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叨叨念:一个人的升旗礼  

2007-07-11 04:19:17|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击图片查看高清晰大页面摄影作品

叨叨念:一个人的升旗礼
     □摄影/美工/文:火神纪


  我曾做过如许多的美梦或者恶梦。
  而近来,我似乎只是不停地在做同样的一个梦。
  介于美梦而恶梦之间;上下晃悠。
  佛说:一念观音;一念罗刹。
                ——火神纪。题记。

  一个人升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我想,你永远也不可能明白。
  我现在的感觉很重要吗?我不知道。

  空旷的广场。孤立的一枝高矗的旗杆。手上提着一面皱皱巴巴的旗帜。没有激昂的音乐;双耳之中尽是靡靡之音。没有庄严与端庄;双眼之前尽是森森之寒。
  升旗。没有仪仗。没有观礼。我既是旗手又是观望之人。手在飞快地扯着柔软的绳索。旗至顶端,我突然见到了旗杆之上的几簇白云。
  黑的夜。台风前夜的寂静。有沉寂的月光而没有人。空旷的广场上回荡着凄凉的哀声。

  昨天夜里;我重复地做着升旗的梦。往返于床和沙场之间数次。
  前天夜里。前前天夜里。均如是。
  我在想。今天夜里;明天夜里;后天夜里和后后天夜里。我是否又将如是。

  我又在想。你也许知道我在说的是什么。类似于打开那些暗道的钥匙,我曾交付予你。
  我还在想。许多年以后会不会有许多人在看着这些文字,妄自猜测我脑海中那些阴秽肮脏的思索然后一头的雾水。而又是否某些人突然找到了你遗留在尘世间的那把打开暗道的钥匙而破译了我的所有思想而满脸上的窃笑。

  一个人升旗。夜夜往返。
  我还将做着这样的梦,多少次呢。多少的岁月以及多少个夜晚,我摄下的那个月亮是否如同往日见证了我所有的疯狂。

  我曾想。我们是否应该组成一个升旗的二人组。于是,我将不再如此孤寂。不再夜夜如斯。不再独守着这方月色,夜夜哀啼。
  你告诉我说,那边风景独好。还让我用我高贵的手指指着路边散发着恶臭的恶蠹告诉你,那就是了。

  呵呵。那边的风景永远独好。在你的眼里,何处的风景不好呢。
  于是你远行的路上也许不再需要我的陪护了。于是你远行的行囊里也许也不再需要我的叮咛和守望了。

  我还守在我的桌前。有纸有笔。有一腔的悲愤。还有我书写下的那些关于升旗的遗梦。
  在遗梦的回忆里。你在远行路旁的旅馆中。安酣而睡。梦着别的那些我永远也参不破的梦。你的身旁安睡着他人。我的身旁有一旗杆。有不再鲜红艳丽的旗帜。还有一个关于一个人升旗的梦。

  昨日的痛楚是否真的有如音符绕梁还需三日。
  我在落寞的夜空下寂寂地谢幕。

  你远行的路上永远不会孤寂。那边的风景永远独好。路上的行人永远成群。行人脸上永远堆着偷欢的笑魇。
  欢声。窃语。雀跃不已。轻薄之极。彼此间轻声告慰。相互扶持。
  一切。如钢刀般尖锐而锋利。

  我只身。躲在远远处远远处某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遥遥地遥遥地望着所有路人远去的身影。
  你在前行。永远不知疲倦永远不曾孤独。

  罢了罢了。我也许到是已经该是我谢幕的时刻了。于是我不该独占着这个华丽华贵的舞台。我知道幕后,如许刀茫。
  所有的人们都在等着我退席而去。
  也许。那么。我就该功成身退地寥寥退去了。

  没有那么大的头。我也许就不该想着戴那么高的帽子。某人曾说,帽子是不可以随便戴的。
  很多年不曾有过的那种悲切的感觉,突然又袭来了。这种感觉很是陌生,却如此熟悉。
  只是,我已经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无力再去抵挡住这些骤来的如许沉重了。

  所有。一切。周而复始。反复折磨。
  也罢的。你如同以往一样继续沉默。假装着无知与无欲。
  呵呵。你已经习惯了如此。不是么。
  我是不是也应该学着去习惯你的习惯。又或者说,其实我已一早习惯了你的这种习惯。纵然我满脸上的郁闷与不情愿的悲凄。只是,你永远也不屑一顾。

  我们曾经如此长治久安如此相安无事。
  是的是的。我是满腔的怨恼。如被舍之弃妇;终日不可理喻,终日叫嚣。

  你应该继续沉默以及继续死寂。或者,你情愿如此。
  我是不是也应该继续孤寂。继续一个人往返于沙场。继续一个人升旗。

  至于曾经我所妄言的那些关于升旗二人组的春梦。休再提及。
  我不曾想。有一天,我将辱及你风华绝代的飞扬神采。

  记得汪峰曾经唱过。我不知道你是否美丽依然。我不知道你是否还会回来。
  远处那片金黄的麦田。就像梦中你我的乐园。
  墙上那片婆娑的暗影;窗外那片娇艳的花丛。就像记忆中闪亮的瞬间。
  永远就是慢慢地破碎。留下的是不变的思念。

  窗台。他的窗台是她的春天。
  窗台。我的窗台是夜夜起伏的升旗礼。一个人的升旗仪式。

  呵呵。呵呵。呵呵。

            2007-07-11;丁亥年丁未月丙午日。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