爱人阿一温柔情感,而狂躁也是因为春节那几天和阿一有些闹得不愉快。

所以,在回某魂同学的贴子的时候,我一直在强调说,最后两句的原文是“去TMD的春节。去TMD所谓过年。”而不是某魂同学看到的版本“郁闷的春节。郁闷的所谓过年。”因为和阿一所谓的不愉快也是因为春节的话题而引起的。所以,这是我强加给春节和过年的,也难怪某魂同学无法理解为什么春节和过年似乎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
“窗外。是过节的人们满世界的欢腾。/窗里。我。一个人。一个狭小的房间。一台郁闷的电脑和一个永远不会再响起来的手机。”这两行很长,其实跟诗无关,还是流水账目,跟生活相关。窗外的世界起反衬作用,而不是让我郁闷的根源,而窗里的世界才是我真正郁闷的原因,“一台郁闷的电脑”是因为电脑没有办法上网,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做不到了;“永远不会再响起来的手机”是阿一的电话或者短信息。我在等待,守望和祈盼。
我记得那天晚上有人打我的手机,响,然后我狂喜地拿起来一看,居然不是阿一,于是接着郁闷。还是反衬,因为有落差,所以郁闷在加剧。一切越演越烈,终究成了狂躁。

而前面所说的“狂躁。易怒。郁闷。疲惫。口不择言甚至不知所谓。”在逐渐的过程里渐渐让我的感知麻木,这就是后面的“我似乎没有知觉。”的原因。这一点不是前后矛盾,而是因果关系。

再解释一下这一篇评论某魂同学说深得其心而我没有热泪的原因,毕竟深得其心在其评论里看不到,而更多的是指出一些不足之处。所以,我只知深得其心,却不知得其所在,所以,我始终热泪,却不知道如何热泪。
而关于旧历的纪年法在这首诗里不是被遗忘了,而是因为我不是在写严肃的东西,而仅仅只是在记一些生活的账目,所以,我就没有按照我写文的习惯加上旧历纪年,而不是因为遗忘。
在某魂同学不可理解的时候,我其实想说,并不是我想要显耀学问,而且这个里面也没有任何学问,地球人都知道,用Word的插入日期和时间的功能就可以插入农历纪年,当然,年份要自己打上去,但是一整年只记一个年份也是很容易的事。
其实这里面有点不为外人道的原因。首先这是我的一个习惯,写字的习惯,从小学写日记就养成的习惯,所以,改掉是不可能的。其次,这跟以前的爱人有关,那时候她说她看不懂这东西,让我别加旧历纪年上去,于是那时候我就改了,没有加旧历纪年,那时候才开始用新历纪年,后来分手的时候我记得写给她的信上写道,我为了她改过的这些东西,从那时候起,我就可以不再为了让她看懂而硬是让自己写上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纪年法了。然而那时候也养成了写新历纪年法的习惯,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模样,一个新历纪年,一个旧历纪年。

其实写旧历纪年的时候我总是很幸福的,因为我可以不再顾虑什么,自己写的文字最后打上自己的铬印。

当然,那些很随意很率性的东西,也就不再拘泥了。
这也就是说,其实在我自己看来,这一首其实不能算是诗。除了几个引用的意象比较出色之外,其它的也就只是流水账目。而出色的却是篡改,或者是旧调新弹罢了。
再一次强调的是最后两句:“去TMD的春节。去TMD所谓过年。”,所谓的狂躁,只有在这时候才如此昭然若揭,招摇过市。

3.《诗人之死》。

从某魂同学的评论可以看到,其实这一篇应该是她最喜欢的。我想。“如果我没数错的话,这是一首仅有二十行的诗。短短二十行诗,道出了一个诗人的一生。/没错,一生。在诗歌里的一生,在文字里的一生。”“我认为绝对有价值的诗。没错,是绝对有价值。”这对于这首诗来说,无疑是过于赞赏了。

累了,疲惫,睡觉的渴望和灵感的干涸。这些都是这首诗里要表达的东西,而这些都没有逃过某魂同学的眼睛。
写这首诗其实是因为写了三首在前面,而后想睡觉了。然而,我还想写,我不想就这样睡去。可是,我居然不知道写什么,没有半点可写的灵感或者题材。这就是这首诗的由来。
某魂同学说:“如果说《荒冢·颓残的墓碑以及亡魂的祭奠》里面的错误犯的深得我心;如果说《狂躁时期》的题目取的深得我心;那么,这一首《诗人之死》,全部都深得我心。”看到这里我感觉很庆幸。毕竟,错误也可以深得其心的时候,我是很愿意安寂的。

“梦里的梦里/诗人拿着纸笔在沉思/久久/写不出一个字”。在我的慨念里,诗人应该是灵感泉涌的,但是,诗人也会有疲惫的时候。
一个人之所以被称为诗人,因为那个人写诗;而一个写诗的人其活着的意义就是写诗;而当一个诗人再没有诗可以写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可以再被称为诗人了;可是他还是诗人,那么,诗人已死。
也或者说,作为人的个体,他还活着;作为诗人的个体,他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了。诗人,写不出诗,还叫什么诗人。写不出诗的诗人,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呢。如果他换一种方式存活,那么,没有人会去计较。可是他不,所以,他只能死去了。
这首诗也许仅仅只是疲惫,其实我还想说,写这首诗的时候我想到了海子,以及海子卧轨的猜测。我在想,如果海子写不出诗的时候会怎样呢。
所以,我曾经怀疑过,海子是不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选择了一个极端而灰暗冰凉的方式离开这个已经让他感觉生无可恋的世界。我看他末期的诗作比如《十个海子》里,充满了是狂躁,猜疑和妄念。
人毕竟只是人,纵然他的诗里称自己为“诗歌皇帝”,可是他终究还是承受不了涸竭时期的疲惫。

当然,这些只是我写下这些东西时的妄自猜测罢了。
如果说,这首诗写的是我自己的话,倒不如说写的是海子更多一些。当然,我也灵感匮乏,可是,我从来不以为自己是诗人,所以,我还可以理性地观望海子。
小鱼是没有办法理解的,当然,我不曾对他提及过。“世界之王”的意念其实不是我,而是海子。
“梦里的梦”是我经常用到的一个意象。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我记得,我曾经做梦梦到自己在做梦,在醒来的时候一切清晰可见。梦里的梦一般都是狂乱而无序的,跟达利的超现实主义的画一样混乱。所以,我用到“梦里的梦”的时候,想表达的就是那种狂乱。

最后,我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三首诗里最深得某魂同学心的这首《诗人之死》是我自己最不满意的一首。论意象没有《狂躁时期》所引用的那些美,论象征也没有《荒冢·颓残的墓碑以及亡魂的祭奠》里所隐藏的东西。我所喜欢的只有三行字:“还未写完的诗稿被黑暗焚烧/有暗淡的幽蓝色的火/轻轻闪烁着阴暗的光亮”。因为这里的意象是独创的而不是引用的,而且很漂亮。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所有我自己写关于海子的文字我都会感觉是垃圾,像是某种神圣的东西被玷污了一样。

黑暗迷恋,一直是我的诗里挥之不去的东西。所以,“天亮了/天亮了”这两个重复,是光明,是我没有办法妥协的现实的回归。黑暗迷恋,可是,黑暗却已经远去了。
而如果说这一首深得某魂同学心的话,那么,某魂同学的评论也深得我心了。因为某魂同学提到了一点:“张着嘴却说不出话。”的确,我写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可是当我看到了评论的时候,看到了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想,其实整一首诗也就说出这样的感受来。
很多时候,我总感觉,写诗不如灌水来得透彻,简洁而明了。

4.最后。

另外,我想告诉小鱼的是,我从来不曾以为,我是诗人,我也从来不曾以为,我写的字会是诗歌。那些是你和飞猫的劳作,我沾不上边。你们是幸福的大学生,受过系统的教育,我只是一个高中毕业半路出家的狂妄家伙。嘿嘿。
写你们的诗吧,我写字。我只是写字。MD,我说,诗歌本身,TMD永远就是一场自恋运动。我就喜欢这样子定义,MD,你奈我何。
少TMD装什么卫道士说什么诗歌大义,少TMD说什么不允许我们说什么什么,其实你自己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其实在目前为止,你除了志向比我远大一点之外,你除了自己感觉自己走的是阳光大道的自我感觉比我良好一些之外,你除了去参加那些所谓的诗人诗评家聚会之外,你除了知道几个我从来没有听过的你说是所谓的诗人的名字之外,我倒还看不出来你写的文字比我的好在什么地方。
嘿嘿,自恋运动,仅仅只是自恋运动罢了。
你们有你们的多愁,我有我的博。MD,你奈我何。你们是大家,你们说出来的话是头头是道,我就TMD小肚子鸡肠。MD,你奈我何。我可以在我的博里给任何东西安上我想给其安上的任何定义,我就说诗歌就是一场自恋运动。MD,你奈我何。

某魂同学在其评论受到小鱼的质疑的时候说:“我的评论的确是絮絮叨叨,那是因为诗是十一的诗。如果换了其他人,可能我连多打一个字我都不会。”
热泪盈眶之后。其实我想说的是,某魂同学,我接着写我的那些非诗的诗,你接着写你那些非评论的评论。其实我不曾试图去说服小鱼什么,毕竟,他走的是一条康阳大道,我们走的只是一条羊肠小路。他想成为大家,我们只是迷恋自己的文字,以及迷恋一切对味的文字罢了。

         2006-2-18 丙戌年正月廿一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