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婚曲】婚宴当天  

2008-12-30 05:11:58|  分类: 天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婚曲】婚宴当天 - 火神纪 - Live iN Movie
东倩摄。

婚宴当天
   撰文:火神纪
   摄影:东倩/阿卷/阿虹
  有人说,那也许是一个人一辈子中;最傻里傻气的一天。
  其实,等到过后回忆起来;我倒真的如那些老人们所预言的那样,我很不知所措很茫然。
  我只明白了一件事——嗯,我已经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了。
  母亲说——结婚是这么累的一件事;所以,结过了婚的中国人大多不愿意再结一次。
  呵呵;我突然明白了母亲这种看似无奈的轻叹里睿智的感悟。
                               ——火神纪。题记。

  现在来回忆那天结婚,其实,我的脑子里跟那天一样的浆糊,基本上什么也没能想起来了。好在,亲朋好友们带着的数码相机所拍下的相片先后都汇集到我的硬盘里来;于是,我多少有了些可供回忆的素材了。
  小舅父在向我索要他的女儿东倩给我拍那些相片应得到的一个红包;我说,嗯,等他嫁女儿的时候,我去免费帮他拍上一整辑。不过这里还是要说一下的——感谢那天帮我拍相片的人们——小舅父的女儿东倩,三姨母的女儿阿虹,以及6斤大人三叔父的儿子阿卷。这篇文章里的所有文字,基本上都堆砌于他们帮我拍的那些相片的基础上,以及我那丁点零散的回忆里。 如果没有他们的话,我想,我的婚宴当天所有的回忆,估计只能更彻底地浆糊下去了。

  说到结婚,潮汕人更看重的也许是迎亲的整个过程而非婚宴当天的排场。可请究的东西太多太多,所以我基本上没记住多少。我只记得那天晚上很冷,气温很低,为了穿上那套非常合身的西装以及西装下的衬衣,妹妹阿杨不让我多穿什么衣服,于是我只穿了那件粉色的衫衣坐着等迎亲的时刻。我记得我瑟瑟发抖却口出狂言地说——今天晚上我是不怕冷的。
  结果,我居然还是猜对了。虽说我一直捱着冷等到了凌晨四点半之后出了门,后来我居然并没有感冒。

  帮着我去迎亲的人们在十点之后才姗姗登场。然后开始泡茶,聊天,看着时针极度缓慢地移动。四点钟左右,负责摄影的老林出场,团团围坐、吃甜得腻人的糯米粥、大舅父提着灯作了四句、海鹏兄担了一担箩、其他人发射了礼炮之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帮着我去迎亲的人们有——提灯的大舅父、担箩的海鹏兄、开主婚车的灿雄兄、开第二辆彩车的小舅父、我弟弟阿柱、朋友鸡毛、以及阿柱的朋友老鲁。加上我自己一共八人。
  值得一说的是,在6斤大人门前巷子最后一个急弯,那辆加长加宽的宝马7系主婚车差点就过不了。费了二十分钟左右才把车开了进去。出来的时候大概又花了十余分钟。汗呀。我在想那个时候的母亲大人肯定在家里担忧着我们会不会误了迎亲的好时辰。

  对于迎亲的所有记忆除了这些险峻的急弯之外,也许就是吃了。我几乎不大记得那天晚上一共吃了多少顿。首先是晚餐,然后是迎亲前的那碗糯米甜粥,然后是去到6斤家里吃的那桌菜,然后是吃完那桌菜后迎亲出门,回到家里又吃了一桌子菜,再然后是跟6斤大人一起返厝又吃了一桌,然后是返厝后回家,全家人团团美美地又吃一桌,之后是中午的婚宴,最后是在家里吃了晚饭之后睡觉。说到这里,我依旧数不清一共吃了几顿;更别提那天吃了些什么。
  好在,送6斤大人嫁的阿卷同学拍下了吃饭的一幕。于是,我多少能回忆起一些。于是我记起了那天晚上这顿饭的菜单了——鱼、肉、粉丝煮鸡蛋、炒豆芽、莲子百合、酸咸菜、红糖、酱油。我又挟了一个鸡蛋,呵呵,那天我一共吃了N个鸡蛋——舅母大人说,我是个憨女婿;舅父大人则说,好架姿;于是我不知道应该听谁的。

【婚曲】婚宴当天 - 火神纪 - Live iN Movie
阿卷摄。

  然后,应该发一下阿卷同学的相片,毕竟他可是鞍前马后奔跑不停。可是找不到他的独照,于是找到了他和6斤大人的合照。不过这张相片似乎并不清晰,估计是忘记开闪光灯了。所以我作了亮度和饱和度处理,不过出来的效果依旧差强人意。

【婚曲】婚宴当天 - 火神纪 - Live iN Movie
③估计是阿炀的哥哥照的。我猜的。

  迎亲归来,换了衣服后六叩首跪拜祖先神灵,然后给各长辈敬茶。之后返厝。归去来辞兮,归来去辞兮。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何有那么多道工序。也许因为,结婚是人生大事,所以每一个细节都已经被古往今来许多人无数遍复习过而变得繁杂得无以厚加。
  应该回到婚宴的正题上去了。那天早上一直在等开主婚车的灿雄兄,因为这是一辆一两百万的宝马车,我倒也能理解他没有把车钥匙留下的心态,可是左等右等没能把他给等来,所以十点左右打电话催了一下老三,想着他早点过来的话还能开着他的千里马送6斤大人去做一下已经预约了几天却一直没去做的头发。结果老三十一点才到,而灿雄兄未至。做头发的愿意最终被无奈地扼杀,于是6斤大人至今依旧耿耿于怀;她说,她只能顶着一头乱乱的头发度过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她说她将抱憾终生。
  我汗,没有坐骑的日子真是挺无奈的。本来我们必须在十点半之前到酒楼去准备一切工作的;可是因为既要等人又要等车,最后当我们到达酒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十五分了。本来可以被安排得井然有序的工作突然间变得让人手足失措了。最终没有让来宾们签名,没有安排任何人去引领来宾们入席,东奔又西跑却依旧手忙而脚乱。

  我、6斤大人、父母亲大人、岳父母亲大人站在门口开始迎宾。所有拍照的人们把所有的相片汇集到我这里,我找了一遍,只有阿卷同学拍到了迎宾的这一幕。6斤大人说,她家的阿卷拍的相片果然比较专业,我有点汗颜。

【婚曲】婚宴当天 - 火神纪 - Live iN Movie
阿卷

  橄榄、利是糖、大桔和香烟,进门来总得选一样。从这张相片看来,6斤大人的发型其实也还算不错。呵呵。

【婚曲】婚宴当天 - 火神纪 - Live iN Movie
东倩

  龙虾、鲍鱼……诸如此类。老子也该奢侈一回了。

【婚曲】婚宴当天 - 火神纪 - Live iN Movie
阿虹摄。

  因为对镜头的敏感,我很少能在镜头前笑得如此自然;这也许就是偷拍的好处。婚宴当天,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镜头的反应变得非常迟钝;以至于许多镜头,我似乎颇为上镜。我尤其喜欢这张相片,因为,我很少如此开怀而无所顾忌。
  今天有点累了,就先这样吧。有空再继续。我记得那天的最后一个记忆,是婚宴结束之后,我回到家里,坐着,极度疲惫,可是还没有到睡觉的时间,于是最后我倒在沙发里无法自抑地眯了一小会。吃完晚饭之后就倒头而睡了。呵呵,所谓的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就是如此错过了小登科的美好时光。
  其它的相片我就不发了,我发在网易的相册里,想看的们们点击下面的链接到相册里去观望吧。呵呵。晚安,亲爱的们们。

①礼炮洗礼后的地板——所谓的遍地繁华;也许,也不过如此。
②迎亲归来的第一顿饭——所谓的小鱼小肉;至少,也应该奔往小康了。
③返厝时的匆忙留影——阿卷同学的精神似乎还挺好。
④迎宾时的母亲大人和6斤大人——所有人其实都挺惘然。
⑤上菜了——那天基本上我是没吃什么东西的,现在看起来似乎还挺可口的样子。
⑥如此欢腾雀跃——我脸上也曾绽放过一个阳光孩子般的笑。

                      2008-12-30;戊子鼠年甲子腊月甲辰初四。凌晨4:58。
扩展阅读链接。
【相册】亲爱的,我们结婚吧

结婚手记专题
01.装修进行时
02.装修继续;婚照待续
03.纯粹自恋;让我们再来一次
04.婚纱照特辑
05.装修后记
06.最后的单身日记
07.婚宴当天
08.装修最后终极收藏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2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