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工作笔记之东莞大朗其四  

2007-06-25 01:00:47|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神纪:致华达羊毛厂的辞呈
            文/火神纪

  如果在一年前给我一份这样的工作的话,我会感动得热泪盈眶。
  然而,现在的我和一年前的我也许并没有丝毫不同;也许,已经大相径庭。——火神纪。题记。

  涌兄。是不是可以这样称呼你呢。嗯,就暂且这样称呼你吧。
  我在想,也许你还不曾收到过一份如此华丽而铺张的辞呈吧。而且这样的辞呈居然是出自一个刚到你厂里不足五天的可耻孩子。呵呵。也许你会想,连辞呈也要写上题记的孩子,肯定是一个没得救的死孩子。
  的确,我绝对是一个没得救的死孩子。我似乎曾经无数次地说过,只是,在那些你并不知道的地方说过。而这就像写题记一样,都是一种已经形成了很久的习惯罢了。
  不管怎么样,我总是希望你会带着微笑看完这封如此铺张而华丽的辞呈。毕竟我在书写的时候总是带着张狂的戏谑味道。所以,不管往下面看去你将看到一些如何天真而可笑的想法,千万不要生气。

  题记上写着的并不是那个你熟知的名字,而是我常常用来写文章的名字。
  我在想,我在写的是一封如此NB的辞呈,怎么可能不写上这个也算得是NB的名字呢。你可以去随便找一台能上网的电脑随意地百度一下这个名字,至少你也许会明白我说的NB也许并不至于过份。
  开始吧,说一下辞呈的正题。总是东拉西扯的习惯总也改不去。原谅我。

  其实我首先要表达的也许是一种感激之情。
  你是如此厚待于我的。就算在我们见面之前,其实我们只是陌路人,陌路得甚至连电话也没有通过一次的陌路人。然而你依旧是如此厚待于我。承诺给我的所有一切正在逐步地实现,只是,我却连等这一切完全被实现的耐性也没有了。
  你安排了我的电脑,安排了网线。给了我一张温暖的可以让我安然度过冬天的床和一床的棉被。给了我一份不甚繁重甚至也算清闲的工作。给了我一天三餐。而最让我感动的是,为了安置我的那些笨重的电脑,你还特地亲自去给我买了一台崭新的电脑桌子。所有的这一切,对于我这样的完全可以算是陌生人的孩子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厚待而且也绝对足以叫我热泪盈眶了。
  我相信,你会是一位敦厚而温和的Boss。对于所有的这一切,我也许只能说,是不是我自己本身没有这样的福缘去消受呢。
  我也知道,所有的这一切其实是托赖于伟兄和我父亲大人的情面。甚至对你来说,这也许已经是你建厂以来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例外了。然而,我居然还不知足。实在该死。
  上次你和嫂子总在给我强调板房的重要性以及从来不让任何人随意进出。我就知道,这绝对是个非常重要的核心地带,而且也绝对是一个机密要处。光听名字我也许也应该明白。板房,顾名思义应该是放样板毛衫的房间。的确,如果这样的地方让商业对手混进去了的话,那绝对会大大地削弱了你在商业上的竞争力。可是你连这样的地方也让我随意地进出,说明你对我的信任,或者说,是你基于你对你的挚友伟兄的信任而后对我的信任。
  从这一点上来说,就算我们接触的并不多,可是我却可以因此而判定,你会是一个知人善用而且用人不疑的豁达的Boss。
  我依旧不懂得去珍惜。你就恨我吧。我是个可耻而无知的死孩子。我将辜负你的厚待以及辜负伟兄的推荐和我的父亲大人殷勤的期望。
  而我既然可耻,那么就让我可耻到底吧。否则我也不可能在明知道你是如此厚待我的时候依旧决定在到达这里的第五天的凌晨写下这样的一封辞呈。

  说说我吧。如果不说到我的个人问题,你也许永远不会明白我为什么会递交这封信给你,也或许永远不会明白我为什么明知道你是个挺好的终极Boss而依旧身在福中不知福地选择离开。
  首先要说明的是,我并没有半点想提任何要求的意思。这一点你是必须明确的。毕竟我也明白你是如此厚待于我的,如果我依旧还不知足地有所要求的话,我就成了一个完全恬不知耻的死孩子了。纵然我可耻,可是我至少是个明是非的可耻的死孩子,而不是恬不知耻。
  我是个懒惰而骄傲的孩子。所以,不要想着用什么办法来满足我所有的不满,那只会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说说我的人生观吧。嗯,从辞职说到人生观,我果然是个NB得不知所谓的没得救的家伙。
  在我看来,总会有些事是值得人耗尽一生去追求并为之奋斗。这一点在我心里显得至关重要。而当任何事情阻滞了这种奋斗和追求,那就只能面临取舍了。
  面对取舍。我似乎永远都是毫不犹豫,尤其是这样的取舍。所以,这件事情才会来得如此迅猛而突然。
  之于我,这辈子最长久而且最最努力过的奋斗,也许,就只是我的文字了。
  你也许无法想像,我是个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不间断写日记至今的孩子;你也许无法想像,文字之于一个人的重要程度可以是这样的一种疯魔的状态。可是,如果你不去想像一下的话,你也许永远不会明白我将要说下去以及将要说完的这些话了。
  文字,或者说写字。我的历史追朔到十余年前,而经过这十余年来的摸索和努力,我终于才实现了用我的文字去换取最基本的物质需求的愿望。对于写字的人来说,这绝对是最难突破的一个瓶颈式的东西。从兴趣到职业的转变,又有多少人能够找到这样的平衡点呢。这一点上来说,我绝对是个幸福而又幸运的人。
  我是如此悠哉悠哉地过了大半年。从写字到写稿,再到卖稿。从30元/千字到80元/千字,到面在的250元到300元/千字。我每个月能写四到五万字左右,除去了一些并不适合去卖的文字之外至少我还能有一个舒适的生活。
  生活对于我来说,是咖啡因、热茶、香烟、电影、文字、网络和平媒一起构建起来的奢华。在我那种悠哉的生活里,我充实而兴奋,紧张而忙碌,而且幸福而快乐。

  这几天的生活完全颠覆了我既往的所有一切。基本上我处于一种迷惘而无所事事的状态下面对所有完全陌生的人事。而瞑想,却居然成了占据我最多时间的事情。其实我知道,我还是一个完全空白的学徒工人,所以我不该去游手好闲地进行所谓的瞑想,可是似乎是惯性使然,每当我手头上没有任何事可做的时候,我总会惯性地开始思索而无法像其他的所有人一样沉溺于手机网络游戏和新闻报道。
  于是这些天,我几乎陷入了一种空前的绝望里。
  因为思索所以忧患。因为忧患所以苦闷不堪。也许,我只能说,仅仅是因为这份工作并不适合我,或者,是我不适合这份工作。
  我害怕时光飞逝的感觉。而当时光飞逝我却只能呆在一旁冷眼旁观,这是一种更可怕的感觉。而我本来已经苦心经营了那么多年的文字王国却在日渐荒芜。
  浪费生命以及荒废自我的经营,这两者在同时进行。也许,仅仅只是因为我无法放弃我已经苦心经营起来的那所有一切罢了。我的文字王国在我经营了十余年之久后,再让我放弃这一切来学习完全陌生的羊毛工艺,对我来说实在太有些勉为其难了。
  只能说,是我在不适当的时候遇上了这份工作而所以没有办法去珍惜。如果在我的文字还处于处处碰壁的一年之前,也许,我会很珍爱这份工作以及这个岗位。只是现在,我的文字刚刚起步而且发展顺畅,甚至已经开始能够给我提供一点物质需求上的保障的时候,让我放弃,似乎多少有些不大可能。所以我会舍本求末地选择离开。
  正如我前面所说,每个人总会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某些东西。对于你,也许是你的经商的天赋以及你的商业王国;对于我,目前来说也许就是文字了。

  带着电脑来投奔你的时候,我是想着长久地投奔在你的旗下的。然而我没有办法忍受在文字之外每天竟然有某种别的在我现在看来无关紧要的东西占据着我十几个小时之久。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兼顾我的文字和我想索要的最本质的东西的时候,我没办法妥协。
  当然我更明白的是,无规则不成方圆。对于一个工厂来说,以往已经既定的规矩不可能因为我本身的原因而更改,我的存在对于这个工厂来说似乎已经是极大的例外了。然而这样的例外却依旧无法满足我的时候,我不敢奢求更多的什么,而只能选择离开了。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该在什么时候提出离开的要求会相对比较好一些呢。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会在这里呆得长久,因为我没有办法远离我的文字太久,所以我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在跟你见了第一面之后以及听了你对我的工作安排之后,这样的思索从来不曾间断。
  你和嫂子对我的厚待让我无颜开口。于是我想,是不是等到第一个月的度用期过去之后再提出离开呢。
  可是我又想,到时候我已经被培训得基本上可以独立操作的熟练工人的时候,我再提出辞职的话,你的损失也许更大一些吧。毕竟我经营过工厂,我也知道,培养起一个熟练的工人需要耗费多少的时间和精力以及金钱上的投资。于是我才会这么快地提出辞职,因为我明白自己没有办法长久地呆在这里替你工作,而依旧让你花费时间精力来对我进行培训的话,对于你来说,那似乎在更大程度上浪费你的有效资源。当我不能替你创造价值的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能把你的损失降到最低呢。于是我决定了尽快地提出辞职,尽快地离开,这样对你以及对我来说,也许都是件好事。
  因为你可以用培训我的资源去培训一个真心为你工作的工人,而我可以继续不间断地发展自我的所有那一切。不是么。

  这几天,你就当是你的挚友伟兄远方的弟弟前来叨扰你几天吧。带着他的电脑以及他懵懂的祈盼来叨扰你,而你和嫂子也宽厚地接待了他。也许有些地方他让你和嫂子费心了,也许有些地方他让你和嫂子破费了,还望见谅。
  对于伟兄来说,你已经尽心尽力地完成了作为一个挚友的所有义务和责任了。
  只是我辜负了你们。我是个可耻的没得救的死孩子。我的父亲大人那边就让我回去之后再向他交待吧,在这里我先替他以及我自己向你和嫂子,以及古道热肠的伟兄致以最深的谢意及歉意。
  是我辜负了你和嫂子的栽培以及伟兄的推荐,还有我父亲大人的期盼。原谅我。

  此次别去。何日再见呢。
  也许如果在其它地方相遇的话,我们会被重新介绍以及重新认识,也许成为朋友,也许依旧陌路。我只是知道,我不远千里而来,至少让我认识了你的宽厚和豁达。
  呵呵。去意已决,无须挽留。
  作为伟兄的弟弟,如此大老远来叨扰,实在有劳你和嫂子的照顾和招待了。而且这还是个不识趣而没得救的死孩子。不用怜惜他的。

  我拙于口述。所以诉诸于文字。我在想,应该也没有人曾收到过一份如此铺张而张扬甚至华丽的辞呈了。
  而我为什么会写这么多的字呢。因为我坦诚而来,也就想着坦诚地离开,不想留着半点遗憾,也不希望给你和嫂子留下半点不快。
  而如果伟兄问起的话,你可以把这份辞呈转交给他看,想必他也会谅解的。

  末。千言万语无消说。更与何人说。我就不再絮叨了。仅祝你和嫂子安好。也替我向伟兄转达谢意和歉意。
  最后我将写上我写了无数字之后签上的这个名字:火神纪。我似乎更习惯我给自己起的这个没有任何意义的名字。

                    火神纪。
                    2006-12-5;凌晨4:49。


  附注一:我用了你许给我进入板房的特权用你的电脑和打印机打印这份辞呈。原谅我。也不要责怪给我开门的文员小姐,毕竟她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附注二:还有两件事再交待一下。首先是工资的事。这几天我没干什么活。而且是作为伟兄无知的弟弟大老远跑来叨扰你的,所以绝对没有任何理由是又吃又住又拿的。如果你要给我工资的话,那只能让我难堪得无地自容的。其次,我的行李太多,还要麻烦你送我去车站或者替我叫辆出租出吧。
  呵呵。再次祝好。祝你和嫂子安康万福。

                   2006-12-5;10:08初稿于东莞大朗。
                   丙戌年庚子月己丑日完稿于澄海。霹雷火毕。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