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梦里也许没有忧伤的泪水;所以,就睡去吧。  

2007-06-25 01:16:33|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里也许没有忧伤的泪水;所以,就睡去吧。
                
文/火神纪

  我说,就睡了吧。结果,你很快地酣睡沉沉。
  我说,就睡了吧。结果,现在,凌晨五点我依旧睁着两个黑乎乎的眼圈挣扎在电脑前。

  眼镜似乎已经是被忘却的物件。于是我坐在电脑前,越坐越近。以一种我完全无法想像的距离码着应该是枯竭期最后的挣扎。
  对于文字,我似乎已经很久很久地感觉着一种疲惫和满腔的厌倦。可是生活。除了文字我还有什么。
  电影。影评。对我来说只是文字和生活平衡的一种妥协方式罢了。如果可以,我宁愿不写影评,而可以毫无疑问没有半点疑惑地看电影。然而我必须有所寄托。
  类似这样散乱的文字。其实没有半点意义。可是我没有办法不如此散乱地思索。我累了,很累很累。
  凌晨五点半的时候,我写完一篇影评。然后,满脸无奈地坐在电脑前想着睡去。温暖的被窝就在我的眼前,可是我连走过去的气力也没有。
  如果可以,就让我一直坐在这字,手指头可以不假思索地在键盘上打字。不须吃饭,也不须睡觉,不会饥渴,我不会疲惫,直到死去。可是不行。
  我得活着,我就得吃饭,我就得睡觉。可是睡不去。

  我应该还像一个可耻的孩子一样。因为我说,就睡了吧。结果,我睁着两个空洞的眼眶满腹的辛酸。却与谁人说。
  我似乎不再感觉欢喜,不再感觉悲伤,不再感觉祈盼,不再感觉悸动。对我来说,生活是永远日复一日的重复。我还活着,是的,我每天总会在心里念叨着数次,以确保我的确还活着。我还活着,是的,我每天总想着多少写一些字,让别人看到,然后他们会确保我的确还活着。
  如果可以不活着,也许,我会放弃这场永不休止的疲惫劳作。亲爱的,如果连你也不在我身边,我想,其实,活着只是一场疼痛的受罪罢了。

  我可以要求什么。我能够要求什么。
  我总想着我日复一日的劳作总会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于是,我会有着某种任何人也不认同的固执去劳作。可是到头来那一切似乎还依旧在远远的天边不停地微笑。
  我看到那些虚幻的所有,我看到我已经逝去的在我梦里凄凄的天真的笑脸,这一切,是不是还依旧真实存在。
  八二年生人。每次我一想到这里我总会满腹悲伤。我二十余年的生命究竟做了些什么,有意义,或者只是一直不停地重复着无关紧要的日子。
  父母亲老去。我已成人。你也已经守望在我身边很久很久。可是时至今日,我什么也给不了你们,我爱的,我不爱的,我亲的,我不亲的。所有的人们都在翘首着的是我的明天,可是,很多时候我连我的明天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何况你们,何况他们。

  书写。除了书写还有没有另外的方式证明我还活着。我说,就睡了吧。结果,凌晨六点的时候,我还坐在这里写字。亲爱的,你做梦了吗,听没听到我殷切的呼喊。亲爱的,你睡醒了么,是不是因为我惊扰了你沉沉的梦。
  很多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我其实是不是不适合谈恋爱呢。我爱你胜于一切,可是我却什么也给不了你。这就是我可耻的爱情,这就是我可耻而自私的爱情。当然,我知道你不会允许我这样地称呼我们的爱情,可是除了这个字眼,我还能用什么更恰当的字眼来形容我呢。
  我情愿是圣洁。如果是圣洁,至少显得不染尘埃不食烟火。看起来似乎也不错。然而,没有圣洁,没有绝对的圣洁。于是这一切,在我看来,我的所作所为,是负欠,也是可耻。

  昨天我把我所有的衣服都拿去洗了。于是今天晚上,院子里湿湿嗒嗒,满院子飘着洗衣粉的味道。而今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身上的衣服比平时少了两件,于是手脚冰凉。
  我记得我曾经说过,当一个人想到绝望的时候,不管做什么,想什么,永远都会往绝望的更深处钻。于是我明白了,现在的我很绝望,非常绝望,绝望得手脚冰凉,绝望得满腹辛酸,却与谁人说。

  我说,就睡去吧。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考虑真的就往那个温暖的被窝里钻。然而,我突然又想,就算钻进去了,然后开始让自己的身体进入一种暖和舒缓的状态之下后,我是不是真的就可以睡去了呢。
  很多时候我依旧并不甘心就这样睡去。时间很少,我很困,我想做的事情很多,我想写的字很多,我想看的电影很多,我想的很多,可是,我的时间永远不够我用。我却依旧念睡,当我一觉睡去之后我会不想再醒来。因为梦里不再有忧伤的泪水。
  我说,就睡去吧。至少,暂时忘却了所谓的烦恼。

                  2007-01-24;丙戌年辛丑月戊午日。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