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关键字:文学/媚俗/迷途/商业/亲爱的  

2007-10-09 05:58:41|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键字:文学/媚俗/迷途/商业/亲爱的
            □文/火神纪

  昨天突然被提醒了,我已经恶俗了N久。仅仅只是文字。我发现我已经很久不曾写过真正的文字了,就算我现在真的以此为职业并且果腹。我曾给自己的文字创作下了一个并不壮观的定义,我所做的一切仅仅只是在取悦他人、取悦媒体、取悦受众以及取悦自己。
  我知道,我家的那个死六斤绝对不会允许我这么说的。呵呵,至少在她眼里我不应该如此遭贱我的文字创作。在她曾经难过的眼里我看到的是一种尊重,一种对所有创作工作的尊重;而我发现,我自己摒弃了这种尊重;而值得庆幸的是,当我自我摒弃了这种尊重的时候,她还替我保留着这种尊重的最后一道防线。我不知道这道防线是否真的会牢不可破;可是有了这道防线,我至少可以安心地走下去,不必过于担忧。

  每天总会有人来加我的QQ;而今天不约而同地来自于红袖的同学加了我的QQ。红袖,当我还做着文学梦的时候,那曾经是我挚爱的地方。
  后来红袖变了,商业味道越来越浓烈,浓烈得让我受不了并且把我彻底地熏跑了。文学和商业,从此分道扬镳了。当我摒弃了文学这个美而堂皇的外冠时,我成了一个文字工匠,而红袖则彻底地成了一个商业网站,文学只是一个幌子,如同匪娃所说,万恶的社会以及万恶的源头。
  连红袖都可以堕落,为什么我不可以呢。于是我从文集走到了blog走成了bloger;虽说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免有些悲凉。可是所有的一切似乎势不可挡并且势在必行。商业化网站,如果没有商业,网站又该靠什么来运转呢;媚俗的文字,如果不媚俗,我又如何叫卖我自鸣清高的文字呢。所以,当一个商业网站开始运转起来的时候,我开始忘却了文学写着媚俗的文字。
  我记得我曾跟我的某魂兄弟说起,越是恶俗的人其实越是能过得滋润。于是,红袖恶俗了,他们开始忘却了文学而想到了赢利;从某方面来说,之前曾经一直鼓吹的纯文学只是红袖所打的一张铺桥修路收买人心的矫情牌。于是,我也恶俗了,我开始忘却我曾经在诗歌里狂妄的叫嚣和悲切的虚妄;从某方面来说,之前曾经一直坚持的诗歌最终只能让我饿死在面包堆上。某魂兄弟曾经跟着我一起走往恶俗之路,可是最终她倒是返朴归臻地写起了闺怨;我却在恶俗之路上越走越远再也回不了头了。
  也许我更欣赏的是某魂兄弟在迷途时知返的勇气。我也许最佩服的是俺家六斤一直对待文字的那种信手拈来的游戏姿态,以及偶尔在她们的文字里突然闪动起来的如同金子般珍贵的灵动以及如同宝贝般难觅的灵气。我曾说过,精美的文字更多需要的是某种灵气,那种由内而外泛发的灵气,而不是像我一样雕凿过后的工匠之气。

  我突然被提醒,其实我在文学之路已经背道而驰太久了。以至于我永远也无法回头。而且我又突然被提醒,如果给我一个回头的机会,我会往回走吗。
  我思索了很久;原来,就算给了一个那样珍贵的机会,我依旧不会回头。不为什么,只是因为我的性格里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倔强。既然已经走上了另一条岐道,那么我非一条道走到黑不可。我更舍不得放弃我奋斗了这么久而争取到手的这一切。

  我想,我堕落了。彻底地堕落了。可是如果不能在堕落中升华,那么就让我在堕落中死去吧。这没什么,我所要做的,仅仅只是以文字的另一种方式证实,我所做的这一切,并不只是徒劳地虚耗气力。这就够了。
  我想,我亲爱的六斤还会陪在我身边。不是么。我在想,还有你们,这些不辞劳累在深夜里读着我的这些文字的人们。不是么。
  当我还在继续书写,而还有你们在继续读着我所写出来的每一个字。我想,我就应该很知足了。

  我想起了我所有这些劳作。也许,因为所有的你们都还陪在我身边。我的六斤,还有所有看到这里的人们。这也许也就是我所苦苦追寻着的价值所在了。在我看来,我突然感觉;其实曾经有过的那些绝望是种挺凄美的情感。尤其在绝望过后,绝望就被漫上了一层淡淡的悲伤,又一层淡淡的忧雅。
  我们都不会绝望,只要这生活还愿意许给我们半点渴望的光亮。我们除了一路拼杀下去,战胜或者被击倒;我们其实已经没有其它选择了。我在想我是否漠视,一路漠视并且一直彻底地漠视所有的阻力而走着我想往下走的那条路,直到那个若隐若现的终点。可笑的是,我并不确切地知道那个终点的所在到底又在哪里。
  我想说,最近我正在努力地调整我的状态;原谅我everybody;我会尽快好起来的。我们一直在同路拼杀,所以我们总会一起走下去。
  末了。还是那一句,晚安,所有爱我的,以及恨我的人们。今夜,我突然忘却了我为之狂乱的电影而写着一些与电影完全不沾边的字。也许,只是因为我那可耻的还未死尽的文青渴望还在努力地做着最后的挣扎。不管怎么样;亲爱的请记住:我爱你,也爱你们。

           2007年10月9日。丁亥年庚戌月丙子日;寒露。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