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一家言

火眼窥世;黯然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网络转载默认为许可:但请尊重作者注明出处及署名。                  约稿洽谈、专栏合作、媒体刊载或用于商业操作:请以下面二种方式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壬辰中元节·施孤  

2012-09-03 02:07:49|  分类: 零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壬辰中元节·施孤 - 火神纪 - 妄一家言

 壬辰中元节·施孤

(文:Αρηδ)

  中元幽影倩,月圆引魂归。
  魂归兮,归兮何处。
  悲兮哀哀声泣绝;吾悯兮奈何。

  愿以几盏三杯淡茶,祭祀那些无处归去兮的亡灵。
                 ——火神纪·题记

  中元节是民间祭祖的日子,后定为地宫圣诞;而地宫掌管地狱之门,这一天地宫打开地狱之门,也是地狱开门之日。已故祖先可回家团圆,因此又是鬼节,是中国三大冥节中最重要的一个。除了放馒头给孤魂野鬼吃,这一天同时还要祭祖、上坟、点荷灯为亡者照回家之路。道观举行盛大法会祈福吉祥道场,内容是为死者的灵魂超度。

  小时候听鬼故事,总有些小朋友很故作神秘地告诉我说,他小时候曾在施孤这一天见到一些衣裳褴褛表情呆滞并且样貌可怖的人蹲在他家门口那张施食桌前狼吞虎咽;然后又有些老人告诉我,童子天眼未闭,所以他能看到一些长大后再也无法看到的奇奇怪怪的恶物……听得我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不管别人是不是真的曾看见过那些东西,反正我自己是不曾看到过的。于是,我总不那么虔诚地跟着在母亲身后跑来跑去。

  记忆中的七月半施孤,我除了好奇似乎并没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只要午后一过,家家户户都在自家门前摆上满满的一桌好吃的,然后每个大人都神情严肃地忙进忙出。母亲总是让我担着一只小凳子坐在门口看着那桌饭菜,等到化了钱纸金锭,就帮忙把所有东西拿上楼去大朵快颐。
  坐在门口的时候,母亲告诉我说,不能乱吵也不能乱说话,爷爷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回来吃饭了,吵到他们咱可吃罪不起。那时候我总在想,那么小的一张桌子,怎容得下那么多人坐在一起吃饭呢?
  回忆我的整个人生,我似乎没有遇到过任何的灵异事件,很是平平无奇地生活到了现在,所遇到的任何事也似乎都能用理性去解释;所以,其实不是我不相信那些鬼鬼怪怪的事,也许只是我还不曾遇到过。  

  后来听某些知识更渊博的人讲课,讲到中国传统的孝道以及儒家的大礼,他又告诉我说,儒家当然明白什么是怪力乱神,他们更明白人死了之后归去虚无,可是儒家的传统却让我们固守礼节,让我们每每庄严庄重地去尊崇我们的先祖……说到底,因为我们本就是一个祖宗崇拜的民族;再者,一个人只有懂得了去尊重自己的出身,才明白历史的可敬;然后才会在自己的一生中时时恪守慎独,学着去获得别人对自己的尊重。
  说白了,祭祀是向逝者致敬,寄托哀思,同时更是做给活人看的。之前我并不太理解,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似乎渐渐能够理解了;我一直在说,小羲儿的隆重改变了我的人生观,这件事上似乎就能很好地说明这个问题。

  以前所有的生忌死忌,我基本上很少去理会,因为那些事是大人们的事,而且我总信奉“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们怎么可以随便地下跪呢。
  可是现在想想,“男儿膝下有黄金”也许想告诉我们的并不是那么狭隘地不对一切下跪,而是要我们明白对于祖宗的顶礼膜拜是一件多么崇高而优雅的事。
  我们不对任何强权和强势低头,但是我们却心甘情愿地对那些也许是不名一文的先祖五体投地——因为我们爱惜我们自己,所以我们正视自己的出身;没有祖宗的世代传承,也就不会有“我”这样一个本体的存在,那么所有一切又都复归虚空了。
  所以我们会无条件地感恩,我们会心甘情愿地抛开“男儿膝下有黄金”的定律——我们的这一跪,谁说不比黄金更贵重?我们叩拜的是我们的先祖,那些生养了我们每一代祖先的人们。
  我们当然必须去尊重他们,而且这种膜拜并不会削减我们的人格力量;反而正是因为我们的这种尊重更彰显出我们本不是一个忘本的人,我们以一种恭敬的姿态活在这世上。不管是什么人,心存敬仰与谦恭总是好的。只有我们能够心存敬仰,我们就能明白自身的弱小,只有怀着一颗谦恭之心,我们才能虚怀若谷地感受到生命的可贵。然后我们就会渐渐地改变自我的狂妄与自大。
  卑恭不损我分毫,而是我懂得如何以一种卑恭的姿态去承受所有的一切。小羲儿的确改变了我,以她所特有的方式改变了我。

  渐渐地我变成了我小时候眼里那些莫名其妙的大人们一样,谨重而有庄严地活着,谦恭而不卑微地活着。
  一个人自爱自尊自重是好事,但是自恋自大自负却不一定是好事。为人父母,我们自然得以身作则地将这那些比较健康的心态教给我们的孩子。孝道的传承,很多时候不仅仅只是那种由下而上的尊崇膜拜,更多的是一种自上而下的传授教导。
  形而上或形而下,本来就是相互相承相互辩证存在的。  我们以身作则身体力行的,并不仅仅只是一些仪式仪轨上的形式主义,当我们能够理解到那些精神层面上去,对于那些仪式仪轨我们也许就不再那么介怀了。

  尊师重道,其实我们所尊的是将为的师,我们所重的是康庄大道上前行的方向。我们为何那么注重那些传统节日,因为我们站在现在,而这些节日所联系的是过去和未来;我们是现在,祖辈是过去,而子孙则是最重要的未来。
  为何世界的几大古文明不是彻底消亡了就是完全的断层,而只有我们中国的古代文明依旧传承至今?
  净空法师说是因为我们的祖宗聪慧,他们知道语言发展的规律,现代的语言学研究更证明了任何一种语言不用二三十年基本就变了个样——比如古拉丁文就是用口语记录下来的文字,可是因为文字不变而语言却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所以不用几百年的时间再回过头去读那些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字立马如坠云里雾里愰读天书。
  我们的老祖宗则将文字与语言分离开来,于是我们就有了从语言分离出来的文言文。语言相对于文言它总在发展和变化,而文言却相对固定,花上一两年时间来学习我们几乎就能通读所有的古籍和文献了。
  文言文在中国文化传承上的确功不可没。但还有一点,我们这些看似是封建迷信无关紧要的传统节日将我们与过去和未来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我们的传统节日一直在告诉我们不可忘本,并且给了我们一种继承与传承的责任和义务。
  我们是所有民族中最会继承也最能传承的民族,因为我们与祖辈联系得最紧密的民族,我们又是将这种传承最身体力行的民族;所以我们能一直传承至今,笑看他人落寞直至消亡,我们却还将继续传承下去。

  当我开始明白了佛家所说的施食是一种什么概念的时候,我也就明白了为何有一天叫做施孤。现代人那种不求甚解的姿态也许让大部分的人都忘记了今天这样一个叫施孤的日子其本来的意义是什么。而如果不是因为身处于如此便捷的网络时代,也许我也无从知晓了。我想现代也许还有些快要老去的潮汕学究了解本地的文化,对潮汕的一些节日做过深入的研究;可是,如我这般籍籍无名的后学小子,却让我去哪儿找他们登门求教呢。
  当我开始明白了施孤的意思之后,我又开始能够理解关于佛教里将这一日定为是盂兰盆节的缘故了。
  中国的文化是包容的,儒家的中庸之道与有容乃大的思想一直贯彻在中国历史发展的长河里。于是我得以看到的这个今天,既是道家的中元节,又是佛家的盂兰盆节,同时又是儒家行孝道礼节的祭祖大日;我们能看到的是在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儒释道三家如此和睦都交融在一块,而在潮汕地区,人们则只是很有相像力地称之为施孤。

  有人说,中元节用以追忆往事,寄望未来的日子——承前而启后。仔细数一数,中国的许多传统节日似乎都是用来总结前事并且寄望未来的;也许,我们本身就是一个喜欢回忆并且充满希冀的民族,所以我们的第一个节日似乎都能用以承前启后…… 中元节,盂前盆节,祭祖施食。
  我们其实应该庆幸我们生为一个中国人,并且我们就生活在自己的祖国大地上;我更应该庆幸我生为一个潮汕人,并且就生长在我们肥沃的潮汕平原上。因为我们受着中华几千年深厚文化氛围的熏陶一直生活至今,所以在我们身上看到了继承;而潮汕的语言里保留的许多古代汉语,所以我们只要明白了这些汉语所表达的意思。我们就更能理解到我们的老祖宗是怎样的一种伟大;然后,我们的肩上就多了一份往下传承的责任和义务。

  也许再过几年,我也会忘记了为何今天会叫中元节,为何潮汕语境里会有一些个日子叫做“施孤”,可是到了日子我又会如我的父辈祖辈那般的虔诚;然后,也许有一天也会有一个如同我这般好奇又喜欢思索的青年看到了我的这篇文章,于是有些文化以及思想,就这样开始往下传承了。
  夜深了,睡觉吧。

                  壬辰龙年戊申七月乙丑十六凌晨初稿
                  2012.09.03凌晨第三次修正

  评论这张
 
阅读(6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