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我杀了谁;而谁又杀了我  

2008-04-04 05:20:13|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杀了谁;而谁又杀了我
      ■文。火神纪。


  小妞陪着。小风吹着。小手拉着。小话哄着。小酒喝着。小曲哼着。小菜吃着。小茶嗑着。小鱼养着。纯种小犬想着。用名贵奢华的紫砂茶具泡着陈而淳香的普洱茶。我可耻地过着这种惬意的生活也许已经太久太久了。以至于突然有点惘然若失的落魄味道。
  回想一下这些年我曾经历过的所有那些。其实。我应该算是个幸福并且幸运的孩子。正如我和某魂兄弟所说的那样。估计许多人都曾想把我们这样华丽而可耻的家伙虐杀了去。应曰:绝对很多。

  小妞陪着。小风吹着。小手拉着。小话哄着。小酒喝着。小曲哼着。小菜吃着。小茶嗑着。小鱼养着。纯种小犬想着。用名贵奢华的紫砂茶具泡着陈而淳香的普洱茶。朋友曾断言类似这样的行为:斗鸡走狗不务正业。
  其实我知道。所谓入不敷出。并不是说我的收入无法支撑现有们的开支。但是仅仅也只是足够开销并且没有任何余存。
  从一个比较传统并且相对保守但周全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消费模式绝对是不够健康的。当然。对于那些提倡提前消费并且身体力行的新新人类来说我依旧显得保守并且毫不进取。
可怜见儿。搁在整个风华正茂又有凌有角的八零后我似乎有些过于四平八稳而更接近于保守派的七零后。更别说那些更加张扬的八零后末期或者更招摇过街并且渐渐成为新主角的九零后。

  继续小妞陪着。继续小风吹着。继续小手拉着。继续小话哄着。继续小酒喝着。继续小曲哼着。继续小菜吃着。继续小茶嗑着。继续小鱼养着。继续纯种小犬想着。继续用名贵奢华的紫砂茶具泡着陈而淳香的普洱茶。继续斗鸡走狗继续不务正业继续以我的方式入不敷出。
  继续。也许更像是惯性使然。没想过停止也不想停止。直到现在。

  这貌似是一篇迟来的年终总结。惯例性的书写因为我的撰稿生涯而被打破了。我记得《武林外传》里关于赛鸡大会佟掌柜的一句总结:本来是多好的一件事呀。硬是让你们给弄恶心了。
  这句话放在我身上似乎也同样适用。回想那已经过去的2007我做过的所有那些事。对我来说。这一年是颇有长进并且多少有点传奇味道的一年。当然。看起来外表光鲜但实际上也乏味无聊。这两者并无冲突。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曾经将之当成梦想和追求显得可望而不可及的书写劳作终于从兴趣和习惯上升成了职业。

  文字以及电影之于我。从纯粹的徒劳到商业的恶俗并因此而诱发的视觉疲劳与审美疲劳的歧途上。我是越走越远了。在此基础上又衍生了另外的情感基调来。让人郁闷的是。许多参杂着的情绪成分似乎相当负面。厌倦、疲惫、多少带着点憎恨、审美疲劳;诸如此类。
  吕秀才说:我杀了谁;而谁又杀了我。姬无命的回答是:我杀了我。的确,杀了自己的那个人往往也总是自己。不是么。就是那么一掌,一代盗神武功盖世的姬无命死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关中大侠吕轻候的嘴下;与其说知识就是力量,不如说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我其实也想着来这么一下;只是,我似乎没有宁财神笔下那姬无病的掌力。于是死而不僵,我得这么耗着一直到老死。

  横生感概。呵呵。我似乎是第一次突然有如此强烈想转行的欲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江郎才尽的无奈;或者仅仅只是作为一个文字人对于书写的最疲软无力的妥协。我不仅不再喜欢这种书写的感觉,甚至厌倦,甚至厌恶,甚至憎恨。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种从喜好到平常再到厌恶再到最后望而却步的整个过程,我经历过,然后体验着。我不知道对于我的读者,看到这些文字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喜欢书写。甚至迷恋书写。用纸以及笔的涂抹曾经让我欲罢不能。当然,随着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我开始使用电脑;于是我又开始迷恋着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来书写的那种感觉;同样也曾欲罢不能。
  然而现在。现在呢。
  拿着笔不所思地划画,我依旧喜欢;但是必须是不带任何去思考的情况下。在键盘上打字,听着输入法通过音箱模拟着打字机的声音依旧使我迷恋;但是同样必须是不带任何思考的情况下。长期间的撰稿生活其实多少让我有点疲惫不堪了。
  从迷恋到疲惫不堪到审美疲劳再到深恶痛绝;一步步地一直到现在。所谓一步之遥,其实真的不过半步。

  我喜欢摄影;就算我只是半桶水一样的水平。于是我拍了父亲摆在我案台上的那盘盆景;我甚至不求甚解地连了解一下它叫什么都没有兴致。可是我喜欢它那颓死的味道。
  没有半点叶子;枯枝;绽放着妖艳的鲜花。最终鲜花会凋零并且彻底颓死,我不知道它还是否活着。生;或者死。仅仅只是半朵的凋零。

  何其讽刺的是,这是不是又是我现在的况状呢。我已经很久不曾真正认真地书写过点什么了。曾经门庭若市的约稿让我疲于奔命,于是我把所有能推掉的稿子都给推掉了,有许多媒体我甚至答应发稿都一直写不出半个字而最后不了了之。而现在,半死不活的生活还将继续多久。
  而突然间,tom也突然宣布说:不再发单片评论的稿子了。这意味着我的大部分收入将在这个远在北京的某个会议室里的会议上宣布终止。我在想,如果转行;也许现在是最好的一个时候了。

  从生机勃勃到半死不活再到最后彻底地颓死。是不是也只有半步之遥呢。我现在似乎反而并不着急了。因为我想也许是趁现在彻底地反思一下曾经的这一年的撰稿生活,然后再完全清楚地想想,我是否还将继续走下去呢。
  因为暂时不会再有稿约。所以我可以完全清闲地彻底面壁思过。继续原来的生活,这意味着我必须继续耐得住寂寞并且独立地完全个人地思索,继续我那已经厌倦的生活。而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这意味着我必须舍弃我原来所努力过的时光所获得的根基而重新开始。这的确很矛盾。
  当然。现在我并不曾完全想清楚也没有做任何决定。

  前阵子一直在看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在百家讲坛所讲的《玄奘西游记》。突然我就喜欢上了参禅。当然,我并没有那么洒脱地想抛开一切去求取真经,而且我也受不了那样的苦,所以只是心生向往而仅此而已。
  生死。盛放至凋零。千百年过去之后不过也就化作一堆尘土。佛家主张的臭皮囊说其实有它的道理;跟别家所说的精神永存其实是一个道道,只是佛家更彻底并且带着虚幻的臆想色彩罢了。
  我曾想过放弃文字而从事任何更功利性的工作。只是我却舍弃不得那种人死就一切皆了的无奈。《聊斋先生》里总说:仕道一时荣,文章千古事。这也许多少有点让我如此苛求于己的原因吧。我不肯舍弃的文字也许没能像蒲松龄一样带给他千古的清名,可是至少在我身后多少还能给后人留下点所思忆的根据。还不像一个商人一样仅仅只是留给子孙一点金钱供其挥霍;也许这就是我一直不愿意弃文从它的原因吧。

  而且除了书写,似乎我也并无其它所长。于是放弃这个我已经玩耍了二十年的世界,那将意味着我会在另一个世界里呱呱落地重新降生。可怕的,这的确是可怕的。
  也许,我得把所有的一切都想清楚了之后再来写这篇文字。至少到了那个时候我才不会像现在这样左顾右盼地惊魂未定。只是,本应该在年终写的文字我都已经拖到了接近年中;再这样想下去,我会想到哪儿去呢。

  小妞陪着。小风吹着。小手拉着。小话哄着。小酒喝着。小曲哼着。小菜吃着。小茶嗑着。小鱼养着。纯种小犬想着。用名贵奢华的紫砂茶具泡着陈而淳香的普洱茶。我在想,这样的生活还该维持多久。
  生活总该继续。爱情,结婚,生子;梦想最后总该归还于生活。所谓纠结,我在想是不是总是因为梦想照进了生活,却依旧遥远。

  我杀了谁;而谁又杀了我。其实这已经不能算是一个问题了。因为,能回答这样一个问题的人至少还算是一个幸福的孩子。而我,当我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作着同样的答案的时候;我发现,我得不到一个同样的结局。这是挺让人郁闷的一件事。
  当然,就算这自此而转行而从此弃文,我应该还是问心无愧的。毕竟在2007年,我曾经把我的梦想里的那种生活完全地实现在了我的生活里。也许,这就已经足够了。

PS:这篇文字的草稿早在十几天前就已经写就。我居然也能拖到现在才彻底写完。可怕的。罢了罢了。明天起继续影评,不过我在想我是否还能坚持多久呢。

              戊子年乙卯二月甲戌廿八;清明节。
  评论这张
 
阅读(72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