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妄想》:梦境和现实叠加时喃喃的自语  

2007-06-25 00:39:19|  分类: 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于中国青年报;有删改。
《妄想》:梦境和现实叠加时喃喃的自语
                 (文:火神纪)

  什么是爱呢。也许。因为你爱着的那个女人是她。于是。在我的梦境里。我就成了她。
  什么是爱呢。也许。因为我爱着你而你却离开了我。于是。在我的梦境里。所有的男人也就成了你。
  仅仅只是因为爱的软弱和被爱的渴望。亲爱的。你要记得我。或者。在我的梦境里。你会永远记得我的。

  什么是爱呢。爱是永不舍弃。爱是永久承担。爱是虚妄。爱是幻念。
  什么是爱呢。爱是永恒伤害。爱是永远疲惫。爱是虚构。爱是幻想。
  爱或者是现实。或者不是。爱。其实只是一种彻底自相矛盾的情感。——火神纪。题记。

【壹】电影之外的故事。

  这是一部足以让人沉溺的电影。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如果你曾经有过疯狂而郁郁而终的爱情;如果你相信;以及祈盼。
  我听过一个真实的故事。来自我亲爱的ay。她曾经说过,在一个很漫长的时期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就自己一个人。于是寂寞在不停地袭击着。这时候,因为祈盼诉说以及倾听,她常常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坐着镜子,然后不停地说话。镜子外面,是自己;镜子里,是另一个自己。久而久之,有时候她会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控制镜子里的那个影像,镜子里的自己,在不停地诉说以及倾听的过程里越来越完整而丰满起来,以至于后来,镜子里的自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她有自主的意识和自主的思维。

  我记得听这个故事的时候多少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毕竟,这样的事情并非不可能而且有时候就潜伏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故事的最后是ay很长一段时间不敢看镜子而且就算看镜子也绝不会再开口说话了。最后镜子里的自己永远地消失了,或者暂时消失了。我在想,那算不算已经是轻微的精神分裂了呢。如果那样发展下去的话,有一天,镜子里的自己会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有时候会直接就窜到自己身上来,然后自己会突然就变成了镜子里的自己。说到底,不过是自己的两种性格在隔着这层薄薄的镜子在分析一件事情罢了。当我们对着任何事情有了犹豫不决的时候,其实,不外乎是自己的两种声音或者两种以上的声音在不停地辩驳。这时候的我们,是不是也有点轻微的精神分裂的征兆了呢。
  所有的人都由很多重性格组成,而这多重性格里最显性的最占优势的就是我们所表现出来的性格特点了。可是所有的人性里都潜藏着无数种性格,在某些时候这些性格会跑出来主导我们的某些决定。不是吗。而我们很幸运的是,我们最突出的性格只有一种,或者有几种相对接近的性格作为我们最突出的性格,这就成了我们的综合性格。只是这些不起冲突,我们就可以安然而健康地活着了。

  可是当几种迥然不同的性格势均力敌的时候,也许,精神分裂的严重性会大大地增加。因为没有压倒性的优势,所以,就没有压倒性的折服。
  镜子,一直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我总有这样的感觉。或者说,我没有办法对面镜子过长的时间,因为久了,我会发现,其实镜子里的那个人并不是我。越看越不像,越看越惊慌。
  对着镜子说话,玩角色扮演的游戏。我说话的时候,镜子里的人在听;镜子里的人听完要回答我的话,当然,我不可能是那个人,所以我会想象着另一个人会如何回答。也许,这是最容易进入精神分裂的状态和方式了。

【贰】彭氏兄弟的血腥童话。

  文章写到这里,我发现我已经完全跑题了。说回这部电影本身吧。

  彭氏兄弟的恐怖片似乎已经越来越不够让人感觉害怕了;更多的时候我总感觉凄美得像童话故事。或者应该说,他们的电影里充满了瑰丽的色彩和天真唯美的想象力让我没有办法把他们的电影单纯地当成是恐怖片来看待。只是当他们把这一切用来表达一些深沉的或者悲怆的或者匪夷所思的主题时,人们自然而然地把他们的电影当成了惊悚恐怖片罢了。
  记得以前似乎也曾看过关于《格林童话》的分析文章,把《格林童话》说成是血腥而残暴的成人读物,比如像《灰姑娘》,文章的论点是,里面有关于玻璃鞋的描绘,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能穿上玻璃鞋,于是削足。这样的描绘很多,结果,《灰姑娘》、《白雪公主》和《小红帽》等等传世的童话故事都成了血腥童话,儿童不宜的成人读物。

  当然这样的解读多少有点断章取义的感觉。可是彭氏兄弟似乎最擅长的讲叙方式就是这样。他们的电影里充满着童真和幻想,而且画面唯美,不过是在用一种相对残忍地方式讲叙着他们臆想里的那个世界,讲叙着充满悲情的童话故事罢了。
  他们的名字被完整地铬在了香港恐怖电影里的时候,也许,其实只是一场美好的误解罢了。只是,因为铬印铬得如此深刻,主创方、发行方和观众也都乐于接受,所以,他们就这样无辜地成了香港惊悚电影的一个生招牌了。
  在我看来,前阵子的《异域》也许多少带着点都市寓言童话的唯美和想象力,而这一部《妄想》看起来就更像是一部情感悲剧了。

【叁】电影里虚妄的爱情。

  爱情。也许本来就只是一种虚妄的构思。这部电影,其实只是一个单身女人喃喃自语虚妄的独白罢了。梦境和现实层层重叠,以至于最后分不清楚哪是现实,哪是梦。活着,成了最虚妄的一场梦。
  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不知道。无从知道。不为什么。仅仅只是你爱着的那个女人是她,于是,我就成了她。纵然逃不开的现实是你曾经爱的女人是我,于是我依旧还是我。在这种充满了哲理性的辩证思维里,我似乎只能越陷越深了。
  所谓失败。到底什么样的人生才算是失败的人生呢。当一个人活着,却只能绻缩在自己的梦里,那时候,能算是失败吗。
  从情感上说,男人和女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动物。女人喜欢被很多人疼;男人喜欢去疼很多人。

  这么做值得吗。怎么样才能让他永远爱我。你为什么不回我电话。怎么会呢,只是认错人,不会很严重的。再认识一个人能不能就真的可以忘记了以前的那一个呢。类似的问题很多,在那些刺耳而又安静的音乐里,其实只是一个女人自问自答又永远找不到答案罢了。
  阳台的外面永远飘落着雪花;就算香港的气候是永远不会下雪的。大片的乌云从窗外飘进房间里来;纵然我们知道其实云只是雾气积蓄而成的。房间里的木偶永远在不停地走来走去;纵然我们知道其实木偶如果我们不去碰它它是永远无法动弹的。晃动的房间以及周围所有都在晃动的一切物体,包括裂开的地画;纵然我们其实知道,那时候并没有地震。

  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个过份寂寞而忧伤的女子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停地幻想以及所有的幻觉。当这一切用镜头描绘出来的时候,很奇怪,没有半点可笑的感觉。除了感觉唯美,还有,就是悲伤了。
  跟自己交往了十几年的男朋友突然爱上了自己最好的也交往了十几年的同学。因为逃避,因为无法相信,所以,现实里的所有一切突然变得可笑而不可信了。除了自己的幻念是可信的,其它的一切都成了虚无的幻象。于是,躲进自己臆想出来的空间里。绻缩成一团,至少这样,也许不会再受到伤害。

  为什么写日记,因为倾诉的欲望。而日记里所写的一切其实也只是自己所幻想出来的。可是我相信,其实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都是发生过的。
  电影里的两段旁白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于是我怀疑这两段旁白是不是广电的孩子们又一次怕我们无法解读这部电影而给我们加上去的。不过这次的旁白至少比起《放逐》的字幕时多少有点根据,不至于跟电影本身格格不入。不过这两段旁白多少有违了彭氏兄弟以往的风格,以至于我很怀疑,依旧怀疑。

【肆】解读电影里的那些凌乱的日记。

  “二月二十五日;晴;阿坤就这么走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离开。不知道。可是。他依旧离开了。带着我最好的朋友阿仪一起去了。他们结婚了。而我。独自一个人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写日记。用最大的碗吃饭。以及做一些能陪我聊天的木偶公仔来陪我。也许。我害怕这个空荡荡的房间。我害怕想起以前我们曾经一起玩乐时的那些欢笑声。你们知道吗,在你们离开以后,我还常常听到那些笑声盘旋环绕在这房间里。
  “五月十二日;晴;他开始没有话对我说了。”他是他。我是我。他不是他。我不是我。其实很多时候,我分不清楚,他是不是他,而我是不是我。其实很多时候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而他又在做什么。现在,我一个人。用一个最大的碗吃着饭,以及我刚炒的一桌子菜,还有我熬的汤。
  “六月二十三日;雨;有些事写下来,会化作梦。”梦里的娇艳的玫瑰花以及那些纯真而美好的笑脸。也许,最体贴的男人还不如一本我可以抱着睡觉的日记本。至少,我许过的愿望,我渴望过的温情,这一切,日记本会在我睡去的时候,满足我虚妄的幻想。
  “七月十四日;暗;我看过他似曾认真的嘴脸。”我不记得了。我记不清楚了。那翘起的嘴角是不是最欢腾的笑。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我记得他嘴角那些扎手的须根。只是有些时候我并不清楚,那些须根是不是也会骗人呢。或者说,只是我在自己欺骗自己。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也许已经不重要了。至少在我的感知里,我曾经看过他似曾认真的嘴脸。
  “八月一日;雨;他会像以前一样吗。”他。也许。只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仅此而已。他是谁;我又是谁。对了。他是你;我是你挚爱的阿仪。你说过,你最喜欢吃的是豆豉鸡。我跟你说过,我最喜欢的是写日记和做木偶公仔。你一定都还记得。你一定都不会忘记。你一定跟以前一样,深爱着我。对吗。
  “八月十二日;晴;信任是从何时失去的。”很多时候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突然间就不再相信我们曾经深信不疑的东西了。很多时候。总是这样。何时失去也许已经不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已经失去了。虚妄;所谓相信是不是可以这样定义呢。
  “八月二十日;晴;他曾经愿意为我做一切。”曾经。只能是曾经了。愿意,已经成了最美的往事了。现而今呢。没有知道面前所有的这一切,是不是真实,是不是不再虚幻。而最真实的也许只能是记忆。可是当记忆也不再真实的时候,我们是否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信任呢。
  “九月三日雨;也曾说,不会离开我。”所有的爱情也许都将离不开的海誓山盟。我不会离开你,你是否也不会离开我呢。只是现在。物质社会以及肉欲时代。是不是还有人傻傻地信守着曾经的诺言,是不是还有人坐在房间里对着日记本写着这些悲凉的情话呢。
  “七月四日;阴;分手。为什么?今天,我杀了他。”分手。为什么。许多时候分手也许并不需要任何理由。正如今天我杀了他一样。也许,并没有任何理由。凌乱的字迹和横七竖八的线条。是的,我愤怒而且怒不可止地抄了把刀子往他的脖子上拖。我杀了他,这样,也许他就永远也离不开我了。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号;一切还没完。”一切还没完。在未来的时间。永远永远。没有止境。爱。思念。渴望。祈盼。忧伤。愁绪。幻想。欲望。杀。死去……也许,所有的一切永远不会终止。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女人;以及男人。那么就会有一切。爱情。友情。追求。背叛。复仇。杀戮。死寂……

【伍】写在日记边上。

  这些凌乱而絮叨的文字。乱得无从辨认。不管是在日期上的混乱或者在逻辑思维上的紊乱。很多时候,我看着这部电影里那突然的黑幕里白色的字体里,总有一种悲怆得无以复加的感觉。
  电影在时时提醒着我们。其实这只是一个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症女子独自一人的猜想和混乱的自我感知罢了。可是,就算如此,让我们来想想这个女人为什么变成这样的最终原因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越是如此,其实这个女子越是可怜。
  谁曾经说过: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可是反过来说的话,这句话又是否成立了。当我们的同情心开始不停地被彭氏兄弟诱发出来的时候,我们也许已经没有办法再去往前追朔了。又或者说,再往前追朔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当初的阿坤会爱上阿仪而抛弃了梁咏娜,我们不知道他阿坤和阿仪之间是不是也曾经有过一段美好而纯洁的爱情,我们不知道梁咏娜是不是一个并不值得阿坤爱的女子,我们不知道阿坤所说的只是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一切无知,也许,也无须知道。

  喃喃自语。只是一味地喃喃自语。坐在房间里。对着一个自己虚构出来的男人,然后自己说服自己深爱着这个男人。然后,每天给他煮饭,等着他下班,给他打电话,在留言信箱给他留言,替他熬汤,洗刷地板,写日记以及做木偶公仔,还有那些走动的公仔以及时而震动的地板带给她的担忧……
  她就这样一个人活着。或者说,两个人活着。一起生活。至少在她看来一直是如此。从未间断过。

  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这个女人已经死了。死在现实里,活在她的虚幻世界里。

【陆】爱情的遐想。

  因为爱你。所以我看到的男人几乎都是你。我会跟他们说话。告诉他们你已经死去了。告诉他们我很忧伤。告诉他们我爱他们。告诉他们别像以前的你一样。
  因为爱你。而你爱着的那个人是她。于是。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成了她。我为像她一样替你洗衣做饭。我会依偎在你的怀里看电视。我会听着你说着那些动听的语言满脸上的偷笑。

  这部电影让我莫名的感动。也许只是因为这种无声却疯狂的爱情。就算这样的爱情只是存在于一个女人的幻觉里。开着大音量的音乐不停地沉溺于自己的幻想;煮饭,熬汤给一个虚构的人吃;写着一些似真似幻的日记,而连她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写的这些到底是真的,或者只是她自己的幻觉罢了。
  因为爱。也许,这一切将得到救赎。

【柒】剧情。

  这也许是我所看过的电影中用了最长篇幅用来描绘幻念的一部电影。除了电影最后的三分钟描绘的是一个现实相关的场景之外,剩下的八十分钟几乎都在描绘一个女人的幻觉。彭氏兄弟的确是大手笔,这部电影里这样的篇幅描绘了这样一个个虚拟的场景之外,用了三分钟就把电影彻底地说明白了。
  很多的类似意识流的东西,可是我们没办法苛责。因为这只是一个在爱情战场上败退了的女子最后的一道防线了。因为只有躲在她的幻念里,她才能平安。而作为一个精神分裂的病人,混乱而间断的思索方式是不是也显得非常正常了呢。

  这其实只是一个极其简单的故事。只是因为思绪混乱,于是就显得繁华而厚重了。朋友和情人的背叛让一个本身孤僻的女子从此与世隔绝地生活。没有其他朋友,于是对她来说,她的世界里也许就只有这最重要的两个人了。可是,这两个人却在同时一起背叛了她。
  在自己的幻念里,是自己亲手地杀死了那个男人,而且是那个女人教唆自己这么做的。我可以幻想出里面的所有细节,然后用笔,以及日记本仔细地记录下来。然后我会相信,是的,我是杀人凶手,我用最绚丽的鲜血祭祠了那段轰轰烈烈的爱情。
  然后更加虚妄地活着。我还有一个朋友,那个背叛我的朋友。其实,那也只是我的幻念罢了。
  阿豪其实挺无辜的。只是因为色欲。对吗?当我问他说,你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他告诉我没有。当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有女人打电话给他,他说他在开会,一会给你回复。这让我想起了阿坤,以前的阿坤似乎也在常常开会。

  男人和女人真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动物。女人喜欢被很多人疼;男人喜欢去疼很多人。听说,很多惨剧其实都是男人造成的,因为男人总是不负责任地伤害女人,所以女人才会想着如何去学会报复。
  而梁咏娜杀了刘成坤。其实只是报复的欲望被折射到幻念里的扭曲了的映象罢了。

  梁咏娜是何丽仪。阿豪是阿坤。至少,在这部电影里的梁咏娜永远如此定义。

【捌】恐怖和惊悚其实需要想象力和虔诚。

  这部电影很多时候让我们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梁咏娜的梦境。
  梦境和现实层层叠加之后映射出来的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其实这就是这部电影的全部了。没有鬼。没有杀人。然而这是一部很完整的情感悲剧。
  当然,这部电影里更多的是用了意象。如果一定要把这部电影往恐怖片上扯的话。至少当我想到一个人把另一个人绑在自己的房间里却能对其视而不见完全不知晓的时候,她在那里完全是一个人地做着一那些事,而有的时候这个被绑着的人会突然出现,然而却被她当成了另一个人,跟他说话,给她吃饭,给他讲故事……其实,这样的意象往深处想的时候,的确让人很毛骨悚然。
  谁曾经说过,香港电影彻底堕落了。因为根本没有必要拍没有鬼的恐怖片。
  谁又曾经说过,其实这部电影并不恐怖。
  在我看来,其实只是他们没有足够的想象力罢了。看电影需要想象力。对吧。为什么一定要把电影里的东西往现实里扯呢。为什么宁可去相信那些彻底不可信的鬼怪之说而不愿相信那些悲凉的情感呢。
  当我们一定要把电影里的所有东西都彻底地剖解以及重组然后批判的话。也许,这样的观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如果你不是学电影专业以及准备去拍电影的人们。


  为什么不愿意选择相信。然后被动地被引导进电影里去呢。这也许是我总是不愿意用所谓的专业的角度去把电影肢解成镜头段落以及镜头的原因之一吧。至少在我看来,那样的观影其实只是为了更多地拍电影,而不是为了观影本身。
  在我看来,看电影跟信仰一样,必须虔诚。因为相信,所以虔诚。不需要原因。如果从镜头、灯光、角度、拍摄手法、运镜、思想、主题等等去分析电影的话,绝对没有任何一部电影可以达到完美。
  何不姑妄听之,姑妄看之,姑妄信之,姑妄虔诚,姑妄感动。

  所有的电影或多或少都有些值得称赞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总写那些烂片,而又写得出彩的缘故了吧。因为虔诚,所以迷信;因为迷信,所以感动;因为感动,所以出彩。可不可以这样说呢。
  看电影需要虔诚的心态。不需要专业。专业的人们是将要去拍电影的人们,我们只是民众。那么作为民众,为何不虔诚呢。
  或者说,伪专业的人们太多了,现在的人们都喜欢故作深沉,所以大家都会选择批判。我也许喜欢轻浮,所以,我注重剧情多于镜头。我喜欢梳理剧情,纵然只是一部剧情也很一般的电影。至少我感动,至少我乐在其中。
  看电影,也不外如是罢了。

【玖】写在最后。

  很罗嗦。大多题外。
  写到这里。也许,这篇文章会突然被我掐断了。我知道你们看得很过瘾。可是我累了。
  至少在我看来,写这部电影很多时候我是溶进了梁咏娜的这个角色去写的。于是,我很累了。我其实挺有点担忧,这样写下去,我会不会跑去对着镜子跟梁咏娜聊起天来呢。

  不管怎么样,这是今年我看过的电影里最让我感动的电影之一了。所以,有机会的话,去看看吧。记着,去的时候把伪专业和伪深沉的外壳去掉,应该也颇有感触的。
  没有杀人,没有鬼怪的恐怖片,偶尔看看,带着虔诚之心和想像力去看,也挺不错。

                   2006-11-09;丙戌年己亥月壬寅日。


  附注:电影资料扩展链接。
  ■片名:《妄想》
  ■译名:《Diary》
  ■导演:彭顺
  ■主演:蔡卓妍/余文乐/梁洛施
  ■类型:惊悚
  ■片长:85分钟
  ■地区:香港
  ■语言:粤语
  ■发行:保利博纳
  ■首映:2006年10月19日/中国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