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出行。位东南。  

2007-06-25 00:53:30|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电影边上
              ——出行。位东南。
                      文/火神纪

  2006-12-01;农历:10月11日;星期五。丙戌年己亥月甲子日。
  宜祭祀、会亲友、嫁娶、沐浴、修造、动土、祈福、开光、塑绘、出行、订盟、纳采、裁衣、入殓、除服、成服、移柩、启钻、赴任、竖柱、上梁、纳财、扫舍、栽种、纳畜、伐木。忌入宅、作灶、安床、开仓。命书上说: 海中金,除执位;冲马煞南;甲不开仓财物耗散,子不问卜自惹祸殃。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活着。不管做什么,总会想着翻翻看命书上说的是什么。而就算我并不信命书上说的,或者说,其实命书上说的是什么我看并不明白,只是习惯,或者说,想看而已。
  并不否认这是从王家卫的电影《东邪西毒》之后开始的。至少,已经逝去的张国荣在电影里那种莫名的落寞以及他那苍茫的声线读着的那些我也并不懂的命书的时候,我有种很强烈的想落泪的感觉。我不知道这部电影在那些专业的术士们听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是在我听来,这部电影里的命书所说的那些,似乎都是注定的宿命。
  纵然我并不相信所谓宿命。然而我渴望,也许,我会有我的宿命。至少那样,我就不用再为任何东西去烦了,因为一早注定。只是,我不知道会不会在我离去的这个镜头里,会有一个声音在说着画外的旁白:很多年后,江湖里多了一个称号,叫西毒。嗯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绝对会满足地死在江湖路上。

  别了。出行。位东南。我就写下这么个题目。
  别了。自由职业的生活。从此起,我将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睡到自己不想再睡的时候起床的生活彻底结束了。这种糜烂的生活既让我迷恋也让我厌倦。于是,找一个理由出行,也许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纵然告别了这种彻底自由自我的生活。
  我一直在电影里活着。一直写字。我有种枯竭的劳累。不为什么,我不知道那些在不停地读着我的文字的人们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我自己有这种强烈的感觉。太多的经常用到的词组已经泛滥得让我自己都有种视觉劳累了。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似乎已经厌倦了这样的书写。
  就算我现在所有的词汇已经足以表达我想表达的情感。然而我依旧不想再这样继续写下去。当一个人对于书写上的敏感已经开始丧失的时候,当我只能靠我的理性来维系着我的文字王国的时候,我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纵然我知道,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也不可能放弃我已经建立起来文字王国,纵然这只是我一个人的王国。
  有时候我甚至会想,其实我对不起那些一直坚持地看我的文字的人们。毕竟,我就这样周而复始地用同样的词汇不停地轰炸他们的眼球。
  曾经有人说过,我的文字有种让人沉溺的魔力。我听着就很满足。也曾经有人说过,我的文字看上两遍就能记住了。我听着依旧很满足。至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坚持不懈地书写,并不是因为我有过人的天赋,也许仅仅只是因为我的勤奋。
  我记得曾经一起在玩论坛的时候,大家都在一起写字,可是现在,还在坚持着写字的人们已经所剩无几了。毕竟,除了网络和文字之外,似乎所有的人们都有自己各自的生活。而更多的时候,我似乎只能生活在我的网络和文字里。
  能不能这样说,我是个为文字疯魔的人。当然,这样说的时候我突然有点底气不足了。因为此之前关于为某件事疯魔的人,似乎只在陈凯歌的《霸王别姬》里看到过,那是我挚爱的张国荣创造出来的我挚爱的一个电影角色:程蝶衣。
  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我已经两次提到电影,两次提到张国荣。是的,我迷恋电影,也迷恋张国荣。这并不是什么不良的嗜好。

  说回文字。这段时间里我几乎就在文字和电影里消磨了我所有的时间。除了睡觉。
  至少在很多时候我可以为我现在的状态而知足的。至少在这段时间之前,我是个寂静而没有半点值得自豪的孩子。可是现在,至少说起电影,说起影评,总会有那么些人知道我的名字。我热泪地感谢鸟人火雀的引领下,也热泪地回忆起我还停留在EZEEM上书写电影而不停地被否决的日子,至少,在我的影评时代来临之前,我曾经也被多次地否决而没有放弃。
  至今我依旧还是处理同样的状态。可是不管怎么说,我在这样的状态下看到了半生不死的希望。喜欢我的人依旧喜欢我,不喜欢我的人依旧不喜欢我。而我还在坚持着书写,我还在坚持着信念,我曾经想过,我要为我所看过的确良每一部电影写一篇文字。现在,我的手头上还有很多看过却不曾写起的电影,然而至少,我还没有放弃。

  谁曾经说过,天道酬勤。
  我并不敢说什么。比我更勤劳的人们还有很多。而保持现有的东西,还是不停地寻找新的东西,永远是写字的人们面前最大的矛盾。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是有一个问题是更矛盾的。有一天,当我突然发现,原来我写的文字已经足以养活我的时候,我却发现,原来我已经不想再这样继续写下去了。
  我很庆幸我曾经有这么几个月,看自己喜欢的电影,写自己想写的字,然后去投稿,然后用稿费可以满足一些最基本的需求。然而,我累了。那么就休整吧。

  我最害怕的是,有一天我的文字会让那些原来还喜欢的人们也厌倦了。自由职业,看似很诱人,可是其实,很多时候似乎更多面临的是一种无奈。
  我记得我刚开始写影评的时候。在论坛里,那些大名如雷灌耳的人们的贴子里有人曾经感叹,看电影,然后写字,那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我承认,对我来说,那个时候的这种生活,看起来绝对是神仙一样的生活。
  可是有一天,当明天的稿约就必须付梓,而我还在电影里找不到半点灵感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那些前辈们的话,其实,看电影,然后写字,是一种很无奈的生活。
  当看电影以及写字成为职业的时候,这意味着我们不能再纯粹地书写那些只是我们喜欢的电影,不能再纯粹地书写那些只是让我们有感觉的电影,而很多时候,我们必须面对的是一些兴趣以外的东西,一些乏味的电影,写一些更乏味的文字。
  这也许也是我做现在这个决定的原因之一,除了书写上的疲乏以及对于词汇量的枯竭之外,因为,我想逃避这种窘境。如果有一天,当我有一份稳定收入的工作的时候,也许,我是不是可以只写那些我自己喜欢的电影呢,写一些我自己想写的文字呢。或者说,那时候的我可以用一种更健康的心态去面对所有的一切。用新的词汇构建出一些让自己满意的句子。
  这似乎只是奢望。或者奢求。至少很多人都说过,其实,如果可以看电影,写字,又能把稿子卖得出去的话,为什么不一直这样走下去呢。而我现在的这种想法,也许更接近于一种异想天开的更强烈的欲望。
  可是,就算可以一直这样又能如何呢。什么时候会不会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我再也写不出半个字的时候,我是不是会活活饿死呢。趁着现在还有气力,就争取更多的自由书写的空间吧。我不想就这样被自己的文字给活活地吊死。或者说,我害怕这样一直下去直到我彻底地枯竭。也许,是时候去看看书,安份地做一份工作,充充电,一切也许只是为了在文字这个王国里走得更远罢了。

  每每写这样的文章的时候,我总会发现,我没有办法停下手,在键盘上不停地敲打。也许,因为太久没有写过电影以久的文字,以至于我对这种看似陌生而又主熟悉的感觉如此迷恋而无法罢手了。
  不只一次,博友们总会抱怨说,以前来我的博客总是什么样的文章都有,可是现在,只有让人乏味的影评了。
  也不只一次,一些挚爱电影的人们来到我的博客总会如获宝贝一样的惊喜。
  我也许并不知道,什么样的我才是最真实的我。就像影评,有的人会喜欢,有的人并不喜欢。而我,似乎只能追求的是,我在自我的世界里能活得更好。

  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一种已经变得陌生的生活。多少有点彷徨。我已经在我的房间里呆了太长太长的时间了。电影,文字,这些东西占据了我大部分的时间,当然,还有我挚爱的工夫茶。
  我的选择让我不得不暂时放弃我那几套工夫茶具和我挚爱的那几把紫砂茶壶。这些东西将在我离家之后被束之高阁了。我倒是不担心前几天才购进的那几块普洱茶饼,毕竟这些东西也许会因为时光的飞逝而变得更加温润,更加畅滑,等我回家的时候它们将变得更加口感丰富。
  可是我似乎舍不得它们。
  至于文字,电影,博客和论坛,我也许没办法舍弃。我对我将要开始工作的地方仅有的一个要求是,让我带上我装满电影的电脑以及给我拉一条网线,对方承诺了给我,然后我才答应前行。对我来说,这似乎成了最基本的要求。
  离家。这样的条件显得弥足珍贵了。至少我还可以上网,我还可以写字。我还可以管理我喜欢的论坛以及继续经营我的博客。

  现在已经是深夜三点了。所有的行李已经打包放在隔壁房间里的角落上。除了电脑。
  我曾想过,至少在我写完这篇文字之前,我不会把我的电脑打包。而写完这篇文字之后,电脑以及电脑里的所有电影都将被被我装子纸板箱里跟着我一起趟过几百里的山山水水去到另一个城市里安居了。
  我舍不得刚买的打起字来很舒服的键盘和ay送给我的那个温润的鼠标。于是这些将跟着我一起远行。到时候不将带着朋友jm送给我的耳机,音箱我不想动,毕竟四拖一的音箱带起来太麻烦了。
  我曾想过,是不是可以把这些都先托运过去。或者等我过去了再托运。可是母亲并不放心。于是,顺着母亲,我将自己亲手打包并随身带过去了。
  这也让我想到,以后买电脑的话一定得买笔记本了。至少不用三四大箱地带在身边四处游荡。

  今天晚上我陪着母亲喝了两泡茶。没有聊多少东西。也许我不敢聊什么。毕竟我并不喜欢离别的感觉。如果可以,明天,母亲没有去给我送行,ay也没能去给我送行,我一再地建议她们不要去送我,因为我实在不喜欢站在车站依依惜别的感觉。
  我害怕看着她们落泪。我刻是每次弟弟出门去外地求学的时候,母亲总会不安地落泪。我害怕看到我挚爱的这些人们落泪。一直害怕,因为我只能手足无措地看着,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跟ay说。等我回来就结婚吧。虽说我并没有办法确定我此去之后会怎么样,可是,我开始渴望有自己的小家庭和温馨的小床。

  天亮的时候我就必须离开了。离开这个我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熟悉的茶几和茶具,熟悉的电脑桌以及熟悉的椅子。我没有办法把这一切都打包带走。
  天亮以后,所有的街道将变得陌生。因为我就要离开这个地方去熟悉另外的一些街道了。写完这行字。就关机吧。把电脑再清理一下,把主机拆开再扫除那些灰尘,然后装机。然后远行。

  太久没有写在电影以外的文字了。陌生得让我有点感叹。电影之外依旧没有办法远离电影。我就这么活着。这么离去。这么回来。也许有一天,我会不会念念不忘着我的电影却在做着我并不喜欢的工作呢。我不知道。
  我挚爱的电影会陪着我的。我挚爱的人们将在我心里陪着我。我挚爱的论坛依旧会将是由我去管理。我挚爱的文集里会有越来越多的文字。而最后,所有的这一切会不会被颠覆了呢。我不知道。
  写在电影边上。写在远行之前。写在电影之外。写在电影边上。写在电脑装箱之前。亲爱的人们。等我回来。如果顺利的话,明天的晚上我也许已经把我的电脑拼凑在另一个城市里的另一个房间里,上网来告诉你们,我很好,很安全,很平安。毕竟那些素未谋面的人们承诺给我一个安置我的电脑的桌子以及让我上网的网线。这一切,会不会实现呢。十二个小时之后,我会坐上那辆开往远方的汽车。晚上之前,我会到达那个目的地。那个连地名都让我觉得陌生的城市。
  揣着那个地名,揣着在那个地方住着的某个人的电话号码以及揣着他们承诺给我的希望,远行吧。但愿一切都很顺利。但愿我能很快回来。

  也许,我的生活开始需要灵感和祈盼了。亲爱的文字,我会不会找到新的词汇而不至于让自己开始厌倦自己的文字呢。亲爱的ay,我会不会很快地回来跟你结婚呢。带着所有的疑惑和美好的祈盼,我走了。
  我所能承诺的是,对母亲以及ay还有所有爱着我的人们说,我会平平安安的。不管此去多久,以及多远。不管怎么说,等着我回来。
  嗯。还有我挚爱的电影和论坛。我会很快回来的。好了,写完字,关机,清理灰尘,再把电脑打包。然后再去泡一泡我挚爱的普洱茶。然后,守望天亮时的第一丝曙光吧。
  末了。亲爱的ay,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千万不要哭鼻子。我答应你,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我会每天看电影,我会每天喝一杯浓浓的铁观音或者普洱,我会每天充实而平安地渡过,我会每天按时地吃完三餐,我会准时地起床,我会在睡觉之前给你发信息。
  还有。亲爱的ay,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千万不要哭鼻子。你也要答应我,我没有在你身边的时候,上下班的路上要准时,天凉了,多穿件衣服,睡觉不要踢被子以及好好照顾猫爸猫妈。我回来的时候,要一切安好。我回来的时候,我们就结婚吧。

  我去了。勿念。看到我的下一篇影评的时候,所有的人们都会知道,我很好。呵呵。我突然感觉,我笑得很无奈。纵然我对即将要开始的生活充满着希望和期盼。嗯。去了。把这篇文章公告天下,然后去了。
  别了。自由职业的生活。远行。位东南。命书上说: 海中金,除执位;冲马煞南;甲不开仓财物耗散,子不问卜自惹祸殃。嗯,似乎不是什么好句子。不管怎么样,我不是一个迷信的孩子。只是喜欢张国荣,以及王墨镜的《东邪西毒》。
  画外音是:很多年后,江湖中多了这么一号人物,号火神。嗯嗯,然后就让我满足地走上江湖路吧。

               2006-12-01;丙戌年己亥月甲子日。凌晨,三点十十五分。临行乱涂。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