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婚曲】最后的单身日记  

2008-12-08 15:46:01|  分类: 天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单身日记 - 火神纪 - Live iN Movie    最后的单身日记
          (文:火神纪)

  得到一些;也就意味着失去一些。
  许多时候,我们也许不必去做那些无力的权衡算计。
  因为得失;并不仅仅只是一道简单的加减算术题。
  电视广告上说——舍与得。没有舍弃又何来得到呢。舍字先行;而后方才有得。
                                    ——火神纪。题记。

书写记

  磨拳擦掌。嘶嘶飒飒吱吱。
  那种仅有的实质的触及感叫我着迷。
                  ——火神纪

  相比之下,我也许更喜欢拿着纸笔书写的感觉甚于用电脑键盘的感觉许多倍。某些字迹学者着迷于从一个人的字迹去分析一个人的性格;而电脑、输入法以及字体的选择也许可以反映出一个人的审美取向,但就性格特征而言,似乎把所有人都一致而后同化了。
  这应该是一种时代的进步;我想。因为只要自己学识渊博,那么我可以用华丽的词藻堆砌出精美的文字,而不必去担忧是否能够完美地掌控自己的手指。对于不够华美的字体所有的种种担忧,也就从此烟消云散了。字里行间能够流露出我最真实的情感,而字迹的同化不会暴露我太真实的欲望,多美好的一个概念。
  效率更高,写字变得更轻松,思想的速度可以随着书写速度的提升而更进一步,不必再为一个字的曲折迂回而停下思索……关于电脑、键盘和输入法,因为数不尽数的优点而取代了更传统的书写。

  也许,固执如我。方才念念不忘手触摸着笔的质感,通过笔去触摸纸面的质感,笔尖和纸面间相互磨擦时发出来的声音……最美的夜晚是什么样的——坐在一张最舒服的椅子上,坐在一张大得近乎开阔的书桌前,摊开一大叠光滑又带着华丽暗纹,洒上半点清新香水的纸张,拿着一枝加满了墨纸的钢笔,点上半炉焚香,泡上半盏清茶,点上一柄带着暖色调的台灯——然后,那张洁白的纸上开始被一些浓墨的钢笔划过,千兜成转百水千山也许都尽在其中。最后,当这个夜晚最终消逝;我的整个夜晚里的所有思索都将被定格成我亲手写出来的文字……
  果然,固执如我。虽说那天晚上最后当我停止下手上的所有劳作而最后躺在床上的时候,我会感觉手指头累,手腕也累,或许还会有点腰酸背疼……可是当我摘下眼镜,让自己彻底放松然后慢慢进入睡眠的时候,我会有种用电脑书写永远也找不到的满足。电脑上的书写永远像是在劳作而非书写;也许,越来越多使用电脑书写才是我为何产量锐减的根本原因。我烦躁,带着几分不情愿的劳累和厌倦;所以最后我开始选择一味的奔逃。
  纸笔书写需要更多的耐性,更多的体力和更多的时间。现代生活的快节奏已经让这种唯美的劳作变成了一种太奢侈的渴望。除非,固执如我;并且还多少有些时间让我去荒废,也曾有许多人谴责过我的虚渡年华。

守望记

  如若不经过守望;一个人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原来竟有着如此惊人的韧性与耐性。
  所谓守望;也许就是用来磨练自己不那么急躁,也不那么狂妄。
                              ——火神纪

  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不可能会留给我们更宽裕的时间,因为节奏飞快,所以浮躁似乎更像是一种现代通病。安静地坐下来,几个小时不去做任何事不去想别的什么而仅仅只是为了写一篇几千字的文章,也许大多的人会选择用电脑。
  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流连而后忘返,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用于虚渡,我们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用于驻足观望。所以,最终我们都没有太多的耐性用于守望。

  我为什么喋喋不休地在我的博客和个人空间里不停地絮叨着关于装修的每一个细节。因为,那并非我自愿的选择而是一种非常被动的选择。
  如果说,在整个婚礼的筹备过程里我学会了什么的话。那么,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也许就是守望。

  工种的协调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因为我们并不是直接交给一家装修公司或者承包商,所以这个问题必须让我们自己去烦恼。每一个工种都显得霸道而让人无语——土石的要独立作业,木工也要独立作业,水电也要独立作业,铺瓷砖的同样也要独立作业……诸如此类。于是最终只能把他们分割在几天之内,谁谁谁今天作业,谁谁谁后天作业,谁谁谁独占白天作业,谁谁谁又只能在晚上加班作业。
  当然,我庆幸我们所遇到的那些人们都还是一些善良的人们。所以,协调的工作最终还是和谐解决了。但是一旦到了最后,似乎,就不仅仅只有协调了。

  大部头的工作基本上都已经完成,但是每个工种都或多或少留下一些修修补补的小部件工作。这时候,真正开始让人头疼的问题出现了,因为大部头工作已经完成,所以大多数工种又开始去接其它的大部头工作,小部件的修修补补,只能等那边的大部头工作有点忙里偷闲的时间过来应付一下。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了守望的真正含义。守正,独坐,一味着急,然后祈望。纵然千万般不情愿,可是最后似乎只能认命一样地无力反抗——这时候,我就有了一种被一个极其强大的男人按住自己而自己无力反抗后只能极不情愿地被强奸……当然,不只有一个工种如是,最终这场强奸就彻底地演变成轮奸。
  我没有特指某些人,我也能理解所有人,只是,这是我最真实也最可怕的第一感知。守望,并不仅仅只是耐性,并且更需要一种韧性。当我最终感知到所有这一切的时候;我突然感觉那么多年用纸笔书写的习惯给了我一种极好的素养——就是当我被所有人轮奸的时候,我可以变得毫无知觉地漠视自己的疼痛与无助,漠视悲剧情绪的袭来与被彻底击溃的担忧。

拾掇记

  所有的细节都要显得尽善尽美。
  这永远是一个不可能被实现的狂妄假想。
                   ——火神纪

  最后;所有尘土飞扬的生活终究结束。母亲大人打趣地说,我们在筑建工队住了两个月有余。现在的问题就是自己的问题了,因为我们不想请也请不起钟点工人,所以我们必须自己拾掇每一个工种给我们留下来的每一个残局。我们也许也更愿意自己动手来清扫我们这个现在看来还有点残破不堪的家园。
  我不记得我是否在之前的《装修后记》里说过——当所有的装修工种都最后退场的时候,我们自己的装修工程才开始粉墨登场。但是,这种感觉是如此根深而蒂固的。

  所有的装修废料必须清除,一切已经破旧不堪的旧家具也必须被清除,然后开始从头到尾地彻底打扫,以及一些微小却还能够自食其力的修补。往返十数次才能最终感觉,嗯,已经挺像是一个新家了。太粗重的活我们自己也实在做不了,于是晚上偶尔会雇佣一个邻居的长工担任起搬运的工作,抬走那些我们搬不动的砂石。
  打扫完成了之后,开始新增一些家具。我的卧室里一整套的家私和床上用品都是新买的,有些有亲戚朋友送的。然后,再进行最后的整合工作。

  家具摆放,东挪西摆最后摆布停当,又开始做一些小小装饰,把婚纱照的大镜框给挂起来,把许多年前母亲大人买的一幅楷书的《腾王阁序》和《后出师表》给裱起来做成镜框准备挂在厅里。诸如此类。然后又换了窗帘布,华丽的窗穗和温暖的色调……
  我记得我曾经发过一个博稿——《父亲起造的旧房子》。如今再看,似乎已经焕然一新。拾掇,说起来似乎只是一个词组几句话,可是那些谨小慎微的种种真能让人从早忙到晚停不下手。光是地板上的瓷砖想要让它光鲜艳丽,每天就须拖上两次,至今已经拖了十数次才终于看起来挺像个样子。

单身记

  从现在起,我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
  永远也不会是单身。
           ——火神纪

  2008年12月5日。我永远地告别了我的单身生活。早上九点,我和我家的6斤大人去了汕头市澄海区的区民政局办理婚姻注册。两本户口本两张身份证,三张双人免冠合照,九块钱,办手续的时间差不多就二十分钟,所有手续就已经全部办完。
  二十分钟之前,我们还是自由恋爱中的恋人;二十分钟之后,我们已经是夫妇了。从这个时候,我可以正式地向别人介绍我的6斤大人——这是内人;她则身她的朋友说——这是外子。恋爱关系,一下子成了受法律认可的夫妻关系。这样的转变不能不说是飞跃性的转变。
  只是,似乎不只是我们;我看其他在场排队的人们似乎都一样。没有多少人感觉,自己在走近这个柜台出来之后,自己的身份从此将被冠上夫姓或者娘家婿,而不再只是一个自然人或者某某人之子。仅仅只是走一个过场;但是整一场婚恋过程里,不管是之前的婚礼筹备,装修,拾掇,或者之后的摆酒请客……最具备法律效力的登记注册似乎最没有结婚的味道。所有人似乎都像在公职场所办理其它任何公共事业一样脸带漠然,来去匆匆。似乎,结婚登记跟买一辆车去车管所登记没什么差别。

  我是突然生出了这样的感慨。因为排在我们后面准备登记注册的是一对中年男女,男人离异,女人未知。而他们无法登记,因为虽说男人已经离异,可是他的户口本上写着的还是已婚,所以民政部门无法给他办理登记手续。
  我突然明白了。我永远也不会像那二十分钟之前那样,还是轻快的单身。

  当然,我并不迷恋所谓的单身生活。香烟、浓茶、清一色的单身同性、啤酒、浓烈的雄性荷尔蒙以及喋喋不休的性饥渴,加上没日没夜的糜烂生活……不自律的人们会说,单身更自由一些,因为可以随时地更换性对象,可以不停地尝试形形色色在婚姻生活里没有的元素;自律的人们似乎没有这样的渴望,而更像是时刻准备着婚姻生活的到来。
  在我看来,单身的生活最终总会结束;不管我是在二十岁结婚,或者三四十岁结婚,最后,我总归会结束我的单身生活而进入婚姻生活。而我的后半生会将在婚姻生活里结束,那么,我为何不更早地面对现实而找一个自己爱的人值得一起共度余生的人一起生活下去,而何必去做那些无谓的挣扎呢。
  我过了近三十年的单身生活。可以说,我已经厌倦了。我更向往的是规律有序的婚姻生活。我最后的单身日记,所有的这些应该最终成为逝去的回忆的种种,只是留给最后老去之前充当谈资的茶余饭后罢了。

  我的房间里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烟雾缭绕人来客往,而仅仅会是两个人依偎着取暖或者谈笑风生。我的生活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昼伏夜起三餐不继,而会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的博客里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总有些花絮周边闺怨连连,而更多的会是一些可将被换成面包的影评或者其它东西。
  当然,我也许偶尔会怀念一些不羁落魄的单身生活;可是我最终还是会过着幸福滋润的小日子。

  从为人子到为人夫,再到为人父。也许一开始的时候我多少会有些小慌乱。但是我想,我最终总会找到自己的那个位置并且做好自己的角色。
  许多的人为我的婚姻生活展现了许多美好的憧憬或者担忧。没有一个足以让我感觉是足以让我信服的;不管是憧憬还是担忧。这方面而言我多少带了点偏执的狂妄。不知所以,却如此自信满满。也许,只是因为我曾做过太多别人都认为不可能被实现的事;以至于不论是忠言逆耳,或者仅仅只是客套,我大都不信。我偏执着自己那种狂妄而固执的信念,不管那是对的,或者错的。

  单身生活还将持续上几天,虽说我和6斤大人已经注册登记结婚,虽说我们在法律上已经是夫妻,可是在办完酒席之前,我还依旧独自生活。和6斤大人交往的这些年间,至少我们都学会了对彼此的尊重和珍重。所以,以中国传统的观念而言,我们还只能算是准夫妇,婚姻登记注册,在民政局的那个办证大厅里可见一斑,没有多少人把这事当成正事,仅仅只是一个小步骤,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步骤。
  在中国结婚,没有人看重这个部分。反而,接新娘子过门,敬茶,三朝回门,摆酒请客,在男女双方的两个大家族面前承诺对彼此呵护恩爱,显得更重要得多。每个细节都被注意,每个细节都有数个版本。中国人,也许更看重的是征兆之类的东西;于是任何一件不起眼的东西最终都被赋予了祥瑞的意寓而显得神圣不可亵渎。

  距离完婚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最后的单身日记写些什么也许已经无关紧要了。毕竟,这些最终只能在回忆的时候才会被谈起。
  为人子。而后为人夫。人生的一整个阶段结束,另一个阶段开始。多美好的向往。此前种种,至此已作随风飘散状,还好,我不曾做出过太不肖的事;此后种种,至此犹似新生懵懂,还好,我还怀揣着希望。

发柬记

  当一件事情最终变成一件无法缷去的累赘。
  我不知道。所有那些欢笑是否真的还有多少意义。
                       ——火神纪
  今天是农历初十,整整送了一整天,请柬还没送出一半。唉。我不该报怨。我也不能报怨。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其实都是因为——我就要结婚了。
  然而,我所想到的是,当一个本来是发自于善意的概念最终变成了一种传统,对所有人来说,会不会就真的已经变成名副其实的累赘呢。

  大多数的人都还是真心实意为我高兴的。我想。至少我感觉如此。可是某些人,多少看起来有些勉强。我不特指谁。我知道许多人都在观望我的博客,所以这堆文字发出去,也许会让许多人感觉,是不是我说的那些人就是他们呢。于是估计不免要得罪某些人。
  可是说实在的,大部分人们所表现出来的热情是让我非常汗颜的。因为我是个懒惰的家伙,平常那种走亲串友的事情一般能免则免;可是这次出去发请柬,许多人都热情得让我愧疚。

  冷嘲自讽者有之,勉为其难者有之,满脸不在意者有之,能推则推者亦有之……但大部分人还是让我挺惭愧的。相对比那些无比热情的人们,我再反思一下我平常的寻些可被称为冷漠的行径……唉。

  当然,让我感觉最差的送柬不能不数落一下前领导PNY。因为6斤大人总在不停地强调,貌似PNY挺关心这事,所以她从很久之前就在不停地在我耳边念叨着,到时候我们必须一起去送柬。
  于是,除了我家里的长辈和6斤大人家里的长辈之外,PNY估计是寥寥可数的几个我们俩亲自去送柬的朋友级别的人了。因为6斤大人的念叨,所以这次去的结果让我觉得我自己有点恶心了。或者,PNY就是想要这样的一个效果。虽说她一直说——她会尽量争取过来赴宴,可是我觉得,就她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她最终真的会来赴宴的机率不会超过百分之十。临走的时候,她给了一个红包,说是贺喜,然后,尽量争取过来。
  就我感觉,她的那个红包似乎就是为了把我俩打发出门。于是,我感觉到了屈辱。不关于那个红包里到底包了多少钱,不关于刚刚家长里短地扯了多少闲话,问题在于那个态度问题。我愿意相信她并非有意给我这样的感觉,可是我说服不了自己去相信某个近乎残酷的事实。我开始有点后悔,似乎,我们不应该这样就冲上门去,至少我们不会有种被扫地出门的感觉。

  我甚至解释不了我为什么在那一刹那有种那么强烈的感觉。可是我在想,为什么呢。
  送柬其实是个很矛盾的问题。因为,我们弄不清楚我们是否真的已经达到了送柬这样的关系层次上。送吧,我担忧的就是出现上面的这种情况——我们是真心实意想赴请人家过来赴宴的,而人家也许觉得我们的关系并没有达到必须礼尚往来的程度,所以我们的送柬就会演变成一次非常狠毒的红色炸弹。可是不送吧,人家会觉得说——我明明把你们当成好朋友,居然连结婚也不通知一声,实在不够厚道;而在我们看来,也许只是为了替对方省点开支省些麻烦罢了。

  送不送柬。给谁送。怎么送。这似乎都是一个又一个足以让人苦恼的问题。可是当我感觉到屈辱,这些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我在想,到时候某PNY是否真的会出现呢。如果不出现的话,嗯,我可以确定我们的确是被她的红包扫地出门了;如果出现,我想我会原谅她。
  睡觉去了。实在,很累很累。最近如果有时间,我再接着继续扯淡去。明天后天大后天,估计送柬的日子还得继续。

婚姻生活的最初记忆

  从负一到零,再从零到壹;谁说,零不是负数的所有负数的终点,而零又不是所有正数的起点呢。
  结束也许就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开始也许也就意味着一个旧的结束。
                                ——火神纪

  我是越来越崇敬道家的哲学逻辑体系,以至于《最后的单身日记》能变成《婚姻生活的最初记忆》。如果从客观存在去判断,那么我可以非常清晰地把这两者的那个零点给找出来,如果说单身生活为负而婚姻生活为正,那么那个零点则毫无疑问就是完成婚姻注册的那短暂的二十分钟。可是从主观上来分辩的话,我完全找不到支点。
  从单身生活过度到婚姻生活,中间的界限是极其模糊不清的。《送柬记》,既然单身生活的最后记忆,也是婚姻生活的初始记忆。
  我开始有种迫不急待地想结束这篇文章的欲望。正如我曾如此慌乱地想结束单身生活的欲望一样强烈。也许,在于那种更主观的自我里,当这篇文章彻底脱稿了的时候,婚姻生活才真正完全地展开。

  嗯。亲爱的。我们。最后一定都要幸福。很幸福。晚安宝贝。

                       2008-12-8;戊子鼠年甲子冬月壬午十一。
扩展阅读链接。
【相册】亲爱的,我们结婚吧
结婚手记专题
01.装修进行时
02.装修继续;婚照待续
03.纯粹自恋;让我们再来一次
04.婚纱照特辑
05.装修后记
06.最后的单身日记
07.婚宴当天
08.装修最后终极收藏版
  评论这张
 
阅读(99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