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殇流年  

2011-07-19 01:36:06|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殇流年
      (文:火神纪
)

  记得有人跟我说过:别到处蹦达了,有一天你会发现许多,许多你曾以为你所拥有的一切,都将背叛你;唯一不会背叛你,绝不会违背你的意愿,完全遵崇你的——到头来只有你的文字。
  在你的文字世界里,你可以构建一个属于你自己的王国;在这个王国里,你是至高无上的皇,你有无边的权力,你是你的上帝,你是一切的神。只是,你别逃离你的王国,你是永恒的。
  我记得我说——文字的生产如同分娩般疼痛,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如此孤独地前行。后来我遇到的瓶颈,我明白了难产的痛苦。
  而今我回过头来往回看的时候,我发现,自从我从我的文字里出逃了之后,其实我已经一无所有了。——Αρηδ·题记

【辛卯·乙未·丁卯】

  我们爱一个人,或者恨一个人,其实我们不必告诉他。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许是对他的一种保护。正如某人说,某某某对你其实已经不抱有希望了;其实,当我们没有告诉他的时候,我们至少是怀着某种怯懦的溺爱在这里面的。而当我们还处于某种非必要的谈话过程里,某句话如此不经思索地脱口而出,是不是说明其实我们已经不再那么在意他的个人感受了呢;或者说,其实我们恨他,所以我们不必去在意我们说过的这些话里是否有某一些词语会将他伤害得遍体鳞伤。
  我累了,真的。偶尔我会感觉到一种彻底的疲惫不堪。有时候我感觉我似乎在改变着什么,似乎是这种改变让我更好地承担起了我应该去承担的责任与义务,而我至少应该是为此而兴奋不已的。可是很多时候我在想,我走着的这条道道,是否是一条阳光大道,或者仅仅只是一条大道边上的某条歧路,通往某个不知所谓的终点呢。
  为何我会有这种疲惫不堪的感觉,为何你也会有这种不堪的感觉,为何他也会有,她也会有,他们都会有,每个人都有这种疲惫不堪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们在每天的生活里怀着各自的目的在不停地角力,然后我们不停地刺痛彼此,伤害彼此,相互拉扯;而这种角力没有终点也没有尽头。所以我们终究惶惶不可终日,我们每时每刻都疲惫不堪;因为我们都遍体鳞伤而不自知,因为我们不但遍体鳞伤而且还带着这种伤痛不停地往对方的伤口上撒着盐巴,而我们却不自知,我们甚至洋溢着某种虚妄的所谓幸福,告诉他们,其实我们爱他们,他们也爱我们。
  终究有人会不支倒地。我们会埋葬了他们,满怀伤感,最后我们将忘却了他们,开始跟另外的一些人开始另一场新的角力。
  我刚刚在围脖里说,终究有一天,我会死于满天飞过的流言蜚语。呵呵,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活堕落成现在的这种模样;而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满怀着梦想的渴望孤独地行走;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我时时感觉到疲惫与哀伤。
  我累了,我确实累了。

    2011-07-11·凌晨2:21

【辛卯·乙未·戊辰】

  每一个稍稍了解我的人,每次遇到我总会问我说:还在写字吗?我的回答简单而且统一——哦,是的,只是写得很少了。客套,客气,但非真实。有些时候,我曾想跟某人说一下关于书写时那种畅所欲言的快乐,以及那种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却被完全滞塞的郁结与悲凉……只是,却与谁人诉。我觉得,没有人会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如便秘,欲泄而塞;如难产,欲出而滞。终不得解脱。
  很多年前我曾说,嗯,我进入了一个灵感的枯竭期了。呵呵,殊不知晓我正在经历的是我有生以来最漫长的一个枯竭期了。我有多久没有写字了;我有多久没能真正安静下来写我想要书写的那种文字呢。我忘了,我记不起来上次我曾坐在这张桌子前写得酣畅淋漓的时候是多久之前的事。是的,我已经很久不曾写字了。
  我不再那么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因为我从来不愿意正视我现在所面临的这一切。而我突然明白,假如我不正视这一切的话,也许这个最漫长的边际还将不停地漫延,不见尽头。我有多久没有看一部电影,我有多久没有写过一部电影,我又有多久没有写那些闺怨式的日记,我又有多久没有为我那正迅速成长的小羲儿写下一个字……很久了,的确很久了。不是因为我的懒惰,而仅仅是因为,我总不愿意在状态不好的时候写任何字。或者说,其实我知道我就算那般去勉强自己写点什么的时候,也许在写完了之后我也不愿意去面对那些文字,或者那些文字背后的种种不曾流露在字面上的思索。我总不愿意去正视我应该正视的问题,我总更愿意选择逃避——可是我突然明白,假如我不把眼前的这一切看似杂乱无章的一切都梳理一下,也许我就如此一直乱下去了。
  梳理,卸甲。我曾引以为豪的是我说真话,我至少在写字的时候我是那样的忠于自己的感知。可是现如今,在开始写字之前,我如此九转十八弯地兜兜转转,竟然只是为了卸甲;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我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在我开始写字的时候,我竟然还穿着厚重的铠甲——当一个自诩以真诚的人对自己也开始了防备的时候,卸甲其实是颇有些难度的。
  写字,写字!原来我如是怀念的这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只是,如此生涩而陌生,如此熟悉而渴望。正如那些离我遥远的朋友突然告诉我他们正在归途一般,我会觉得我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什么,纵然偶尔我也曾终日想念他们。我颇有些厌倦了我现有的这种生活,如车轮转动,圈复一圈日复一日;惯性会将我一路往前推,渐渐地偏离了本来所设定的那个方向,然后随着惯性那般不假思索地一路前行。到有一天突然发现我已经走在一条迥异的岔道上时,也许已经回天乏力了。
  可爱而悲催的生活。有人说,所谓悲催,就是悲惨到催人泪下;我不以为然,也许我应该用"悲碎"——悲剧成杂碎。这可恨而悲碎的世界。

    2011-07-12·凌晨1:46

【辛卯·乙未·庚午】

  昨天晚上我突然想,其实我何苦来写这些文字呢,既不卖稿,亦无什么主题,仅仅只是一时思绪——这些文字是否有什么存在价值呢。也许就连那些我深爱着的人们以及深爱着我的人们都挺厌烦看到我所记录的这些。可是,我却为何感觉非写下这些不可呢。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电影了,也很久不曾写任何一丁点关于电影的文字了;而其实我知道,在我的BLOG里潜伏着的人们,大多是冲着我曾写过的那些电影而来的。BLOG的草稿箱里,至今还有一篇几个月前没有写完的影评,只是我却没有多少能力去把它写完。我承认,这篇文字其实跟电影没有任何关系;可是以往,不把一篇文章写完,我是不会去写另一篇文章的,多少有点强迫症的味道。但是最近,因为一直被此文所耽搁,所以久无写字,再提起笔来,似乎多少有些陌生的感觉。
  思前想后,我想,我是有洁癖的。物质上的洁癖其实已经渐渐崩溃了,当我慢慢地可以接受一张凌乱无敌的书桌的时候,我明白,我被彻底地自我放逐;只是,我还在固守着我精神上的洁癖——我可以接受许多事,我也同时无法接受许多事,尤其是强加于我的种种;我可以放弃许多,我也同时无法放弃许多,尤其是强迫我必须放弃的种种。
  固守,至少还不至绝望与彻底的哀怨。我说,许多,许多的都让我有一种类似于作呕的恶心感,可是我还在固守,因为我感觉,似乎除了我所固守的这片最后的净土之外,我活在一个不那么让我如意与惬意的世界里。我总怀有某种不可告人的渴望,我觉得,只要我能把这篇文字写完,只要我能完成某种精神层面上的一次蜕变,只要我能在某种意义上进行一种自我的祷告——我就可以告别那个完全困扰着我的瓶颈,我就在某种意义上完成了一次自我的精神仪式,走完所有的仪轨,我就可以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了。
  纵然现在我觉得我过得并不如意,但我总觉得,有一天我会过上我所想要过的那种生活,带着我的六斤大同学和羲儿小朋友一起飞跃过种种不如意的哀伤去到一个如胜境般的精神乐土。但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必须基于一次了断——与之前所有种种的一次了断;与现在所有种种的一次了断。然后,我才可能有一个新的开始,宛如新生。
  也许,仅仅只是因为之前以及现在的种种让我看不到太多的希望;于是我会有这样如同被强迫症般的祈盼——告别了之前与现在,然后我才能够跳过不如意的种种,到达幸福的彼岸。也许,只是一味的狂妄罢了。

    2011-07-14;夜,08:45

【辛卯·乙未·癸酉】

  梦想是什么?
  梦想是遥挂在东方的那抹淡艳的朝霞。我们总说要去追寻自己的梦想,其实我们都知道,那跟逐日的夸父一样难有善终。只是很多时候我们知道却并不愿承认罢了。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地球是一个球状体的存在。于是我们不管站在大地上的任何一个点上,东方永远还在东方。我们能够找到一个四面八方都是北方的地方,于是我们站在了南极;我们同样能够找到一个四面八方都是南方的地方,于是我们站在了北极。可是我们找不到西极或者东极。所以不管我们身在何处,除了南极和北极之外,东方永远都在我们的东方,不管我们如何努力,我们永远到达不了的那个东方。我们当然可以一路朝东方追寻下去,但是我们永远也到达不了;如果我们走过的路足够长,终有一天我们会回到我们出发时的那个原点,但在这里,前面依旧还是东方。
  梦想是什么?梦想永远挂在我们的前方,它会鞭策着我们前行,不管我们多苦多累,只要我们还在渴望,我们就会一路追寻下去。但物极亦必反,假如我们过于偏执地追过去,而且我们能够跑得过地球自转的速度,我们会发现朝霞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近;但是如此一路跑下去,我们会跑进前面的深夜,我们会迷失在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片的异域里痛不欲生。
  梦想是什么?梦想其实只是我们心里所渴望的那丁点虚妄的祈盼。佛说相由心生,而梦想,只是一个由心而生的空相。我们会为了它而前行,如果我们把握得当,一切都很美;如果失去控制,一切很悲碎。

    2011-07-18;凌晨1:00

  评论这张
 
阅读(132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