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断章读贴思考·男人应该如何活着  

2007-06-25 00:12:44|  分类: 书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断章读贴思考:男人应该如何活着
             (文:火神纪)

  今天在EZEEM上看到一个贴子:《我怎么交了一个这么窝囊的男朋友》。颇有点吸引眼球的感觉,然后进去观望。而后惊叹。
  断章如下。
  其一:说着说着话,手就搭上了我的肩,然后就抱住我了,嘴巴也凑了上来,手也不安分的在我身上乱摸。而我则是半推半就,一方面我对他也有好感了,追了我那么久,从一开始对他没感觉慢慢的有感觉,另一方面,我觉得我这样漂亮优秀的女人,让他这么快得手岂不是太便宜他了,所以半推半就。 
  其二:正在他不安分的乱动时,突然身后出现了几个黑影,不由分说,一脚就把他踢倒在地上,我们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几个人就把我和他围住了,明晃晃的几把刀对准我们恶狠狠地说道:你们想好了,不拿钱来,你们就别想走。我被突然的变故吓蒙了,而他连忙起身,镇静地从口袋里拿出钱包,对那几个人说道:钱都在这里,我知道你们要的是钱,你把我和她放了吧,只要你们不动她,我身上的钱都给你了。那几个人接过钱包,打开一看,看起来很满意,说道:你们走吧。最后我和他在那几个人的调戏和嘲弄中灰溜溜的跑了。事后他一言不发,显然被刚才的事也吓着了。
  其三:我真的好伤心,这就是追了我三年,口口声声说将来那个可以给我依靠的男人吗?有那个男人有他这么没用?想到这,我更伤心了,如果但是换成是发哥,他早就几拳几脚把那几个男人打倒在地,然后优雅的一回头,说道:宝宝,让你受惊了。为什么,我不要求你能达到发哥那样,可你为什么连发哥的百分之一都做不到。

  这样的结论实在让我非常地郁闷。我在想,现代的男人应该如何活着呢。

  先从这断章的三点来分析这个女子ID。
  其一。
  这绝对是一个自恋得非常的女子。所谓“我觉得我这样漂亮优秀的女人”,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人不外乎两种,第一种就是真的非常优秀以至于有人追求其三年而不得手,虽说她对他也开始有了好感。还有一种可能性是这篇文字其实是杜撰出来的,因为如果仅仅只是有好感的话就让人上下其手,那么这个女子可谓是非常随便,也许写贴子的人本来是个男人,并不如何了解女人的心态。
  仅仅只是对某个人有好感的话,是不可能任其上下其手的。或者其实这个女子很喜欢这个男人,只是嘴上不说,心里却很想让男人上下其手,只是因为自己那么“漂亮优秀”,不能让别人只是仅仅追了三年就这么随便地跟对方有亲密的行为。
  然而不管怎么说,这是个幼稚的女子,因为很多时候在男人看来所谓的“半推半就”是非常煸情的行为,一个女子如果不想吃亏而且对这个想让自己吃亏的男人仅仅只是好感的话,那么应该断言拒绝。像这样的“半推半就”很显然是一种火上烧油引火自焚的行为。当然并不排除这是此女子要的不可言传的后果。

  其二。
  “几个黑影,不由分说,一脚就把他踢倒地上。”这样一脚可以断定只是这群悍匪中的一个人用其四肢中的一肢就把该名男子踢倒在地。一个人的四分之一就可以有这样的效果,何况那个人还有另外的一条腿和另外的两只手,一共又是几个人,可想而知,双方实力之悬殊。如果一拥而上的话,这位大言不惭的女子和她那传说中窝囊的男朋友应该是连渣都没得剩了。
  “我被突然的变故吓蒙了,而他连忙起身,镇静地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此时该自恋的女子已经被吓蒙了,而男人这时候“连忙起身,镇静地从口袋里拿出钱包”,这样的稳若泰山的男人可以安靠终身了。我们可以想像,当我们遇到一群几个悍匪,而其中随便一个随便的一脚就能把我们踹倒在地上的时候,身边又是一个我们深爱的追求了三年的女子,那么,我们会如何反应呢。也许会拉起女同志一起跑路来一招溜之大吉,没义气的也许会丢下女同学自己跑路,可是如此勇敢直面惨淡的人生的男人,实在已经是少之又少了。在这个时候还能镇静地拿出钱包给那些悍匪,说明此男人实在有急中之智。而且非常的不是一般的镇静。因为他非常清醒地知道,悍匪要的只是钱而已,给他们,也就破财挡灾了。而且这个时候男人说话了:“钱都在这里,我知道你们要的是钱,你把我和她放了吧,只要你们不动她,我身上的钱都给你了。”多体贴的男人呀。至少不会让这个女子把身上的钱也拿出来,不然两个人也许连回家打的士的钱都没有。实在得赞一下。而且只要不动这个女子,钱我会乖乖地交给你们,如此实力悬殊的情况之下居然还有胆和对方讲条件的男人实在不多。至少这个男人没有说:只要你们把我放了,这个女子随便你们处置,你们看她,如此漂亮和优秀,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们出来混的,女人如衣服……如果这样说的话估计这个女子会当然晕厥连家都回不了。
  “最后我和他在那几个人的调戏和嘲弄中灰溜溜的跑了。事后他一言不发,显然被刚才的事也吓着了。”终于靠着男人的急智和及时贡献出自己的钱包得以脱身。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对“嘲弄”反唇相讥的,难得保住了小命又遇上几个好心的悍匪守信用没有对这个“漂亮优秀”进行类似搜身之类的“上下其手”,非常厚道的只是“嘲弄”,可谓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谁会那么笨地反唇相讥惹火烧身呢。像这个女子似乎到现在还蒙着来不及坏男人的事以至于跟男人一样灰溜溜地跑了。而至于所谓的“调戏”应该只是言语上的,不然我看现在此女子应该没有如此清闲而又大言不惭地写一个这样无聊又无知的贴子。

  其三。
  “我真的好伤心,这就是追了我三年,口口声声说将来那个可以给我依靠的男人吗?”其实我想了很久,这个绝对是个可以让你依靠终生的男人。如果你让他强出头的话,万一以身殉情之后,他不是落得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份,而你不是间接地害死了他以至于愧疚而伤心。他这样强忍一口气其实是为了你们彼此双方,唉,你就怎么不懂这个男人呢。忍辱负重,其实一切都是为了你呀。或者为了和你相守。遇到这样的男人不应该伤心,而应该非常的开心,难得有几个男人愿意为了你而忍别人跨下之辱,这种气魄已经跟当年的韩信同学接近了,可喜可贺,你在路边摊不小心捡到了一个汉朝时代的古董,马上就富可敌国了。
  “如果但是换成是发哥,他早就几拳几脚把那几个男人打倒在地,然后优雅的一回头,说道:宝宝,让你受惊了。”首先,这男人绝对不是发哥,因为发哥在全香港乃至全中国甚至全世界都只有一个。另外,你应该不是传说中那个发哥的“宝宝”,就算你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漂亮优秀”,发哥随便哪个“宝宝”走出来都要让你汗颜无比。我在想如果你对这个男人说了你心里的这些话,这个男人会不会跟你说:当然,我不是发哥,可是你也是不钟楚红,有必要那么拼命吗?而且你绝对没有受惊,不过是一开始就“蒙”了等到事情被男人完美解决了之后你再来当一回马后炮事后军师,这样的行径实在让人郁闷。而就算真的是发哥,遇到一群N个人的悍匪,而其中随便一人出一只脚就把他踹倒在地的话,如果一拥而上发哥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呢。所以,发哥也许会比你的男朋友更帅气更镇静地站起来,用一个更有型的手势拿出钱包,然后回过头来对你一笑,说:猡猡,不要怕,我搞定。

  当然你的原文似乎不止这些,你似乎最生气的还是因为这个男人之前答应买礼物送给你而这时候钱包因为要救你出火海而贡献给了这群悍匪以至于你如此暴跳如雷。这开始更让我怀疑你跟这个男人去公园这种地方究竟是真的对这个男人有好感呢还是怀着其它的目的呢。当然,这是不可知的,至少作为外人的我来说我完全不知情的。
  综上所述,总之言之,我突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首先,这两个人应该是生在四五十年代而活在七八十年代的叔叔阿姨。因为我已经很多年前没有听说过还有跟我们这种年龄的同学去过公园约会了。
  其次。这是个绝顶的男人。追求三年不遂而居然没有放弃,可谓痴情,像某些青年如果三天追不到已经另觅新欢了;这样的男人可谓是可遇不可求。而危难之际依旧镇静而果断地处理了突发事件,可谓急中有智智中有勇,真是百年不遇的奇材。斗勇不过于是斗智,可谓是有勇有谋。而一个钱包就能把几个悍匪看得眉开眼笑放人一马,想必其中的数量必定不少,而随身都带着大款的人们,嗯,可谓是家底敦厚。
  其三。这绝对是一个弱智女子。如果遇到这样的男人居然跑出来大喊一声说,这个没用的窝囊男人,其实是想跟别的女人说,这个男人是个定贝,或是我不怎么要收藏,你们谁要呀,先排队,别抢,别伤了和气。
  末了。有一点绝对是王道的。发哥会发挥他的绝招的时候,一般都是因为有钟楚红在场,而宝宝绝对不是这么傻呼呼的村姑。所以,捡到宝贝的话就好好珍惜吧。

  呵呵。笑谈。勿恼。今天闲来无事,胡扯的。

            2006-9-24;丙戌年丁酉月丙辰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