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平凡和淑芬画里虚构的幸福  

2007-06-24 19:30:21|  分类: 书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凡和淑芬画里虚构的幸福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平凡和淑芬画里虚构的幸福
(文:火神纪)

 我曾经以为,我可以不再写字了。就像我曾经以为我可以像不再抽烟的时候一样,满怀自信;我曾经成功地把烟戒掉过。也许就像我现在依旧自甘堕落地抽起烟来。现在,我似乎又无可选择地回来了。
  我曾经以为,我可以不再写任何一个字了。不是有很多人一辈子也不曾写出过一篇像样的文章,可是他们不也一样好好地活着吗?他们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朋友说,选择文字既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不幸,而我不管是幸或者不幸,其实我已经无可选择地中了文字的毒。就像我现在无可选择地回来,因为如果不写字的话,我感觉除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之外依旧是压抑。
  摆脱,除了文字之外我暂时找不到摆脱的途径。于是只好回来。

  戒完烟后第一次重新点起一根烟的时候,我对自己说,这辈子再也不要戒烟了。既然已经彻底地戒去又自己心甘情愿地点燃另一枝香烟,那说明我对香烟不只是一种烟瘾那么简单了,更多的时候那是精神困惑时的一种依赖。
  重新拾起文字,我不会再这么说。因为也许有一天文字是不是真的会让我彻底地失望呢;我不知道。我突然对以前雄心万丈的文字失去了以往的信心。不是因为不够自信,而是因为我有种无能为力的悲切;如此沉重。

  但是暂时我只能想着对其依靠。毕竟除此一途,没有任何东西我敢说我最精于此道的。就算文字我也不敢如此说,虽说我玩了文字十几年了,可是,没有人敢说精于此道。我只能说的是,对比其它的东西,这一途我稍稍精通一点罢了。
  只是我习惯了在任何时候用所有最恶俗的意象堆积起一片更恶俗的意境,仅此而已。堆砌文字,我所有的本领似乎只此一途了。

  所有的人都说我最终会回来,只是没有人想到我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自己也不曾想过,我所谓的坚持和意志原来是如此脆弱而不堪一击的。突然有一种很悲凉的感觉。这次回来,不再有那种不成功便成仁的英雄气慨了,更多的只是一种无可奈何。如果回来的时候依旧只是那样的坚持和意志,也许没有多少天我依旧只能选择退缩了。

  应该说一下我看看。一个中文网站。曾经标榜过以纯文学立身的中文网站。
  黑客入侵,硬盘被删除了所有的资料。那一次,我丢失了的文章居然有数百篇。而很不幸,除了那个网站之外我在任何地方都不曾有备份,包括自己电脑的硬盘。
  我总在想,网站总是很安全的,不可能被黑客破坏,不可能会有任何的纰漏,不然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找一些编辑来审稿,不然为什么发一篇文章还要经过一审二审甚至三审呢。
  结果永远存在于想象力最末端的所谓黑客在一时间占据了我所有的最强烈的情感,我写了那么多年的文章突然一夜之间丢失了。郁闷。当时网站找来了微软中国公司来恢复,最终似乎恢复了八成左右的文章,可是写手们对网站的信心似乎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结束了。似乎在那一夜之间,我看看中文网这个网站在网络上突然就消失了。一个号称在榕树下之后和红袖一起并列第二的中文原创网站就这样被彻底地打倒了。
  满世界的悲叹和忧伤,以及抱怨。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是我第一次做网络编辑的地方。就算最后没有恢复,我也许也会依旧坚守在那个地方。至少那个地方那上结熟悉的页面总让我有种回到家的感觉。
  最近我常常往那个地方跑。可是郁闷的是,没有什么人投稿了,而在审稿平台所见到的稿件似乎也是水平大不如前的稿子了。

  前网站管理员说,最近我看看的两个标志性事件:有某人入股,想把网站从文学网站整改成文化网站,所以,原来的很多东西被丢弃而追求一种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所谓格调,比如《妓女日记》被全站推荐,网站从纯文学的角度一下子掉到了追求人气和追求点击的标新立异;而另一个更标志性的事件,就是请来网络红人芙蓉姐姐到我看看的论坛上发相片。
  听到这里,我算是彻底无言了。

  打下一个家业很艰难,可是,把一个家业毁掉却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大量优秀的写手在网站崩溃的时代不得已地怆惶离去,而类似这样的整改似乎只能把更多的人推出去。
  以前我总在想,崩溃了并不要紧,等网站稳定了之后,就可以重新建立起写手的信心,重新吸引一些新的优秀写手和找回那些已经离开的人们。可是这样的整改连我这样恶俗的人都受不了的话,剩下愿意同流合污的人们还有多少呢。
  对于我看看,我算是彻底地绝望了。离开,除了彻底地离开我还能做点什么来让这个我如此挚爱的网站挽留我呢。或者说,除了彻底地离开我还能做点什么来挽救这个我挚爱的网站呢。

  可以说,我看看的彻底堕落给了我很大的冲击。我终于发现,原来我是如此珍爱着我现有的博客和在红袖的文集。毕竟这些地方都在按照一种美好的意愿和规划发展,也没有脱离出我对它们的期盼。
  这是我选择回归文字的最冲动的原因之一。也是所有人预料不到最终会是这样结局的原因之一。
  没有人会想得到我为什么会这么快地回来,正如没有人会预料到为什么我看看中文网最终居然成了这样的一个地方。带着一种彻底的疼痛和悲伤。我说,我回来了。

  这一切其实都极其虚浮。文字,文学,纯文学。我凭什么能力去相信这些。
  我突然想到了平凡淑芬两夫妻合作画的那些画,所有的美丽都漫延在一种虚幻的色调里面。而唯一一幅看起来相对真实的画里,两个人,一男一女,一个人头发带着半点飞逸,而另一个人的头发却很平静地躺在肩膀上,表情哀伤。
  我很喜欢平凡淑芬夫妻档的画,永远显得那么唯美而安逸。除了这一幅。可是阅尽了他们所有的画,我发现我其实最喜欢的还是这一张。
  在我看来,所有最美好的东西永远带着一点点莫名的飘逸,而真实的东西永远总是让人悲伤而幽怨。这幅画告诉我的也许不只是现实的那些东西,而是告诉我那些美好的而不可及的所有一切,其实,只有抛离了所谓的现实。

  虚构幸福。在我自我的世界里,让我虚构一个王朝,让我把自己虚构成至高无上的皇,让我把所我喜欢的东西虚构成现实,让我把我所憎恨的东西虚构成虚构。其实,如果呆在这个世界里的话,我是最幸福的。
  平凡淑芬的画,除了这一幅,其它的都是最虚构的幸福。而现实,在不远处偷偷地窥望。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或者我,都没有办法忘却这一切。
  我沉溺在自我虚构的幸福里,无法自救。他们也一样。

  我等了整整一夜,等不来一个腐败的味道。我曾经以为,只要我刻意,我可以制造出最让人舒服的沙发。可是原来,不管我如何刻意,我做不到。

                  2006-07-13;丙戌年六月十九。

  评论这张
 
阅读(7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