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奶奶的遐想  

2007-06-24 18:28:37|  分类: 吟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奶奶的遐想 - 火神纪 - 火神庙
关于奶奶的遐想
(诗文:火神纪)

当你还在少女时代
你是否曾经怀过一种类似我现在的疑惑
也曾有过一缕貌似青涩的情愫
对未来充满着种种不知所措的企盼

我想 你应该有过类似的渴望
带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少女牵拌

十五岁时你走进了没落的庭院
放弃了所有少女的那些幻想而带着一种为人妇的期待
用你那双素裹的小脚跨进了家门

你是不是会心生悔意
有点儿怯怯生生
你的脸颊一定带着泪光
带着那些年少时无法释怀的梦

从此起你散尽了少女情怀
正如你解开了的麻花小辫永远无法再盘起

是否会有些遗憾
夹带着一些对回忆的留恋
是否在偶尔的夜深秋凉
对着一个空荡荡的天井抬头
突然想起 某一年某一天在某处
邻家的男孩脸上永不凋零的欢笑和羞怯的回头

你是家族里的神话
你是黑夜里最亮的那盏风灯
永远不可以被我类似的天马行空式的妄念所污蔑

曾几何时你挑起了扁担走遍了乡村里的大街小巷
走进了千家万户
扁担挑着的是 你叫卖着的大米
扁担也挑起了我的父辈们的生计
你的娇弱的双肩会不会已经磨起了老茧

你的一身素衣 在族人眼里
那是最瑰丽的艳色
永远的劳作以及对无奈生活永远的挣扎

奶奶 我的奶奶
你的双脚一定已经起了水泡并且在后面的路上被磨破
你的双手一定已经不再细腻而白滑
你一定已经很累很累
你也一定很开心
因为 你用你的扁担养育着你的子女

你的手从来不曾掠过我的发梢
你从来不曾用你的脸蹭去我脸上的泪光
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 你已经逝往天国了

长大后 我常常走小街窜小巷
我带着一种渴望 我在想
某天 某个古道尽头
我会不会见到某个熟悉或者陌生的身影
挑一根扁担 走进某家人的门里
或者某天 在某个颓落的墙角
我会寻觅到一个小小脚踩出来的脚印

只是 现在已经再没有人用扁担了
没有人走路
除了冒烟的机械 还有轮胎

家族里有一个永久的神话
关于奶奶 永远神秘而圣洁
我的心里有一个不灭的妄念
我的奶奶 曾在我在活着的这个地方
艰苦的活着

  补注:辛巳年正月十九夜初稿;丙戌年三月十五整理。这是前两天被大水淹没的几百首诗的诗稿中的其中的一首。我在整理的时候顺便修改了一下,本来是一组诗,分六段,略有修改以及删节。这些诗稿本来是想着慢慢来整理的,奈何,现在似乎已经没有这样的时间了。被雨水浸泡,然后字迹有些模糊,我又不敢拿去晒太阳,我害怕,晒干了的时候,纸张会粘在了一起就再看不到以前写的任何字了。
  当然,这些只是一些虚妄的文字,只是一些年轻时的美好愿望。那种词汇上的稚嫩让我看起来很不舒服。可是我还是依旧收着这些文字,毕竟,在某个时代,我曾经是这样子写字的。
  这是一首写给奶奶的诗,我突然发现,那个时候我实在太张狂了。字,很稚嫩的文字。而张狂,原来与生俱来。
  但愿,天国的奶奶会原谅我。原来,居然有一个如此不屑的孙子。不过我开始对我刚刚写在前面的这句话羞愧了。原来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想事情居然开始有逻辑了。这样是完全不适合我“高大全”的形象的。
  年少轻狂,其实,没什么不好。我无可奈何地发现,我已经长大了。我记得唯一读过这首诗的是我的弟弟,他说,恶搞,怎么可以把奶奶写成这样呢。想起来,那时候的弟弟比我更成熟更懂得人事。

2006-4-12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