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kavkalu:关于陌路的兔死狐悲  

2007-06-25 01:36:33|  分类: 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kavkalu:关于陌路的兔死狐悲
          □ 文/火神纪

  兔既死。难免狐悲。
  困守的猎人将窃喜。
  狐将在兔子身后,面对一个孤军奋战的难堪局面。
                     ——火神纪。题记。

  难免终将会有一天。我们所面对的,将会是同样的东西。天堂有没有电影院。有没有电影论坛。有没有可供我们书写的键盘。这一切将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时候,你给我们留下的是什么。
  我不该妄谈起这个话题。因为对卡大叔而言,我只是一个后来者而且一个不上进的后来者,我们不曾交谈过,不认识。然而我常常会去读他的文章,对于写影评的人们,kavkalu和他的未庄,总是一面鲜亮的旗帜。而今,旗帜倒下。
  未庄不再有了。那个在未庄写着独立影评的孩子也不再有了。

  谁曾经说过,挚爱电影的人们都是好人。
  我们都挚爱。只是,很少有人能像卡大叔一样如此持续而热情地迷恋。在他的博客里读着他的文字,安静的文字,以及看他以前的访谈,他曾经如此安静地说:每天看两三部电影,写一两篇影评。
  五年。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

  我也许真的不该妄谈起这个话题。毕竟对于卡大叔来说,我仅仅只是一个陌路的孩子。不管我是否曾经去过他的博客,是否曾经读过他的影评,是否认识他,是否明白他。
  开始有点后悔,因为我从来不曾跟他聊过哪怕是一次。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我总想着,我们都如此恋着同样的东西,也许有一天,我们将在哪里遇到,谈起我们所挚爱的电影。
  凌晨四点。一辆飞驰的计程车把这样的期待变成了不可能再实现的事情。

  兔死。难免狐悲。
  纵然此时的兔与狐也许并未真正达成了同盟;纵然此时的兔与狐仅仅只是陌路。然而兔与狐的同盟在弱肉强食的猎人面前似乎从来不曾停止过。因为追逐一直在进行,从不曾停止。陌路里的兔狐同盟,在猎人眼里是同样的猎物。杀之、放血、剖皮,食肉,别无二致。
  年岁渐长。很多的离别开始在我们的生活里变得不可避免。只是每每当这样的离别突然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总会悲伤,因为我们从来都不知道的,原来那种悲怆的东西其实就在我们身边,时刻埋藏,总会突然地把我们吞蚀。
  因为就靠在我们身旁。因为就这样突然不知所措地失去。整个论坛上都弥漫着一股阴暗而沉重的气氛,在早上一进去之后我就突然插不进一句嘴了。所有的人都是老卡的朋友,很可惜,因为某种懒惰的原因,因为某种总寄望于来日的原因,我无缘于那个群体。

  突然写起这篇文字,除了对既往的生灵揣怀着某种美好的祈盼,是不是也该对现在的所有人们揣怀着某种美好的情感。因为电影我们走到了一起,因为电影我们在某个地方一起生活,纵然这样的生活显得虚妄,但却美好。
  珍爱所有在眼前的朋友,珍爱所有还活着的生灵。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是海子写在1989年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一种多么珍贵的情感,至少,诗人在死去之前还曾经有一段时间,如此揣着幸福的渴望珍爱眼前所有的一切。
  卡大叔走了。所有的人都在祈盼着天堂电影院会在某个地方守望着他。我突然想,不管托纳托雷的《天堂电影院》是否真实存在过,至少在天国,卡大叔总能找到他的位置。
  谁曾经说过,挚爱电影的人们都是好人。好人总能上到天国,去到那个恒久快乐恒久平安的世界,并在那个世界里找到自己的位置。电影成了我们自我的救赎之道,我们都是好人,纵然我们也许意见相左,纵然我们也许陌路,也许不曾在一起讨论过我们同样挚爱的那一切。

  兔死,难免狐悲。

  我突然想说。亲爱的,你们都要平平安安地活着,在那遥远的远处温暖着我们彼此。爱电影,写电影,影评人,执着,痴迷;我们都在我们自己的城市里做着同样痴迷的事,可是因为电影,我们至少不曾感觉过寂寞。
  三错、湖边的鱼、火雀、幽窗冷雨、天下无色狼、雨蝶儿、若耶、云之东、雨不亭、阿keen、公元1874、释凡、罗南、慕容天涯、爱比甘蔗甜、尧耳、老九、杀手蝴蝶梦……所有的这些我所熟悉的人们,你们一定好好平安地活着。
  还有那些大牛们如卡大叔之类的:周老大、暗地妖娆、不一定驴驴、红警……你们也都要好好的。纵然我并不认识你们,可是从开始写影评之后,你们的文章我总在阅读,你们的名字总在指引着我前行的路。
  在我看来,因为所有的这些人的平安温暖着我。至少很多时候,我可以说,我爱电影,所以我不孤单。而你们,是支撑起这种不孤单的最重要的基础。
  所有未曾念叨到的孩子们都原谅我。所有的人们,也都要平安。

  陌路上的兔死狐悲。很多时候,除了祝愿已经往生的人们,也祝愿所有在世界人们的平安。
  从明天起,我也要做一个幸福的人。从明天起,对每个在身边的人说,亲爱的,你一定要平安。在电影的路途上,我们还将要走很远的路。每天都会有更多的电影在等着我们,每天都有更多的文字等着我们去写,我们一定要平安。
  谁曾经说过,挚爱电影的人们都是好人。祈盼好人们的平安。也祈盼卡大叔的安好,在彼此,在远远的天国,一切好安。  

               2007-04-03;丁亥年癸卯朋丁卯日。
  评论这张
 
阅读(6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