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终于像一头困厄的小兽一样抓狂了  

2007-08-13 21:23:15|  分类: 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8.13.上午8:29

  我在做什么呢,到底是在做什么呢。夜里不睡觉,白天也依旧不想睡觉。因为我在白天的时候总在期待,你是否会路过然后因为我在睡觉而就这样飘过去了。一路飘远了去。你从来都不肯上楼来叫我起床的。
  每天开着这个可耻的QZ一个人喃喃自语。记录一些也许永远也将不见天日的文字。一开始我还觉得挺好玩的,可是现在,我开始感觉到一种严重的疲惫和厌倦了。也许是因为习惯了喧嚣,可是也许不是;所有的这些字只是写给你看的,可是你居然漠不关心毫无半点想看的欲望。我郁闷。

  也许真的如你所说,你所能做到的我一定是真的做不到了。永远也做不到的。
  索要的欲望是如此强烈的,倾诉的欲望是如此强烈的。可是我不只不能做不能索要,甚至已经不能说了。我的情感每天都如履薄冰。是不是真的如弟弟所说,有了瑕疵的爱情不论怎么样都无法恢复当初的完美了,甚至会变成一种折磨。

  我累了,真的累了。我想要把你独占,可是我做不到甚至连想一下都会觉得后悔。不是后悔独占这个念头的滋生,而是因为这个念头滋生了之后又会狠狠地将我自己刺痛。我祈盼我会去相信我们的爱情一定坚韧不可摧毁,可是我不感觉自己有这样的能力和信心,于是总有经受着一些也许不该经受的疲惫。更讽刺的是,我已经不再张狂地以为我可以轻而易举地给你你所想要幸福了。
  我们是不是离得越来越远了呢。我想结婚,越快越好;你固执地决定了20080808这样的一组数字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我想看你的日记;你一路掩埋。我想让你看我写的这些字、我的欲望、想法和压抑着的表达;你毫无兴致而我又开始不敢坦荡地表达。

  近来每每想到这些我总是很难受,非常难受。连我的表达都已经有问题了的时候,我害怕,是不是我们就因此而越走越远了呢。我必须压抑住我所有想要表达的情感,我必须压抑住我所有想对你说的话,我必须压抑住我狂躁的欲望;而你,连半点倾听的愿望也没有。或者你愿意倾听,只是我再不敢说了,因为我知道我想要的正是你不想给的。所以,是不是我们只能这样一条道走到黑了呢。
  我又开始感觉我们必须好好地坐下来,面对面平心静气理智而冷静地长谈了。谈什么呢,其实我并不确切地知道。可是我依旧想谈。也许,是不是我是过于迫切地想要解决所有横在我们中间的一切问题呢。未来、婚姻、生活、爱情、性……所有的这一切,我都想知道你的想法。你从来都不消说,从来都不管我是否想倾听。也许,你都已经跟我说过了,只是我总听不进去罢了。
  我害怕这种现状。我要想尽所有的一切办法来解决我所害怕的这一切。而你却显得很安享这种现状,这就让我更害怕了。呵呵。多傻气的一种想法。

  上次有一次,你记得么,我告诉你说,我快要“浮孔”了。其实那个时候我所要表达的也许也就是这些。只是话到了嘴边又让我自己给咽了回去。我害怕,我的话说了出来会不会又把我们的这次平静给扰得乱七八糟了呢。这一次,也许我是不是又要“浮孔”了呢。
  我不知道我写了这些字之后我还是否有勇气再跟你说一次。我也许可以猜想到的所谓面谈,最终可能只是四眼相对两顾无言的冷场,然后以你的目涩想睡觉以及我的不依不饶纠缠不休而告终。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既然知道说出来之后两个人都会不开心,为什么不一个人扛了去什么都不说呢。与其两个人不开心,不如一个人艰难点地承担了下来。

  其实我发现,我的所有后路都已经被我自己给堵死了去。我答应过你的那些,我又如何去反悔呢。
  我要的,我不能去做,甚至我连说都已经不能说了。这样的窘境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我终于像一头困厄的小兽一样抓狂了。压抑的欲望每每把我折磨地痛不欲生,除了早睡的那些晚上之外,我似乎都在自己解决问题。可是你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吗。你也许永远也无法理解。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的问题解决一次可以让我大半个月都心绪宁静,可是我自己一个人解决了问题之后,我发现,每天晚上会有三个问题等着我去解决而且解决了之后还是依旧困扼不已。

  我说,这些字,打死也不应该让你看到了。我知道,你最讨厌的是我说到了这个问题。唉。窘境,彻底窘镜。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写完了这些字之后,我没有对你说起。我只是淡淡地说,你说过,我不应该每每有什么问题都对你说。有时候应该自己承担。你责备我说,那就连一个苗头也不应该让你看到。
  我汗。下次我也许应该知道我该怎么做了。就算我像是一头动物一样地抓狂,我也不该表露出半点迹象来。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