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叨叨念:端午节后后夜  

2007-06-25 01:57:38|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叨叨念:端午节后后夜
  □文/摄影/美工:火神纪

  亲爱的,你是不是就在那远远又不远处的前方;
  等着我前往追寻时的身影。
  你说,那并非征途;所以并无危难与险阻。
                   ——火神纪。题记。

  前天,传说中的端午节。没有粽子,甚至没有安静地和家里人一起吃一顿饭;就算我就呆在家里,家里人也在家里。然而没有。请原谅我的漠然。
  我所做的只是,对着我那台还并不算是破旧的电脑、连着网络、百度、word、blog以及两个我并不想推掉的约稿。我困守在我那个拉上了窗帘就显得阴暗无比不见半丝阳光的房间里,查找我所需要的资料,写关于“第1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和“香港回归十周年”的专题约稿。
  毛小熊的约稿我根本不可能会推掉,就算那个题材我根本并不感兴趣,可是谁叫她现在成了我的朋友呢。兔子的约稿我也不可能会推掉,因为之前我已经答应她了,而且这个专题写的是香港娱乐圈里的人物评点,因为我挚爱的那个论坛叫香港制造,而作为斑竹的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写过有关香港电影的文字了。
  我知道,写电影节专题从来都不是我所擅长的;我也知道,写人物稿件从来也都不是我所擅长的。然而,既然想在影评的路子上走得更远,那么我不可能永远都不擅长娱评。毕竟这两者多少总有些牵涉,我不得不去练着写,必须多少有所兼顾。
  于是一整天,我仅仅吃了一顿不算丰盛的午餐,在还没到中午的时候。然后花了十四个小时,包括查找资料、写字、排版、修改最终交付她们。算了一下,差不多近万字了,不过我自己删去了很多,她们也多少帮我删除了一些。交稿后基本上处于一种头昏脑胀的状态下倒头而睡。
  这是一个毫无创意而且颇感劳累的端午节。

  昨天,电影节的稿子付梓发表了。我在家里无所事事地呆了一天,看了整天cctv12法治频道的法治节目,包括近期落下没看的一些往期节目。我不禁感叹,网络真好,至少我从电视机前被解放出来已经很多年了。
  今天,香港回归的稿子也发表了,前阵子写三池崇史导的《印记》影评,以及尼克·卡萨维茨那部颇让我头疼的《阿尔法狗》和今天写的近来势头正旺的《十三罗汉》的影评均以发表。我又看了戛纳电影节60周年的纪念短片集《每人都有一部电影》,然后写了半篇影评。作为撰稿人,今天可谓大有斩获,似乎也该心满意足了。至少我已经很久不用再去为稿件的去处而担忧可以安心地写稿子了。

  今天我对某个死鬼小妞说,我很久不敢再把自己的书写说成是写字了,我总是说,写稿。毕竟当写字不再是纯粹地只是书写的时候,那已经不可以再被称为写字了。写字是个多么纯粹而圣洁地劳作,当我在写字的时候开始习惯于为了发表而不停地斟酌着字里行间的行文和措辞时,这样的书写已经远远不能被称之为纯粹了。
  写稿吧。多无奈的说话,我总必须得活着。

  今天,剩下的时间依旧是无所事事。依旧泡我挚爱的普洱茶,比昨天和前天好的是,今天我吃了两餐饭。近来一直无甚胃口,吃饭仅仅只是为了生存下去而成了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之举。睡眠基本上倒是挺正常的,可是三餐却懒得去吃了。
  当我还并不感觉到饥饿感的时候,我为什么还要去吃饭呢。今天我妹妹专门讨论了这个问题,她说三餐是为了正常的生活,我说一餐足矣,足以维生罢了;对食物多余的摄入基本上可以被称之为浪费食物。于是彼此各没有被说服,继续各自固执。
  近来又开始看书了。看完了一本所谓的外国惊情短篇小说集《孤独的变态者》,然而仅仅只是一些所谓的奇案以及如何被破解的侦探短篇合集罢了,有的到了最后甚至不了了之,看起来相当无瘾。又一次通读了默默的《四十大惑》,我一直迷恋这本小说里的文字。然而我却发现他的这本小说里处处可见的是玩不尽的暧昧,于是连着几天不停地做着春梦。

  叨叨念。我居然开始用一枝钢笔在日记本上记录这些琐碎的生活细节了。最近基本上不曾写过稿子以外的任何文字,可是我却发现,这种罗里罗嗦的絮叨却是让我平静的唯一方式。
  我在无端地生气。气得胸口发胀,气得心脏有些无力承受而阵阵抽蓄地感觉到疼痛,气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于是驱车随便找个朋友处坐下,他们开始抱怨着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他们联系了。我说,我们都忙不是。于是彼此傻笑,各自无语,却不知道是否彼此均已释然。
  我已经一个人孤独地活着,很久了。不曾见到阳光,不曾见到六斤以外的欢笑。这就是生活。

  端午节。我没有我的端午节。我躲在家里写这些急着要的稿件。端午节后夜,我早早地睡觉继续做着春梦。端午节的后后夜,我居然扔开了电脑又用钢笔和日记本写字。默默会说,她又在日记本上死去活来了一整夜。当然,我不是她,呵呵,我是他,可是这句话依旧贴切。
  我也许还会说,我乐意。于是继续叨叨,继续五星红旗高高飘扬,继续死去活来,继续无所事事,继续生气继续胸口发疼。

  我在生气。是的,我在生气。为什么呢。现在过着我曾经梦寐以求的撰稿生活。电影、写字以及稿费足以支撑起我并不过分的物质要求。我却在为着一些无所谓也应该并无所谓的事情生着满腔的怨恨。
  是不是因为曾经索求,然后努力,而后得到;却开始发现,也许这样的生活并不是我那么渴求过的呢。

  下了大半个月的雨水,各地灾情频频告急。用郑达的话说,我应该被抓去帮忙堵堤而不是在这里无所事事地无病呻吟。端午节的后后夜,我不停地絮絮叨叨,不停地飘扬着自我的五星红旗,可是我发现,我已经很久不曾如此放纵过我的笔和手指如此安静而纯粹地书写,只为一个人记录下所有的这一切了。
  很罗嗦,很无聊,很流水帐;可是也许,这将是我最挚爱的部分文字。
  睡了,早睡早起总是一个好习惯。我在想,今天晚上我也许会做梦吧。梦见梦里清晰的泪光,清脆地落地。摔碎了整年整年曾经有过如同玻璃杯一样晶莹剔透的幻想。然后,醒来,发现还在梦里,继续醒来,一共醒了两次。

        2007-06-22;丁亥年丙午月丁亥日。夏至。端午节后。

  评论这张
 
阅读(1449)|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