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Its】⑧殇离记  

2008-06-15 09:56:16|  分类: 宠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ts】⑧殇离记 - 火神纪 - Live iN Movie
  离开了;是不是就不会再回来了。回来了;是不是又将离开。

  是不是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接受生离死别的伤感。
  所以,我总在假装忘却——曾经,我养过一条猛犬洛威名唤小燚;享岁不过四月。
  六月中旬初日。它带着满腹的病痛僵硬地死去。

                      ——火神纪。题记。

【Its】⑧殇离记 - 火神纪 - Live iN Movie
  其实。我不曾想过会写这样的一篇文字。至少,我不想写。
  在写这篇文字之前,我曾杜撰过许多的题目。比如说《住院记》、《离家记》、《归来篇》、《成长记》、《相亲记》、《育儿篇》、《看护记》、《遛弯记》、《廉颇老兮,尚能饭矣》……最后方才是《殇离记》。

  我又想起了很多年前曾经写过的那个故事。是否又应该叫《谒语记》。
  朋友曾经送给我一串虎目石的念珠。然后游泳。忘形。念珠在海水里遗失。问谒朋友泽,泽曰——遗之水,谓水族之福气;遗之山,谓土族之缘分;不得,谓福缘之未至。
  释怀。并不是因为我真的能够彻底地理解这条谒语。而因为失之不得,泽坦然;而吾之不肖,是执妄而不肯忘。

  这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只是因为所发生的事都在于我;并且都有关于得,有关于失。
  谁又会在这个时候来告诉我。小燚的病痛,并且最终死寂;又是谁的福气,又是谁的福缘未至。

  我并不曾想带有半点的伤感。然而,关于某小燚的点点滴滴开始在很多时候某些相关的画面里浮现在我的眼前。于是;所有的《某记》以及《某篇》都不曾书写,我直奔到了最后的这篇《殇离》。
  我给它买的狗粮还在桌子上放着,玩具还在,毛刷子还在,干洗的爽身粉也还在,甚至是本来应该带着它去遛弯的牵引绳也依旧还在;只是,它却不在了。我想把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拿去送人;只是,我还不愿意。似乎,只要所有的这些东西还在,似乎它还会有一天会突然地回来,坐在我房门前摇着尾巴。在某个早晨的时候轻轻地吠叫着让我给它喂食。
  我知道,这是一个永远也不可能被实现的假想。也许,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接受生离死别的伤感;所以,我假装不知道,假装忘却。揣着一个莫须有的假想,祈盼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美好愿望。

  最近似乎挺像一个多事之秋前的初夏。爷爷脚折,母亲也把手给摔成粉碎性骨折;然后,是小燚的殇离。命书上会不会给我批道——戊子年犯太岁,诸事不顺;宜闭门而不待客,自省而枯瘦。
  6斤大人说——桂林的大师告诉她,我今年不曾犯太岁。算命的大师说——今年我鸿运当头。而所有的这一切,似乎跟我自己写的命书相去甚远。

  如果在去年发生所有的这些事——也许,我会非常抓狂并且为每一件不那么愉快的事寻找理由,寻找某些替罪的羔羊,然后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羔羊身上——然后,我把自己变成一个无辜者,站在一个受害者的角度开始不停地愤世嫉俗骂骂咧咧。
  然而。去年的一切都挺顺利。而所有的这些事,发生在今年。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虚长了一岁;所以我在试着释怀,试着想想自己应该承担着某些责任,试着不指责任何人任何事,试着坦荡地接受已经降临的所有一切。
  如果这些真的可以被称为成长;我想,我也许只能算是晚熟慢热。

  原来,在我想像里永远也不可能被自己平静接受的所有一切真的突然都降临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我可以如此平静。不是因为我真的已经能够承受起所有的这一切,而是因为如果我一味地逃之夭夭,最终我还是必须去承担我所要承担起的一切。
  所谓福缘。不过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一味偏执罢了。当我能把所有的一切都彻底地抛开之后,其实我已经不怎么悲伤了。并不是因为我已经足够地洒脱;而是因为除了抛开,其实我无计可施。也并不是因为我已经对所有的一切已经无动于衷;而是因为我知道,纵然再敏感的悲伤依旧也敌不过现实生活里所应该有的残酷而真实。

  有什么能比得上生活能给带我更真实的感触呢。

  我突然想;为什么我那么喜欢养犬呢。其实,是因为我知道,当我养了一条狗之后,那条狗终其一生所有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次努力都只是为了讨我的欢心。多纯粹的情感。
  我又突然想;为什么我那么喜欢写字呢。其实,是因为我知道,当我写完了一篇文字之后,我所写的每一个文字最终都将打上我的铬印,每一个读过这些文字的人都将明白在某一个时刻里那个最真实的自我。多纯粹的徒劳。
  我所想要的,是一种永远也不会被背叛的纯粹与真诚。是不是,曾经有过太多的失望以及对未来有着太多的担忧,所以我必须往异类去寻找真挚的情感,所以我必须往虚妄的文字宫殿里寻找我纯粹的渴望。

  殇离。只是,我突然不想悲伤。
  殇离。只是,我突然不想愤怒。
  殇离。只是,我突然很安静很疲乏。

  我留着一张小燚熟睡的相片。还有所有养狗用的器具。因为我不愿意相信,原来小燚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原来它已经永远也不会再回到这个也许并不曾给过它多少回忆的家门。我也许更愿意相信,其实它在某个角落里熟睡,然后在某一天会突然回来。
  只是。我知道,它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天堂。会不会接收我,以及我所养过的每一条狗狗。如果会的话,等我死去的时候,我可以在天堂里组起一个狗狗军团,只要我一声令下,它们会把我和6斤同学围在中间。我很知足,而6斤同学会被所有被她定义的恶犬们吓死。但是上了天堂就不会死,所以她将选择晕厥,然后醒来继续晕厥。
  我不知道许多人们为什么总是为了许多并不重要的事情郁闷或者心情不好。也许我也曾这样过来了;只是,现在的我似乎已经无法去体会那样的情绪了。所以解释了,为什么刚刚因为6斤同学那双10块钱的丝袜被勾掉线而抢白了我一顿,而我居然没跟她提起关于我家猛犬小燚的死寂。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眼里,不管我对小燚怀着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不管我曾为小燚花费了多少金钱以及精力,但是这也许远远也比不上6斤同学的一双10块钱的丝袜破掉时带给我的伤感。
  是不是因为爱情。所以我喜欢那些耍着小脾气的小6斤,喜欢那个嘟着嘴撒娇的小6斤,喜欢那个天真纯洁的小6斤,喜欢那个可以板着脸说着许多我也许连想也不愿意去想的残酷现实以教训我那更天真的情绪波动的小6斤……

  在我眼里;她的哪怕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动作或者神情,似乎都要比我自己本身更重要得多。而很多时候,我庆幸我还有爱情。
  6斤大人曾经说过,如果这些年不是因为她陪在我身边,我也许一早就已经发疯了。其实,如果不是因为6斤大人,也许她所预言的那一切真的可能就已经发生了。
  比如现在。我可以把我的注意力从小燚之死转移到她的丝袜上去。虽然这两者似乎不怎么成比例,虽说我的那条小小燚的身价可以当她几百双丝袜;然而,这种理性上的算术在我们两个人的爱情里似乎是行不通的。
  至少现在,我可以说——至少,我还有爱情。然后,我有一个安慰我的情人;她将跟我说——亲爱的要节哀。而她也真的这样跟我说——亲爱的要节哀。

  要离开的终究会离开。而不离开的终究会守在我身边。是不是,我也就因此不必那么伤感。
  万物,也许皆有其缘分与福气。万般强求,也许不如不求。所谓人力尽,而天命归;奈何奈何。

  殇离。离殇。天堂不远。所以,地狱无路。
  小燚同学。一路走好。

  对死亡的渴望。不是因为我不想留着它,而是因为,我实在不想看着它如此继续地受苦。当然,我不曾放弃过它。所以我又说,人力尽而天命归。给它连续灌了三天的葡萄糖生理盐水,依旧回天乏力。
  我不应该再苛求;不应该再偏执;也不想再指责。不再梦妄。也许,这是小燚在它短暂的生命里所教给我的某些不可言传的意会的。

             2008-06-15;戊子年戊午五月丙戌十二晨。
扩展阅读链接:
【B仔祭悼书】亲爱的,一路走好。
【Its】相册
【Its】①篇前篇
【Its】②档案及序
【Its】③怀柔篇
【Its】④缅怀下我那已经老死的B仔
【Its】⑤驱虫记
【Its】⑥认主记
【Its】⑦藏物记
【Its】⑧殇离记
【Its】⑨尾行
【Joey】以及其它;宠物图志。 
【Joey In 北京】从出生翌日至三个半月时代的不完整记忆。
【Joey In 澄海】从三个半月至今,不完整回忆。
【Joey】档案及序
【Joey】灰色时代,是否已经终结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这货不是狗??
阅读(103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