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女儿胤羲;半岁纪  

2010-09-30 00:56:54|  分类: 天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胤羲;半岁纪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女儿胤羲·半岁纪
      (文:火神纪)
寂夜寂寂;我躺在漆黑的房间里。
徒劳地——大睁着我的双眼;只是,我所能看到的,
除了无尽空洞的黑暗;依旧,一无所有。

其实,我找不到我可诉于悲伤的任何理由。
可是,我依旧悲伤。
寂夜寂寂;寂夜黑黑。
我能听到耳边人酣沉的呼吸,
我却听不到自己那轻脆的心跳;以及窗外半点骚动的风声。

除去这寂寂黑黑的夜色,
我想,我应该是幸福的。
至少,我不曾辜负过那夜殷殷的召唤。
谁说,悲伤不是快乐呢;
谁又说,哀怨才是负情呢。
——火神纪·《寂夜哀思》
  半岁;这对你意味着什么呢。
  假如,你能活到七十岁;这半岁,就是你全部生命的第一个一百四十分之一。
  假如,你能活到八十岁;这半岁,就是你全部生命的第一个一百六十分之一。
  假如,这其实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数学题目;不用很多年,你也许能算得比我更好。

  半岁;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呢。
  我想,是无数的湿湿的尿布与糊状的排泄物包围着我的半年。
  我想,是无数次慌乱后渐渐淡定的半年。
  我想,这其实是个无规则的排比列举;不用很多年,你也许能用更多更优雅的辞藻给我堆积出更长的句来。

  关于这半年,还以这之后的几年时间,你的回忆里可能不会有太多的回忆,甚至可能只有一片空泛的白色。前阵子,我一直在想,我为何在给你写一些现在你根本不会懂,以后许多年时间里也许会看懂却总不明白是什么的这些字。也许,我只是想帮你记住这段时间里那些你会彻底忘记的这些回忆。
  当然,我可以等你长大了之后再慢慢告诉你。只是,等你长大了;我已然老了。我害怕到时候你问起我来,我也许会遗忘了这些;所以,我想趁现在我还能记得,我帮你写下来,等你自己长大了之后再慢慢看。毕竟,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呵呵;将来你长大到可以去上学的时候也要务必记住,烂笔头是很有用的,用它可以帮你记住许多你也许根本记不住的一切。

  在我的记忆里,有过许多类似这样的场景:明亮的,或者是昏暗的灯光;各式各样的天花板下挂着各种各样的发光的灯管或者灯泡;有时候会摇摇晃晃,有时候不会;有时候很吵杂,有时候很安静……我的印象深刻,可是我一直想不起我曾在什么时候曾在哪儿看到过这么多如此相似的场景。最近,我把你抱在怀里哼着歌曲哄你入睡的时候,我发现在你在入睡之前你总会满眼迷离地望着天花板上发光的电灯,偶尔你还会对着那些发光体痴迷地轻笑……我在想,这会不会就是我说的那些模糊记忆里最初的那些我所可能记住了的画面里的某一些碎片呢。
  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可是等你长大了,如果你的回忆里有类似这样的记忆,那也许就是了。你对你你自己婴儿时期仅有的一个回忆,也许就是这个了。

  有时候我在想,一个人在其成长发育过程中,对于越接近于出生的记忆就越会显得模糊,整个婴儿期的记忆几乎就只有一片空白,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后来我想,这中间肯定是有道理的。我往前回忆去,最初的记忆是父母亲如何教导我,限制我去做一些我喜欢做的事以及禁止我去做我更喜欢做的事,以及我是如何背着他们跟小伙伴们到处去胡玩疯玩……这应该已经是进入儿童时期的记忆而非婴儿期了。我前面说到的关于婴儿期的回忆,其实我依旧无法确定那究竟是不是真的就是,如果那个回忆是真实不虚并且确实属于婴儿期的话,那也许也是我所仅有的一个回忆。
  作为一个人的个体在逐渐地成长,对于父母亲的依赖随着个体的初长成而渐渐减弱了;人的记忆,却在一个人几乎开始不再那么依赖于父母之后才渐渐开始。这其中的道理在于,每一个人都会忘记自己在最需要他人照顾自己的时候为我们会天候守望的那个人,每一个人都会忘记自己最寒冷的时候那个用体温为我们御寒的那个人,每一个人都会忘记自己在根本无法自己进食的时候那些用自己身体里的养分滋养着我们的那个人……因为我们只有不记得了这一切,然后我们才可能如此问心无愧地忤逆他们并且更加自私自得地爱着自己;我们只有不记得了这一切,然后我们才可以更加不觉羞愧地叛逆他们并且十分堂皇地招摇过街。
  人本身,就是一个在趋吉避害顺应时势方面经验十分老到的物种,所以我们应该轻装上阵,而不会背负着累累重恩而重拳出击;假如我们都负债累累地活着,那样我们都会因此而裹足不前难以动弹。

  我们都爱我们的父母,可是我们也永远不如我们的父母爱我们那般地去爱他们。因为我们不会记得,当我们还是一个全身通红的连动弹一下都很困难的小婴儿时,是谁将只有几斤重的我们轻轻地抱在怀里给了我们温暖的呵护,谁又在我们哭闹时将我们抱在怀里满屋子地踱了一整夜的步子只是为了让我们能够安静地睡去,谁又每天每时每刻都不停地担心我们身体的健康与心灵的快乐而不再顾念自己的任何感受……而我们所要给他们的回报仅仅只是在他们偶尔累得快不行的时候对着他们傻呼呼地笑上一笑,他们就会笑得更傻不啦叽然后继续不知疲倦地将我们服侍得更为称心如意,他们还会忙不迭地为我们擦去我们欢笑时嘴边流下来的口水然后继续心甘情愿地为我们做牛做马操劳不停……
  当然,最后我们都会长大,然后从为人子女过渡进阶到为人父母;然后我们会重复我们父母亲曾经为我们做过的一切,再之后我们就会想起了我们都已经彻底忘记了的那一切。小时候不记得所有的一切是为了我们可以更快乐地长大,而现在我们记得这一切是因为我们都已经是心智健全的成年人了,所以我们有能力来处理所有的一切;不必再担心我们会被那沉重的恩情压得窒息,因为我们已经懂得了感恩,当他们老去的时候,我们会一直像他们曾经照顾我们一样去照顾他们,这也许就足够了。
  我说的这一切,等你也长大了之后,你为初为人母之后,也许你就会一下子全部豁然开朗了。

  这半年来,我从一个手忙脚乱的父亲转变成一个颇有些镇定自若的父亲;你从一个每天只是偶尔睁开眼看看这个模糊的世界的初生儿转变一个对所有一切都充满好奇的健康小婴儿。这半年来,我从一个连换尿布也不会的父亲转变成一个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父亲;你从一个连动弹一下都很吃力的初生儿转变成一个已经差不多能自己坐着的小婴儿。这半年来,我看着你一天一天长大,看着你第一次大声地哭,看着你第一次自己从仰卧翻过身来趴着,看着你第一次会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地扭动身体,看着你第一次会张开双手身体向我倾斜着索抱,看着你第一次感冒,看着你第一次双眼慌张地四处张望寻找我,看着你第一次坐在我怀里全身用力地扭动企图挣脱我去找你的母亲,看着你第一次在洗澡的时候把澡盆里的水四处乱泼把我全身都给泼湿,看着你第一次自己坐在地上用双手帮忙撑着上身,看着你第一颗牙齿长出来……
  太多太多的第一次,可是你知道吗,你的每一个第一次对我而言也都是第一次。我们在一起成长,你在学着如何长成一个优秀的婴儿,我在学着如何长成一个优秀的父亲;我在学着如何给你一个更快乐的生活,你在学着如何给我一个更大的情况让我手忙脚乱。而其实,你学得比我更好,你给我的那些问题大多能让我手忙脚乱,而我总在不停地磕磕碰碰中慢慢地总结经验慢慢地娴熟。

  我曾经对我的某个朋友说过,你的到来几乎改变了我的整个生活,甚至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这是一点都不夸张的。我想,我教给你的东西,现在来说也许还远远不如你教给我的更多。半年了,你的体重从原来的六斤长到现在十五斤,你的母亲看着你有点胖呼呼的身体总是说——我真是自豪呀,你身上的每一块肉都是从她身体里吸收的……半年了,你打针的时候从来不会哭的,只是微微地蹙一下眉头,若无其事的继续玩耍……半年了,其实你还没有感受过真正的疼痛,你一直是一个快乐健康并且好动的小婴儿。
  接下来我们还要在一起生活很多年,你会越来越大,我和你的母亲会越来越老。有一天你会走过来,低下身子用比平常说话更大的音量来告诉我,我做的某一件事其实做得不好……那个时候我就彻底地老去了。可是我会珍惜和你在一起生活的每分每秒,可以看着你在家里四处地扭来扭去,可以咿咿呀呀地说着没有人能听懂的火星语,是我这辈子最快的事——亲爱的,地球是很危险的;我们一起回火星去吧。
  呵呵。半岁了,亲爱的,你一定要更加健康更加快乐地生活,好好地长身体,好好地接受新事物。
2010-09-30;庚寅虎年乙酉八月癸未廿三凌晨0:55。

收藏本文的PDF格式到您的电脑:点此通过SkyDrive下载点此通过WenKu下载

  评论这张
 
阅读(157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