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邪降3:鬼影随行》:只是一堆血肉模糊的鲜血淋漓  

2008-09-01 08:31:52|  分类: 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邪降3:鬼影随行》(Art of the devil 3):只是一堆血肉模糊的鲜血淋漓
                             (文/火神纪)


  我曾有过的痴迷;如今,已如烟雾消雾觅不着半点痕迹了。
  剥离了所有精神层面上的悲情意义;所剩下的,只是一堆血肉模糊的鲜血淋漓。——火神纪。题记。

【恶魔的艺术;邪降;邪降前传】


  非英语片种的电影有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电影的名字、剧本、字幕等大多从原来的电影的语种翻译成英语,然后再从英语翻译成中文。一次翻译所可能产生的谬误,到了二次翻译可能就更将谬之千里了。
  2005年的一部《恶魔的艺术:邪降》(Art of the Devil 2:Long khong)让我印象深刻,当时有一个问题抓破了头皮也想不明白,因为那一部电影的中文译名以及英文译名都标明了是《恶魔的艺术2》(Art of the Devil 2);那么,就应该有一部《恶魔的艺术》(Art of the Devil)吧。后来我找到了那部电影——《魔鬼的艺术首部曲》(Art of the Devil:Khon len khong)。
  我所迷糊的是,这两部电影所讲的故事没有一点关联也没有;并且,两部电影的水平基本上也不是一个层次的。后来我研究了一下两部电影的创作班底之后开始有一点明白了,因为那两部电影完全是由两个不同的班底创作而成的;那时候我开始怀疑那两部电影并非是同一个系列的电影,虽说它们有一个承接的名字,不论是英译名还是中译名。进而去确定我的这个论点,然后我发现,两部电影的英语音译名字其实并不相同,最多只能说有点接近而已——《Khon len khong》和《Long khong》;我不懂泰语,但是从两部电影的内容上去推断, khong指的应该是同样的东西——降头术。
  这样一来,一切就明了许多了。《Khon len khong》,也就是所谓的《恶魔的艺术》,或译作《魔鬼的艺术首部曲》,这个中文名字是自英语名字《Art of the Devil》或《Art of the Devil 1》翻译过来的;而《Long khong》,就是所谓《恶魔的艺术:邪降》或者《恶魔的艺术2:邪降》则是从英语名字《Art of the Devil 2》翻译成中文的。
  这也许是非常无奈的,二次翻译的准确无误,可是最后的结果却与原来的那一切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之远,并不是二次翻译的错,而是因为在一次翻译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谬误。

  如果进一步去看导演的话,那两部电影的划分显然就更容易了。谭力·截禄冠(Tanit Jitnukul)执导了《Khon len khong》,也就是《Art of the Devil》,中译《恶魔的艺术》;而罗宁七人组(Ronin Team)则执导了《Long khong》,也就是《Art of the Devil 2》,中译《《恶魔的艺术2:邪降》。
  整理一下前面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论点——首先,《Khon len khong》如果可以被译为《恶魔的艺术》的话,那么第二部则跟它完全没有关系,再以把《Long khong》直接翻译成《邪降》。
  总有人问我说,那两部电影真的有关系吗。其实,现在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那两部电影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篇文章的开篇依旧承继了已经成为现实的错误,所以在命题的时候我直接把这部所谓的第三部的题目定为《邪降3:鬼影随行》;这一点挺无奈。
  这个名字有两点错误。首先如果要按英译的名字再转译成中文的话,它应该叫做《恶魔的艺术3:邪降2》;至于所谓的《鬼影随行》我完全不知是从哪里喷出来的。而如果直接看英文英译的名字,它应该叫《邪降2》或者《邪降前传》。它直接把《邪降》当成了《恶魔的艺术》的另一个译名,然后按顺序想当然地排在了第三部,这不是把原来就混乱的电影名字搅得更加让人剪不断理还乱吗?

  所以,如果非得把这三部电影一起排列的话,从英文音译名着手去看,正解应该是——第一部叫《恶魔的艺术》;第二部叫《邪降》;这一部叫《邪降2》或者叫《邪降前传》。
  以上文字写给那些总是被译名弄得一头雾水的孩子们。那些不曾被这个问题困扰过的同学,可以忽略这个章节直接跳过。

【Cult或者Cut】


  以下文字写给那些总在给我纠错的孩子们。如果你曾理解过我曾写过的这两个单词的话,可以忽略这个章节直接跳过。
  我为什么要如此郑重其事地专门为此撰文,因为在我的影评里很多次提到过这两个单词,而每次在我的影评发表之后总会有人不停地提醒我关于我的谬误。我感谢那些热心的人们,于是我做了许多次的解释,直接后来实在是疲惫不堪的时候,我终于放弃进行解释了。可是,一直让人误解的感觉并不好受;所以,我决定占点篇幅对些做最后一次解释。

  第一个把Cult引申到电影上的那个人是谁,我不知道;不过那个人肯定是个天才。至少,在电影上说到Cult,很多人都会有一个共识,那就是邪典,邪恶的经典?
  在英文的语境里,Cult指的是膜拜、礼拜式、祭仪的意思,也有时尚、潮流的意思。放在电影领域里大概是指那些不为大众所接受,但却受到小众人群的极力追捧的电影。

  但在我的影评里,Cult并不仅仅只是广义上的邪典电影。我的Cult,应该是我迷恋并且为之着迷的电影,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那种小众电影。膜拜;我更倾向于个人膜拜,或者说,这个词在我这里指的更多的是我个人膜拜的电影而非一般意义上邪典电影。
  所以,一些大众电影,甚至是曾经在院线丰收的大片也都可能是我的Cult电影。而一些小众电影,在别人那里也许是别人的Cult电影,可是在我这里却称不上Cult。也许,是侧重点不一致的原因。
  我喜欢的影评人曾说过——每个人都有他的Cult标准,所以,不必去苛求统一的标准。其实,也根本没有办法去统一一个标准来划分;只能依个人品味喜好去作不规则的划分。

  当我说到Cult的时候,许多人其实并没异议的。这说明我也只是一个庸俗的家伙,并没有太多的个性。但是当我说到Cut的时候,总会有人指出我用了一个错误的词汇,总以为我想说的是Cult而非Cut。
  其实,在我的影评里说到这两个词的时候,是有非常自我的区别的。并且,这样的区别不求他人苛同。Cut更多的时候指那种带有鲜血淋漓的切割镜头,或者以切割为主题的电影。可以说,在我的标准里,我的Cut电影不一定是我的Cult电影,而我的Cult电影里也并不只有Cut电影一种。
  参照标准为三池崇史(Takashi Miike)的《杀手阿一》(Ichi the Killer)和《切肤之爱》(Audition),或者朴赞郁(Chan-wook Park)的《割爱》(CUT),以及罗宁七人组的《邪降》。这几部都是我挚爱的Cut电影兼Cult电影。

【《邪降2》(Long khong2):只是一堆血肉模糊的鲜血淋漓】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部电影。这部电影毫无疑问是跟《恶魔的艺术》(Khon len khong)没有半点关系的,也毫无疑问是《邪降》(Long khong)的前传。而既然我曾经把《邪降》称之为我的终极Cult和我的终极Cut,可想而知这部电影肯定是让我挺失望的。
  在我所看过的恐怖片里,包括欧美的血腥视觉系和日韩为代表的气氛心理系的恐怖片,《邪降》可以说是集二者之大成作。我记得我是2006年看的那部电影,到现在差不多已经两年整了,可是我对那部电影依旧印象深刻。相比之下,这部原来班底制作的前传电影,我是几天前看的,可是现在却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

  我之所以对前作评价那么高,因为那部电影剧情的编排上、在运镜的整体氛围的营造上、在人物性格的塑上、在视觉效果的残酷上都是有一定的造诣的。不像欧美纯视觉系那样只是一味的鲜血喷射,而加入了一些东方恐怖片特有的悲情味道;可以说,那部电影以其残酷的肆虐手段和降头术的神秘气息浇灌了故事的悲剧色彩。
  既没有欧美视觉系恐怖片的那种空洞,也补全了东方心理系恐怖片在视觉上的疲软。在我看来,其实那一部《邪降》已经非常圆满了;情节上的设置没有多少漏洞,故事的脉络也清晰可见,整体上而言,前因后果都交待得非常清楚。
  所以,从第一印象而言,这部电影并没有给我多少想像的空间。反而更像是画蛇添足般的多此一举了。并且因为前作的高度又局限了这部电影更多的可能性;因为圈定成前作的一部前传作品,所以它只能围绕着前传里的人物做文章。可是前作并没有给它留有太多的余地,所以,同样的班底也只能做出这样一部平庸的作品来。本来,就算不提前作《邪降》,冲着罗宁七人组的声名以及制作《邪降》时的那种非凡的功力,他们也许能拍出更好的作品来。

  整部电影一路看下来相当的平庸,立意已经远不如前作了,但是在视觉上它又保留了前作的某些特点;最后导致的结果是——它回归了欧美视觉系的残暴,却没有了前作那种深层深义上的文艺悲情。
  很多创意,它又是直接取材于前作——比如用铁钳子从人体上活生生地把脚指甲给拔下来,或者生吃人肉;可是当我看前作的时候其实还很少看到类似的题材用那样的一种近镜特写直接地呈现在眼球之前所以颇为之震撼,但是这次再看一遍的时候,我完全找不到之前震撼的那种感觉了。
  从重复前作的某些经典场景而言,它比近期看的另一部电影的续作《色即是空2》(Sex Is Zero 2)要好得多,因为对于前作的重复它还只是点到即止而不像《色即是空2》一样重复成泛溢。可是就恐怖片而言,如何挖掘出新意而让电影依旧可怖才是更重要的;重复前作那些骇人的场景就远远没有原来的那种效果了。正所谓是见怪不怪了,放在恐怖片的领域里尤其这样。所以,就算《色即是空2》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同样也远远地比不上它的前作,可是同样作为续作,就电影的整体而言,它却要比这部《邪降2》要成功得多;也许,是因为题材不同,所以我对它们的要求也并不一致。

  除了重复前作的几个经典场景之外,这部电影也有其自成经典的残酷镜头,比如相对而言还不是太直接的强迫性流产,或者是用特写镜头描摹出来的用别针别住眼皮的镜头都足以让胆小的人望而生畏;但是在看过了前作之后看这部电影,这些镜头几乎都还算是小菜一碟并不出众。
  这部电影只有一组镜头让我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那就是男主角的母亲借身还魂成功之后还保留着十几年做鬼的习惯,在像我们这边七月节的时候要到门家祭祀那些无处可去的游魂野鬼时会在门口摆上一大桌的饭菜,在电影似乎也有这样的一个节日;然后,她蹲在路边跟那些游魂野鬼抢东西吃时狼吞虎咽的表情实在让人心里发怵。但是,仅仅只有这样的一个镜头是不足以支撑起这部电影的。

  这部电影在剧情上的编排远远没有《邪降》来得深沉;这部电影的剧情只能说是及格,不至于弱智;所以它只剩下一堆血肉模糊的鲜血淋漓。可以说,它是在对前作进行一种完全苍白无力的剧情梳理;徒劳而无味。
  当然,跟其它的泰国恐怖片甚至是世界范围内的其它恐怖片比起来;它还能算是中等水准。可是比起那些经典而言,它并不出色。在罗宁七人组的作品里,它只能算是平庸之作。

  朋友说,我是一个已经被恐怖片扭曲了的孩子。因为我看过太多的恐怖片了,以至于这部电影对我而言仅仅只是味同嚼蜡般的无味。也许,这也是影评的趣味之处;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视角和眼界,每个人也都有其表达观点的权利。
  所以;仅是一家之言。不求苟同。关于剧情方面的细节,我就不谈及了;毕竟那会严重打击到那些未看过这部电影的人们对电影的解读。

                      2008-08-31;戊子鼠年庚申八月癸卯初一巳时;天医节。
  附注:电影资料扩展链接。
  ■片名:《Long khong 2》
  ■英译:《Art Of The Devil 3》
  ■中译:《邪降3:鬼影随行》、《邪降2》
  ■导演:罗宁七人组 
  ■主演:Napakpapha Nakprasitte
  ■国家:泰国
  ■语言:泰语
  ■类别:灵异、恐怖、惊悚
  ■语言:泰语
  ■首映:2008年5月23日(台湾)
  ■制作:Five Star Production Co. Ltd.
扩展阅读链接:《邪降》:我的终极Cult与我的终极Cut之红颜祸水
       ·从温顺女子到歇斯底里的巫师;一起糜烂地死去。
  评论这张
 
阅读(31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