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张国荣六年祭:不见散落的轻殇  

2009-03-30 05:18:41|  分类: 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国荣六年祭:不见散落的轻殇 - 火神纪 - 焚尽浮华
张国荣六年祭:不见散落的轻殇
            (文:火神纪)

  也许,真的有一种感伤;是永远也不会消褪的。
  尤其——在某个日子,想起某人,却永远也无法淡忘某些事的时候。

  我在想,那边的世界里是否也有人在轻轻地吟唱着同样的旋律,以及同样的忧伤。
  假如,天堂有一扇通往人间的门;你是否会把你的耳朵紧紧地贴在门扉上,倾听着这个世界里哀伤的律动。
  亲爱的,假如你还在;请,务必拯救我。
                     ——火神纪。题记。

  去年的同一天,我写了一篇《五年祭》;每到这个日子,似乎,我们并不用特别地寻找忧伤,那种淡淡的悲凄之感就会轻轻地袭来。是的,愚人节就快来临了。而从2003年开始,每一年的愚人节似乎都变得不怎么快乐了。所有愚弄人的玩笑似乎都会变成真实的悲剧。是的,如果说每一年的愚人节都是被人抓弄的日子;那么,张国荣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这个日子的含义——至少,对于深爱他的人们来说,这样的一个日子变得不再那么轻快了。
  六年了。时光如此飞逝。我还记得2003年的那一天,一切如同发生在昨日;我也记得去年的今天我在写字的时候所特有的那种伤感,一切也同样如同发生在昨日;而这六年的时光流逝,我似乎依旧无法相信六年前的那天所发生的可怕事情。
  我不知道,这样的感觉还将持续多少时间;至少在现在,我看不到可能结束的企盼。

  三四年前,我记得我在网上看到一篇关于张国荣还活着的文章;我记得看见那篇文章时候的那种感觉,写文章的人直接被斥为欺世盗名之辈,被斥为借尸还魂式的自我标榜,每一个看到那篇文章的人都无法接受这样一篇文章的存在,每一个人都在那篇文章下面大声地指责写文章的人,因为每一个喜欢张国荣的人都会有一种同样的感觉——被一个无耻之人伤害了我们本来已经无比脆弱的情感。
  可是那个时候,只要看到那篇文章的标题——我们明明知道那仅仅只是一个骗局,可是我们依旧无法抑制住点击进去看一看的冲动;我们明明知道看完了之后我们绝对会被伤害到,可是我们依旧无法抑制住对于亿万分之一机率的企盼。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都更愿意——那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无耻者借着我们所挚爱的张国荣来进行自我炒作,我们甚至都企盼,我们会看到一个更可信的骗局。
  也许,我们宁愿失去更多的一切;我们也不愿意失去我们挚爱的哥哥张国荣。

  2003年;我没有为张国荣写下一个字,因为我害怕,我的文字会玷污了这个高贵而优雅的名字。
  2004年;我写了一些伤感的文字,因为我无法自抑住那种情感而必须找一个喧泄的方式。
  2005年;2006年;2007年。我没有再敢写什么文字了,因为我看过了上文提到的那篇文章,然后我开始感觉,如果不是一种真实情感的抒发,我会不会跟那个无耻的人一样,只是借着我曾挚爱过的那个故人而吸引眼球呢。而就算我知道我跟他并不一样,可是假如有着半分背上这个骂名的嫌疑,已然是对往生者的不敬了。我总在说,心存敬畏是多么难得的一种情感。
  2008年;就在今天,我没由来地想起写点什么。于是我写了《五年祭》;整理了我在网上所能搜罗到的关于张国荣的视频,上传到某个视频网站上,我在慢慢地看着那些已经消逝的时光,在我慢慢地舔舐那些我曾以为永远也不会痊愈的伤口。

  对张国荣的第一个印象是1989年的《告别演唱会》。那时候还只是一个VCD的时代,没有网络,没有正版碟,朋友借给我的一张双碟装的VCD版本,我就是这样认识的张国荣。
  我数不清楚那两张盗版的VCD一共看了几次,我也数不清那两张盗版的VCD曾带给我多少感动;但是我记得那两张VCD之后,我曾如同痴迷般地走般了我们这里的所有CD店唱片行,收集所有我可能收集到的张国荣唱片。这些年来,我收集了张国荣的专辑唱片近三十张,我收集了几乎他主演过的所有的电影,我收集了他在1988《百事巨星张国荣演唱会》D9原盘、1989《告别歌坛演唱会》D5原盘、1996《跨越97演唱会》D9原盘,而在去看,我才终于收集到了他的2000《热情演唱会》双D9原盘……

  前几天接受了某个媒体的采访——他们问我说,是否会进电影院去看最近上映的《东邪西毒终极版》。我说,不会。因为,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已成经典;因为对那个旧版本曾有过的痴迷;其实还有一个我没有说起的原因,是因为某一些更深层的情感,我不愿意又一次被翻晒出来。
  也许,最美好的那些已经被我们所珍藏了;所以,我不愿意去重新接受那些不一样的东西。

  两天前在电视上看到《东邪西毒终极版》首映会,包括导演王家卫,主演梁朝伟等等都在说张国荣;那一刻我多少有些愤怒了。不为什么,因为我又有一种被伤害了的感觉。
  另外有些媒体打出的广告词是——又到祭日,哥哥歌迷忆哥哥;看《东邪西毒》终极版。终究,他们都成了一群发死人财的可耻孩子;而我如何能没有那种被伤害了的感觉呢。
  当然,我敬重王家卫,至少在他的电影里,哥哥张国荣的演技得到了极大的发挥,而且王家卫本身也是一名极好的导演,我甚至同样迷恋王家卫的电影,我同样不反对一个艺术家在一定阶段重新审视自己的作品……可是,理性上的认同并不代表在感性的情感上我同样可以接受。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我总以为,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也许会渐渐地淡忘了所有的这一切。现在我才明白,有一种轻轻的淡淡的殇逝,是永远也不会散落消失的。
  我从来也不敢自诩为荣迷;因为我从来都不曾参加哥哥的歌迷会或者影迷会,在我真正迷恋上他的时候,似乎已经是2000年左右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有远离过生养我的这片土地,而因为这里地处偏远,也许我想去参加,只是永远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而且“荣迷”这样的两个字,对我来说也许过于沉重了;我迷恋他不朽的音乐,我也迷恋他在银幕上所塑造的那些不朽的角色,可是也许,我并不是他的一个好Fan。
  我确实不是张国荣的好Fan。我总在他的论坛里潜水,在关于他的网站上闲逛,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有关于他的讨论。我更愿意安安静静地坐着,泡一杯淡茶,煮一壶浓郁的咖啡,一个人默默地听着他的歌,看着他的电影。在他生前如此,在他离开了我们之后,我更愿意如此。也许,我总更愿意把这份情感独自珍藏,而不想拿出来跟他人言道;除了今天,每一年的今天。

                     2009-03-30;己丑牛年丁卯三月甲戌初四;清晨5:10。
扩展阅读链接。
纪念专题链接
诗画集:纪念哥哥离开一周年[2004年的纪念组诗]
虞姬虞姬奈若何·《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专题影评]
再写程蝶衣·《霸王别姬》里的颓美悲怆[专题影评]
《阿飞正传》:饱满的支线和迷离的主线[专题影评]
《东邪西毒》:武侠形式的言情[专题影评]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五周年祭文]
不见散落的轻殇[六周年祭文]
  评论这张
 
阅读(11115)|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