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山路惊魂》:杀人狂魔的阴霾之夜  

2009-11-14 10:56:44|  分类: 电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路惊魂》:杀人狂魔的阴霾之夜 - 火神纪 - 焚尽浮华

恐怖大师之山路惊魂》(Incident on and Off a Mountain Road):瓮中之鳖的绝底反击
                                   (文:火神纪)

  本已是瓮中之鳖,犹作困兽斗;杀戮的狂欢突然间,如此本末倒置。
                           ——火神纪。题记。

  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彻底地审美疲劳了,或者是现在的电影拍得越来越差强人意——剧情片我不再轻易被感动,喜剧片我不再轻易被逗笑,历史片我不再感觉沉重,动作片不再使我热血沸腾,犯罪片再唤不起我的正义感和使命感,纪录片也常常让我感觉到粗糙,而恐怖片也已经不再使我惶恐不安。我想,是不是我的神经末梢似乎越来越迟钝了。
  近期,任何一个类型的电影对我来说都如同嚼蜡;是审美疲劳,或者仅仅只是我已经不再轻信别人给我讲的所有故事。于是我看了大量的恐怖片;我在想,纯粹在感官上进行密集的视听刺激,能否激醒我那疲于奔命的哀伤与麻木。反正我不相信那么些故事,那么何不去更彻底地倾听那些最是荒诞最不可信的故事呢。只是,我已经不那么轻易地被任何自称可怖的镜头惊吓到。
  我记得,我还曾说过,恐怖片大多悲剧。也许,我想着还有,那些带着悲悯情感的故事,是否也能让我几乎麻木不仁的情感世界被再度激活呢。对于电影的要求,我似乎越来越“重口味”;不管是视听上这种纯感官的感受,或者在情感上那种淡然的思索。也许,是因为浸淫了这么些年以及那么多的电影,“清淡口感”已经无法对我的视听官能以及情感世界造成多大的冲击了。而恐怖片作为我曾经极其迷恋的一个片种,在这方面的要求似乎更甚。

《山路惊魂》:杀人狂魔的阴霾之夜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为什么我挚爱这个系列的迷你剧,因为它总能有样异样的光彩让我为之惊叹不已。在近期所看过的恐怖片中,有许多部电影,几乎被2005年美国ShowTime频道的这套深夜迷你剧《恐怖大师》(Masters of Horror)所涵盖。可是,几年过去了,我所能看到的那些电影,却甚少有能突破《恐怖大师》的层层包围而拍出新意的。
  作为恐怖片的忠实拥趸,这部迷你剧至今依旧让我津津乐道。因为,它在某个层面上,几乎涵盖了所有的恐怖片,以极其华丽的导演和强悍的编剧阵容打造了一个恐怖片的神坛。近期看的许多恐怖片,有几部是可以归划到跟这部《山路惊魂》同类型的恐怖片,可是我却总想起这部电影;所以,在写过三池崇史(Takashi Miike)执镜、我最迷恋的那部《鬼妓回忆录》(Imprint)几年之后,我觉得我有必要给这部系出同门的《山路惊魂》写点什么。

  与其说,ShowTime频道的这套迷你剧场仅仅只是一套剧集,不如说它中短片合集的恐怖电影盛宴。冲着它那长长的国际大师级恐怖电影导演的名单,就已经足以让我们这些恐怖片影迷们对其趋之若鹜了。我曾想过给它下面的每一集目写一篇评论,但是因为两季的《恐怖大师》长达26集,如果一下子写下来可谓工程浩大,想来还是不要空许承诺,姑且写着吧,写到哪里算哪里。
  2007年中我写过了三池崇史,今天来写一写丹·卡斯卡拉里(Don Coscarelli)的这部《山路惊魂》。的电影我所知的并不多,所以不大可能像写《鬼妓回忆录》一样如数家珍,仅能从这部电影本身来说。

  这部电影作为整两季《恐怖大师》的开篇之作,的确是不同凡响的。如果非得给这部电影划分门类的话,这部电影从题材上来看可以归属于一个非常常见的电影类别,它是一部非常典型的公路电影。为什么好莱坞制作了如此泛滥的公路电影,这本身可能跟美国本身地广人稀的人文环境有关。公路电影应该是由西部电影延伸而来的,至少我在看公路电影的时候常常会有类似于看西部电影的感觉——孤独的行者,走在漫无边际的公路之上,自我并且自在,路永远在脚下,而目的地永远地在前方遥遥地招手。
  公路电影最初所要表达的,也许是西部电影那种拓荒式的激情、冒险式的闯荡以及落寞式的孤独。延绵没有尽头的州际公路除了无数风景,更有许多未知的危险与陷阱;这让公路电影许多时候成了恐怖电影题材的绝佳选择。问题是,当一个题材成为一个经典题材的时候,这就意味着这个题材下类似的故事已经被许多电影讲了无数次,如何把同样题材下相似的故事讲得让人更容易接受,并且让人回味深长,这一点非常考究导演以及整个制作团队的实力。

  近期看过许多种类型的电影,包括同样类型的公路电影,多少都让我有些审美疲劳,于是我大量地看恐怖片。我总在想,纯粹并且密集的视听刺激也许会有助于改善审美上的疲惫之感;只是渐渐地,我几乎也不被任何恐怖电影的任何一个突兀的镜头剪辑所惊吓到,是不是,这也已经属于恐怖类型电影所特有的审美疲劳呢。只是回想起早在几年前看过的这部电影,我竟然还依旧印象深刻;或许,这就是我为何会如此无缘无故地写起这部电影来的原因吧。
  公路电影有许多经典作品,像戴夫·迈尔斯(Dave Meyers)2007年的《搭车人》(The Hitcher),把这种公路上的凶杀拍得相当惊险,或者像早在2004年就上映的D·J·卡卢索(D.J. Caruso)执导的《机动杀人》(Taking Lives),以及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在2007年拍的《金刚不坏》(Death Proof);近期所看的恐怖片中,有很大一部分跟这部《山路惊魂》应该算是同一类型的公路电影的,可是这部电影不管跟哪一部同类型的电影比起来却都丝毫不逊色。

《山路惊魂》:杀人狂魔的阴霾之夜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这部电影所出色的,也许是在人物的设置上以及人物关系最终的本末倒置上给了我们一种非常突兀的震撼。可以说,这是一部以剧情取胜的电影;相比起它的剧情而言,承载起它的所有这些镜头对于像我这样一个资深的恐怖电影迷而言,反而更具有冲击力。
  电影里的人物其实只有三个人,强势并且具有强烈危机意识的男人、弱势并且逆来顺受的女人、以及一个暴虐并且杀人成性的陌生人;还有一些不着边际的小角色,而正是这样的三个人所组成的这个突兀冲击铁三角,却能轻易地冲垮我们的心理防线,同时摧毁我们理性的冷静。

《山路惊魂》:杀人狂魔的阴霾之夜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电影开始在一条阴暗并且潮湿的公路上,一个女人独自驱着车前行。这样的一个开始,给这部电影定下了一个总体的基调——是的,这是一部公路电影;而因为这是一部恐怖片,所以在这条路的前面,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可怖的事情将会发生。
  没有太多的意外,意外始终发生了。一路狂奔,电影分成两条发展线索一路前行——现在被一个面目狰狞的陌生男人所追杀;而女人的大脑里所浮现着的是以前,爱人教给她荒野生存的所有技能。电影以一种隐晦的手法在同时讲述着两个故事——现在的故事是一个可怕的荒野奔逃的故事,以前的故事是一个充满着温情与激昂的爱情故事。

  这部电影最出色的地方在于电影最后的结局,被追杀的女人为求自救所做的种种努力均告无功而返,却在目睹了施虐者最残暴的一幕之后反客为主;而导演同时又用了一组闪回的镜头把女人记忆深处那个美好的爱情故事变成一场更残酷的杀戮。
  所有的一切在最后快结束的时候,在我们以为完全没有任何意外的情况之下发生了一个彻底的逆转——施虐者变成了受虐者;受虐者却翻身做了绝地大反击。这虽说有点突兀,却似乎也在情理之中;的最出色之处在于,他在这部电影里找到了一个扭转时局的合理捩点。
  所谓爱情,在这部电影里的解读是一个神经质的男人对于一个软弱女子的疯狂占有,一味地驱逐着她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着一厢情愿的爱情。什么样的一种情感是合理的;或许,只要是在一个合理的限度下所有一切都能是合理的,而超出了应有的限度,最合理的一切都将变成不合理的。教给自己所爱的那个女人如何在危难之中自救,这并没有错;可是当自己不过只是一个缺乏安全感惶惶不可终日地沉溺于危机自救,并且逼迫着爱着自己的那个女人也跟自己一样,这一切其实已经失控成病态的哀怨了。
  女人以男人教给她的技能得以生存下来,在一场不被认同的分手里为了不被对方杀死而正当防卫式地杀死了对方;开着自己的车,拖着这个已经彻底不可理喻的男人尸体走往一个未知的前路,却不幸地遇到了变态杀手。于是她又用另一个方式逃脱了,将对方推下悬涯,并且灵机一动地将自己杀死的那个男人的尸体拖到施暴者的小屋里,仿照施暴者的手法对尸体进体了处理,然后彻底解脱般地离开。

《山路惊魂》:杀人狂魔的阴霾之夜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一个人能够承受多大的压力,而最终在压力下又将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暴发——这部电影给我的启示是,我们应该如何去善待身边的人。从一个爱情故事到防卫反击,从被施暴者到施暴者,中间合理的转捩在于——当一个人的心理防线突然彻底地崩溃时,我们自己无法预料自己将做出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这部电影让我想起一篇很久以前看过的小说,具体的内容已经不可考了,讲述的却是一个如出一辙的故事。在我的整个少年时代,我一直觉得那个故事是我平生所看过的最可怕的一个故事——温柔的妻子意外地发现了自己丈夫的外遇,于是她一如既往地给丈夫做饭,丈夫回来之后一切似乎同往常没有任何不同,丈夫走近她问她晚餐的菜式,她闻到了丈夫身上一股陌生的香水味……她说,今天晚上做的是羊肉汤;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她突然拿起手上已经冻得坚硬尚未解冻的羊腿把自己的丈夫给拍死了。
  突兀,其实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人的心理防线,在许多时候显得如此脆弱。当那道弱不禁风的防线突然间决堤般地崩塌时,一发不可收拾的暴发——我们能够想像得到,却无法冷静而优雅地接受。

  我为什么对这部电影如此印象深刻,因为这个也许并不吓人的故事在最不合理的地方给了我一个最合理的心理依据,至少能让我觉得,这并不只是一个天方夜谭式的故事。
  这是一个杀人狂魔的阴霾之夜,因为在这个夜里,他以为自己所遇到的只是跟往常一样的小绵羊,当他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却不幸地发现这只小绵羊原来是一头被狼逼进了墙角并且已经开始身狼反扑的恶羊。这是瓮中之鳖一次最彻底的绝地大反击,杀戮的狂欢突然间如此本末倒置——从施虐者到被屠杀者;这是让人由内而外感觉到某种阴寒的电影。

  所谓大师;也许,就是能把一个烂得掉渣的故事,演绎出一些新鲜的味道来。写到这里,我终于明白——我为何如此地痴迷于这部电影——无关杀戮,无关暴虐;而是那种不着边际不着一笔却浓墨厚彩的心理描绘。说到底,这其实是一部关于压力和心理研究的精妙案例。
  当一部电影在被人看完之后四年才被人拿出来写,这是不是意味着,这是一部挺让人深思的电影。呵呵。

            2009-11-7;己丑牛年甲戌九月丙辰廿一,立冬。晨8:26。
写在最后

  这是一篇写了两个多月却始终没写完的文字,在此之前我还不知道,原来我竟能慵懒至此。所以此文读来绝不可能行云流水反而颇有些思绪断层,加之前半篇基本上也总是写写停停,至后半段才多少找到些儿写字的手感;呜呼。
  如果问我心里最渴望的,也许是直接把这篇文字扔进资源回收站然后假装忘却曾经想过写这样的一篇文字,那样至少有些酣畅淋漓的快感。快感之后我可以尽快地重新开始,写别的文字或者制定别的写作计划;快哉倒是快哉的,只是我做不到。
  我不喜欢这样,任何事只是做了一半,却无法做完。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停地推诿延迟,直至放弃,然后忘却。我总觉得,如果我们连手头上的这件事都无法做完;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最终什么事都做不完,最终一事无成呢。我不喜欢放弃,不喜欢舍弃,我喜欢把事情做完,得一个结果;纵然这个结果也许并不是我自己所喜欢的,甚至在做完了之后还会后悔自己曾经做过努力、耗费时间以及挥霍精力。可是至少到了最后,我能得一个心安。
  许多时候,我自己也总在思考——为何我竟是能够一路坚持到今天。也许,正是因为我性格里的这种对结果不舍不弃的渴望。所以,我终究做了一些事,也做完了一些事;最后我可以问心无悔地说:但求心安。

            2009-11-7;己丑牛年乙亥九月丁巳廿二。午11:49。
  附注:电影资料。
  ■片名:《"Masters of Horror"-Incident on and Off a Mountain Road
  ■译名:《恐怖大师之山路惊魂
  ■导演:丹·卡斯卡拉里(Don Coscarelli)
  ■原著:Joe R. Lansdale
  ■编剧:丹·卡斯卡拉里(Don Coscarelli)、Stephen Romano米克·加里斯(Mick Garris)
  ■主演:布里·特纳(Bree Turner)、BuddyJohn DeSantis伊桑·恩布里(Ethan Embry)
  ■类型:恐怖
  ■片长:51分钟
  ■产地:美国
  ■语言:英语
  ■色彩:彩色
  ■分级:Argentina:16、USA:TV-MA、Italy:VM14
  ■制作公司:IDT Entertainment
  ■发行公司:SBP
  ■首播日期:2005年10月28日(美国)
扩展阅读链接:《鬼伎回忆录》:三池崇史的畸态镜像
       三池崇史的电影专题
  评论这张
 
阅读(11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