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某种色调,别样呢喃  

2007-09-16 11:43:00|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击图片返回我的主力博客
老韩的新书封面

某种色调,别样呢喃
       □文/火神纪


惯性的絮叨

  2007年9月15日;很热;关于夏天已经快逝去了,其实只是我一厢情愿的错觉罢了。我注意到黑夜结束的时辰已经越来越晚了,入夜了的时候偶尔也会感觉到冰凉;然而,白天的阳光和汕头市区拥挤的交通突然让我感觉到,夏天还很张扬地肆虐着。
  考完了试,中场休息的时候开着车有点茫然地在汕头市区四处兜转。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不知道我该做点什么。除了漫长的等待以及困惑不己在不停打架的眼皮。一切似乎就是这么简单,而我却把所有简单的那一切都变得复杂了。这并不是什么好习惯。
  流年飞逝。而时光就在我身边,在我还没来得及挣扎的时候,远远地逝去了。金砂路的必胜客留下过我曾坐过的痕迹,那些钱如同流水般花去,可是我不后悔,毕竟和我坐在一起的是我挚爱的那个死六斤。而今天的考试似乎也挺让我失望,可是对我来说,我依旧不后悔,毕竟我和我那挚爱的死六斤一起进了那个考试,我们一起写着同样的试题,写着同样的文字。
  很多时候,我在想;其实我为什么要报考这个对我现在来说没有半点裨益的专业呢。然后我想到了我家六斤;也许,不为什么,仅仅只是为了当哪一天我没有办法再书写的时候,我还能有一纸保身的文凭。这对我来说也许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可是这对于她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至少我这么感觉,我不想让她不安地跟着我,一路走下去。当我对她说,“亲爱的我爱你”的时候,我不想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昨天晚上,我几乎没有睡觉。于是现在的这个时间,我突然很困了。熬了一夜又考了一天试,开了一天的车;现在,我终于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了。而更重要的,我突然想安心地睡上一觉,好好地沉沉地甜甜地睡个够。而我又想去看最近一直在看的百家讲坛。汗,也许,是不是我想要的东西已经太多了,所以我才感觉如此疲惫不堪。
  而目前,我最想做的一件事,也许就是把这几行字打完。呵呵。嗯,至少我做到了。因为我知道,如果睡上一觉,明天起床,我会忘了所有这些我想记录下来的一切。那个时候我又该去写我想写的那些所有的影评了。嗯。先这样吧。后文待续,其实我似乎有点什么话想说,只是现在太累了,我写不下去。
  对了,今天又写了一篇应试作文,很烂的一篇文字,于是我连底稿也没有留下。很多年不曾写过应试作文了,呵呵,突然写一篇《肃杀而凄清的秋》,感觉很好玩。
  嗯,睡去或者去看百家讲坛。这是个问题。

                 2007-09-15。傍晚,6:38。


当日补遗

  其实我想接着写下去,关于今天看到的两篇关于我的文字。来自于迷离潇湘和shelian1984的两篇文字,都是已经发在网络上几天或者一两天了,而我一直到今才看到;还有了了说的在那寒花葬纪里我一直没找到的那些关于我的文字。我想说说关于他们说到的那些所有一切,可是太累了,就且搁置吧。明天,我考虑一下是否写下去。

                 2007-09-15。傍晚,6:42。
次日补遗

  我曾经思索过太多关于文字的种种,比如说我为什么写字,为什么一直就写到了今天。长久以来我一直以为,我所会的以及我所擅长的就仅有文字一途罢了。毕竟我写了那么多年的字,那么多年;我曾以为,如果连一个我已经做了那么多年的事情都不能做好的话,我还有什么可以让我自己可以安然相信的呢。
  后来的一些时光,我所能感悟的也许是因为你们。所有的相识的或者不相识的人们,因为文字,我们可以安然地说,我们可以构建起一个交流的平台。而网络,赋予了这个平台方便与快捷。
  有人说,互相吹捧是不对的。其实我知道。然而我依旧喜欢读那些关于我的文字;关于那些因为我的文字而衍生出来的另一些文字。至少在那些文字里我可以感知得到的是,我所有做的这一切并不是只是我一个人的徒劳;我幸福而快乐,不管所有的那些文字是用于批评或者赞叹。
  也许,一个人活着最大的幸福是用于感知,自己在他人那里被感知的感觉。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他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然而当我们感觉到自己可以被他人认知被感受,并且付诸于交流;这一点来说,我是幸福的。也许,只是在某天的午后,他们在书写,偶尔想起了曾经读过我写的那些文字,仅此而已。然而,这赋予了我的幸福。

  迷离潇湘的那篇文字让我很是感叹。如果不是读了我很多的字,不可能写出那样的文字。而且她所看到的那些文字大都已经年代久远了,因为很多的字眼看起来如此熟悉,而且几乎已经被我自己所遗忘了。可是曾经在某个时代里,我不停地重复着的正是那些字眼,那些曾经让我如此迷恋过的所有文字。她所写的那些文字,翻起了太多已经被我放置在角落里已经布满了尘埃的回忆;辛酸的或者幸福的那些回忆。
  孩子,我总在不停地强调我还只是一个孩子。因为可以幸福,可以无知,可以好奇,可以幸福,可以被原谅,可以被呵护。孩子,永远是一个让我感觉幸福的字眼。或者说,只是因为不想那么急着长大,不想那么快变得苍老,不想背负起成人世界里都必须背负的一切沉重;在我看来,孩子只是一种渴望,一个呢称。
  我曾经做梦,梦见过某个人对我说,曾经对我的文字感兴趣,为期一周。也许,这就够了,一周,仅有的七天足以让我感知到很多的幸福。而这一切,如同一个梦一样地让我感动。

  shelian1984的文字,也是关于我的那篇文字。我也读过了,在昨天晚上之后。散乱得如同蛰手的碎片,我承认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想像力了,以至于当我又看到这种絮叨式的零散的文字之后我会如此徒生感叹。我承认我非常羡慕那种流水行云式的絮叨和天马行空的横行。
  一个82年的孩子,面对一个84年的呢喃,我该说什么呢。他们无一例外地说到了孩子,说到了呢喃。

  了了的寒花葬纪飞逝了多年,我们从不显山露水地交谈,淡淡而各自安逸地活在各自的世界里。了了曾经写过的一篇被我引用过的文字,也是关于我,至少在了了那里,我也曾如此糜烂过在我们彼此各自的BLOG里了。
  了了说,开始写一本送给自己的书。嗯,那也应该是幸福的。至少我们可以不必再去思索别人所有的眼光而只是为自己而记录一切文字。那是快乐而满足的。

  我突然想起写一写关于老韩的新书的书评。只是不管我如何写,我似乎都不能客观地去写。当我收到老韩的新书,上面有着老韩夫妇二人的签名和祝语,我翻开那本书的扉页的时候,我突然无语而且疲惫了。
  兔子曾说,老韩是个最帅的谢顶人。我轻叹的是,在我的身边,有人如此幸福。是的,他们应该是很幸福的;至少在我看来如此快乐。当一个男人不管变成什么样都是自己心爱的那个女人眼里最帅的那个男人,夫复何求呢。当一个女人看着一个不管变成什么样的男人都觉得赏心悦目,妇又复何求呢。而当这两个人彼此相爱并且生活在一起彼此做着向往和渴望的事业,他们复又复何求呢。
  兔子家的H以及老韩的电影梦,哪一天他们是否会实现他们曾有的这些梦想。我不知道。可是不管未来怎样,他们都应该是幸福的。我想。

  这篇文字如此散乱。昨天晚上徒生的感叹很多,可是,我忘却了我又该如何继续书写。一夜的酣睡之后,一切选择了遗忘。而我应该庆幸的是,今天,我还记着一些人,一些文字以及一些感叹。

                 2007-09-16;丁亥年己酉月癸丑日。上午11:02。
【肆】附注一:《路过文字——献给某个孩子》(文/迷离潇湘)

  如果,只是羡慕。那么就是羡慕。
  关于向往,或者其它。献给某个孩子!
               ——题记

  绚丽,糜烂,你以你的方式洋洋洒洒,狂舞,呢喃,自恋,颓废,然后死去……
  无声的舞蹈,在灯光的阴影处。观者聊聊。从者攘攘。我一过客,从僻处行,冷眼看,暖心感。
  癖好,该如何描述深陷的孤独?孤独,该如何排解难解的热切?深夜?凌晨?不眠?醒来?一点,两点,三点,四点,……点点敲打,书写!为生活,为理想,为了美好的一切……
  关于数字,一或十一。关于颜色,黑灰与红。关于文字,散诗与评。关于爱情,呢喃与扪心。关于时间,旧历与新年。关于行走,无路与苍茫。关于宠物,狗与两只猫。关于驯化,多愁与比翼。关于日子,就这样地自以为是地死去,其实还活着……关于你,我不熟知。关于我,你不认识。关于我们,什么也不是。——只是你比我先三天出生,于是我对你的文字感兴趣。就是这样,热度为一个星期。
路过,然后我写下我的某些点滴,在那里,也在这里。因为好奇,就是好奇。因为羡慕,只是羡慕。因为向往,只  能是向往。因为就是只是因为。以后或许不去,也或许偶尔会去,谁也说不清。沉溺有时并不是因为喜爱,也不是因为无能为力。就像你的死去,只是一种自以为是的自恋与遐想。……
  我不是孩子,也不曾死去。我没有那么地爱文字,也没有那么地爱影像,或许某些时刻曾那么地爱我自己。愿好!念安!我学你,开始大声地祈求每个人的平安。(以前我只是在心里偶尔地祈求。)
  但愿你好!但愿你与你爱的人好!但愿所有自称是孩子或如我一样开始醒悟自己不是孩子的人都好!
  祝,平安!吉祥!

              迷离潇湘
              07年9月14日夜20:05
附注二:《那个孩子,饱满的激情。》(文/shelian1984)

  刚刚看了那个叫“火神纪”的孩子的影评和诗歌,他应该是我在这个论坛上面看到文字写得最好的一个ID了。

  拿《杀手阿一》中拿银针作为武器的男子的图片作为签名档。不得不承认电影确实没看得像他那么多,但有时候也很想能够跟他探讨一下为什么不拿阿一那个一脸倒霉委屈相的图片做签名呢?

  其实非常感慨的,写诗的孩子,只有写诗的孩子才有着纯粹且纯洁的爱情。想起那天自己走进书店,一脸地茫然,总是对自己说从几年前我已经就没有书看了。看过很多的书,然后终于有一天什么书也看不进去了。

  还在这几天还能够看一下石康的那几本老书,看那个北京男人像发神经一样的一天到晚自言自语,仿似在做自我催眠。

  看着那个孩子的诗,应该是叫允吧。脑里辉映的是郭敬明的BLOG。在那BLOG里面郭敬明瘦弱的身体干净地裸露着。

  对于小四一直无法真正原谅,其实也没必要原谅,因为是属于两个不同年龄阶的人了。知道小四在我看那本叫做《中外少年》的杂志的时候他也在看,知道他也了解有个叫顾湘的姐姐写的书评,想必当顾湘在写《小王子》的时候,他应该也和我一样满脸的憧憬和感伤。然后紧接着是迅速地分道扬镳,他在他那单纯而肮脏的少年梦想里面一路至今的欢快奔跑;我在学校里面那黑色的柏油跑道上跑着跑着忽然地改变了方向跑到尘嚣四起的马路上去了。

  或许应该不应该叫做孩子吧。刚刚开小差跑“火神纪”的BLOG里面,看到写着广东,汕头 82年生;澄海人。如果82年的是孩子,那我84年的又是什么呢?

  但是不叫孩子又该叫什么呢?我这个84年的非孩子是写不出诗的了。最多也就像下午那样听着《Vincent》跑到河堤上去闻一闻夏末青草的香气,拍一张河上火船的照片。仅仅此而已,没有什么女子可以让我去想念和悸动,空气中没有痛苦的味道也没有甜美的味道。

  光着上身,围着浴巾,拿着手电,在屋子里面转来转去地找香烟,走到天台看见被灯光照亮、被尘埃渲染着的暗红色的天空,知道自己曾经短暂而晦涩的青春如今只剩下一截光秃秃的无字墓碑。

  回到屏幕前看他写的文字,真好。那样饱满的激情,关于爱情火花的呢喃。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