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工作笔记之东莞大朗其一  

2007-06-25 00:53:55|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的祈盼和我的绝望
       ——
工作笔记之东莞大朗其一
                   文/火神纪


  2006年12月2日;星期六;丙戌年己亥月乙丑日。

  我无法想像,这将是我将要生活的也许会持续很久的地方。昨天收到一篇专业影评的稿费;300元/千字的自由职业生活还没开始多久,就已经要结束了。然后,我就要开始这种看起来如此惨淡无光的生活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放弃我的网络,我的电影,我的文字以及我的房间,还有那套精美的工夫茶具而挤在这样既肮脏又狭小的集体宿舍里。剥夺了我上网的自由不说,而且我还必须看着那些让我极度厌恶的脸色而满脸的欢颜。此行的第一件事,也许,只能进一步证明,我的确是一个有着轻度洁僻而且骄傲的孩子。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所谓老板终于在我在这个地方游荡了两天之后出现了。而如果幸运的话,也许我明天就能够接上网线上网了。然而在时间上的安排让我近乎绝望。就算给了我上网的自由以及空间,然而我几乎没有什么时候上网,一天工作十四个小时的排班安排让我对这份工作没有半点兴致。而更重要的是,上班的时候不能离开工作岗位而且似乎只能在那里傻坐着不动。而除去了这十四个小时之外我还得去吃饭洗澡洗衣服和睡觉,我在想,我到底还剩下多少时间可以看电影和写字呢。
  上网的承诺也许就是这样给我兑现的。许给我自由和空间,却不许给我时间。我想不出任何一个理由,让我可以有特权在所有做着跟我同样工作的人们都坚守在岗位上的时候,我能跑到所谓的样板房里上网而同样心安理得地拿着工资。于是,难道我就只能这样无可奈何地放弃我挚爱的电影和文字而像他们所有人一样不停地分点着羊毛衫的颜色和数量吗。

  当然,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还停留在理论阶段。而所有的这一切也许只能在工作真正开始之后的实践中才能被证明。谁曾经教导过我们,实践出真知。终于在福建之行后,我又破纪录地两天没有碰到电脑以及上网了。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醒来,我被隔壁的文员输入资料的声音吵醒。是的,是敲打键盘的声音。我以为我是在做梦,结果不是。等我更清醒一点的时候,我能用耳朵辨别出来,那是一个用了很多年以后并不怎么好使的键盘,所有会有那么大的声音,而我的键盘很新,手感也好,打字的时候绝对没有半点声音。而现在,它和我装了几百部电影的主机和显示器一起躺在别人的办公室里进门的右手边的角落里,还带着我给它们封存时装上的纸板箱里。
  我突然发现,原来那些我赖以为生大半年的电脑没有电源的时候只能是一堆破铜烂铁一样的占地方的东西。于是我也许是不是应该思索一下,如果我没有它们的话,会不会跟它们一样也成了占地方的破铜烂铁呢。

  工作似乎清闲。只是我似乎看不到半点希望。我来到这个地方之前似乎说过,只要不剥夺我的电影和网络,所有的任何一切我都能够忍受。
  而所谓的承诺。也许正如我所说的,必须等到亲眼所见了拿到手上的时候才能当真,而之前所有的承诺和有关美好的祈盼,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我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任何人,其实都是不值得我们去轻信的。只有自己的眼睛所见到的一切才有可能成为真实。而有的时候连眼睛也会被欺骗的,那么,我们所能相信的到底还有多少呢。
  也许,在见到父亲所谓的那个朋友之前,我多少还怀着莫须有的希望和奢想。至少我可以怀着美好的愿望想着他会给我安排一个和眼前这所有的人们都不一样的工作,我也许可以有一台供我所用的电脑以及自由支配的时间。正如之前他对父亲所说,只要把份内的工作做好了,时间和做什么,他并不想去干涉。然而今天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孩子突然出现的时候告诉我的却是完全的另一番论调。
  而我明白了:我所有做的工作,将和眼前这些所有的人们一模一样,没有半点区别。而这两天所见的这一切将证明,我要做的这份工作将是乏味而无聊之至的而且根本不可能会接触到电脑的,更别奢谈什么电影。
  一天十四个小时的工作安排把我的希望彻底地摁灭了。
  我突然无比地怀念起我刚装的那个蕃茄花园2.9版本的windows系统的界面。只是,我不能或者说,只能很少有机会见到它了。
  我突然无比地怀念起我亲爱的小六斤。在家里的时候也许也经常是数天见不上一面的,那时候也想她,只是至少我能知道,她就在我身边,如果过份地想她,任何时候我也能马上见到她。可是现在,就算我想着她把头壳都想破了的话,我也是见不到她的。可是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越是求之不得的时候,越是想得发疯。
  如果一定要见到她的话,我必须先打电话去预订车票,然后弄清楚什么时候可以上车,以及去哪里上车,而且还要弄明白如何去到上车的地方,然后坐上七八个小时的卧铺车再继续地发疯地想她,然后,我也许就真的能见到她了。因为遥远,因为遥不可及,所以,让我如何打消现在的这种思念的情绪呢。
  而所有的这一切,最快的话也许也只能发生在一个月之后,毕竟我来的时候答应过父亲,不管如何艰难,我也要呆到一个月之后。郁闷。那样他跟他那所谓的朋友才有办法交待。而因为父亲的面子问题,我从家里不得不来到这个地方,而且不得不呆到一个月以后才能离开,郁闷在加倍地滋生,而我居然无法可施。

  明天起,我要变成一个挑剔的孩子。我想。我将挑剔眼前所有的一切,或者等到一个月之后再提出极其苛刻的而且绝对不合理也不可能得到满足的条件,在试用期的这一个月之后。然后再用所有的挑剔以及无法被满足的欲望而被辞退或者自己辞职。
  然后,也许我就能见到我亲爱的小六斤,电影,论坛和文字,还有我苦心经营起来的那几个blog了。我是个疯狂的bloger,我想。

  父亲总是教导我说,任何事情都尽可能地往好的方面想;眼前所有的这一切,也许并不如我所想像的那么恶劣。只是父亲也许永远也改不了我的坏习惯,任何事情我总是会往最坏的方面想。
  而在我眼前所有的这一切,我眼睛所见到的所有这一切似乎在不停地逐一地印证我所预想的那些有关最坏的打算,以及不停地印证我的那种不怎么健康的逻辑方式。
  我发现,我所预见的那一切似乎远比父亲所奢望的那一切要跟现在的真实情况比较吻合。这样的发现却没有办法让我像以往一样招摇起来而后而更加让我绝望。

  某些时候,我开始感觉我的思考方式似乎比父亲更成熟了。也许应该换一种说法,应该说,我对人性的阴暗面的敏感性要比很多人更强烈许多。而且我绝对是个尖锐的极端主义者,而且是个极端的悲情主义者。
  这就决定了我似乎总是活在一种自我的悲悯而无力反抗的尴尬境地里。
  我跟父亲说过,就算是他的朋友,而我是你的儿子,他也不可能会花上每个月固定的开支来雇佣一个每天只在不停地追求自己的文字的人,而如果我不追求自己的文字,我还能做点别的什么吗。
  作为商人来说,用钱去供养一个人,除了这个人有利用价值以及剩余价值之外,并没有其它可能。毕竟商人们并不是开善堂的,而且,如果没有价值的话,对于商人们来说,其实已经没有半点多余的用处了。
  或者说,父亲的眼里,也许,我能在我的剩余价值被剥剖之后,还能依旧把自我的东西发挥得淋漓尽致。然而,我似乎更明白的是,其实,这不过是父亲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很多的时候我并不明白,为什么父亲总是不愿意尊重我的选择而总是让我违背自我的意愿而顺从他的意愿,为什么父亲总是不曾顾及我的感受以及听听我想完整地向他表叙的一切而比我更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想法呢。
  我亲爱的小六斤就这样因为他的意愿而从此要跟我两地分居了。而现在,我竟然连给她写一封email的能力也没有了。周围的人们都是说着潮汕语言长大的孩子,而我们的房间,就只是用那种很薄的木板隔开,于是,我也许连打个电话诉一下苦的自由都没有。隔墙有耳,何况,这隔着的只是一层一拳就能打破的小木板墙。

  没有自己的房间。没有电脑。没有工夫茶具。没有电影。连我亲爱的小六斤也只能因为眼前的这些恶劣的环境而被无情地隔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想,我到底还能忍受多久呢。
  我甚至有打电话给舅父的冲动,告诉他,茶叶批发的生意不要搁置,放手去做吧。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而停止了。哪一天一切都准备好的时候,让我回家去吧。

  忍着吧。别那么快地绝望。我知道,父亲绝对是这样的论调。一切还不至于那么坏。
  一切。其实只是为了父亲的面子,于是,一切,只能在一个月之后才有可能去改变。
  也许,没有办法不忍受的时候,就挑剔吧。挑剔没什么不好。而且也许甚至还是一种好习惯。一个极妙的生活态度。以后,明天开始,就让我愤世嫉俗地万般挑剔地活下去吧。

  顺便说一下,今天看了两部美国电影,《巨震危情》和《猛鬼街结局篇》。在龙头的办公室里等他出差回来时偷偷看的两部挺烂的电影。《巨》是灾难片,多少有点感人,而《猛》似乎只能让我对这整个系列都彻底地绝望了。
  不多说了。实在不习惯用纸笔写电影。而且亲爱的小六斤也叮嘱过我说,早点休息。嗯,我是答应了她的。
  睡觉吧。晚安;亲爱的小六斤。晚安;这个还在陌生的阶段就让我彻底绝望的城市。晚安;厕所和床以及陌生的室友。晚安;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龙头大人以及那些还完全陌生的工友们。晚安,自己。晚安,我已经几天不曾见到过的电脑和网络。
  一切。是不是还会安好。

             2006-12-2初稿于东莞大朗。
             丙戌年庚子月己丑日完稿于澄海。霹雷火毕。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