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ShowTime第一辑  

2007-06-24 19:26:26|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给我起造的旧房子(一组)

    《题记》

很多年来的回忆
泛黄 之后泛滥

我用尽所有的一切往空白处填充 日夜不断
最后 我见到的不再是空白
不是凌乱 但无序

现在所有的一切成了我所想像的模样
可是我再也找寻不回我自己最初的模样

《自我迷恋的油墨喷画》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我脸上曾经洋溢过的幸福
我曾经专注过眼前唯一的那个祈盼

手指 铂金戒指曾是我所有渴望的依附
手腕 象牙珠链曾是最洁白无瑕的守望

末 戒指丢弃
在我的珠链散尽的那一刻一起死去
幸福 可以就这样被时光锐变成忧伤
永远永远

迷恋 除了自我之外我还剩下些什么呢
脸上的笑 那个熟悉的轮廓已经逐渐被模糊
当我还在祈求平安的时候
我发现我已经找不到一个笑逐颜开的理由

时光流逝去 之后
我突然明白了我脸上爬上来的皱纹
和头发里刚攀出来的白发
它们在我的身体上刻画着的那些疲惫

我突然想 真正的幸福是不是还在明天未见的明媚处
对着我轻轻地招手呢

《死在墙上的Jack London》

马丁伊登死在我的书架里
杰克伦敦却只能死在我的墙壁上了

素描 黑白相间
看不清楚的是他双眼深邃的漆黑

夹克上我光明处反光
几道曲线 几许幽暗

我还记得画画的人
如今也许带着她的梦想哺乳一个健硕的孩子
对她来说 杰克伦敦也许依旧还是一个陌生的符号

我们曾经很近地触摸到我们的梦想
我们曾经以为那就是捕捉
如今 一切定格

杰克伦敦只能死在我的墙壁上
我站在墙的前面 看到很多年前的那些灰尘堆积起来的时光
灰尘下面 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

壁画里的人 画画的人以及站在画前面的人
是不是有一天会一起死去
死在那定格了的沉思里 不再遗憾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我的藏书印章》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竹心斋藏书”
朋友说 竹心本空
一切到头来也是一场空
朋友问我 你是不是已经悟道了呢

梦的起点是别人的那些文字
我记得无数次在书店里徘徊、抬头、仰望

无字文书
那是一整个夏天守望的秋凉

一个印戳
穿行了千百年

我不记得凿刻这个印章的人的模样
我只知道 我的所有的书本上
将永远带着这个人留下的这个铬印

子孙后辈 永远
没有人会忘记

《书本,角落,死寂和躁动》

书架里有着最厚重的思索
纵然很多东西闻起来多少带着一点腐朽的陈年味道
我不是一个风格统一的收藏者
于是所有的一切变得良莠不分杂乱无章

Hunger And Enjoy
时光飞逝 这里是我最安详的时刻也是我是躁动不安的角落

带一把可以斜躺着的椅子坐下
像是在搜寻猎物一样的目光内敛
泡茶点烟 还有纸笔书写或者划画
阳光斜斜地挂在刚拖过还带着水迹的地板

这是最美妙的午后
就算没有咖啡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爷爷裱着自己的墨迹,墙上的守望》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伯父说 爷爷是一个落魄的文人
表妹说 我是家族里的文学青年
所以 爷爷老去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由我来记录点什么呢

爷爷经常教育我说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奈何更多的时候我总更像是一个叛逆者
就算读书 永远不读爷爷送给我的书

墙上的墨迹已经描绘了很多年
爷爷的爷爷告诉爷爷说唯有读书高
爷爷说 小时候他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什么也不做 就只是读书
考上了秀才就能分上几亩祖田收租

根深蒂固的是那些永远也磨不完的墨和永远坚挺的砚台
爷爷以及爷爷的爷爷可能永远也不会原谅我
我居然只会用键盘打字而不会写毛笔字

墙角的墨迹在守望 我以一个家族叛逆者的身份在写着家族里的故事

《致那个已经不知身在何方来自乡下的知青》

 我不知道你手上的画笔是不是已经让你感觉生疏
被你遗弃的画板还在我家里的角落粘满了尘埃

我记得我曾经看过你的作品
凌乱地散布在你寝室里的桌面上
你是一个努力放纵过自己天赋的人
只是这些年过去
你是不是还记得这张被圆钉固定在我房间里的画

画里是我妹妹小时候的相片
藤椅 白衫和金项链
妹妹脸上的表情显得如此无辜而茫然

这让我突然想起了某个时代里
我们似乎也是曾经在哪里挣扎着假装明白

其实 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你的画笔画过爷爷的毛笔
如今 爷爷的毛笔还挂在房间里的笔架上
你的画笔却遗落在何处

困惑的美感在这里泛滥
只是我已经再找不到你了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收捡一个诡异的面具》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别说 那个空洞的眼眶里
有过什么祈盼和希望的光亮

五颜六色的缤纷色彩被涂抹得娇妍而妖艳

在地摊上寻望
收捡一个诡异的脸庞
脸上的线条告诉我 这是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女子
因为悲凉 还徘徊在这世界

我说 跟我走吧
我给你一个安静的家

那天夜里家里的墙上传来呜呜的哭声
我说 别哭亲爱的
我们还在这世界里游荡 我们还在这世界里祈盼
这就是我们的所有了

祈盼和光亮在不远处
我们在招手 他们在靠近

《缘;被遗弃在路边的画》

 我承认这只是一幅在路边墙角里捡回来的画
              ——题记

纵然如百合般优雅
终将凋零

最美的一切最终只能被定格在图像里

被遗弃在路边的画带着旧主人的指膜和味道
弥散在我的房间里
百合 依旧绽放

我常常觉得这是一种缘份
纵然依旧素昧平生

也许我们曾经在路边的哪个转角处擦肩
只是我们彼此都不知道
原来我们曾经如此深入过彼此的生活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泡一杯热茶永远是冬天里最温暖的渴望》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泡一杯热茶永远是冬天里最温暖的渴望
纵然现在还是六月的初夏

倒不尽的烟灰缸里有着燃烧过的芬香
紫砂壶里还有去年冬天没泡完的已经发霉的茶垢

现在煮开的水等到了冬天应该已经冰凉
我所挚爱的那些旧去的风骚
现在已经所剩无几

《旧手机;那个时代的寄存》

 短信或者通话
这是个值得思量的问题

我在寻找旧机器里已经变味的海誓山盟
只是 已经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我曾经以为那就是幸福
如今 我差不多已经忘却了自己曾有过的那种快乐

快乐还是不是快乐呢

一个时代被寄存在另一个时代
图腾式的饰品已经送与他人

我找不到半点迎风招摇的幸福味道了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桌面上的桌面;不是凌乱的无序》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整齐似乎只能远远地停留在幻想之中

香烟和整天躁动的音箱
这构建成了我所有的生活

桌面上的桌面
一个凌乱 一个空泛得不见半点真实

《关于一只玩具熊的记忆》

久远而忧伤的记忆
是不是已经远远地逝去了呢

似水流年 回忆
已经淡黄

拥抱 哭泣
郁闷 对着你诉说
这一切似乎还停留在那些年前的昨天

已经淡黄的还有什么
除了回忆 是不是还有一笺尘封的诗句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回头望的遥遥无期》

ShowTime第一辑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我不能回头望 城市的灯光
一个人走虽然太慌张
我读不出方向 读不出时光
读不出最后是否一定是死亡
         ——张楚《西出阳关》

城市里没有永远不灭的霓虹灯光
回头望 遥远处的列遥远处似乎有些许光亮

我不知道 如果有一天我找到的是一个海市蜃楼般的终点
我会不会因此而绝望

                      2006-06-30;丙戌年六月初五。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