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戊子年正月初七;全世界开工了。  

2008-02-13 03:12:44|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惯例式的无病呻吟
     ■图文摄影。火神纪。


  所有的这些相片都是在戊子年正月初一的凌晨时分照的。立此存照。可以说,就在这样的一张漠然的脸上;我送走了丁亥年的最后一秒钟。或者正如某魂兄弟所说,我已经是一个快进坟墓堆里的人;所以,所有的一切在我看来似乎都变得如此寂寥而黯淡了。
  无所谓快乐不快乐;无所谓寂寞不寂寞。如同齐秦在《我拿什么爱你》的专辑里所唱的一样:无所谓拥有不拥有;无所谓追无所谓躲。过年的感觉对我来说似乎正在渐渐地消散;不再如同小时候那样地期盼,也不再如小时候那样地雀跃欢欣。
  朋友说;因为我们老了,所以多了烦恼与思索。不再雀跃;也许,因为我们都逐渐有了许多负担与背负。是吧;算起来,我认识这朋友已经快二十年了。
  时光飞逝,什么是时光飞逝。我没办法清楚地说出这个概念来,然而,我正在深切地体会着这个概念。

  无所谓缘分不缘分;无所谓因果不因果。无所谓执着不执着;无所谓先无所谓后。无所谓真真或假假;无所谓分分或合合。无所谓永远不永远;无所谓冷漠不冷漠。
  依旧还是齐秦的歌。是不是因为说到了时光,所以我突然开始怀旧。我已经记不清楚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发生了什么;也不记得在什么时候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然而,我似乎总记着这首歌里的所有歌词。除了被当成主题以及歌名的那句“让你让我崩溃”我不喜欢之外,其它的每一句歌词我都喜欢。
  崩溃;在他看来似乎成了他无所谓所有一切的原因和根本。一切无所谓,在他还不曾崩溃之前;所有的这一切对他就都是最重要的了。以崩溃之名;也许,这个理由可以成为他逃避一切的冠冕堂皇之名。
  然而。为什么我不曾崩溃;却似乎都无所谓了去。是不是,因为他所说的这一切,他想逃开的这一切;我都已经拥有了呢。我不知道;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六斤大人,然后我想,所谓无所谓,是不是,因为我已经拥有了我所想要的这个女子,因为我已经拥有了在我看来最美好的那一切。

  我是幸福的。我想。至少当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六斤同学是我仅有的安慰。所有的朋友都离开了;对我来说并不可怕。因为,我还仅存着所有美好的回忆与回忆里最美好的每一个瞬间;以及六斤。
  我已经不记得,在已经远远逝去的那整个丁亥年里;我都做了一些什么。然后,在突然就降临的戊子年我发现,不管我在做什么;至少,六斤大人总是对我不离不弃的。生而为人;也许我就应该知足了。
  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何况是一红颜。无所求以及无所诉。没有人会像六斤大人对我如此宽容。

  十一;已经是一个半躺在坟墓堆里的可怜家伙了。只是因为躯体还散发着淡淡的温度;所以,我还活着。半死不死地活着。然后,六斤会把我从地底下掘起来;我会重新苏醒过来。继续我那还未竞的事业与人生。
  曹雪芹曾在他三十岁的时候说自己半生潦倒。孔子也说,吾十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三十,对我来说似乎还遥远;只是跟朋友谈起了二十年来所谓相识,三十似乎也就在跟前了。只是转眼间,二十年过去;还有三年,三十真的就不远了。
  只是,而立之年的半生潦倒;也许天命而不知,然而他至少还知道本命。潦倒,能否给它一个定义呢。当他还能给自己定义的时候;潦倒也就不潦倒了。因为,至少他还知道潦倒;而我,居然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比潦倒还要更加郁闷许多。

  我没有多少资本可供我挥霍了。突然,戊子年就这样降临了。没有给我半点心理准备。大年三十、除夕、正月初一、初二三四五六七;全世界都已经豁然开工了。我还在沉睡。每天夜里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每每通宵;天亮的时候躺进被窝睡上一整天,然后继续。因为,春节;多美的一个理由。
  回家过年的妹妹突然回广州准备上班了;回家过年的弟弟依旧还沉迷在他那所有杯来盏往的友情互动;没有任何休假的六斤依旧奔忙于她那乏味的工作;从不曾停休的父母亲们依旧惦记着所有应该往来的亲戚朋友。我呢,我在干嘛。
  每天嚼着永远也嚼不完的巧克力泡着热茶。无所事事、无所思、无所作为。春节,给了我一个太好的用于堕落的理由。然后想着过去的这一年我曾经有过的光芒与落寞。新年、新的一年,终于还是姗姗迟来又迅不及耳。
  全世界开工了。我呢。我应该苏醒了吗。

  报纸曾经整版地报道过我,电视也曾用一期特辑报道过我。在我的家乡,我成为一个沉迷于声色犬马又不求上进的张宜泉式的人物。许多人都在赞道我,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似乎已经熬出头并且成功地走了一条在家乡不曾有人走过的道路了。
  只是我知道。路漫漫兮,其修远。上下求索兮那种耗费气力的事又不怎么适合我,于是我是否又该去左右逢源兮以求一生存之道。然后我还知道,某六斤如果看到这里肯定将捂着嘴偷笑;像我这么懒惰又没逢源之缘的人居然还能有这样的想法,估计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但是,太阳不曾打西边出来。因为已经正月初七了;因为,全世界已经都开工了。

  我又突然想起;我曾说过,我没有多少资本可供我挥霍了。然而我还说过,我仅有的资本是一种非他恋的自恋。既然没有他人可能给予我半点温情;那么,除了自恋之外是否还有其它可恋之途呢。
  大年初一凌晨的那场疯狂的自拍行为也许给了我多少一些类似于悲戚的思索。原来,非他恋的自恋并不总是那么愉快的。
  该拜访的朋友都拜访了,该来拜访的朋友也都来拜访了。然后,春节的暮钟应该敲响了吧。胡扯了那么多,我想;我应该回到我的电影和文字中去了。
  呵呵。戊子年的正月初七;全世界开工。我在凌晨四点的时候,突然想起,原来,我已经开始不那么自恋了。这一辑相片当成是我所有自恋岁月里的最后悲歌。然后,我也应该苏醒了。

  随着所有闪光灯闪烁后的那瞬间的黯然,戊子年的春节应该彻底结束了。我不知道会有些什么人将看到这篇文章。所有人,看到这些字的所有们们,所谓的2008,所有的戊子,一切顺利以及快乐。
  我要幸福;六斤要幸福。
  爷爷、外婆、父母亲要安康。
  弟弟妹妹会顺利。
  亲戚、朋友们会迎来一个美好的戊子送走那个不管美好与否的丁亥。
  而路过的人们都要幸福快乐、顺利安康。

  早安;亲爱的。晚安;亲爱的。所有的人们;所有的们们。天气很冷,注意保暖,一切安好。火神纪;书于戊子年正月初七凌晨四点零三分。

             2008/02/13;戊子年甲寅月癸未日。六九第9天。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