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传统纸媒;网络平台——我的何去何从  

2007-06-24 17:55:02|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统纸媒;网络平台——我的何去何从
(文:火神纪)

  一切从和朋友的一个半真半假的玩笑开始。
  朋友和纸媒有熟识的编辑。朋友总是对我说,我写的那些文字如果不拿去投稿的话,真是太浪费了。
  我说,反正你有熟识的纸媒。所以,我只管写我的文字,你当我的经理人,你把我写的拿去投稿,然后,稿费二一添作五地分了吧。
  今天朋友跟我说。介不介意把我的影评扯到报纸上去。然后跟我说,写字最好写一些时效性的东西,写一些大家都想看的东西,而且不要到发到网络上去。

  我突然想,这个半真半假的玩笑莫不是真的成真了么。书写的人书写,经理人投稿,然后,两个人蹲在角落里数着为数不多的稿费,一人一半。

  其实以前我试过投稿。在还是学生的时代。在现在的眼光看起来,那样文字被退稿应该是无需质疑的。然而那个时代的杳无音讯让我颇有点无奈地安于自我的书写。日记本上的书写。
  后来上网。于是从一些原创网站的个人文集开始,BBS,BLOG等等。我甚至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书写方式:Word,上传,然后公布于众。然后我开始观望那些RE,忙碌于回复那些RE。
  终于也开始有一些文字见于纸媒了。开始,会有一种安逸和喜悦。之后,又归于安寂了。因为那些劳于奔命的投稿让我感觉疲惫。纵然我像所有迷恋文字迷恋书写的人们一样不间断地有一种把自己写在纸上和Word的文字变成铅字换成稿费,可是我终究不想去做。从某方面说,我是一个懒惰的家伙。
  毕竟纸媒上发表的文字,除了几个熟识却并不懂文字的人们会说起之外,其实,我知道我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了。而写字的人总是需要一些有同样喜爱,同样兴趣人们的声音。
  网络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平台。当我们在电脑屏幕之前按下Ctrl+Enter的时候,网络彼端的人们可以看到,偶有反馈。
  可是纸媒,这样的情况估计很难看到。

  朋友说,在网络上写出名堂来,可是有什么用呢。
  也许,网络上的文字终究必须搬到纸媒上去。毕竟,书写只是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之后,我们还必须吃饭,必须得活下去。
  网络除了虚拟的货币以外,也许,并不提供其它任何物质上的东西。于是一个并不是很矛盾的东西出现了,纯粹的精神上的东西以后,我们还需要物质基础,而我们永远离不开物质基础。

  如果在平时来说,朋友这样的话并没有半点诱惑力。当这些还只是业余爱好的时候,投不投给纸媒,似乎并不是很重要的问题。
  可是,朋友告诉我这些话的时候,我还面临着失业的危机。这便值得认真地考虑一下了。

  一直以来,文字,仅仅只是一种花仙子般的迷恋而已。如果我还依旧停留在这样的迷恋的时候,我可以不考虑任何东西。写字,仅仅只是写字罢了。我可以写我想写的东西,我可以写我希望自己写出来的东西。
  可是突然,当我面临着生存危机的时候,我突然不得不认真地考虑一个问题。
  除了文字,我没有任何一技之长。这让我的生存面临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迷惘和不安。而文字,我的文字,也并不是真的那么出色。纵然很多时候我盲目地相信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用文字来谋生。

  专业撰搞。无疑很多时候,这样的职业很让我心动。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书写。我能做我想做的事,书写。而除了书写,我一无所长。
  可是,爱人告诉我,我不能那样做。因为生活。我不能让她跟着我多一餐少一餐地捱日子。而专业撰搞,在现在看来,有稳定的收入无疑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东西。

  说到底,也许还是信心问题。对于自己的信心或者别的。能力的信任程度。可是现在,我除了此途之外别无可靠。而文字,我至少已经玩弄了十几年了。相对其它,文字,我至少更有一些信心。
  朋友跟我说,如果要投给纸媒的话就不要把文字散落在网络各处了。毕竟现在的纸媒很少愿意用网络上可以看得到的文字。

  写到这里。我的何去何从。其实我没有半点底。可是我知道,如果哪一天你们发现在网络上找不到我的时候,那么,我也希望你们会知道,我已经沦落到靠卖字为生的地步了。
  网络,是一个欢聚的盛会;而纸媒,是一个单枪匹马的征途。何去何从。

  这两天的澄海一直不停地下着中雨。道路泥泞。前方一路的迷茫。不过我知道,这些终究会过去的。天总会放晴。阳光总会照耀到我身上。
  我的文字生涯,何去何从。我突然想,船到桥头自然直。因为我现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是凌晨三点,窗外还有汽车飞奔而过。也许,之所以飞奔,他们都知道自己所要前往的目的地。
  而我记得我最近总是说:我在蛰伏,在等待。
  也许,为了寻一个目的地,好让我不假思索地飞奔而去。当一个人有了方向的时候,我们前进,自然而然地会有前进的力量,自然而然地会找到路。
  正如现在的这个天气,雨下完了,云散尽了。太阳,月亮就会出来。会有光亮和温暖。而我现在所知道的,至少我还在无所畏惧地活着。

          2006-3-26;丙戌年二月廿七。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