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工作笔记之东莞大朗其三  

2007-06-25 01:00:19|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作笔记之东莞大朗其三
          文/火神纪

  2006年12月4日;星期一;夜11:08;农历未记。

  我在想,这个所谓的龙头大人,到底想让我用纸和笔一共写多少字呢。承诺给了我的网络和电影依旧远在天边。
  除了福建的自驾游的那四天之外,我似乎已经很久不曾和电脑隔离开如此之久。龙头大人这可耻的孩子,在扼杀我的创作生命和我的兴趣之余,居然还在剥夺我的剩余价值,太可恨了。
  我说过我会忍受。那就努力点地忍吧。
  舅父依旧站在深水处观望。不肯承诺任何东西。这也是个可恨的孩子。好吧好吧,其实谁也不该这样子被我指望。好吧好吧,当谁也指望不上的时候,我似乎只能指望自己了。

  我在想,心酸是不是就是这样衍生出来的呢。我亲爱的小六斤和我自己所能的指望也许只有自我的力量了。而我,是不是应该只能指望我的文字依旧可以以250元/千字的价钱继续不停地卖出去呢。
  郁闷。所有站在深水处观望的孩子们都应该被拖出去砍头的。至少也该被华丽地鞭打数百次。我依旧咬牙切齿地恨得牙痒痒的。

  现在的这个时候。文字其实已经被人为地隔离了。而更可恨的是,我居然没有半点改变现状的气力。嘿嘿。是不是就是传说中可耻的所谓考验呢,对我的个人的韧性的考验。
  这样的想法绝对是可耻的。都什么年纪了,还考验呢。郁闷。好吧好吧,我忍着呢。我倒也想知道,我自己其实到底能够忍受到什么时候。

  B4所有软土深掘永远站在深水处快要没顶的孩子们。在某些时候云里雾里的所有一切都已经变得迷离不安。其实也许我一早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
  最可信的,对我来说,除了我的小六斤以及我自己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了。

  于是我开始坚信一个道理。嗯,除了小六斤,父母亲以及自己之外,所有的一切都是应该被批判以及怀疑的。持观望态度永远是一种让人安心的态度。
  因为眼前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没有坚持自我的信念以及不够相信自己的看法和自己既定的方向而轻信了谗言。似乎我可以预知到这一切,可是我没有气力也没有努力地去阻止这一切。
   我决定了。打定主意回归吧。不管是自由职业也好,或者其它,我不可能离开我挚爱的电影和文字,而正如表弟CYG所说的,既然认定了一个方向,那么所有的挡在眼前的一切,不管用任何手段和方法也会一一地移开。
  话糙,道理却是对的。纵然我并不认同他的某些做法。雪村说过,话糙理不糙,这句话说得很帅,可是如果他不去玩电影的话也许他会更帅一些。
  妹妹说,不如别回家去,就在珠三角找份工做,这倒是个值得考虑的念头。不过以我的资历似乎只能做一小工人了,那肯定比现在还要更惨淡一些。不管怎么说,现在也还算是个高等的杂役,虽说上头还有更高等的杂役以及杂役头头和龙头大人,可是至少我也算是一小行政人员。呵呵。写到这里多少有点好笑的感觉。

  算了,不想了,反正我受不了这种闲置而无法自我运作的生活。在家里虽说看似清闲,可是我总处于一种紧张、忙碌和兴奋的状态之下。
  而毕竟我已经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人生,总有些是值得一个人去长期努力以及奋斗的终生事业的。我要什么,该做什么,该如何做,我都十分清楚的时候,居然把我闲置了。高级的数山羊运动和高级的门房看守这种类似于退休的生活迟早会把我逼疯了的。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也许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有志青年的时候,我还没有开始动作就被活活扼杀了的感觉并不那么好受。
  我有我的梦想以及我的追求。有梦,有追求的方向。可是这一切却被父亲给完全地搅乱了。而我,居然却任凭这种生活活生生地把我的方向彻底地扭向一个完全未知的地方。嗯,其实我是个不够坚定的懦弱的死孩子。

  闲置的时候如此让我郁闷。
  过分的清闲让我终日昏昏欲睡而却不能睡。因为我知道,毕竟这样的工作也许并不怎么适合我。可是我现在在做这份工作,我总不能往父亲脸上抹黑呀。
  给予我自由的空间到底有多少呢。当我挚爱的电影和文字都被剥夺了的时候,我开始发现,这样的选择实在有点过份了。所承诺给我的何其多,可是连基本的业余时间和业余爱好都被剥夺去的时候,我该如何去面对已经经营了那么久的人生呢。
  也许说,我知道什么才是我真正想要的,而当这种梦想和现实起冲突甚至相违背,而这种矛盾又是相互间彼此都无法妥协的时候,我该如何去选取呢。
  难道说,是因为我的梦想远远地脱离现实吗。其实似乎还不曾如此。很少人能像我这样幸福,可以用自己的梦想来维系生活。或许,在梦想和生活中间找到一个支点并不容易,可是,至少我曾经找到过。

  睡吧。一觉醒来,也许我会将选择继续忍受。门房的工作也许适合参禅,而高级的数山羊游戏对于大脑的退化是很有作用的,我在想,我是不是有一天可以很满足于现在的这种现状而不思进取了呢。因为我的大脑已经严重地退化了呢。
  也许,我仅仅只是想寻求一种和谐罢了。一种文字以外的和谐状态。一种我也许并不渴望的和谐状态。
  晚安。我挚爱的小六斤。
  晚安。这个依旧陌生的城市。
  晚安。夜晚和喧嚣不停的机器。
  晚安。所有一切。

             2006年12月4日于初稿于东莞大朗。
             丙戌年庚子月己丑日完稿于澄海。霹雷火毕。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